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葉月の桜(花魁paro,之七,R18)

假期出去風流快活(x)兩天就顧不及更新了_(:з」∠)_【土下座

總之這是之七。



一如既往的卡得一手好肉。【你



爲什麽那麼簡單的一段感情要搞得那麼複雜那麼糾結呢?

其實我也不造。


真心不造=。=【PIA







******************************************************************************************************************************************************************************************************************************************************************







感覺羞澀成木然的人兒逐漸接受引導,伏見悄悄放手,讓對方從被動轉為主動,沿著慣性律動。

閉目,然後深息。缺乏技術和力度變奏的拙劣侍弄,深究起來說不上特別舒服,然而那肉肉的柔軟小手,天生有著叫人窩心的觸感——天然的,自然的,不帶一絲矯飾的,毫無技巧造作的,讓人完全放鬆的舒服觸感,無可替代。

 

伏見蹙眉,忍不住輕哼出來。

 

「……嗯……就是這樣…別停、美咲,別停下來……」

 

磨人的柔淫絮語伴著濡熱的鼻息而來,羞澀的取悅者下意識縮了縮脖子,雙目緊閉,努力逃避著纏縈耳邊的曖昧,而閒著的另一隻手卻不知反抗,任由對方抓住然後帶往腰肢,以更容易習慣的姿勢侍服他。

 

揉碾著最纖細最微末的觸覺神經的舒服感讓伏見禁不住輕喘——即使比八田更懂情事,說到底也缺乏實戰經驗。長久以來慣於隱藏感情的人,本能地對完全表露自己的真實感受感到懼怕。伏見故意別過臉去,卻始終不敵鋪天蓋盛情而來的柔情蜜意。明明想要抓住對方的頭髮卻因為發力不繼而變成獎賞般的梳撫——

 

「……猿、猿比古……」

 

棉柔般的輕聲呼喚彷彿天籟,卻又仿似利刃或者尖戟,輕易擊潰內心堅如磐石冷似冰霜的人的最後一道防線,墮落與放縱的洪潮如巨獸般洶湧,叫人無從抵抗。

 

伏見孤注一擲,吻上羞澀懵懂的人兒,用最直接最粗暴卻最溫柔的辦法讓他閉嘴。

唇肉貼壓濡磨,咬夾拉扯並駕合擊。是想懲罰他責怪他還是想獎勵他表揚他,伏見說不清楚。

 

唇舌纏綿綣繞,津液在翻攪的靈舌下潤合。時間悄然放慢,空氣彷彿凝滯,縱情享受纏吻的人們忘了呼吸,好久好久才在深息的盡末微微分開,而鼻息仍在咫尺距離之間縈繞。

 

未慣於如此深度接合的八田,早就因精力被吻咬分散而停下手上的活兒,而伏見也因此得以喘息,稍稍定神爾後再度展開溫柔卻猛烈的撫觸攻勢。

摩挲掌間的柔軟身體,薄汗溫熱濡濕的觸感,微微沁潤的情熱氣息,無一不叫人迷醉。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也經不起這種純真懵懂的天然誘惑。如被牽引,手指沿著對方身體曲線上遊再一路撫摸下來,滑過柔韌有力的腰肢,撫摸過柔嫩軟潤的翹臀,下滑然後深入,故意越過羞澀緊閉的菊蕾,直直進擊最易被冷落卻又最最敏感的柔會之處。不著力氣的每一下揉按,惡意侵擾的兇犯別有用意地牽扯對方羞澀未熟的慾果囊袋,讓他無從招架,輕聲叫喚自己的名字想要制止。是哀怨,是嗔怪。是催促,是求饒。靡靡不盡之聲連綿,磨得人耳根發軟,嗲得心頭緊擰,如美人絞心,叫人看著不忍卻又渴望更多,喉舌焦躁如同慾火燎灼。

 

「…吶、美咲……喜歡嗎…喜歡做這種事情嗎……」

 

「……嗯唔……哈……啊……」

 

