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ZEXAL|Z2XZ3+DThouXZ2】Chaos Affect(R18)

不吃Z2XZ3的童鞋不要進來!!

還有一丟丟的董老闆XZ2!!

出於好心我把CP【雷點】說在前面了快表揚我!!!(你夠!


自刷下限是zuo die這種事情死我一個就夠了所以小夥伴們真的最好不要進來!不、要、進、來!!!!

除非你願意和我一起下地獄!!!嗚嗚嗚嗚QωQ





★☆★☆★☆★☆★☆★☆★☆★☆★☆★☆★☆★☆★☆★☆★☆★☆★☆★☆★☆★☆★☆★☆★☆★☆★☆★☆★☆★☆★☆★☆★☆★☆★☆★☆★☆★☆★☆★☆★☆★☆★☆★☆★☆★☆★☆★☆★☆★☆★☆★☆★☆★☆





私設下記:

Z家兄弟的正式名字是Zexal,作為名字用,只有首字母大寫

黑Z的名字是DarkZexal,本體三隻熊孩紙按升階階段加羅馬字母Ⅰ,Ⅱ,Ⅲ區分,讀法同英文讀音One,Two,Three

Z2對自家兄弟的稱呼都是Zel,讀法是『ゼル』,有時候會簡化成『ゼ』【好可愛><(夠了!  

and,Z2對董老闆的稱呼是小千,讀法是『サウ ちゃん』【其實我還想在這裡開腦洞><(住腦!

4Z當中表面上最搗蛋的是黑Z,但實際上最壞壞的是Z2。Z1是呆萌缺根筋,Z3最乖最聽話但是也許意外地……好啦窩什麽都不知道XD

愛死這樣壞壞的Z2了怎麼辦嗚嗚嗚嗚QωQ  被董老闆帶壞的Z2怎麼可以辣麼可愛啦簡直沒人性嗚嗚嗚嗚QωQ(吃藥!

年齡的話,大概是Z1<黑Z<Z2<Z3這樣~【簡單來說就是動畫出場序啦~~



腦洞源於下巴子太太的萌圖,我回頭去問問太太能不能PO個地址上來QwQ

 

 




★☆★☆★☆★☆★☆★☆★☆★☆★☆★☆★☆★☆★☆★☆★☆★☆★☆★☆★☆★☆★☆★☆★☆★☆★☆★☆★☆★☆★☆★☆★☆★☆★☆★☆★☆★☆★☆★☆★☆★☆★☆★☆★☆★☆★☆★☆★☆★☆★☆★☆★☆★☆



 



「呐呐、ZelⅢ,差不多該脫了吧?」

 

以舒適的姿勢趴在柔軟床褥上的長髮少年饒有興致如是說道,不安分的手指輕輕捻了捻鬢上的紅髮,如同獵食者般閃爍著貪婪目光的螢金眼眸緊緊地盯著眼前的獵物——

 

確切來說,是獵物秀色可餐的胴體上滲發出甜美的肉慾氣息的部位。

 

從剛才褪去蔽體衣物僅餘最後一絲遮掩開始便不曾挪開過視線地盯著看的羞恥部位,慾望的輪廓在賞玩般的注視下逐漸成形,充注的堅挺透過薄滑的粉色布料無意識地展示著勃發的雄性力量。

 

「差不多到極限了吧?不放出來會很難受吧?」

 

少年好整以暇地以手托腮,微微抬頭向對方拋去靡媚的眼神同時,恣意攫取著對方金紅異色眼眸中掩藏不住的羞恥和隱忍,獵鷹般的銳利眼神將對方此刻所有帶著緋色香氣的表情悉數擄掠,在無形中想像著舔舐的觸感以及甜美的味道。

 

「臉上,ZelⅢ的表情都寫在臉上了哦~」

 

話語停頓間,觀賞并褻玩的目光沿著對方凹凸有致的身體線條一路下遊,劃過他胸前的水綠星光光紋,在粉色半透罩衣間半遮半露的蜜色乳尖上短暫停留,繞圈撩逗喚醒對方敏感體質的觸感在腦內自動生成,視線遊移繼續向下深入,描摹過肋下的螢黃星光光紋,沿著線條深陷的人魚線下滑至髖骨邊緣,停留在精緻的緋粉蕾絲上,伺機深入到透薄如同蟬翼般的衣物之下。

