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葉月の桜(花魁paro,之六,R18)

於是這是之六。


說好的會在title裡面多加一個tag^_^

雖然其實我覺得可以去掉這個tag,真的(。



看完這一節估計小夥伴們對我的怨恨會更加深→_→







******************************************************************************************************************************************************************************************************************************************************************







「吶、美咲……」

 

無意識的呢喃,聽者錯意成殷切的徵求。

 

「…那個……可、可以哦,猿比古的話……」

 

八田伸手撫向上方怔神的人的臉,柔軟稚嫩的指腹滑過,伏見只覺那是彈撥琴絃最合適的力度,輕輕地、細細地,聽到的是怦然心動的微亂心拍,感受到的是揉壓心頭軟肉的溫柔力度,窩心,然後,誘惑。

 

過去並非從未觸碰過對方的手,肉呼呼的小手,彈不好三味線的小手,打不好帶結的小手,轉不好扇子的小手,做不好針織的小手,無所長技的笨拙的手——卻偏偏就是這隻小手,現在撩撥著自己的心絃,煽動著自己的慾望,引誘著自己犯罪,在無意識間。

 

無來由地,伏見意會并相信著此刻身下這個涉世未深的童貞已然明白了什麽——至少,他知道自己的處境自己的狀況,以及即將發生的事情。

 

「真的……可以?」

 

伏見讓自己的手掌輕覆對方拙嫩的小手,柔聲詢問。

 

看在眼裡映在眸裡的橘色碎髮少年,靦腆著微微頷首,輕不著聲的一句答應——「嗯」——彷彿天籟,自幽遠處來,如同春風雨露灑滴在聽者焦渴饑荒的心田上。而匍匐在地的、肉慾的飢渴者伸出他瘦骨棱突枯乾如柴的手,乞求并奢求著更多的甘霖,澆灌自己那被情慾燒灼刮割恣情蹂躪的荒原。

 

俯身,然後輕吻。起初是淺層的夾吻,慢慢深入成吮舐、吻咬。伏見小心避就兩人的牙齒,只讓唇舌繞纏。

 

八田顯然并不習慣這種陌生的接觸方式,無所適從的感覺讓他惶然,身體不由自已地輕顫。沉醉在深吻中的進攻者稍稍睜目,讓閒著的手撫上對方的小臂一路沿溯直到腕骨,貼合然後交握,將對方顫抖的小手緊緊收納於自己掌間。透過俯壓傳遞的重量並非震懾或是禁錮——溫柔體貼的呵護,伏見想以此安撫對方,無需驚慌無需恐懼,只要放鬆身體去感受就好。

 

但,即便如此,初涉情事的八田仍是輕易適應不過來,連伏見按著他的呼吸節奏哺過來的空氣也接不住,不自覺微微掙扎,卻又害怕打斷對方酣醉般的長吻,偶爾嗚咽出聲,斷續破碎,如同拼不完整的語句。

 

「怕?」

 

間或淺淺半離唇舌纏綿,趁著呼吸的半秒空擋,伏見如是問道。八田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卻又總是跟不上節拍,找不到合適的回話時機,倒是斷斷續續潰不成聲的吟哦歪打正著地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唔…唔……不……」

 

無暇分神的伏見只淺笑不深究——平日裡,伏見沒事就喜歡拿八田來尋開心,揪著他各種各樣不擅長的事情一再深問,直到他詞窮,直到他投降,直到他撅嘴,直到他生氣。倒不是無聊到拿別人的惱怒來作娛樂,伏見只是喜歡看著八田因自己而情緒波動罷了。即使只是這樣微不足道的日常碎事,似乎也能確切地感覺著幸福。

 

 

(只要和美咲在一起。)

 

 

「吶、美咲……」

 

伏見輕聲叫喚身下人兒的名字,依依不捨的吻拖沓著藕斷絲連的濡濕觸感遊走,滑過臉頰輪廓,淌過微微突出的喉結,直到鎖骨——勾勒力度恰如其分的骨線,保留著少年稚氣未脫的特質的同時有著半熟的棱突。大概算不上特別精緻,但這鎖骨偏偏莫名吸引著自己。於是貪婪心起,舔舐然後吮吸,彷彿再多也無法滿足——

 

 

如有萬丈深淵般的溝壑橫亙心頭,灌注多少也填不滿的,肉慾的需索。

 

無法自控地索求,想要更多,並且,要得更深。

 

 

