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葉月の桜(花魁paro,之九,R18)

卡肉什麽的,你們煩,我也煩。

我只是不想一天更那麼多而已……【對手指


之九放出,肉鍋已上齊,請安心食用。




下面題外話。



我覺得我總是把猿比古的感情寫得很糾結。

簡直有病。


病情還蔓延到其他CP去了。

簡直……



zuo die _(:з」∠)_







******************************************************************************************************************************************************************************************************************************************************************







稔軟滾燙的肢體在伴著靡靡水聲的濡濕焦灼中絞合。酸癢尖細的微末痛楚,隱忍壓抑的低鳴嗚咽,浮輕無重如在雲端的快感,舒服難抑的吟哦悶哼——對方的一顰一吟悉數映在眼裡心裡,而自己最真實的模樣也毫無保留地展露著,任由對方的眼神貪婪攫取。

 

交身,爾後交心。

 

縱情釋放著潮湧澎湃的慾望的同時因著害怕傷害對方而小心翼翼動作,想要挺身律動卻又顧慮身下人兒,伏見只好壓抑著呼息,忍著緊窄壓迫卻溫柔悱惻的疼痛,艱難地抱起同樣忍痛承納自己的碩物的人兒,對方疼痛蜷縮如同躲藏巢中的幼崽般的模樣不免讓他心疼。一遍又一邊地暗罵自己急於進取的同時,伏見輕吻八田沁汗滾燙的眉額,感觸著他閃縮忍痛的蹙額眉跳,觸吻著他薄如蟬翼的眼簾,舔拭他抑制不住的淚,碎語著道歉著安慰他求取原諒——

 

從未試過這樣在意對方的感受遠勝自己。

 

對方的每個表情都印在眼裡刻在眸裡彷彿連同感覺一併接收,對方忍痛的表情非但惻隱更直讓自己感同身受。與之相比,自己所承受的痛楚不堪一提。

 

 

伏見稍微退出再微慢進入,沾濡著潤液的指掌輕輕揉按交合纏縈之處,壓抑著亟待爆發的慾望安撫對方并往灼熱融合的靡肉入口送潤蜜露。壓抑的鼻息不自主地漸漸加重,粗重的噴息讓八田癢捺難過,於是只好忸怩逃避。繃緊的神經讓汗珠沿額際滑落的觸感放大,微痛在懸係一線的緊張心情上跳彈著催人泄發的煩擾節奏。伏見耐著性子才總算讓緊逼的甬道潤滑了些,舒然的大氣呼出時,一度緊張得如同懸在半空的兩人各自微微癱軟,相互就著對方滲汗如浴的身體倦然而依,直到體力稍許恢復。

 

本需相互言語安慰的兩人彷彿達成共識,沒有開口訴說一詞一言,只脈脈注視對方,看橘色煙花在湛藍夜海上傾情盛放,看深邃的幽蘭在夕照裡靜靜舒展白皙間微微泛藍的花脈。

 

想說的話都在交接的眼神裡盡然傳遞,言語瞬間蒼老淺白。在緘默幽昧的黑暗中緊抱的兩人,於吻噬中再度讓身體纏合,更趨靡麗的纏綿絞合聲音綿綿漸起,在壓抑以及恣縱的悶哼亢吟中抑揚頓挫,節律靡亂。

 

緊逼仄窄的甬道,溽熱黏膩的內壁柔肉將昂盛勃發的雄物完整覆裹,莖物表面每根暴然挺漲的血管都被溫柔碾摩,在力度深淺不均的往復中細細磨礪。深入微末的尖細激痛讓伏見蹙眉,而揉撫心頭最纖細的感官神經的暢快感叫他咋舌歎息。

呼吸在無意識中隨著身體律動變得粗重,懷抱裡的人兒的哼聲也配合著越漸變得尖細似同鶯啼。

 

低頭然後輕吻,紺髪的侵犯者微微咬夾對方的薄唇,吮舐爾後侵吻,送予津液的同時淺聲喃頌對方如花豔放的名字,美咲,美咲,一遍接一遍。

 

 

 

美咲,叫出來,

 

放鬆身體叫出來,讓我聽聽你天籟般柔美的啼聲,

 

讓我有幸聆聽你最柔情最嫵媚的嗓音,見識別人用金山銀山都買不來更無福消受的、你最真實的絕美模樣……

 

 

 

「……嗚嗯……猿、猿比古……」

 

濕潤的朱脣輕輕啟合,聲音柔細如同幼獸悲鳴。橘髪人兒張嘴攫取空氣的樣子,在喘息中慾語不成言的模樣,彷彿無聲的索吻。淚花瑩爍的蜜色眼眸,如同無言卻有意的慾求,銷煞心魂。

 

對方是否確實懷此心思,伏見無從得知。好不容易咬牙冷靜下來,只讓身體儘可能維持勻速進推的節奏,本就瀕臨邊緣的理智因對方的一句哽咽啼喃而徹底崩潰——

 

