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猿美】Choco

姑且是美咲生賀的補單(毫無誠意!

恭喜成年!(好可疑!

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和我家小伏見過上幸♂福的生活了><(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嗎!

【↑三句話暴露了一個人(這個人好像忘了自己兒子是年下的事實

 



最後留了個腦洞

大概是留著後面十一月的時候搞個醉酒普雷什麼的

要是我寫得動…的話……_(:з)∠)_

 

 




************************************************************************************************************************************************************************************************************************************************************************************************************************






喜愛甜食如八田美咲其實並不喜歡巧克力,甚至可能帶有討厭的偏激情緒。

第一次接觸到巧克力的時候,八田還是個小孩子。純度96%的上品巧克力當真讓小八田感到苦不堪言,稚嫩的臉蛋兒鄒成一團。對於當時的情形,八田媽媽是這樣形容的:『那孩子的臉難過得跟被他發脾氣揉成團兒的塗鴉一樣。但是,可愛得很。』

又從此,小八田對於「可愛」這個詞也有了敵意,跟巧克力是同犯,儘管兩者本來並無任何干係,似乎是被一廂情願地判了連坐。

 

在八田努力跟巧克力保持距離的成長過程中,始終難免受到外界突如其來的巧克力風潮侵擾。這跟八田同樣保持相當距離的女孩子有關,簡直是雙份的恐怖襲擊。

確切來說八田並不清楚自己是怎麼的就對女孩子產生了敬而遠之的恐懼感,反正就是接受不來近距離接觸。至於對巧克力上升到似乎是厭惡程度的原因,大概又跟國中時期、姑且算得上是好友的傢伙伏見猿比古有關。

雖然對巧克力無愛也對女生無感,可是看著情人節當日收到滿滿一桌子巧克力卻跟平時一樣臭著一張死氣沉沉的臉的伏見,八田居然莫名地有點生氣。

 

「幹、幹嘛啦!」

面對伏見一聲不吭地放到自己面前的一盒精緻包裝的巧克力,八田差點反應不過來。

「給你。」

而伏見的回答卻是簡單利落。

「不要!」

八田也想不懂為什麼,總之就是有點不高興。

「再說了,別人給你的東西你幹嘛推給我!」

「只有女生才喜歡這種甜食。」

「所以說!幹嘛給我啦又不是女生!」

似乎是找到了名正言順地發火的理由,八田頓時提高了嗓門。

 

雖然作為朋友是個很可靠的傢伙,頭腦和成績也超好,可性格卻是特別特別地不可愛。八田從前就這麼認為——

當然卻沒有想到後來會變成敵對甚至陌路人的關係。

 

及至二十歲——這個無關中學生外表總之受法律認定為成年年齡的那一天,八田美咲意外地收到了一小盒巧克力。

 

草薙把小而精緻的禮物盒交到八田手上的時候沒有明說送禮物的人是誰,只說道:

「『成年了的話應該就能把這玩意吃下去了吧』,那傢伙是這樣說的。」

「雖然有點不太情願…不對,事實上是超級不情願的,一點也不想要,非常非常地、特別不想要……不過,既然草薙哥硬要我收下的話……」

八田說的都是真心話,只是沒把溜到嘴邊的那句「其實也有那麼一點點高興啦」也說出來而已。

 

 

其實心裡比誰都清楚這是誰送的禮物,因為是兩人過去約定好的事情。

 

 

「我說你啊,吃不來就別勉強啊。」

「要你管!咳咳……總之老子要證明自己能吃巧克力!就算今天吃不下,明天也一定能吃下去…咳、咳咳……明天不行的話就以後……總之變成大人的時候一定能吃下去……」

 

彼時,面對被巧克力嗆到喝水都要咳出來的八田,伏見如是嘲諷道,卻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故意選的苦度偏高的巧克力,下意識地鄒起了眉頭,似乎有後悔的意思。

「以後就能吃下去…嗎……」

 

(變成大人以後……)

 

「當然……絕對、絕對能吃下去給你看的!」

 

 

