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葉月の桜(花魁paro,之四)

於是這是之四



喜歡的傢伙是個笨蛋的話

智商會被拉低的吧

偏偏情商本來還不高

╮( ̄▽ ̄")╭ 

 

好吧

是親媽才這麼黑







******************************************************************************************************************************************************************************************************************************************************************







「呐呐、猿比古,這裡這裡,我老是彈不好,猿比古教教我嘛……」

 

 

稚嫩的聲音如同利刃,一擊刺心。

 

 

(該來的,終究要來。)

 

(遲或早,既定的,逃不掉的。)

 

 

「吶、美咲,我啊……」

 

 

停頓間,伏見咬牙。

 

 

(別、別說……口不對心的『我』,求求你,別再說……)

 

 

「草薙哥說了,過些天…再過不久就要給我落籍了……」

 

 

猶豫。支吾。

 

 

(別再往下說了……)

 

 

「嗯啊,我聽草薙哥說了哦,」

 

八田嘟嘴,卻不是不快或者不甘——

 

那是失落的神情,伏見清楚看在眼裡,看得心痛。

 

「那個……這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吧,因為猿比古以前就說過了呢,要離開這裡……」

 

 

語者低頭慾泣,夾帶哽咽的句末讓聽者更覺難過。

 

 

(不應該是這樣的。)

 

(曾經設想的未來,不應該是這樣的。)

 

 

「草薙哥好像跟茶屋的淡島小姐談好了……」

 

「那個,猿比古知道麼?草薙哥私下裡叫她『冰山女』哦,我無意中偷聽到的。」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可是,爲什麽美咲你卻笑得出來?還要笑得那麼心酸……)

 

(爲什麽要假裝替我感到高興的樣子?爲什麽要這樣!)

 

 

「聽我說、美咲,」

 

伏見抖了抖八田的肩膀,讓他看向自己——

 

對上濃紺眼眸的橘色眸子,淚光輕輕打轉晶瑩閃爍的眸子,伏見看得心頭一陣一陣地痛。

 

「我想和美咲一起離開這裡,」

 

 

(我想和美咲一起離開這裡,而不是我一個人獨自離開!)

 

 

「…猿……猿比古……?」

 

被搖得一愣一愣的八田似乎沒反應過來。伏見想往下說,卻看著眼前的人兒看得心疼,喉頭堵塞,聲音哽咽。

 

 

(我不要離開美咲。)

 

(我不要一個人離開這裡。)

 

 

(不要……)

 

 

 

那一晚特別漫長,彷彿時間故意放慢了腳步。伏見什麽都說不出來,心痛如絞,平時不讀空氣的八田似乎也感覺到不對勁,一整晚沒有多話,只是在勸伏見吃飯的時候因為對方挑食而發了點小脾氣。

 

 

(一旦分開,連生氣的機會都沒有了吧。)

 

 

所思所想在迴路瞬間連接的兩人,面面相覷而後各自別過臉去。不知道該說什麽,也不知道該不該說。

 

十束過世的時候是難過,現在的氣氛也是難過,但這兩種難過似乎有著某些不同的地方——八田似懂非懂,感覺痛苦而且微妙。內心似乎有什麽模模糊糊的,卻又說不清楚,模棱兩可,似是而非。

 

 

落籍的日子漸近,當事人的伏見越發心不在焉,不是彈錯音就是跳錯舞步。笨拙如八田也強烈感覺到伏見不對勁,開口問卻得不到正面回覆。好幾次,伏見站在院子那棵不咲櫻下抬頭仰望,看得出神,身影遠看如同經歷過天荒地老的雕像,忍受著漫長等待的煎熬,看不到盡頭。

 

八田傻傻地看著對方瘦削挺拔的背影,想像著粉色花瓣如雨吹落,想像著十束在花雨中翩然起舞,想像著伏見說『等櫻樹開花了就帶美咲離開這裡』……

 

 

 

吶、猿比古,我們真的能離開這裡麼?

 

真的、要離開這裡麼?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