 

「……想要……想要、猿比古……」

 

 

噏合的唇,每一下張合都攢緊侵犯者急於宣洩慾望的心,隨呼吸節律張合的甬穴更一下一下地碾磨絞揉進退兩難的兇物。伏見深吸一口氣,俯身落吻於身下小妖精的胸脯上,一路溯吻直到滾燙紅熱的柔韌耳廓。

 

「…放鬆點、美咲……想要我就放鬆點……」

 

 

 

美咲乖,再放鬆點,

 

慢慢地、放鬆點……

 

讓我溫柔地抱你,疼你,填滿你……

 

 

 

耳語伴著舔吻侵擾而來,無法集中精神的人兒癢捺不住,微微忸怩,怨怒伴著為難,一併表達著難以達成對方要求的意思。欲速不達的侵犯者唯有一遍又一遍地安撫,因喉舌乾燥而沙啞嘶竭的嗓音極具魔咒般的磁性,橘髪的人兒竟在疼痛與緊張中漸而麻木,身體內僵持的力道失守般頹然崩潰。同樣因緊繃神經而懸心半空的伏見一瞬間失重,幸得眼明手快及時抱緊對方。

 

意外的一下猛烈動作讓潛伏的兇物突地挺進,橘髪的人兒禁不住一聲嘶鳴,淒然讓人心碎。提不上力氣的身體柔軟如脂,滾燙彷彿即將融化。伏見輕輕摟緊懷裡的受傷小獸,緩慢律動,讓對方漸漸適應自己。

 

精力完全集中以致滲汗滿額也無暇分神在意的伏見,全然沒想到被動的對方竟主動湊上自己的熱唇,直到對方的不節律的呼息輕輕噴在自己的唇上,滿滿的青澀味道與初熟的情慾氣味混合,縈繞靈鼻,繾綣不散。

 

 

無法抗拒無法把持。

 

 

如同餓極的猛獸,伏見直直咬上對方紅熱的唇,像一口咬上獵物的獸般撕扯然後啖嚐,吮吸對方僅有的津液爾後吐信掃略對方的味道,攫取對方口腔內每個細胞的養分,讓他窒息讓他不得不向自己索取。

 

生澀的舌頭怯懦如同主人,舌尖微微伸出卻不敢更深入。侵犯者誘導的舌蛇繞掾而來,引導他與自己翻纏、絞磨最終繞合。忘情爾後沉醉,深陷纏吻的兩人顧不上完全和合不分彼此的津液從各自嘴角微微外溢。

 

 

 

想要身體也如此般融合。

 

被情熱的高溫熔冶爾後合為一體。

 

 

 

單純地被簡單的願望所驅動,身體自然動作起來,一切彷彿理所當然,每一下深入淺出合着呼吸節奏徐疾有度,對方的每個反應都看得清楚鉅細,即使一個眼神閃避一聲低鳴嗚咽,加之自己敏感灼熱的器官傳來的觸感,如同瞬間領會,紺髪少年微妙地把握住每一次進擊的節奏,繼而掌握對方身體深處每個敏感點。

 

微慢的動作在磨合中逐漸深入成合適的加速,伏見完全掌握著當下的節奏,用身體誘導著對方適應并主動迎合自己。

 

融熱的空氣中,雙方的呼吸粗重急促卻透露著愉悅。從初次接觸到陌生磨合到現在完全相互了解相互接納,過程短暫卻漫長。漸漸生出默契的兩人自始至終沒有交換過意見,只通過眼神或張合呼吸的唇相互傳遞需索信息。

 

 

 

忘卻時間忘卻愛恨。

 

在這一瞬間只想佔有對方享受對方承悅對方。

 

想向對方索取更多更多并將自己的一切交予對方。

 

透過唇舌接觸以及身體交合。

 

融在一起。

 

徹底融在一起。

 

 

 

高潮的快感灌頂而來,被淹沒的兩人緊緊摟抱彼此,呼吸在鼻尖間的咫尺距離相互傳遞。分不出來你我的氣味里,情慾的餘熱微微發酵。發洩後的羞愧讓人窘迫卻誠實,相視而笑并相互觸抵額頭,至少這一刻,沒有比這更好的表達方式。

 

 

 

從前就想過像這樣觸摸你,

 

觸摸你柔軟的肌膚,

 

觸摸你真實的模樣,

 

貼著你的身體聽候你的心跳,

 

你的呼吸,

 

想著你正在想的事情,

 

與你完全同步,

 

化為一體。

 

 

 

「吶、美咲,」

 

「嗯?」

 

「美咲在想什麽事情呢?」

 

「唔……猿比古猜?」

 

 

 

(我在想的事情啊……)

 

(還是讓猿比古你猜猜吧。)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