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日记181012

今天不聊刀,不聊本命,不聊CP,聊一下我自己的工作吧。

可以当作是有关国内游戏行业的一些杂谈。国内业界确实问题很多,但是很多时候,我看到非业内的普通玩家甚至云玩家吐槽国内的游戏设计者垃圾、没有梦想,我就觉得特别无奈。以我自己的经历来说,乐色主策和乐色制作人我见过不少,但在这个行业里,也确实有着很多很优秀的人,他们一直在努力。我想要成为像他们那样优秀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内心还怀抱着梦想,说句实在话,这个行业太累了,996的工作制度绝对不是普通人能长期承受得住的。


先说我个人情况,妖都大龄空巢青年,性别女,从2010年中入行游戏研发领域,从一开始的运维开发然后转岗策划,身兼文案和系统。做过端游,也做过页游,这几年主要都是在做手游。接触过的项目类型从MMO、ARPG、换装、塔防、宫斗到非对称竞技,常见类型都有涉足。用户类型从硬核男性玩家到女性玩家都有,目标玩家群体年龄从青年组到少年组都有。主题及风格类型从三国、幻想、二次元到赛博朋克,不一而足。待过菲音、天拓、百田、网易、完美等国内知名研发厂商。反正妖都本地比较好的大厂都跑遍了。

屈指一数,从业至今已经七年有多了。

看起来似乎跳槽频繁,然而实情是因为,作为行业的最底层,能不能去到好的项目组好的团队,做的项目赚不赚钱,决定了你在这个地方能蹲多久。真不是我乐意跟跳蚤一样到处跳,但IT行业靠跳槽来涨薪是很常见的操作。

 

然后说一下这篇日志下面要讲的故事的前情提要。

前阵子经历了一场可谓是我人生三十年来、工作整整八年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团队内部宫斗剧……总而言之,恭喜我自己,又要考虑换环境了。

托被迫离职的前主美大大的人脉关系,加上我们都有意向想做女性向项目,于是做了个项目方案,还准备了一些演示视频,约了跟阳教授谈谈。(这位阳教授是七日之都和乱斗西游的项目制作人)

 

项目方案细节当然是不能公开的啦,反正也不会影响阅读和理解。

 

 

给教授讲一遍我们的项目内容后,教授开始跟我们算一笔很实在的帐。

教授说,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计算公式,按照我们这个产品的用户定位,参考我们直接对标竞品的流水数字,用网易的公式来算,首月流水期望值大约xx千万,那么首年的流水预期就是yy亿。然后算研发时间和成本,按一年半算,首年的开发成本大约为zz亿(yy<zz),换言之,这个流水cover不住成本,肯定是不行的。在网易内部,你拿这个项目方案想要去申请立项,都是这样跟你算账的。撇开一切产品之外的外围因素,你的产品预期的这笔账,流水必须能稳稳cover住成本了,才有可能给你立项。

 

 

项目方案期间,说到用户发展策略这个环节的时候,我说,我首先特别想批评一下腾讯和阿里。

教授笑着说,其实你不用特意撇开网易的2333【那感觉就像我在路上走着走着,后面突然快步跑上来一个人,跟你说,大妹砸啊,你落东西啦,带上带上~(然后还很热情地往你兜里揣_(:з」∠)_

我说不不不,网易的用户策略真的跟他们不一样。

是这样,因为阴阳师在16年第四季度大爆了,不仅挣了几个亿,更重要的是他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发展了一个数量极其庞大的玩家群体。这个惊人之举让国内主流市场第一次真正认可了二次元玩家这个在过去一直被认为是【小众】的用户群体以及他真正的市场价值,以及,KOL这个词语也被提到了一个新的认知高度。于是,不知道哪个大宝贝儿脑袋一拍,提出了一个叫【泛二次元】的概念。

又于是,包括腾讯和阿里这些拥有大用户群体平台的厂商在内(其实更准确来说,是他俩带的头)的国内大小厂商,就理所当然地觉得二次元或者说泛二次元的市场,它的用户数量就是庞大的,具有可观的经济利益的。于是,他们做二次元项目,有IP好,没IP好,首先就把用户群体定位为大用户数量的泛二次元人群。

大用户策略去做二次元项目的思路靠不靠谱?肯定不靠谱,上多少凉多少,而且凉得特别快,绝对的。

 

实际上,我非常不认同泛二次元这个概念,泛和二本身就互斥。怎么讲?