 

「還是說,ZelⅢ是想要人家動手嘛?嗯?」

 

語畢,長髮少年伸手沿著床褥摸索過去,撫上對方因久跪而微微顫抖的膝蓋,清晰地感受著肌膚接觸瞬間對方身體猛烈的一下抖索,沿著對方縱貫大腿的蜜紅星光光紋向上倒溯,直到對方牽扯著蕾絲顫抖卻不敢褪下的手指指間。

 

靈指婉轉輕輕挑開對方僵硬笨拙的手指,快速粗暴地鑽入單薄的布料之下。不等對方驚叫出來便收住力度,輕輕覆摸上對方堅挺卻脆弱的部位。

 

「!」

 

電光火石間的突擊讓人反應不及,被侵犯的短髮少年連思考的餘裕也沒有,直直地怔住,思維被微妙的陌生觸感全方位侵擾,身體僵硬無法動彈。

 

「ZelⅢ其實很喜歡被這樣撫摸對吧?這樣……還有這樣……」

 

語言挑逗間,侵犯者已變換過數種觸摸方式,但無一不在接觸的同時用指腹細細撩撥對方漲挺器官上隆起的細微血管,惡意地鼓騷著對方的原慾。

 

「別、別……住、住手,Ze、ZexalⅡ……」

 

「人家才不要住手呢~ZelⅢ明明就超~想要被人家這樣對待的嘛~」

 

行兇的長髮少年玩心大發,藏不住心思的臉上,不懷好意的表情清晰無遺。深入對方腿間的手加緊進犯,故意繞過灼熱充盈的莖體,改向脆弱無防備的原慾核果下手。

 

「我聽到了哦,ZelⅢ可是在心裡說著『人家最喜歡ZelⅡ了最喜歡和ZelⅡ做這種色色的事情了』哦~」

 

「……嗯唔……那種話……怎麼、可能……唔……才沒…沒有說過……」

 

「誒?那麼……ZelⅢ這是討厭人家的意思嗎?」

 

收住臉上的壞笑微微抬頭,長髮少年故作可憐地看著對方,看著因為自己的撫弄而羞色畢露的對方,反裝無辜無害地說著嗔怪的話語,與此同時讓手上的動作趨於節律,溫熱的掌心透過包裹的嫩皮向青澀的果實施加催熟的微力,引導對方的身體逐步適應自己的節奏,如同隨心擺弄自己的玩物。

 

「ZelⅢ就這麼討厭和人家做這種事情嗎?」

 

一步一緊逼地撫弄對方的脆弱之所,再以弱勢姿態煽動對方——侵犯者深知對方性格,易心軟的弱點稍加利用就能成功達到目的。

 

「呐呐……ZelⅢ就…就這麼討厭和我做這種事情嗎?」

 

 

很討厭嗎?

 

很討厭做這種色色的事情嗎?

 

還是說,

 

其實ZelⅢ是討厭我?討厭ZelⅡ?

 

 

「……不、不是討厭……嗯唔……討厭ZexalⅡ什麽的…絕對不是的……只是……」

 

「只是?」

 

看准對方弱點的少年自然也清楚他的顧慮,特地佯裝疑惑去套話,引誘對方掉落更深的陷阱。

 

「這種事情……我們在做的事情…絕對不能讓DarkZexal和ZexalⅠ知道……」

 

(Lucky!)

 

對方的擔憂正是願意接受的意思。單純,毫無心計,心軟,好騙,單純如同白紙的心思一看即懂。

 

(所以人家才那麼喜歡ZelⅢ呢~)

 

竊喜在眼裡一閃而過。計劃通的少年迅速收斂差點暴露的笑意,再度對上對方糅雜著羞愧、不安、憂慮以及動搖的異色眼眸——

 

水霧氤氳的金色以及真紅眼眸,情慾閃爍的晶瑩光澤美不勝收。擁有並且佔有對方不為人知的表情和感情,享受著這獨一無二的視覺饗宴的少年此刻感覺愉悅無比。

 

(可是啊,人家還想要更多、更多呢……)

 

用力點頭假裝同意實質意在更深的誘導。相比事後要面臨的問題,少年可是更加在意眼前美味可口的甕中獵物的身體呢。

 

「嗯嗯,絕對不能讓DakZel和ZelⅠ知道~」

 

(ZelⅢ是我的,我才不要跟別人分享呢!)