交合的十指分開,縱長的手臂在收回的同時沿對方的手臂線條完整描摹,劃過肩骨撫過頸窩,指尖惡意卻溫柔地輕刮對方那淺淺的胸線,向下滑去直到腰帶,卻又踏著衣領回溯上來,直到胸脯,停留,指腹踮起——修剪得精妙的手指,指甲邊緣貼合指尖,輕輕打圈的同時,指甲的尖細與指腹的軟肉一併進攻。輕而細的力度不疼卻癢,八田忍不住半睜原先跟隨神魂深度沉溺的橘眸,無力地用眼神怨怒對方。

 

然,在侵犯者看來,這意不由衷的埋怨無異誘惑。

 

「吶、美咲……」

伏見用指尖隔著浴衣繞攘身下人兒的乳尖,如是問道:

「美咲知道嗎?藝伎最高層次的秘技……」

 

童貞單純如八田,迴應——或說無法迴應,是顯而易見之事。

 

伏見淺笑,收起指尖轉而讓指腹沿著淺淺的乳暈打圈,輕聲道:

 

「是不經意的誘惑哦……」

 

掌心輕輕貼合胸口,纖長白皙的手指如靈蛇般蜷延,指尖細細撩起浴衣領子爾後長驅直入——

 

體型瘦小卻並非瘦削嶙峋的骨骼,線條輪廓尚餘未熟少年的稚氣。伏見故意讓手指在胸脯上打圈繞攘,偏偏冷落已被挑逗得微微昂揚的粉蜜蓓蕾。

 

「美咲一定沒有發覺吧…原來自己也會在不經意間誘惑別人……」

 

 

 

(美咲每一個表情,無論生氣或者微笑,嘟嘴或者撇嘴,都誘惑著我,)

 

(誘惑著我吻上去,)

 

(誘惑著我將美咲拉過來再強吻上去。)

 

(無時無刻都有這樣的衝動,)

 

(像洪水,像猛獸,無法遏制。)

 

 

 

「美咲有想過嗎…自己的處境……遊廓是個什麽地方,美咲心裡有概念嗎……」

 

忍不住伸手撫摸身下人兒的臉,手指婉轉劃過下顎,指腹輕撩頷骨。

 

「有多少人在看著美咲的時候腦袋裡想的是美咲脫得一絲不掛在枕蓆間舒展媚態的模樣…美咲知道嗎……」

 

魅惑的藍眸對上含水氤氳的橘瞳,引誘的眼神如有暗示——

 

 

 

(沒錯、美咲,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引誘我,)

 

(引誘我,讓我墮落,讓我臣服於你的裙下,讓我癡迷讓我瘋狂,)

 

(讓我為你神魂顛倒,甚至讓我願意為你而死。)

 

 

 

「說不定美咲生來就是做藝伎的好料呢,難怪草薙哥這樣放任美咲……明明什麽都不會,可是美咲天生就是會誘惑人的小妖精呢……」

 

撫摸對方的手沿著中身的凹線一路劃來,轉而遊至側腰再向上倒溯,與此同時輕嗅著對方蜜露般的微微體香,身體向上攀去,直到鎖骨肩窩最後深入至耳邊。

 

伏見輕笑,故意讓微熱的鼻息噴灑在對方的頸脖上,引得敏感的人兒一陣輕顫,橘色髮尾輕抖彷彿春風拂揚的櫻樹。

 

「還是說,美咲其實是知道的,而且還很喜歡這樣誘惑別人呢……」

 

語末含混在吮舐之中,柔軟的耳垂被舔弄被牽扯,耳廓迅速升溫,熱感和癢感纏綿,自耳根繾綣蔓延。陌生的感覺顯然讓敏感的人兒忍不住扭動身體想要擺脫,然,非但不成功,反而讓看在眼裡的侵犯者更覺誘惑。

 

「明明就是知道的…難道不是嗎、美咲……」

 

唇瓣輕輕夾咬紅燙的耳垂然後撕扯,侵犯者帶著惡意的笑容溫柔拷問毫無自覺的引誘者:

 

「話說起來,美咲不是看到了嗎……就在這裡…十束哥和周防尊在做著相同的事情……」

 

集中精力抵抗舒服與壓抑混雜而成的莫名陌生觸感,橘髪少年再無法分神來回答或是反駁——其實少年也說不清楚自己究竟看到了多少或者看到了什麽。印象中,昏暗的燈光裡一片朦朧,所見所感異樣地微妙。其時凝滯的空氣讓他屏息更深——

 

明明並不清楚房間裡的兩人在幹什麽,彷彿間似乎有輕若柔絲的靡靡之音,未諳人事的少年不知其然亦不知其所以然,只是隱隱約約地、模模糊糊地,似有所感。

 