橘色碎髪在幾番纏綿抵觸間淩亂成麻,橘眸的人兒羞澀嬌喘。不成話語的詞字在喉頭間打轉含混,半濕的腴唇隨呼吸張合,微熱的吸息吐納在緩喘中逐漸放慢,而加速的心跳卻不打算放過初次深涉慾海的人兒,非要他臉頰紅燙喘噎不止。潮濕氤氳的眼眸,伏見不忍對上。怕被怨怒,怕被嫌厭,更怕被索求,怕被引誘。

 

「……猿…比古……」

 

氣柔如絲的聲音讓伏見惻隱,於腿間褻犯的動作放緩了些,身下的人兒如沉溺深海多時終於浮出水面般大口呼吸,半晌才恢復了些。斷續還伴著輕許咳嗽的喘息,天然青澀的味道微微隱蓋情慾的成熟香甜,卻別有勾引誘惑的味道,菲菲遐想直擾思緒,叫人無法集中精神。

 

「怎麼了、美咲?」

 

「身體……好像…變得好奇怪……」

 

話語未落,橘髪人兒微微喘咳,隨呼吸吹出的不節律的吸息堪比誘人犯罪的毒。伏見皺眉,定不住神更管不住同樣初涉情海的身體——對方如脂似膏般的身體就在指掌之間,如何能禁得住這樣直戳感官神經的誘惑?

 

「奇怪?美咲明明就跟平時一樣…哪裡奇怪了……」

 

伏見其實無心應答,全因注意力都集中在撫玩對方腿根幽處的手上。

 

「……不知道……就是…好奇怪……」

 

斷續的呼吸夾著斷續的話語含糊低吟,伏見乾脆湊到身下的人兒耳邊聽他訴求,溫熱的呼息噴灑在自己熱燙的耳根上有如撫慰。

 

「這樣……這樣撫摸美咲的話……會舒服點嗎……」

 

慢慢摸索便會發現,橘髪的人兒似乎更加偏向於溫柔的接觸,每次稍微放輕一點動作都能讓他輕哼出來,腰肢忸怩,不是逃避反似迎合甚至索取——想要被愛撫,想要被更溫柔更憐惜地對待的愛撫——自當前空間深遠處的另一個維度傳來的信息沿著觸摸對方身體的手指傳來,伏見閉目感受并豎耳聆聽對方天籟般的靡麗吟哦,間插著聲聲慢慢、在徐徐疾疾中透露著與慾需索的淫媚喘息。

 

「……嗯啊……哈……哈啊……」

 

隨呼吸張合的小嘴如同催促,無形中深化著「想要」的意味。橘髪人兒的臉頰本能地熟至紅透,如同被露水打濕的莓果,亟待採摘爾後小口啜嚐。

 

伏見忍不住覆上柔軟濕潤的唇,用他焦燥的唇輕輕揉吻卻不急於深入,而撫褻對方腿間的手指卻加緊攻勢,修長的靈指繞上羞澀抬頭的慾蕊,撫合然後掌握,在緩急交替的節奏撫律中間錯力度輕重,讓懷裡不設防的人兒無處躲避,如溺水般無意識爪上侵褻者的衣領。

半披的浴衣順勢被扯下,急於求取救命稻草的橘髪少年驚愕睜目,幸而在失去支撐前被伏見一手抓住手腕帶向自己的腰肢——羞恥心的禁制在失重和恢復的瞬間斷失,直到剛才一直死死忍耐的人兒竭盡全力也只能勉強壓住噎聲,而落入撫玩的慾蕊誠實地吐露出他最真實的感受,黏潤的青澀慾蜜在初次洩發中涌穴而出。隨即來勢的疲累讓初次宣洩的人兒招架不住,順勢癱軟在伏見懷裡。

 

 

 

(好恥,)

 

(好羞恥,)

 

(比在別人面前脫光蔽體衣物更加可怕的羞恥。)

 

(從未試過這樣羞恥這樣難堪。)

 

 

(是應該覺得難過的吧?)