 

「那么,趕在他們回來之前,我們來做點壞事吧~」

 

無視貼身衣物壓迫逕自撫上對方漲滿慾發的莖體,手掌溫柔覆裹然後輕輕律動,故意微微牽扯莖物表面隆起的血絡,如針棘般銳利精准地刺激對方纖細敏感的神經。侵犯者享受著玩弄對方身體的樂趣同時還不忘捉弄對方——

 

「吶、ZelⅢ?」

 

對方壓抑難耐的表情之下,渴求甚至哀求的隱忍不斷放大最終掩蓋羞恥和理智。

 

連崩潰的表情都如此可愛叫人欲罷不能,有那麼一瞬,想要將對方徹底玩壞的危險想法在侵犯者的螢金眼眸中飛快閃過。

 

「ZelⅢ想要人家怎麼做嘛?不管什麽要求都可以哦~」

 

正是因為清楚對方羞於啟齒才更想要讓對方親口說出來。只滿足身體的慾求遠無法填補內心的凌辱慾望的溝壑,如同味道寡淡的菜餚,只能果腹敷衍,無法滿足的依舊饑饉與日瘋長盛慾。

 

「人家想要讓ZelⅢ覺得很爽很舒服,想看到ZelⅢ很爽很舒服的表情呢~所以,即使是很過分很羞恥的要求都可以的哦~」

 

 

就是說啦,不管是怎樣的要求都可以的,只要ZelⅢ說出來。

 

只要ZelⅢ說出來,我都會做的。

 

 

「比如說……想讓人家用嘴…這樣……然後把那個射在人家的臉上…這樣……」

 

要是在這裡就讓對方崩潰,後面的好戲就沒指望了。故意只把話說一半的少年,暗暗加速律動,增大往復的幅度,深至底部,頂至鈴口一圈,指尖輕輕搔刮莖頂光滑的表面,沾沫對方微微外滲的蜜露塗滿頂端。濡濕的粉色薄布閃爍出慾望的瑩光,圓潤的輪廓線條再進一步豐盈膨脹,呼之慾出。

 

(明明快要撐不下去了都……)

 

「還要掙扎嗎,ZelⅢ?」

 

少年小聲嘟噥,換上被害者般博取同情的眼神抬頭看去——

 

倒映在螢金眼眸中的、對方異色眼眸中的動搖清晰無遺。最後一息理智苦苦掙扎,綱理倫常的糾結讓他始終在崩潰邊緣徘徊。

 

(雖然這樣的表情也很棒,可是,)

 

(與其這麼痛苦,還不如墮落來得輕鬆吧。)

 

 

「對吧?吶、ZelⅢ?」

 

 

(而且,)

 

 

絕對的光明、無暇的聖潔、永無止境的升階什麽的真的夠了!煩死那套臭規矩了!

 

 

所以、ZelⅢ,

 

 

想用混沌玷污我們當中最高階的你。

 

想看到你被混沌侵染的模樣。

 

想將你推落混沌的沼穴。

 

 

詭秘危險的異樣光芒在長髮少年的眼眸裡閃爍,慾望的紫緋彩暈將原本螢金光亮的眼眸渲染程成罪孽的暗金色,原慾的需索自眼底深處擴散而出。

 

「想要麼……吶、ZelⅢ?」

 

 

想要麼?

 

想要我幫你釋放出來麼?

 

 

在羞恥和道德之間猶豫不決卻又被慾望的湧潮淹溺的眼神,亟待救贖的眼神,崩潰在即的眼神,在抬眼引誘對方的同時一併玩味然後盡數掠劫。

 

(這個眼神也是超美味超可口的呢!)

