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所谓人生圆满,莫过于此。

心心念念的刀剑特别展图录终于拿到手了,分量真的很足,无论是内容还是重量方面(笑)

感谢山长水远帮我把图录从京都背回来的山妖太太~!(面基的大半天时间都在聊刀舞2333

大概是……神隐回归?


原本最近还想写点什么,但因为三次元的关系所以暂时无暇顾及orz


等一切尘埃落定就会把之前想做的许多事情补上,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吧。



重读《阴阳师》小说,选择性忽略某些不合时宜的细节,许多故事依旧有趣。


除了那本紫色的外传,右边黑色装帧的是国内出版社出品,左边白色装帧的是台湾版,相比国内版本还多了后面好几卷,除了其中三卷一直订不到,说是要等台湾那边的出版社再版才能订。(遥目

这一黑一白倒是很有阴和阳的感觉,中间的紫色正好代表混沌。算是……天成之妙?


马一下等待中的三本,省得我之后忘记。

第十二部 夜光杯卷
第十三部 天鼓卷
第十五部 醉月卷 

关于名字这件事

脑洞,被被(极)x本科


是说本科刀茎上的刀铭有【国广】二字,而且是跟被被一样用的旧体字【國廣】,太rio了,啧啧啧……


我家本丸(将来)大概是这样的:

一开始大家都叫本科做【監察官】或者【監察官様】(挑衅意味),只有被被叫本科做【山姥切】(公开场合),婶叫本科【長義】,念ちょうぎ的话本科会应,念ながよし的话本科不会应(这个本丸从婶到刀各有各的皮法,上梁不正下梁歪是这样的了)。后来慢慢地,大家都跟着婶叫【長義】(ちょうぎ),叫被被依旧是【山姥切】或者【まんばちゃん】,再后来大家对本科多了个昵称,叫本本【ほんばちゃん】,本科一开始也是不应的,后来……无可奈何还是接受了...


关于小乌丸



依旧是悲传相关杂谈,剧情以及杀阵相关。

 


特别在意悲传里面小乌丸跟义辉见面这一段。

日本刀之父,以及爱刀惜刀、生前藏刀无数、以刀在战场上顽抗至死、生不逢时的剑豪将军。

小乌丸说“日后有谁敢嘲笑你,我会杀了他”的时候,是除杀阵以外唯一露出凶狠表情的一幕。以及义辉说出“刀剑乱舞啊,真是精彩!(刀剣乱舞よ、見事なり!)”的时候,小乌丸的感激致意。

历史上小乌丸跟足利义辉没有任何关系,这一人一刃之间完全没有交集,他们俩的相遇对于剧情发展来说也并非“必须”(意思是即使删了这一段,剧情也不会前后衔接不上)而末满老师这样编排,我想一定是有特别用意的。

我一直在想,既然刀剑世界观设定的是2205年,那么按说,这群刀剑的付丧神们应该都知道日本历史上的“废刀令”(兼桑在刀帐里说“对于自己的出身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说的应该是自己诞生于日本刀剑历史即将结束之时这件事,所以是目前所有实装刀里面年纪最小的留守儿童2333),以及废刀令之后时代以及世界的发展,尤其是,热兵器取代冷兵器、成为战场上的主角、主要道具这件事。然而,即使明知道自己会被取代,自己终将成为“历史的遗留物”(by小乌丸),他们也必须去守护既定的历史。作为被人类制造出来的道具,作为主人践行意志的道具,某种程度上,他们跟主人是一体的。假如后人嘲笑他们的使用者、他们的主人,其实也是嘲笑他们自身。尤其是他们的主人还是在历史上留下了赫赫大名、以“剑豪将军”这样的美名被传颂于世的大人物,后人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可以用各种视角去解读他、评判他,同情他生不逢时也好,称赞他勇猛过人也好,唯独不能嘲笑他,这是对历史的尊重。

在这一幕里,义辉问小乌丸“你们刀剑究竟是何物”,小乌丸回答说这个问题太难,就像人的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生存意义一样,我们刀剑也在不断地寻找着自己存在的意义,也许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会有结论,除非历史终结,一切自成答案。