 

(可是,)

 

(可是……)

 

 

(好奇怪,)

 

(現在只想逃避,卻又只想著逃到讓自己這樣羞恥的壞蛋的懷裡。)

 

 

(好奇怪……)

 

 

 

橘髪少年全然沒發覺對方的浴衣被自己無意中抓了下來,只拼命往懷裡鉆,極力想要逃避羞恥得叫他無地自容的窘況,直到無暇遮掩的羞處再度被撫弄,身體如遭電觸般猛地一下抖索才回過神來。

 

「……猿比古……別……」

 

如同可憐兮兮的小狗向主人撒嬌求饒,八田微微抬頭,而倒映潮濕眼眸的卻是對方陌生的表情——慾求不滿的暗藍眼眸有如無盡深海,映在那眼眸上的自己也陌生得不像自己。

 

「別怕、美咲……別怕……」

 

以臉頰蹭撫來安慰對方的同時,伏見在滾燙紅熱的耳根邊嚼舌淺言:

 

「…吶、美咲,聽我說……」

 

 

 

美咲知道麼?這就是那些在茶屋裡在宴席上一擲千金的傢伙最想看的樣子……

 

他們花大把大把的錢想要得到的,就是被華服掩飾著真實模樣的我們隱藏最深最神秘的一面,最羞於展露的樣子,

 

被羞恥被情慾被原罪被道德折磨的模樣,痛苦難堪卻又最原始最無害的模樣。

 

看著我們驚惶恐懼,不安躊躇的模樣,他們就能得到精神上的滿足感和安全感。

 

接下來再侵犯我們的身體就能進一步獲取肉體上的愉悅和快感。

 

也許表面上他們待人彬彬有禮舉止得體,但他們臉上的微笑背後並非表裡如一的想法。

 

他們想要的,只是別人的痛苦別人的奉承別人的迎合別人的無可拒絕。

 

只要花錢就能買得到他們所想要的這一切的話,這些付出對他們而言都廉價得不值一提。

 

 

明白嗎,美咲?

 

在那些人的眼裡,我們賣藝者一身光鮮耀目的衣著行頭内裡只是一個任由他們擺佈任由他們玩弄任由他們侵犯的肉體。

 

在你眼裡燈紅柳綠的世界只是一個虛假的幻象,背後只有聲色犬馬的身體交易。除了強顏歡笑曲意奉承我們別無選擇。

 

 

這就是我們的命運,生長在這裡被困在這裡的我們的命運。

 

美咲明白嗎?

 

 

 

不忍心往下說。

真要說的話,多少也說不夠,說不完,說不盡。

只是不忍心往下說。

 

再說哪怕僅僅多一句,瑩瑩慾泣的橘眸定然會逼出惶然的淚來。

不懂恨也不明白厭惡的少年,單純有如白紙的少年,除卻恐懼不知作何反應。

 

 

早知如此的。

明明早知如此的。

紺髪少年自責,告知真相就一定是更好的選擇?抑或謊言才是善意的溫柔?

 

 

「對不起、美咲……」

伏見輕撫懷裡的人兒,抱緊他,透過貼合的肌膚感受對方驚惶不安的搏動,試著以自己的體溫和坦然的心跳來作安慰。

 

 

 

要是害怕的話,那就抱緊我。

 

就算這個世界所有人都要遺棄你傷害你,我也不會放開你離開你。

 

因為,

 

我跟你一樣,被所有人欺騙被這個世界遺忘。

 

 

所以我們一直生活在只有彼此的世界裡,只容兩人不可更多的小小的世界裡。

 

你的笨拙你的微笑我都看在眼裡,我的冷漠我的緘默都映刻在你的眼裡。

 

還沒發現嗎?

從相遇那一天起,我們就沒有離開過對方的視線。

從我們相互看不慣對方到羡慕對方,再到在意對方在乎對方,我們都沒有離開過對方——

 

 

 

「像這樣……一直、一直……在一起。」

 

指掌盈握然後十指相交。彷彿想要加強語氣,紺髪少年握得更緊了些。

 

 

 

所以,我們會一直這樣,不會離開對方。

 

誰也不能阻止。

 

誰也不能改變。

 

誰也不能破壞。

 

 

 

因為害怕孤獨所以冷漠。

 

因為害怕失去而想毀壞。

 

因為害怕離棄所以背叛。

 

 

這樣的我,很自私,不是嗎?

 

 

 

明明只是想永遠在一起,

 

永遠和美咲在一起而已。

 

 

可是這樣簡單的心願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懦夫如我,有能力給予你幸福有資格奢求你的感情嗎?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