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葉月の桜(花魁paro,之八,R18)

每次我要更文的時候就一定會不記得上次是在哪裡斷的點_(:з」∠)_


今晚之八和之九一起放,不卡肉了快表揚我!【你好意思哦?







******************************************************************************************************************************************************************************************************************************************************************







「…想要……想要美咲……」

 

反覆喃頌的輕聲細語,一遍又一遍,彷彿乞求,或者祈禱,卻又害怕拒絕,於是不等對方回神便吻上那淺息噏合的唇,細細舔磨。

 

紺色碎髮髮梢無意落在八田頸上,不扎卻恰好磨人。不自覺微微掙扎了下,沒有招來更用力的禁錮,只是被擁抱的力度恰如其分地加緊了些——不覺被縛,反而感覺安心,剛柔恰道的力量彷彿保護,身體於無意識中放鬆,微微癱軟。耳邊適時傳來的細聲輕喚如同溫柔的咒,磁性的嗓音如有魔力,讓人迷醉。八田埋首對方胸口,語焉不詳地應答著。

 

「吶…美咲……美咲也想要我麼……」

 

重複重複再重複地懇求詢問的同時,摟抱對方柔軟身體的手悄悄向後滑下去。指腹撫過微凸的脊骨尾以及淺凹的臀骨窩一路深入,用對方剛才釋放的黏膩濁液作潤滑,輕輕探入未被開墾過的羞澀菊巢。

 

「嗯唔!——」

 

突然而來的侵擾顯然讓懷裡的人兒感到陌生和不適,幸而并無拒絕的意思,只是本能地扭擰著喘息著,全然不知自己並無他意地扭擺腰肢以及輕重不均的喘氣是怎樣肆無忌憚地誘惑著懷抱他侍弄他的人,更不知道自己泣中帶喘地呼喚對方名字的聲音是何等的撩人甚至誘人犯罪。

 

「…猿比古……」

 

 

僅此一聲呼喚就可讓人直墜情慾深海萬劫不復。

 

 

伏見咬唇定神才忍住沒讓身體裡一直咆哮嘶鳴的慾獸爆發出來。

 

「…想要嗎、美咲……想要我嗎……」

 

等待的每一微秒都讓人脣乾舌燥,焦灼難耐,空前強烈的肉慾渴求像擒滿一身的蟲,蜇咬時更注入細如尖刺叫人難過的微毒,又癢又難耐。伏見忍不住輕輕啃咬懷裡人的頸脖,舔舐他輪廓淡薄的幼細鎖骨。

 

「……吶、美咲……」

 

 

 

想要我的觸摸我的愛撫我的褻玩我的侵犯嗎?

 

想要更進一步的接觸更深一層的結合嗎?

 

 

想要嗎、美咲?

 

想要我嗎?

 

 

 

難以回答的問題。

 

叫人羞得難以正面回答的問題。

 

若是換作別人一定慌亂得不敢應答,偏偏不懂世事不諳情事的純潔人兒無羞無畏地輕輕應聲——

 

「嗯啊……」

 

簡單得不成完整語義的詞句,卻是信任和默契的允諾,以及對交予自己的身體甚至靈魂的許可。

 

原本紅如熟果的臉頰更升溫不少,語後方覺羞恥的人兒埋頭更深,橘髪恰好輕輕扎刺著懷抱他的人,彷彿催促。

 

「嗯。」

 

紺髪少年應答,輕輕吻下對方微熱的額頭。

 

 

吻上他的眼簾,他的鼻尖,再吻上他的唇。

 

想要安撫,努力安撫,卻又擔心自己做得不好。

 

 

從未有過這樣的心情。

 

既緊張又興奮。

 

從未試過有這樣的感覺。

 

像捧著一顆即將破殼的脆弱的蛋。

 

興奮地想像著小生命破殼而出的情景,卻又不斷被蛋殼碎裂的可怕景象侵擾思緒。

 