然而在这之前(就是被被抓住偷吃羊羹的真凶,真凶连带拖出共犯那一幕2333),小乌丸曾经跟本丸里的刀刀说起自己对于身为刀剑的理解——“我们的本质说到底是铁材,因为刀匠锻造而成为利器,因应时代变化,我们的意义也在不断变化着,时而为武器,时而为艺术品,有时会献与神明,也会变成时代的遗留物”。只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或许很简单,但如果以主人的视角来考虑,这个问题就会变得复杂很多。

在三刃谈“心”(鹤丸谈“非心即悲”)那一幕里,小乌丸说“我们都有着各自作为刀剑的心,人们将思绪寄托于我们身上而成为我们的心,我们又用这颗心去感知世界”。归根结底,小乌丸的意思也许是,作为刀剑之“物”(或者作为刀剑之“付丧神”),他们的存在意义,是取决于主人的。

又及,即使是对于被日后的时代所淘汰的他们,曾经作为他们的主人之人对他们的存在意义的认同,小乌丸的感谢,也许是感谢他们作为主人,赋予自己存在的意义的意思吧。

 


特别想说一下tama父上的杀阵,真的是将小乌丸作为“乌鸦”意象的灵动表现得淋漓尽致。(发出了“tama赛高!”的声音

虽然总是被婶婶们跟莺丸、鹤丸一起合称为“鸟太刀组”,莺丸毕竟是不曾被用于杀戮的不杀之刃(连中心铁都没有强化)所以暂且不论,tama父上的杀阵跟同为“鸟”的健鹤完全不同。

健鹤的杀阵是融入了大量跳跃动作的轻盈、飘逸、狂快(很多攻击性或者防御性动作都靠着膝盖去完成,日常心疼Kent的膝盖_(:з)∠)_),而tama父上的杀阵是灵动、旋舞、轻快,重心相比健鹤会低一些,更便于提升动作的速度(并且重心高低也很符合鹤跟乌鸦飞翔高度的相对位置)。

与此同时,因为小乌丸本体是特殊的锋两刃造(即刀身前段两侧都是刀刃),将敌人拉至身前进行斩杀也无需反手调整刀刃朝向,加上小乌丸本体刃长只有62cm左右,相对短小的刀体对于完成这个斩杀动作也是非常的方便。(参考截图自己比划一下)虽然不像剑那样可以刺杀(弯刀就算锋两刃造也不适合进行刺杀动作,因为是弯刀嘛,攻击出手容易偏离目标,还有风阻什么的orz),但特殊的刀造型加上本体的娇小轻盈,再结合tama连续的旋转脚步,整体上看,tama父上的杀阵很有观赏性,尤其是跟健鹤同屏,一方是翱翔天际、高飞于天的鹤,另一方面是低飞徘徊、灵活旋舞的乌鸦,眼睛真的要看不过来了>< 

(tama父上跟健鹤同屏真剑的时候,小乌丸:这副样子简直就像无法飞翔的鸟。鹤:哪里的话,这不是还能飞嘛。(不啊,除了机动占优势的短刀,只有鹤球你自己在跳在飞啊!!!父上是转圈圈和单脚立!!!2333

以及,真剑场合,健鹤跟tama父上两者的杀阵风格也是不一样的。健鹤真剑更加突出狂快感(感觉Kent的真剑鹤特别欢快是我错觉吗2333),tama父上的真剑动作速度明显更快,更带狠劲。不仅配合角色性格设定,还结合了刀剑本体的特征而设计的杀阵风格和动作,刀舞的杀阵师真是怎么夸都不过分!!!(发出了“杀阵师赛高!!!”的声音


【刀剑乱舞】鹤相关,私设水仙CP脑洞(杂谈有)


脑洞起因是曾经在小粉红上看到过的一条鹤相关的评论,私设向,鹤水仙,本科x写物,以及一丢丢关于日本刀的杂谈。

(说起来为什么我也跟着叫“写物”了……??明明最讨厌原字翻译了_(:з)∠)_

 

那条评论是这样说的。鹤是御物嘛,所以自己(那楼的婶)大概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真正的本科本体了。但这样对于鹤来说肯定是最好的,不用担心周居劳顿这展出那展出的有个什么闪失,可以最好地将本物保存起来,一直流传后世。

 

说到流传后世,就想起了在悲传里,义辉为了让三日月流传后世,让后世人都能欣赏到这振连自己都不舍得沾上血污的刀的优美姿态,于是在战死前将三日月赏给前来取他首级的三好那谁。另外,还有透过hsb本物上的精致装饰所体现出来的、黑田家对这振由魔王赐予的刀的深爱。