「……嗚唔……不…不知道……唔……」

 

摻雜隱忍嗚咽的回覆語氣柔軟輕弱無力,夠不上否認,更遑論反駁。

 

「吶、美咲……美咲看到那兩個人…也是在做著這樣的事情麼……像這樣……」

 

在耳邊反覆詢問的語氣明明很溫柔,卻總讓人覺著那更像是質問。輕撫對方敏感的身體,吻上對方不自覺張大索取空氣的嘴,薄薄的柔唇被吮吸、被牽扯,如同懲罰。

 

並未習得吻技的八田一邊嗚咽著,艱難地接受著伏見哺過來的空氣。不自已地掙扎得更厲害,卻只招徠對方更加用力的禁錮。

 

「別反抗我、美咲……」

 

 

 

別反抗我。

 

 

別背叛我。

 

 

別離開我。

 

 

 

「我想要你、想要美咲……」

 

伏見閉目,僅憑感覺和氣味摸索,在八田身上胡吻亂咬,趁人沒反應過來便利索地解下對方半鬆的帶結,撩開衣襬讓那青澀稚嫩的嬌體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

 

先是解衣讓之驚愕,再是低溫使之顫抖。驚慌的人兒失神,倒是平時慣於脫離思考直接行動的身體下意識地扭動以示反抗,卻被伏見安撫般的手掌壓制回去。

 

「誘惑我、美咲……繼續誘惑我……」

 

「……可、可是……嗯唔……」

 

思緒淩亂的八田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正想說自己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誘惑別人,卻只能被擒滿一身的不適不快害得話語梗塞。但伏見已然知悉對方的心思,貼心地輕聲提示著:

 

「美咲只要放鬆點……放鬆點跟著自己的感覺做就行了……」

 

絮語,然後輕舔著眼前誘人的胴體向下摸索而去。

 

「想要就說出來…說出來讓我知道……」

 

手掌撫過淺淺的人魚線時,指腹輕輕劃過恥骨。摩挲過軟嫩羞澀的恥苗,侵犯者直直地撫上毫無準備的幼嫩核果再覆摸上未被喚醒的嫩莖。惡意地用指尖輕刮微微露出的莖尖,指腹濡染細細滲出的蜜露爾後輕輕塗拭鈴口一週,悉心誘導著慾望的甦醒,讓對方展現出羞於示人的原慾真貌。

 

生平第一次舒展出本來姿態的少年無可抑止地輕哼出來,橘眸半眯,視野迷濛。暴露的羞恥讓他感覺渾身如有蟲蠕,想反抗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抗。

 

「…還有……像這樣、舒服的時候要叫出來……不要壓抑自己叫出來……」

 

侵犯者退到對方下身沿著淺淡的慾望氣味溯去,鼻尖自根底輕輕刮過少年初次勃發的莖物直到頂端,舌尖繞鈴口一圈遊走爾後舔鉆著挑逗那羞澀的露水泉口。吮舔然後嘬舐,津液與蜜露纏綿混合,虛微的燭光讓稚嫩慾望的頂端瑩閃出情色意味的隱晦挑逗,倒映在侵犯者濃紺的眼眸裡的同時,撩刮著他焦灼不可及待的內心。

 

「明白嗎、美咲……」

 

 

 

只要把你的天性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就可以了。

 

把你最真實最羞恥的一面展示於我眼前就行了。

 

 

 

隱忍壓抑的低吟悶哼裡,尖銳細碎的嘶聲偶爾間雜。恥於出口的舒服吟哦綿延斷續,不絕於耳。伏見淺笑,讓掌心的稚嫩莖物貼合自己的臉頰溫柔摩挲。

 

「很簡單不是嗎……像這樣…像現在這樣……美咲現在就做得很好……」

 

「……嗯唔……猿比古…別……」

 

格外敏感的器官被別人掌握於手中,八田不由得微微弓起身體想要躲避,明明想掙扎卻身不由己地迎合著、吟哦著。無需默契而僅僅出於本能的配合,如同無言的索求,八田似有所知,不由得更覺羞恥。

 

「……唔…唔……身體…好奇怪……」

 

 

 

(身體……)

 

(完全不聽使喚的身體,變得好奇怪……)

 

 

 

「……猿、猿比古……嗯……嗚……」

 

溫熱與焦灼的摩挲仍在持續,精刻瘦削的顴骨輕刮莖蕊頂端。伏見顯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更惡意地在摩挲中牽扯莖頂下一圈嫩皮,故意撩逗對方。

