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ZEXAL|凌遊】今晚的枕邊話題是優勢理論

喜聞樂見的溫馨甜蜜日常向~\(≧▽≦)/~

不要因為夜晚枕邊關鍵字就自動腦補成R18。我也是偶爾會寫寫清水向的人!





★☆★☆★☆★☆★☆★☆★☆★☆★☆★☆★☆★☆★☆★☆★☆★☆★☆★☆★☆★☆★☆★☆★☆★☆★☆★☆★☆★☆★☆★☆★☆★☆★☆★☆★☆★☆★☆★☆★☆★☆★☆★☆★☆★☆★☆★☆★☆★☆★☆★☆★☆★☆





然後,入正題前說個正經事。

優勢理論是OCG理論的基礎之一,上週把這部份知識補完了,對卡組構築和理解的幫助很大XDDD

不過話說這麼正兒八經的理論被我用在自己私心的腦洞裡面真的沒關係麼……(撓頭

腦洞的來源是組內打牌見學時看到的一幕~No.39被對面的No.101發動效果NTR掉的某位直男童鞋表示很不嗨森23333

以及,題外話一句。

直到現在我還是拿不住凌遊這個CP應該簡寫成0U還是2U(sad





★☆★☆★☆★☆★☆★☆★☆★☆★☆★☆★☆★☆★☆★☆★☆★☆★☆★☆★☆★☆★☆★☆★☆★☆★☆★☆★☆★☆★☆★☆★☆★☆★☆★☆★☆★☆★☆★☆★☆★☆★☆★☆★☆★☆★☆★☆★☆★☆★☆★☆★☆★☆



 

 

遊馬是個藏不住心思和表情的傢伙。這一點,我從認識他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了。

從吃晚飯的時候就生氣到現在——換上睡衣的遊馬,臉上的怒意並無退減跡象。說起來,這傢伙現在的表情和這一身衣服的搭配並不常見,我是私心地覺得很可愛的。當然了,這並不是能正面說出來的話,原因倒不在於我過去的傲嬌性格(實際上我也不覺得自己有過傲嬌的時候),而是如果我這麼說了,遊馬那傢伙就真的要生我的氣了。

事實上,遊馬生氣的對象不是我而是他自己,我早就看出來了。

至於遊馬生氣的理由,我大概也能想到。之所以不說,也是爲了避免這傢伙向更壞的方向去想。

雖然表面上是個缺根筋的笨蛋,但對某些小事卻意外地較真——原來這傢伙也是有特別在意的事情的呢——這大概是跟遊馬這傢伙親密相處了好些日子的我所獨享的秘密。

 

「吶、鯊魚……」

「嗯?」

「說真的…要說真心話哦……我的决鬥水平是不是很糟糕啊……」

 

——Bingo!

我就知道遊馬一定會忍不住自己先說出來的。這也是我不主動去問的原因。

 

「非要說的話,確實挺糟糕。不過,」

我故意在這裡停頓,等著對面那雙被不甘和悔恨蹂躪得近似泫然的眼眸看過來。

 

「不過?」

「相比以前的話,遊馬現在的水平總算是提高了不少。」

 

——雖然想贏我還是很難,特別是在我不放水的時候。

我在心裡默默地補充道。

 

「可是……可是跟鯊魚决鬥還是一直在輸……今天居然還被No.101發動效果把霍普搶了做XYZ素材……」

「那個啊……」

 

——遊馬這傢伙,果然在介意著這件事呢。

雖然大概也猜到是這麼回事,不過這傢伙還真是……怎麼說呢?雖然希望遊馬能變得更強(當然僅限决鬥方面),不過,這傢伙也就只有在我面前才會這麼無防備地示弱——某種程度上,這算是我所獨佔的專利吧。

 

「那個就別在意了。」

本來就不是多大的事情,自然我也說得很輕鬆。不過,遊馬一定不是這麼想的。畢竟這傢伙可是將本應對所有事情的關注都集中在决鬥這一件事上面笨蛋呢。

 

「怎麼能不在意?霍普可是我最重要的夥伴啊!可是我卻連最重要夥伴都保護不了……」

話到這裡,遊馬便垂眼下去了。換在其他時候,以我跟遊馬之間的身高差,我是很難看到那傢伙的表情的。於是乎,像現在這樣,我們兩個以基本持平的高度同睡一床的時間裡,我難得地觀賞到遊馬失落的表情。

 

首先說明一點,我絕對不是喜歡欺負遊馬,更加不是那種喜歡享受凌辱快感的變態——雖然這個時候的遊馬看起來總是特別可愛,特別讓人想要疼愛,不過,我可是一邊承受著良心的責罰呢。

一定要說的話,我大概是喜歡遊馬像這樣、在特定的時候主動示弱並且依賴我向我求助的感覺吧。要知道,遊馬這傢伙集愛逞強、喜歡勉強自己、做事不顧後果等多種糾結因素於一體(非貶義……大概),相比鬧出事以後再想辦法補救,還是及早斬除所有可能導致不可預計的後果的源頭比較好。

 

「吶、遊馬,你有沒有想過,我可是花了No.101兩個素材才換的一個素材啊,也就是說,這可是二換一哦。單說我的No.101的話,可是白白少了一個素材呢。」

「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可是總覺得哪裡不對……」

 

——當然不對啊!