还有很多很多,原主们对刀刀们的爱惜,真的好感动,呜呜呜呜……(但是有的爱的形式,并不是刀刀们想要的爱……就很虐_(:з」∠)_

 

说到保养方面,日本刀其实都是很“脆弱”的,人的手指、皮肤在微观上都会分泌油脂,哪怕是稍微摸一摸刀身都会留下痕迹,沉积然后造成锈蚀,所以从古代武士到现代刀匠和收藏家,使用、锻刀或者赏刀的时候都习惯穿着和装,方便等下收入刀鞘和装置刀拵之前用袖子来擦拭刀身。(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大和民族的武士道精神吧?穿现代常服显得太随意不够庄重严肃。)很多时候会看到影视作品里面,武士砍了人以后,很顺手的就横着刀身从自己衣袖上一掠过去,真的不是为了耍帅啊,人家就是想擦一下刀身……

PS. 每次讲到用袖子擦刀的时候,姬友一定会提刀音不安定。通常情况下,武士用袖子擦刀,前臂会向上抬起、手肘向内,然后刀的栋(即刀背)朝下、刀刃朝上从肘内大约前臂一半的位置擦过去,也有极少数人是臂外擦的,体感不常见。而安定是伸手向前,刀从上方前臂一半的位置擦过去,用姬友的话来说就是:特别有大魔王的气息。

 

还有刀身上面的沟槽,那个不叫引血槽啊发弹幕的各位婶婶!刀跟剑不同,刀是用来砍的,不像剑那样以刺出的方式进行攻击,引血加速对手死亡,就算是父上那样的锋两刃造也有自己相对固定的槽型,沟槽长度一般是从刀茎(即装刀柄的部分)那一头向着刀尖延伸到刀刃长度的一半左右,根本不可能用来引血的。以及,沟槽不是单纯用来装饰的,最重要的作用是减重,这是从实用性方面考虑而设计的。根据刀身姿态和宽度等实际情况,有的刀是一条沟槽,有的刀是双沟槽,样式丰富多变。

又扯远了……_(:з)∠)_

 

鹤不是锻了写物嘛,为了让大家都能欣赏到鹤的模样,太体贴了呜呜呜呜(不不不,人家只是为了卖周边,营业上手的藤森神社了解一下【手动狗头

就觉得啊,写物是为了代替本科降临人间而生的,继承了本科的外貌和部分性格,是从本科身上分化出来的另一个独立的魂格(比划一下分化那个画面)然后,本科鹤会笑着拍肩说,“那么,写物的我,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啊!要像光仔说的那样,给现世那些为了看我而来的审神者们最好的招待哟~!”这样。

(写物OS:真是个会使唤刃的家伙啊……啊?御物的贵族身份?千年前的平家刀的尊势?都是什么鬼啊?算了,我下去就是呗,用这副俊美的皮囊给那些闲出屁的观光客带来惊喜就可以了吧?

大概会跟被被有点相似,因为自己是写物所以内心深处稍微有那么一丢丢自卑,但平时绝对不会流露出来,以傲娇和毒舌来掩饰内心的脆弱。没有身为本科必须时刻维持优雅形象的顾虑(咪酱:要保持帅气!气势!歌仙:要风雅!保持风雅!时刻风雅!),战斗尤其真剑状态会比本科更加狂气,甚至有点黑化感←这样的刃设

 

以及,下凡的写物鹤的话,我觉得他的刀纹会跟本科鹤不一样,“降鹤丸”就特别合适。

鹤的鹤丸纹是最为常见的鹤纹造型(样式细节上其实更像“鸟居鹤丸”,大概是将鹤丸的御神刀经历都考虑进去了,毕竟在实装刀里面,有御神刀经历的刀真的不多,太刀里面用御神刀特属的兵库锁刀拵的也只有鹤一刃),无丸的丸纹(前面那个丸字是指圆形的外框,后面那个丸字是圆形的意思,有圆框的鹤丸纹其实是叫做丸鹤丸的),不受框制的鹤引颈向天,正面视角展翅飞翔,纹样图像呈现出一种展翅鹏翔、鹰击长空般的雄壮气势。与之相对,降鹤纹的鹤是头朝下,翅膀张开的朝向也是向着下方,纹样图像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向下冲击的力量感。

 