 

從未體驗過的微疼刺激讓八田難受,卻又同時騷動著他初次勃發的慾望,催促著他從壓抑中掙脫,在羞恥中釋放。

 

「…猿比古……嗚嗯……想…想要……」

 

努力吸取空氣的小嘴隨著節奏張合,如同索吻——也許無心,卻又或許發自內心。

 

然而伏見并不打算就此滿足向他索求的人兒,趁之惶亂突襲般張口含沒那稚嫩的慾莖,自根部盡處吮嘬,溫柔地牽動那層細薄的嫩皮,灼燥的薄唇細細碾壓莖面或淺微或滿盈的纖細血絡。

 

 

「啊哈!——」

 

 

止抑不住的驚懼以及從未體會過的舒服觸感讓橘髪少年破喉,如同呱呱墜地的嬰兒初次獲得空氣的瞬間——自出生并有確切記憶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無可名狀的感覺讓人無所適從,惶恐彷彿漂浮無重的雲——毫無準備突然被拋上雲端的人兒,在驚乍過後身體霎時一陣虛脫,無力的感覺更讓他錯覺身體懸在半空。無所依從的感覺隨即而來,恐懼一併發作,不知如何表達的人兒唯有本能地掙扎,直到在虛無中摸索接觸到對方安撫自己的手,以及溫柔貼啜的唇。

 

「…猿……」

 

來不及嗔怪的話,被對方加深的啜吻吞沒在不熟練的吻吟之中。

 

八田仍是接不住傳遞過來的空氣,下意識閉合的齒縫被對方的舌蛇輕易撬開然後碾掠,原先因呼吸節奏錯亂而存積的津液被悉數收繳,取而代之是有著對方味道的涎液一點一點地流淌過來。

 

淺突的喉結微微翻滾,再翻滾。八田輕嚥的同時,伏見抽離哺吻,自上方好整以暇地看著身下那臉紅心跳、張著粉嫩濕潤的小嘴努力吸取空氣的人兒,看著他羞赧青澀的模樣,看著他微微發怒卻又無法發作的憋屈忸怩神態。

 

 

滿足。

 

愉悅。

 

貪戀。

 

訕笑。

 

 

赤身裸露躺臥於赤紅鉅豔華服之上的人兒,媚態盡露,美得不可方物。如此比較之下,再美再貴重的衣裳亦不過綠葉般的襯托,存在只爲凸顯橘髪少年之美之媚。

 

 

「吶、美咲,」

 

伏見低頭淺吻,而對方潤澤濡濕的唇瓣似乎并不甘於輕印的程度,主動夾吮回擊。伏見微微閉目,嘴角揚起滿足的弧度,稍微享受了一下對方稚拙青澀的主動。

 

「美咲知道嗎?現在的美咲……就像玉藻前一樣會勾引人呢……」

 

「……才、才沒有……」

 

「可是、剛才是誰說想要,想要我的呢?嗯?」

 

「才沒有……沒有…說過……」

 

曖昧的氣氛讓昏暗的環境更添一層朦朧,如有輕紗,遮隱了真實卻更引人遐想。然,伏見並不滿足於這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意趣,銳利眼神自藍眸發射,穿過黑暗直直對上閃爍著羞澀情慾的橘色眼眸,彷彿想要將對方看穿,看透,看盡每一寸肌膚每一根纖毫。

 

「美咲害怕?」

 

「……有一點點……就是、一點點啦……」

 

不敢直面對方的八田別過臉去,莫名心虛,羞恥一併發作。而就在這努力地違心逃避著的時候,對方毫無預兆地再度來襲,八田霎時慌神,差點沒叫出來——

 

貼合掌心的灼熱觸感以及漲挺的形狀,任八田再幼稚也能反應過來現在是什麽情況。

 

明明並非自己主動取悅對方,甚至對方最堅硬卻又最脆弱的部份就在自己手裡,八田卻更覺羞恥,屏息不敢動作,任由對方繼續帶著自己的手輕輕盈握,讓自己的手掌與對方的雄物表面完整接觸。

 

深息,然後律動。漸快,時而放慢。動作節奏明快清晰,而腦袋空白的八田卻始終不知節拍,只任由對方帶動自己,在無意識的推就中接受對方的誘導和需索。

 

 

「我想要你…想要美咲……」

 

 

 

(想要美咲滿足我,)

 

 

(滿足我骯髒的身體,)

 

 

(滿足我醜陋的慾望。)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