真正的二次元,他们追求的是个性,特立独行的个性,以及表达这种个性的方式。因为独特,所以他注定就是少数的。而那些真正有能力通过创作去表达个性的,俗称太太、大神等的生物,又是少数当中的少数。他们在追求个性的同时,最怕自己追求的东西被引入大众群体当中,因为其一,大众群体不了解太个性化的东西,偏见会让他们心生歧视。另一个极端,就是大众都接受并且喜欢这个东西,那帮以个性为傲的二次元又会担心自己被当成随大流,辱没了他们的真爱。所以你看,二次元这个东西,他的精神核心,本质就是少数派的。搞成泛化的大用户文化,不是逆着真正的二次元来么?

二次元文化,从诞生之初起,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主流文化的一支。因此,与其说是泛二次元,不如说是【反二次元】吧。

又所以,真正想要做二次元产品,特别是精品二次元产品,还想要发展大用户群体的话,像阴阳师那样,从一开始就定位风格化的小群体,通过他们去传播去扩散去渗透范围更大的用户群体,才是二次元产品正确的用户发展策略。当然了,阴阳师当初完全没有想过要走进主流市场,走进大众的目光里的,只是刚好选了个二次元不排斥甚至很喜欢的题材,所以一开始就吸引了一波二次元入坑,加上填补了当时国内日本题材的游戏产品的空白,所以再次吸收了一波不排斥这个题材的二次元用户。

因为网易自己是最清楚阴阳师是怎么一步步做起来的,加上教授的工作室的几个产品就是以风格化为突出点的,所以教授认同我提的用户发展策略。只是问题是,这个盘就这么大,市场价值就这么大,预期的流水cover不住成本,你怎么去扩大这个盘?以及,国内玩家市场现在就是这么大个盘了,你的目标撑死了就是覆盖到一个杯盖大小的用户群,能不能把杯盖再做大一点。我觉得都很难。尤其是对于我一个基本只关注产品本身内容的策划来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考虑市场相关的东西。

如果问题是200块怎么变成500块,这个问题很好解决,给我一天时间,我做到给你看。但现在的问题是2亿变5亿,我知道教授不是故意刁难我,但这个问题真的不是稍微改一下方案就能实现的。不然的话,我早就发达了。(苦笑)

 

所谓成功,除了你自己要努力,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这个运。不然为什么说“尽人事听天命”呢。

 

话又说回来,其实腾讯之所以会对二次元市场和二次元用户有这样的认知观点,原因是不难想出来的。因为他们的火影手游的情况就是这样。那么,火影是不是一个知名的二次元IP?是的,它是。谁否认它,谁就是不客观。但如果脱离业界范围,你去找一个被他们根据泛二次元的概念而对应定义出来的【核心二次元】用户,一个普通的阿宅,你问他同样的问题,他很可能会跟你说,火影是民工漫,看火影的人不一定是二次元。更过分的,他可能会说,火影是民工漫,我们二次元界早把他除名出去了。

还是以腾讯来说,除了火影手游,腾讯这个观点的依据还因为有腾讯自家的动漫频道的用户数据支持。没错,ACGN是一家,但不等于说我看了某个动漫作品,我很喜欢,我入坑了,我就必定会去玩这个作品IP的游戏,甚至去充钱。

二次元市场下不同领域的用户之间有转化的可能,但这个可能性的大小,看用户本身的性质。还是按他们的概念去解释,越核心的二次元,转化可能性越大。反之,越泛的二次元,转化的可能性越低。手游不同过去的页游,页游我开个网页就能进去玩了,手游我要先下载然后安装然后等它解压资源然后注册进入游戏才能玩,这个等待时间对于用户来说是个巨大的坎,我要不是真心喜欢这个作品,我有这个时间我怎么不去看原作作品补番补漫画补小说呢?而且我玩游戏还有可能被无良官方坑进去氪金,呵。这是泛用户必然会有的想法,但核心用户才不在乎呢,我为官方花钱打call我光荣。这也是核心用户和泛用户在单个用户的价值上的区别。真实的商业界里,实际的情况会比所谓二八原则甚至一九原则要残酷得多,99%的经济价值,很可能是来源于0.0001%的用户身上。你培养了一个给你充30w的玩家,好过你花钱买流量去发展30w个玩家。在泛用户群里,多的是不花钱甚至以花钱为耻的玩家。