「是有多幼稚啊…那種約定……嘖。」

伏見小聲嘀咕,一邊整理著辦公桌上堆成若干座大山的文件。

完全無法理解的多、繁、雜,而且亂的文件,有書夾的、沒書夾的,有封套的、沒封套的,有分類的、沒分類的,黑白的、彩色的,還有複數種類型組合變換的,堆滿了跟前這張大班桌。伏見悄悄用餘光穿過文件山之間的縫隙、瞟了一眼大班桌對面的青服男子,自己的上司,明明是個外表看起來特別條理規整、管理下屬也嚴謹有序的男人,外界風評也是個表裡如一嚴於律己的傢伙,能把自己的辦公室弄得這麼亂,想來也是厲害。

 

「容我多言,室長這是故意要我留下來加班的意思嗎?雖然沒什麼特別的事情,也正因為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的話我還是比較希望下班以後早點回去休息的。」

「確實如此呢、伏見君。儘管加班是情非得已的合理要求……」

「室長,真正合理的事情不會是情非得已的。」

端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從容地整理著自己面前的小疊文件的青服男子推了推眼鏡,話語停頓間插入的,是表裡如一地散發出不滿加班的氣場的青髪少年的吐槽。

「不過,與其讓伏見君憋在宿舍裡胡思亂想,還不如把這些時間有效利用起來不是嗎?而且,」

話到這裡,青服男子嘴角微微上翹,揚起了狡黠卻又不經意的微笑。

「伏見君想要送過出去的禮物,也好好地拜託個給淡島君了。她的話,我想伏見君也就無需擔心了吧。」

「禮物的話我能自己去送,另外,正是因為副長不在所以這裡才會這麼亂不是嗎?」

 

伏見不緊不慢地陳述自己的觀點,將一沓整理好的文件重重地放到經常提出無理要求的上司面前。那情狀,也許只有這個名為Secpter4的青色集團內部成員才會特別明白,仿佛是意氣用事的小孩子向心智未完全成熟的家長發脾氣一樣。

 

「室長,請恕我直言,眼前的狀況完全是因為決策不當導致的。我認為以室長的眼光,不可能預見不到這樣的結果。」

「不……很多事情不到結果的那一刻,當事人是體會不到錯過時機的悔恨的。就拿現在的狀況來說,如果這個時間伏見君閒著沒事,說不定會一直猶豫是否真的要親自出去一趟。而有工作在身的話,我幫忙說服淡島君的理由也更充分。」

青服男子故意一頓,又道:

「如果能藉此機會明確自己的心意的話,我想,這個加班的代價還是很符合性價比的。伏見君認為呢?」

青服男子把話茬丟給伏見的同時,向他投來期待的眼神,似乎對對方的答案有著十分的把握——當然也包括對方嫌惡到不行的態度。

「室長總是這樣任性會讓包括我在內的部下感到非常困擾的。」

 

(果然…對這個人完全沒轍……)

 

從行動到心思都像被對方看穿的感覺真的特別糟糕,伏見腹誹。

「伏見君不考慮一下從這一秒開始加快點速度,趕在明天正常上班前出去一趟嗎?」

「一般情況下這種時候都會有調休的不是嗎?」

「如果伏見君需要的話。」

「那我申請現在就調休、不,正常下班。」

 

而就在耍脾氣的小孩子和愛折騰的上司正鬧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另一邊的八田卻無力地攤了在自家廳裡的地板上,雙頰紅燙之餘腦袋一片昏沉,微熱的身體讓他更覺不適。

沒有仔細看成分說明和攝入警告標籤的傢伙,大概怎麼也沒想到剛吃的是真正含酒的酒心巧克力。

 

結果八田還是沒能證明自己究竟能不能吃巧克力——當然了,不明真相的八田其實是被現實打擊到了。

至於自己是完全沾不得酒的體質的事實,那是更後面才知道的事情了。可以預想的是,證明的過程也相當地糟糕,成為了八田這一生最不願意提起的事情——

 

「臭猴子……」

 

八田在迷糊間碎念著的名字的主人,正是那件事的元兇。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