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神様。
【盗墓】
【辗转】
【神社】
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か


【MMD刀剣乱舞】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か


时空通路】←MMD传送门



看哭了。

 

把整个MMD都截图存起来了,将来哪天上不了niconico还可以舔图过日。

挑了几张特别喜欢的贴一下。

御物鹤丸千年以来的历史都浓缩在这两分半钟里面了。

 

时常感慨,喜欢上你真的太好了。

就连【喜欢】这件事本身也是如此的幸福。

 

ありがとう。

 

 

 

 

画像以静静地躺在展出箱里的鹤丸本物开始,周围的一切随着岁月几度流转,而鹤丸依旧静静地躺着、沉睡着,因为人们不断往他身上注入的思绪和意念等等,使得他最终显现为付丧神的姿态。

象征着武家衰败的血红椿花落下,沉睡的付丧神男子被惊醒。

历经过漫长岁月和历史的付丧神,作为神子,神态冷然淡漠。

回头。

回顾历史,回顾自己过去所经历的刃生。

 

 

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か



【锻刀】

从刀匠手里诞生的时候,内心充满着兴奋,鹤丸是笑着的。

 

 

霜月【骚乱】。鹤丸跟髭切决战,神态充满着狂气。

骚乱以源氏战胜平家告终。鹤丸作为陪葬品,跟主人安达贞泰共眠于棺箱里,神态安详宁静。后世人讲述历史的时候会讨论成王败寇、时势造英雄,但对于作为武器的鹤丸而言,战争不过是愿赌服输的事情而已。

髭切压坐在棺箱之上,如同对战败者的嘲讽,然而他的神态却是冷漠的。或许,同为战刀的髭切心里很明白,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决定胜负的是命运,然后,一切都会随着时间变成冰冷的历史。

 

 

【盗墓】

某一日,黑暗却安静的日子被打破了。觊觎着鹤丸的北条贞时挖开了坟墓,将他带走。被绑走的时候,鹤丸的脸上满是惊慌和无助。非愿地永远离开了原主人的鹤丸,对于这个想要得到自己的男人,该有多恨呢?

 

私心地特别喜欢这一段。

 

以前过于在意【陪葬品】这个词,一直觉得是虐点(然而花丸OP里面,鹤拿着个铲还掉进去了怀疑是他自己挖的坑里面这个场面,我是可以接受的……谜之……??)从未设想过对于彼时作为“武器”作为“物”的他们而言,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陪伴在主人身侧才是最大的幸福的可能性。

 

好喜欢那个安详的笑容。

被戳到心坎里了。

 

果然还是很喜欢源平相争的梗(然而实装刀里面,平家刀只有鹤跟父上,刃数上太吃亏了_(:з」∠)_

压棺箱的阿尼甲身缠代表平家的“红”的长绫,也是太赞了……( >﹏<。)~

 

有时候我会想,鹤的本丸语音【戦場で赤く染まって、鶴らしくなるだろう?】这里说的“红”,其实是指平家的红吧……(不然为啥不直接说染血呢?)就算对过去所有主人的事情只字不提,私心觉得,鹤对源平时代的主人还是有感情的(不过,因为刀舞的关系,我觉得鹤大概对伊达家感情最深,也算是他被送进去天皇家之前整个刃生中最安稳的一段日子了。

 

 

【辗转】

待在贞时身边的日子,鹤丸脸上只有烦闷,没有笑容。

然后是被送到了织田家。千重门背后,等待着自己的是牢笼,还是深渊呢?

面对着新的主人信长公和其他侍奉在身边的刀,鹤丸很清楚,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被用来彰显权利和地位的道具罢了。后方的纸门拉开,宗三回眸看向新来的鹤丸,眼里都是怜惜。

好不容易习惯了在织田家生活的鹤丸,难得地露出了笑容,然而,信长却要将他送走。鹤丸笑着跟织田组的大家告别。

 

 

【神社】

然后是来到了藤森神社。作为御神刀,鹤丸摒弃了烟火尘世的一切感情,以白布覆面。然而,安静幽宁的神居生活没有维持很久,本阿弥来了。他掀开白布,抚摸鹤丸的俊美容颜。

他决定了,要将鹤丸带走,带回去那个充斥着欲望、权利和纷争的尘世。

 

「本当に、綺麗な子だなぁ…」

 

『おれのこと、綺麗…か』

 

↑自动脑补(綺麗被害者(× 

 

 

又然后,鹤丸来到了【伊达】家。看到新面孔时,伊达家的侍奉刀们——烛台切、太鼓钟、大俱利都很友好地露出了笑容来迎接这位新朋友。(画面没有做具体表现,烛台切嫁出去了。)鹤丸跟太鼓钟和大俱利都相处得很融洽,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伊达宗基却要将他上献。

又要离开了吗?

太鼓钟想追上去,同样很难过的大俱利拉住了他。

 

【元禄16年(1703)8月3日、金二百枚の本阿弥家折紙をつけた。その後、本阿弥六郎左衛門の添状をそえ…奥州仙台の伊達家に納めた。】

【明治34年(1901)11月、明治天皇が仙台行幸の節に伊達宗基より献上した。】

这么算下来,鹤丸在伊达家待了差不多两百年那么久。(有说是鹤丸在织田家只待了三年左右,所以鹤丸对织田组没什么感情,完全合情合理。毕竟是经历了千年风霜辗转的古代刀,三年时间差不多就是眨眼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这一段里面,不仅鹤的表情很传神,还有sada酱的表情变化也好棒QwQ

以及,鹤丸眼眸里的人影,个人猜测应该就是当时的明治天皇吧。

 

 

【上献】给天皇的刀们:小乌丸、狮子王、莺丸、鹤丸、一期一振、平野藤四郎。他们都以白布覆面,白布上面以刀纹标识身份。

 

再然后是在东博,刀剑们以美术品的身份展出。此时,绘制着刀纹的白布被除去,他们作为刀剑本物,被拆除了刀拵和装具,在观赏者面前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貌。

 

好喜欢这里的表现手法,以刀纹象征身份,并且遮盖面容,寻常百姓再也无从得知他们的真貌。

还有按刃设而设计的坐姿,好棒QwQ

 

 

最后是2205年,因为审神者的呼唤,鹤丸在本丸显现。新主人的身份是审神者,而自己是ta的刀剑男士。

被唤醒的鹤丸,首先见到的是药研。在本丸里,鹤丸再次见到了从前认识的所有刀剑显现而来的付丧神,他们都在这里生活着。莺丸和平野。一期。织田组。小乌丸。狮子王。髭切。最后是伊达组,烛台切、太鼓钟和大俱利,大家都在。大家都很开心,太鼓钟差点要哭了。

终于又团聚了。

 

 

画面最后回到了安静地躺在展览台上的鹤丸身上,然后场景切换到本丸,鹤丸醒来,发现其他刀剑男士就在自己身边。

然后是走马灯地将鹤丸的刃生倒放了一遍。

 

「退屈で死にそうだ」

「でも眠りにつけば会える」

「驚きの世界につながる」

「だから俺は今日も」

 

鶴丸国永は夢を見る 

 

(“无聊死了”

“然而沉睡就会遇见”

“与惊讶的世界相连”

“所以我今天也会”

 

梦见鹤丸国永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