 

 

教授问我要不要考虑其它选项,如果不做这个项目,以个人身份入职网易怎么样。我说,对于我来说,最优解肯定是带着这个方案回去网易,在教授你的工作室下面立项去做。我这么说不是想恭维您或者怎样,而是其它事业部其它工作室什么情况,我还是心里有数的,主要是管理风格的问题。(反正我是不愿意回去梦幻那边的。)

我说我之所以设计这个方案,这个产品包装,就是为了做这个在国内还是新的、还没有被开发起来的新市场新蓝海。从阴阳师现在运营内容方向来看,很明显,网易想深耕二次元用户市场,尤其是那群KOL。这个方向我觉得是对的,但是有个很现实的问题是,阴阳师已经运营两年了,他现在留住的这批用户,数量规模基本稳定下来了,不太可能再发展一波数量庞大的新用户,用户回流的数量也做不到。所以,这个老的路子可能已经走不通了,那么就要想一个新的思路。最好的思路方向就是在二次元产业之下找到一个新的领域,国内其它大公司还没有入局的领域,网易现在抢占先机就有新的发展机会。巧的是,真的有。加上网易又因为阴阳师的关系已经有了合作资源的基础,所以我在项目介绍和团队自荐信里面说网易是国内最适合做这个项目的研发环境没有之一。加上我提到的AR和VR技术,一个是阴阳师那边已经做了,另一个是我以前在MA3那边做了,对于网易来说,这些技术都是现成的,换言之,我们赢在起跑线上了,那么我们可以更好地去集中做体验调优。坦白说,不做这个项目,不去发展这个新领域,真的很可惜。

 

我说,从我个人来讲,我对网易真的很有感情的,差不多是一种感激的心情吧。

最早的时候,早在阴阳师之前,网易做了Lofter,在当时国内来说是比较难得的一个创作氛围很好的作品发表和互动平台。(我应该是最早的那批用户了吧)然后又做了Gacha,天朝版的P站,只是很可惜它没能做起来。我当时就感觉到了网易是有意向去挖掘国内二次元用户群体的。

然后才是阴阳师。我很坦白跟教授你说吧,我一开始真心不看好国内能有哪家公司可以把这种和风题材的游戏真正做好,结果,我被他狠狠地打脸了。但是,我很开心,因为国内终于有做得比较好的二次元游戏了,并且,阴阳师当时意外地成了爆款,让国内的煤老板们(笑)看到了二次元市场的价值。于是后来,外面不论大厂还是小团队,一个个争着去做二次元游戏,这也让我在跳槽的时候多了很多选择,从这一点来说,我真的很感激网易。(其实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事情,我几乎没有告诉过别人,是很久以前我曾经被一个乐色主策伤过,他很刻薄地断论在国内环境下,二次元游戏毫无市场价值,也因此而彻底否定了作为资深二次元的我的工作能力。不过他的项目在我走之后也迅速黄了,活该。本来做事情就特别不靠谱的一个人。我就特别想知道阴阳师爆红的时候他的脸肿成怎样,有没有变成猪头。当然了,他后来怎样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但这个事情,是我人生里面遇到过最最最难过的事情没有之一。真的,失恋都没有这么难过。)

 

就算撇开私情,我也是真的很喜欢阴阳师这个游戏,尤其是玩法,虽然真的玩得很累。我从他第一个安卓服开服第一天就开始玩,一直到今年年中才退的坑。因为是真的累了,照顾不过来了。(苦笑)对于这个游戏,我很了解(我一个完全没做过数值的系统+文案策划都能把它的战斗系统和御魂系统的绝大部分内容给拆解出来,是这样的程度),作为文案策划,我认为他的主线故事还不够好,我就特别特别想进去这个团队里面,去把他后续的故事给做好。(早就听说他们跟原本合作的日本外包团队闹掰了,金韬想把主线故事收回去自己写)所以我去投简历了,前后经历了四次面试才进去的。(每次面试会安排2~3个不同项目组的主策或者核心策划来轮流提问,这样的面试形式)只是很可惜,没能去阴阳师那边,而是去了MA3那边的团队,然后那边的团队情况,教授你也知道了。(笑)