 

沒錯。

 

正是這樣的心情。

 

伏見想,對待美咲,自己正是這樣的感覺。

 

 

 

想過要破壞他。

 

想過要擁有他。

 

 

想過要玷污他。

 

想過要傷害他。

 

 

想過要保護他。

 

想過要佔有他。

 

 

……

 

最終的最終,最想要的,是愛護他。

 

比保護更細心的,比疼愛更憐惜的,愛護。

 

 

 

「我會很溫柔的。」

 

 

 

我答應美咲,不會傷害美咲。

 

絕對絕對,不會傷害美咲。

 

 

 

能早一點明白自己的感情,哪怕只有一點兒也好,早一點明白自己對美咲的感情的話,是否就能減少一點兒對美咲的傷害?

 

過去說過的那些蠢話,傷害美咲打擊美咲的那些蠢話,是否也能減少一點點呢?

 

早一分早一秒明白,是否也能多一分多一秒對美咲的珍惜?又是否同樣能珍惜多一分多一秒和美咲在一起的時間?

 

 

未必的吧。

 

因為我啊,跟美咲一樣,不懂得什麽是「愛」。

 

只是很單純地、想要緊緊地抱著對方而已。

 

 

 

「…吶、美咲,你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嗯啊。」

 

 

也許這便是所謂的心有靈犀?明明並不確知對方所言所指,卻似乎冥冥中意會到對方想要說的全部或者某些特別的指代。

 

 

很微妙的感覺。

 

 

八田初次體會著這樣特別的感受。不僅內心,身體、以及五感彷彿都與對方連接,那適時貼過來的眉額,更讓八田感覺窩心。閉目感受著對方呼吸的鼻息接近,羞澀卻想嘗試主動,八田微微抬頭,讓自己的嘴唇湊上去。

 

吻得極慢極漫長。誰都不願意主動結束。淺淺分離,呼吸爾後再度絞纏。一次又一次地纏綣繞纕,像一場漫長的夢,沉醉者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還害怕嗎?」

 

「……唔。」

 

淺淺離開對方的濕唇,溫熱鼻息藕斷絲連、氤氳迷濛。伏見輕輕吻上橘髪人兒的眼簾,以此撫慰,讓他安寧寬心,放開緊繃的神經,自願落入他的懷抱他的巢穴。

 

「覺得疼的時候就抓我好了,知道嗎?」

 

輕吻然後低聲耳語。同樣沒有實際經驗的紺髪少年,擔心的程度其實並不在對方之下。

 

「我啊……我也不能保證不會弄疼美咲哦……所以……」

 

 

(害怕的話,還是放棄比較好吧。)

 

(討厭的話,還是明確拒絕我更好吧。)

 

(抗拒的話,還是點到即止就算了吧。)

 

 

(明明是想這麼說的,可是卻說不出口。)

 

 

(吶、美咲,這樣自私的我,你真的願意將自己交給我嗎?)

 

 

「我剛才、說了嘛……就是說啊…那個…可以啦……」

 

話語聲音很輕,輕得恰好只有想要傳達的對象能聽見。

 

「猿比古的話,可以的哦……」

 

「嗯。」

 

越簡單的回答越容易理解也越容易傳達安心感。

 

直到剛才還能感受到的、懷中人隱約抵觸自己的力度漸漸隱去,對方完全卸去戒備,毫無保留地依偎在自己身上——這一刻,伏見能確切地感受得到。

 

 

(只爲迴應對方的信任,至少也要儘自己的能力保護對方疼愛對方。)

 

(所謂的「愛」,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吶、美咲,

 

和我一同沉淪、沉淪在慾海裡吧……

 

 

 

(曾經的我,害怕溺死害怕墮落,可是,)

 

(爲了美咲,因為有美咲在,)

 

(至少,我想為美咲而變得堅強,)

 

(兌現我給予美咲的承諾,保護美咲,帶著美咲離開這裡。)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