 

 

(不過,)

 

 

(已經到極限了吧……)

 

 

詭麗的暗金眼眸裡倒映著的、對方的薄唇,隱忍焦灼的玫瑰色嘴唇微微噏動,呢喃低不成聲——

 

「……想……」

 

儘管心裡清楚這已然耗掉對方幾乎所有勇氣,然而貪婪的侵犯者想要的是全部——不遺一絲半毫的、對方的「全部」。

 

「誒誒?ZelⅢ剛才說什麽來著?人家沒聽到哦~」

 

「…我是說……想、想要……想要ZexalⅡ…幫我……」

 

 

正常思考模式早在提防陷阱的危機意識作用之前鬆了螺絲。畢生恥力一次性清零的感覺,相比决鬥中生命值一回合歸零還難過。

 

在慾望面前繳械投降的少年別過臉去避開身下投來的眼神,等待迴應的半秒空白前所未有的漫長。迅速擒滿全身的不安感趁勢發作,如熱痱般叫人瘙癢難耐,痛苦難過的表情自然畢露。

 

(好像……稍微有點玩過火了呢……)

 

長髮少年雙手撫上對方抖索的大腿,順著腿肢曲線上遊直至兩邊恥骨,輕巧褪去對方一直顫抖著僵持在緋色蕾絲薄料上的手,指爪深入爾後以迅雷之速褪下——

 

「!」

 

從束縛中掙彈出來的猩粉色莖體,怒漲的青紫脈絡縱纏表面,莖蕊頂端滲析的蜜露折射出慾望的光澤,青澀的雛慾味道雖無成熟果實的甜美卻反更誘惑心神。

 

剛才一瞬間從對方大腿腿根直接傳來的猛烈搖晃讓侵犯者心情大好,千百條諸如『好可愛』『可愛死了』『這麼可愛簡直把持不住』的彈幕在內心疾馳而過。

 

微微動唇,長髮少年輕聲低語——

 

「那麼,我不客氣了哦~」

 

張嘴,如同飢餓的野獸向獵物張開血口——

 

電光火石間發生的事情讓被侵犯方的少年瞠目結舌,話語解體,不成意義的音節全部堵在喉間,騎虎難下般發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身體最脆弱的部位被控制著,最羞恥的部位被吮舐著——被侍弄被侵犯的少年提不起勇氣看向身下,不安以及惶遽趁視覺斷失之機加倍放大,身體變得空前敏感,伴著溫熱黏膩感的細細水漬聲如在耳畔迴響——

 

柔軟的唇肉一遍又一遍往復刮撫表面的刺激性快感,牙面無心卻有意的偶然觸磨,帶有催促或懲罰意味的輕咬,伴著微痛的吮舐引發的烈性快感,以及各種無法描述的感覺盛勢來襲,身體無法自已,只能任由對方恣意玩弄,思維放空,視覺蒼白,如在虛空中遊離——

 

 

『吶吶、ZelⅢ,被混沌包圍的感覺很棒吧?』

 

 

憑空而起的熟悉聲音迴響於被快感沖刷成空洞的腦袋裡,思緒一度飄離身體的少年怔在原處。

 

 

(……難道說,ZexalⅡ你……)

 

『用不著這樣大驚小怪啦,只是被小千的混沌稍微感染了下而已。』

 

 

驚愕的少年不顧羞恥看向身下,而努力滿足他的身體需求的少年倒是毫無隔閡地對上他的視線,嘴上的活兒不曾挺慢半拍。

 

 

『不說我的事情,其實ZelⅢ現在爽得要死了吧?』

 

 

『小千說,混沌這種東西雖然是毒,可是這種毒會讓人很舒服很快樂呢~ ZelⅢ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否認是沒用的哦,答案都清清楚楚寫在臉上了……ZelⅢ從以前起就特別不擅長說謊呢……』

 

 

『……吶,ZelⅢ,』

 

 

『要是被我的混沌侵染的話,ZelⅢ絕對會討厭我的吧……』

 

 

 

ZelⅢ會討厭我…討厭沾染了混沌的ZelⅡ的吧……

 

 

 

「……不…不會討厭啦……討厭ZelⅡ什麽的…不會的……」

 

 

『可是ZelⅡ是壞孩子哦,即使是這樣壞壞的ZelⅡ也不討厭嗎?』

 

 

持續的舔舐動作讓嘴唇發麻,擴張的口腔微微生疼。但相比調戲對方、引誘對方所帶來的樂趣,這種程度的付出抵值有餘。

 

 

『真的、真的不討厭嗎?』

 

「……嗯……嗯啊……不會、不會討厭的……」

 

 