 

对于我来说,从网易离职真的很无奈也很遗憾。

我进去的时候,HR就明确征询过我的意思,要去的不是阴阳师的团队,而是其他项目的团队,你可以接受吗?我说行,没问题。我当时想,我先进去了,我做好自己的工作,做出成绩来了,我的能力被认可了,那我总能想到办法转过去吧?我从10年中入行,11年初转岗做策划,第一个做的页游项目就是二次元的,很可惜没做成,到现在,当时是去年也就是17年中的时候,我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我还等不起个一年半载吗。所以我答应了。我当时相信着只要进去了,一切都会有机会。也因此,我后来决定要走,也是因为我很清楚我没有选择了,没有换组的机会,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不然我真的一天都撑不下去。当时真的是达到了这个精神状态。

我的前前任主策,她是我从业以来遇到过最好最好的直属上司没有之一,她的能力真的很强,管理也有条有理,更重要的是,她很信任我,我那时候在百田写的文案基本上都是免检产品,达到这样的信赖程度。曾经还有一阵子我们俩都很沉迷梦100,每周发版凌晨加班的时候,我们那周的事情都做完了,干等着程序爸爸们改东西,就一起肝梦100。在百田的那段日子,是我从业以来幸福感最高的一段时间。她那时候想做自己的女性向项目,无奈老总一直不批,加上其它一些原因,她后来离职去了腾讯,现在是QQ飞车的项目负责人还是主策,不太确定,没有具体问她,反正肯定是中层往上的了。去年中那会,她联系我,问我要不要过去腾讯,我想了想,一是深圳的物价水平,二是我真的想再等新的机会,所以我没答应她。我跟她说,这里的团队我待不住了,精神上撑不住。她说,你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精力彪悍级别的姑娘,你也撑不住的话,我可以想象得到的,真的难为你了。我当时差点就哭了。不是因为委屈,而是被理解的幸福。

 

我跟教授说,不管我在以前的团队里受了什么委屈,我依然很喜欢网易,真的,并且网易也是国内最适合做二次元游戏的公司没有之一,我直到现在还是这么想的。如果有机会,只要还有机会,我很愿意回去。加上现在有这个新市场的契机,所以我就特别想去做,做这个项目,通过这个项目的IP去开发这个新市场。我希望网易在二次元这一块做得更大更深,如果我有这个能力和机会,我想一起去做这个事情,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在个人愿景里写的“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的意思。所以,我想再思考一下现在这个项目方案的更多可能性,然后才会考虑教授你说的“其它选项”。

 

 

聊完项目以后,我家主美特意八卦了一下,问阳教授怎么看阿里入局游戏研发这个事情。教授很直接地摇了摇头。

我说我不懂商业,但隔行如隔山的道理还是很明白的。阿里有钱,有的是钱,他可以随便投,不心疼。但是,不好意思,你不懂游戏,不知道要怎么去做,你要入局,可以,请你先交两年学费吧。

教授听了,张手就是五个手指,说:“五年都不一定行。”

然后教授又说,阿里去年十月份开始布局,到现在刚好一年了,再过个两年吧,出不来东西,肯定要收摊的。

 

教授说话真的很实在。

 

 

总的来讲,这次跟教授聊了一个下午,收获很多。然而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把2个亿变成5个亿,我觉得太难了。

教授问我,对目标用户市场能不能找到更加锋利的切入点,切入市场的这把刀能不能磨得更锋利点。我心想,真是个很好的比喻啊,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怎么去磨刀吧。

然而这个问题,并不是磨刀可以解决的,至少我现在真的想不到办法。

必须说,我家主美大大真的是个人才,不不,是天才!我他喵的还在想怎么去磨刀,反而是主美大大先跳出了思维框架。

我们搞二刀流吧。 

 

没有管理工作经验是一方面,但我反复自省,我的思维确实太片面了,还局限在项目内容当中,没有从更高的维度去看待全局的情况。

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