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深夜發病(凌遊向,凌牙相關)

璃緖說過,看不慣凌牙的人有很多。我猜測凌牙的招黑體質不是天生,而是被形成的那一類。有些人即便什麽也不做,其存在自身就是招黑的節奏。說不定凌牙就是這樣。

一個人一旦太強或者太優秀、太厲害,即使自己沒有這點自覺,身邊的同伴是會受到影響的。最初他們可能是覺得「這傢伙好像很厲害哦」「成為朋友的話一定能學到點什麽的吧」於是聚集過來,但漸漸他們發覺自己無論怎麼努力也夠不到目標的層次便會心生畏懼。如果只是一兩個人如此也便罷了,只能感慨自己也就這點能耐,而一旦所有想要模仿對方超越對方的人都如此的話,情況就大不一樣了。太強太優秀的人容易被疏離被孤立,甚至被貶損被誹謗。身為當事人,再沒有自覺也會發現不妥。害怕傷害別人,也害怕被別人傷害,於是只能選擇獨來獨往。

某種程度上,強者,有能者,註定孤獨的。

要麼選擇尋找比自己更強的人,但能不能找得到是個問題。要麼選擇跟天然缺根筋的二缺在一起,對方不會介意,也不知道介意,而這種情況的問題是,二缺同學搞不好還是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對誰都一樣,對人並非沒有優劣高低的概念而是在他眼裡所有人都是一個樣。

凌牙能遇上遊馬一定是極其幸運的。也許最初會覺得「這傢伙真的又笨又吵鬧還愛多管閒事」什麽的,可是習慣了獨來獨往偶爾也會情不自禁地想像著跟小夥伴一起嬉笑打鬧的情景的凌牙肯定不會真覺得對方討厭,甚至反而會覺得對方很有趣。

決絕的時候很決絕,心軟的時候也會很心軟,這大概是凌牙的毛病。尤其對著遊馬,即使明知道是必須決絕的時候也自動轉了心軟模式。既然凌牙承認跟Ⅳ是朋友關係,對著Ⅳ能這樣決絕而對著遊馬的時候卻那樣心軟的話,遊馬之於凌牙,除了朋友,大概還有朋友以外、甚至是,超越朋友關係的感情。

遊馬的决鬥水平很難評判,畢竟在動畫裡面沒贏過快鬥,而凌牙對著遊馬的時候不是防水就是腦進水——即使遊馬不是比凌牙更強的存在,至少凌牙願意讓遊馬成為比自己更強的那個人——又或者說,凌牙認同遊馬比自己更強,而遊馬的「強」,正是他無所不能的溫柔。

只有站在相同高度的兩個人才能看到相同的風景。相比互補,我覺得同類更適合在一起,因為只有同類、具有相同視野的人才能相互理解。遊馬和凌牙各自的溫柔,對方都懂,而决鬥技術則是在相互理解之上相互看透,既是 隊友好也是 好敵手。無關成敗死生的場合,相比勝負,遊馬更在意的是跟小夥伴愉快地决鬥這件事本身,對手再強再厲害也不會對之產生負面影響,這樣的缺根筋也是一種溫柔。而強者一旦願意收斂甚至黯淡自己的光環,轉而被這種溫柔的暖光包圍,這種溫柔之於他而言,便是一種超越於其才華的 治愈,甚至是 救贖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