這是明眼人一看即懂的事情吧。不過偏偏遊馬這傢伙確實會意外地……嗯,腦迴路轉不過來。不過這樣也好,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輕易矇混過去。

 

「遊馬你想想,你虧了霍普,可我也虧了No.101一個素材,這樣來看,我們雙方都是虧一,誰都沒有佔到好處呢。」

我故意避重就輕,把結果片面化。換了是別人,這一招估計行不通,不過對遊馬,我可是有十足十的把握。

「就是說啊,以一換一,也就是平手。」

 

說謊還不帶眨眼,這大概是在我和遊馬相處的日子裡培養起來的特殊技能,在別的場合用不上,也就只有這個時候才能發揮作用。

不過,就這樣便足夠了。

 

根據優勢理論,遊馬的霍普當時疊加著兩個素材,合共是三張卡,而我的No.101疊加著兩個素材,同樣是總數三張卡。我除去兩個素材發動No.101的效果成功獲得霍普作為素材,在這個虧二賺一過程中,卡片數量的變化是從三到二,而遊馬則是從三到零,很明顯是我賺了兩個卡片的數量差距。

 

加上當前的情況——

 

被我環手圈到懷裡來的某個笨蛋,腦迴路如常不運作(或者說這才是正常運作模式?),這傢伙像現在這樣乖乖聽話不鬧騰其實挺像個抱枕的(除了有點重,决鬥飯糰吃太多了吧)。雖然偶爾也想吐槽這傢伙的頭髮(有過被扎到的鬱悶經歷),不過在這個問題上,這傢伙也有意見要對我申訴的吧。

不過的不過,總歸來說,某種程度上,這一刻我所得到的,遠遠超出决鬥過程中兩張卡片的數量差距。

 

「吶、遊馬,下次我給你補下有關决鬥的優勢理論吧。」

「誒?居然還有這麼專業的東西啊!」

 

——當然有的啊!

這傢伙大概是不知不覺在直覺中運用了優勢理論但是完全沒有覺察到吧。雖然一瞬間的直覺判斷對於決鬥者來說非常重要,可完全依賴直覺行動也不靠譜吧。

 

「我說遊馬,」

「嗯?」

 

——糟了!

這傢伙完全無防備地轉過身來還用這種期待不已的眼神看著我反而讓我吐槽不出來了!

 

「……不…沒事了……」

「什麽啊總覺得我好像被鯊魚小看了的樣子!」

 

——遊馬你今天總算腦筋稍微活動了一下呢。

要是這麼『表揚』遊馬的話,這傢伙絕對會把我踢下床去的吧。

 

「明天再來决鬥!放學後上來天台!」

「遊馬,」

「怎樣?」

「我們明天賭點更加有意思的如何?賭來賭去都是『輸的一方負責今晚晚飯』『輸的傢伙要負責掃地倒垃圾』,這樣的賭注我都不好意思告訴別人了。」

 

——總覺得這樣的賭注在Ⅳ和快鬥面前炫耀不起來啊!

 

「那……鯊魚要賭什麽?No.的話絕對不行……」

「放心吧,你的霍普跟我水族卡組相性不合,讓我拿著也是得物無所用。」

「那鯊魚要賭什麽嘛?」

「這個嘛……」

 

——果然,

——完全沒轍。

被遊馬這種天然又純真眼神看著,那些一瞬間閃過的讓人心動躍躍欲試的想法全部說不出來。

 

「還是算了……」

「什麽嘛虧我那麼期待!我還想著要是我贏了鯊魚的話就……」

「就怎樣?」

 

——這傢伙啊……

遊馬現在的表情顯然是打著什麽鬼主意。

至於這傢伙在想的什麽,我大概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要是遊馬贏了我就怎樣啊?」

「就……就、就是說……」

 

——心思意外地簡單的傢伙。

明知道自己沒有那個恥力就別勉強自己說嘛!——

雖然很想這麼說,不過,對於决鬥以外的事情的思考都是單線迴路一根筋,簡單好懂無懸念,這種天然的純真正是遊馬可愛的地方吧。

 

「這樣吧,到時候輸了的傢伙要聽從對方做一件事,沒問題吧?」

「嗯!」

 

——喂喂!

遊馬你不稍微設想下自己輸掉的情況真的沒關係嗎?

也罷。

反正我是佔據優勢的那一方。

至於遊馬,要說優勢的話大概就是這種讓我不忍心玷污的天然吧。真是的,决鬥的時候也是這樣,總是靠著自己的優勢矇混大吉又毫無自覺,雖然讓人意外但細想之下又覺得是情理之內。這麼一想,還真叫人不甘心。

 

「真是敗給你了,笨蛋遊馬。」

「幹嘛突然說我笨啦!我明明就不笨好不好!」

「好好好,不笨不笨,遊馬一點也不笨。」

「爲什麽這句話從鯊魚口裡說出來感覺就特別笨呢?」

「遊馬你這句話的意思是,笨的是說你自己九十九遊馬而不是我神代凌牙。好好說話。」

「我又被當成笨蛋了嗎?」

「沒有。」

 

——才怪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