说到展翅,鹤纹跟我同样非常喜欢的蝶纹很大的一点不同就是图像形态。鹤的展翅一般都是正面视角的,气势磅礴宏伟,而蝶的展翅通常是侧面视角的,气质婉约柔美。

说到蝶纹和展翅,各位婶婶可以看一下包包的刀纹。大包平的刀纹之所以是蝶纹,来源于池田政辉的家纹,并且,为了表征大包平本物的雄大(刀长90+cm,相比其他有名的太刀最为接近太刀长度标准上限的91cm 傻包包要是再长个1cm就要被丢过去大太刀组里了),他的刀纹的蝶是正面展翅的。

顺说大包平虽然是这么长的刀身,但他的本科本物的重量却没有比其他太刀要重很多,原因就是他刀身上面有长且深的沟槽,有效地将重量压了下去。跟为了让老人家用起来轻松一点的狮子王不同的设计思路。CCO是特意将刀身做得比一般的太刀更纤细一些(所以为什么作为三条老人院组当中年纪相对年轻的三日月,他的人设反而是“爷爷”,想来应该是源于三日月本物的纤细刀身),从而减重,减少挥刀的风阻力(不过冲击力大丈夫?),还便于老人家佩刀时不会阻碍行动等等。而大包平则是保留刀身原本的宽大壮丽,通过大沟槽来装饰并且减重。

就觉得啊,日本的匠人好厉害!匠人之心好厉害!在这些细节上太会体贴用户了!



【MMD刀剣乱舞】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か


时空通路】←MMD传送门



看哭了。

 

把整个MMD都截图存起来了,将来哪天上不了niconico还可以舔图过日。

挑了几张特别喜欢的贴一下。

御物鹤丸千年以来的历史都浓缩在这两分半钟里面了。

 

时常感慨,喜欢上你真的太好了。

就连【喜欢】这件事本身也是如此的幸福。

 

ありがとう。

 

 

 

 

画像以静静地躺在展出箱里的鹤丸本物开始,周围的一切随着岁月几度流转,而鹤丸依旧静静地躺着、沉睡着,因为人们不断往他身上注入的思绪和意念等等,使得他最终显现为付丧神的姿态。

象征着武家衰败的血红椿花落下,沉睡的付丧神男子被惊醒。

历经过漫长岁月和历史的付丧神,作为神子,神态冷然淡漠。

回头。

回顾历史,回顾自己过去所经历的刃生。

 

 

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か



【锻刀】

从刀匠手里诞生的时候,内心充满着兴奋,鹤丸是笑着的。

 

 

霜月【骚乱】。鹤丸跟髭切决战,神态充满着狂气。

骚乱以源氏战胜平家告终。鹤丸作为陪葬品,跟主人安达贞泰共眠于棺箱里,神态安详宁静。后世人讲述历史的时候会讨论成王败寇、时势造英雄,但对于作为武器的鹤丸而言,战争不过是愿赌服输的事情而已。

髭切压坐在棺箱之上,如同对战败者的嘲讽,然而他的神态却是冷漠的。或许,同为战刀的髭切心里很明白,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决定胜负的是命运,然后,一切都会随着时间变成冰冷的历史。

 

 

【盗墓】

某一日,黑暗却安静的日子被打破了。觊觎着鹤丸的北条贞时挖开了坟墓,将他带走。被绑走的时候,鹤丸的脸上满是惊慌和无助。非愿地永远离开了原主人的鹤丸,对于这个想要得到自己的男人,该有多恨呢?

 

私心地特别喜欢这一段。

 

以前过于在意【陪葬品】这个词,一直觉得是虐点(然而花丸OP里面,鹤拿着个铲还掉进去了怀疑是他自己挖的坑里面这个场面,我是可以接受的……谜之……??)从未设想过对于彼时作为“武器”作为“物”的他们而言,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陪伴在主人身侧才是最大的幸福的可能性。

 

好喜欢那个安详的笑容。

被戳到心坎里了。

 

果然还是很喜欢源平相争的梗(然而实装刀里面,平家刀只有鹤跟父上,刃数上太吃亏了_(:з」∠)_

压棺箱的阿尼甲身缠代表平家的“红”的长绫,也是太赞了……( >﹏<。)~

 

有时候我会想,鹤的本丸语音【戦場で赤く染まって、鶴らしくなるだろう?】这里说的“红”,其实是指平家的红吧……(不然为啥不直接说染血呢?)就算对过去所有主人的事情只字不提,私心觉得,鹤对源平时代的主人还是有感情的(不过,因为刀舞的关系,我觉得鹤大概对伊达家感情最深,也算是他被送进去天皇家之前整个刃生中最安稳的一段日子了。

 

 

【辗转】

待在贞时身边的日子,鹤丸脸上只有烦闷,没有笑容。

然后是被送到了织田家。千重门背后,等待着自己的是牢笼,还是深渊呢?