對方的氣味滿滿地充斥著自己的口腔,慾莖鈴口外滲的蜜露在一次次的往復衝撞中沾黏喉頭,顎頂被頂壓的痛楚讓侵犯者皺眉。

 

(看來我這邊也快支持不住了啊……)

 

忍痛將對方的慾望完鉅納入口中吮啜,唇肉微微施力壓迫莖體表面的怒漲脈絡,勢要一擊將對方逼上即將爆發的火山口上。

 

 

『既然不討厭的話,那ZelⅢ就用行動來證明好了。』

 

 

釋放出來。

 

全部,釋放出來。

 

 

將慾望全部釋放出來。

 

 

感覺口中異物不自然地猛烈一抖的瞬間,長髮少年迅速退出。

 

無可回召的爆發之勢如同停不下來的攻擊,瞬間脫離束縛的感覺讓異色眼眸的少年反應不及,噴薄的慾望沾滿對方的嘴唇、臉頰甚至顎下。

 

「……對、對不起!……」

 

明明還想說些什麽卻說不出來半個字句,喉頭熱得發緊,發洩後的疲乏讓身體微微虛脫,提不上氣力。

 

身下少年投來的眼神如若飲泣,暗金眼眸表面水霧迷濛——明明自己才是一直被玩弄、被誘導的一方,短髮少年卻反成負罪感滿滿的罪者一方。

 

「沒關係啦,而且,人家也不討厭……」

 

(而且,倒不如說很喜歡。)

 

被發洩的濁液沾污的少年支起膝蓋跪坐起身,繯臂圈住對方的頸脖,像危險的野獸般逼近獵物。

 

「這個…ZelⅢ射了好多哦……黏黏的好討厭……」

 

再度逼近,熱唇湊到對方耳畔,輕語的同時將濡熱的呼息噴到對方的耳廓深處——

 

「……吶…ZelⅢ會幫我清理乾淨的吧……要舔乾淨點哦……」

 

魔咒般的磁性嗓音蠱惑人心,羞恥和內疚一併發作。短髮少年深嚥一息,轉湊到命令者唇邊,藏不住愧疚的眼簾垂得很低很低,長長的睫毛尖緣微微濕潤。

 

奸計得逞的少年愉悅地看著對方小心翼翼地吐出粉色的舌尖,如膽怯的小動物般啜食主人的施捨。

 

笨拙的舔弄,機械的移動,呆板的重複動作,歸結起來就是毫無技巧可言。但對於初涉情事的對方來說,這已然是極限程度的努力。長髮少年滿足地閉目享受,將自己發自內心的舒服輕哼毫不吝嗇地賞予對方。

 

「……唔…啊……哈啊……喜歡、最喜歡ZelⅢ了……」

 

忍著羞恥折磨的贖罪者,不節律的呼吸持續直到清理工作完畢。儲積在口腔內的苦澀濁液讓他喉嚨發麻,騎虎難下般吞吐難決。然而,就在這猶豫不擇的須臾間,對方半濕的薄唇湊了過來——

 

不,與其說是湊過來,還不如直接說是吻上更加確切。

 

金紅的異色眼眸怔然,思維瞬間掉線的短髮少年再度反應不及。

 

『ZelⅢ很努力呢,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我會好好獎勵ZelⅢ的。

 

說好的哦,會讓ZelⅢ很爽很舒服的。

 

 

靈舌從唇瓣之間探入,迅速掃略牙床翻撩木然的舌頭,誘導對方與自己繞纏。唇舌纏綿間,侵犯者將對方口腔內的濁液掠集過來,再哺予對方呼吸的空氣,技巧滿點的接吻讓對方漸漸適應自己的節奏然後跟上呼息。直到滿足才分開的熱唇之間,一線牽扯的銀絲閃爍著情慾氣息凝華而成的靡麗光澤。

 

趁對方仍然沉醉在接吻的餘韵撫上對方的肩膀順勢將人壓倒,柔軟床單被揉出淩亂卻別有意味的瑰麗圖騰。膝蓋敏捷架開對方的大腿,單手扼制對方雙手手腕高舉過頭。

 

從最初就一直處於主導地位的少年淺笑,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

 

「好戲這才要開始呢,ZelⅢ~」

 





後續是個腎啦窩什麽都布吉島o( ̄ヘ ̄o#) 【被打



最後的最後,補張圖作為破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