面对着新的主人信长公和其他侍奉在身边的刀,鹤丸很清楚,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被用来彰显权利和地位的道具罢了。后方的纸门拉开,宗三回眸看向新来的鹤丸,眼里都是怜惜。

好不容易习惯了在织田家生活的鹤丸,难得地露出了笑容,然而,信长却要将他送走。鹤丸笑着跟织田组的大家告别。

 

 

【神社】

然后是来到了藤森神社。作为御神刀,鹤丸摒弃了烟火尘世的一切感情,以白布覆面。然而,安静幽宁的神居生活没有维持很久,本阿弥来了。他掀开白布,抚摸鹤丸的俊美容颜。

他决定了,要将鹤丸带走,带回去那个充斥着欲望、权利和纷争的尘世。

 

「本当に、綺麗な子だなぁ…」

 

『おれのこと、綺麗…か』

 

↑自动脑补(綺麗被害者(× 

 

 

又然后,鹤丸来到了【伊达】家。看到新面孔时,伊达家的侍奉刀们——烛台切、太鼓钟、大俱利都很友好地露出了笑容来迎接这位新朋友。(画面没有做具体表现,烛台切嫁出去了。)鹤丸跟太鼓钟和大俱利都相处得很融洽,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伊达宗基却要将他上献。

又要离开了吗?

太鼓钟想追上去,同样很难过的大俱利拉住了他。

 

【元禄16年(1703)8月3日、金二百枚の本阿弥家折紙をつけた。その後、本阿弥六郎左衛門の添状をそえ…奥州仙台の伊達家に納めた。】

【明治34年(1901)11月、明治天皇が仙台行幸の節に伊達宗基より献上した。】

这么算下来,鹤丸在伊达家待了差不多两百年那么久。(有说是鹤丸在织田家只待了三年左右,所以鹤丸对织田组没什么感情,完全合情合理。毕竟是经历了千年风霜辗转的古代刀,三年时间差不多就是眨眼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这一段里面,不仅鹤的表情很传神,还有sada酱的表情变化也好棒QwQ

以及,鹤丸眼眸里的人影,个人猜测应该就是当时的明治天皇吧。

 

 

【上献】给天皇的刀们:小乌丸、狮子王、莺丸、鹤丸、一期一振、平野藤四郎。他们都以白布覆面,白布上面以刀纹标识身份。

 

再然后是在东博,刀剑们以美术品的身份展出。此时,绘制着刀纹的白布被除去,他们作为刀剑本物,被拆除了刀拵和装具,在观赏者面前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貌。

 

好喜欢这里的表现手法,以刀纹象征身份,并且遮盖面容,寻常百姓再也无从得知他们的真貌。

还有按刃设而设计的坐姿,好棒QwQ

 

 

最后是2205年,因为审神者的呼唤,鹤丸在本丸显现。新主人的身份是审神者,而自己是ta的刀剑男士。

被唤醒的鹤丸,首先见到的是药研。在本丸里,鹤丸再次见到了从前认识的所有刀剑显现而来的付丧神,他们都在这里生活着。莺丸和平野。一期。织田组。小乌丸。狮子王。髭切。最后是伊达组,烛台切、太鼓钟和大俱利,大家都在。大家都很开心,太鼓钟差点要哭了。

终于又团聚了。

 

 

画面最后回到了安静地躺在展览台上的鹤丸身上,然后场景切换到本丸,鹤丸醒来,发现其他刀剑男士就在自己身边。

然后是走马灯地将鹤丸的刃生倒放了一遍。

 

「退屈で死にそうだ」

「でも眠りにつけば会える」

「驚きの世界につながる」

「だから俺は今日も」

 

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 

 

(“无聊死了”

“然而沉睡就会遇见”

“与惊讶的世界相连”

“所以我今天也会”

 

梦见鹤丸国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