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東京喰種】有關 #物種 生存 競爭# 的探討

※ 彈幕的小夥伴們都喜歡掐,姐換個地方陪你們掐哈~嚒嚒噠~~

 

※ 沒什麼邏輯思維,剛好補完第一季動畫,想到啥就說啥

※ 最喜歡的角色還是利世,從第一話起

 

※ 其實我覺得喰種還挺下飯的?大概是一個人吧o( ̄ヘ ̄o#) 

 

 




○●○●○●○●○●○●○●○●○●○●○●○●○●○●○●○●○●○●○●○●○●○●○●○●○●○●○●○●○●○●○●○●○●○●○◇◆◇◆◇◆◇◆◇◆◇◆◇◆◇◆◇◆◇◆◇◆◇◆◇◆◇◆◇◆◇◆◇◆◇◆◇◆◇◆◇◆◇◆◇◆◇◆◇◆◇◆◇◆◇◆◇◆◇◆◇◆◇◆◇◆◇◆◇◆◇◆◇◆□■□■□■□■□■□■□■□■□■□■□■□■□■□■□■□■□■□■□■□■□■□■□■□■□■□■□■□■□■□■□■□■□■□■□△▲△▲△▲△▲△▲△▲△▲△▲△▲△▲△▲△▲△▲△▲△▲△▲△▲△▲△▲△▲△▲△▲△▲△▲△▲△▲△▲△

 

 




喰種為亞人種」這個設定本身就很有意思

以人類為標桿,將類同卻不完全相同的物種稱為亞種,並且傾向於認為它(他?)們為『成為』人類而行動,會模仿人類的行為、改變自己的生物習性

 


 

」,同「食」

個人覺得同「噬」似乎更加貼切

 

 


以食為生存之源並且執著於「喰」(食)

「喰種」這個名稱,似乎從設定最初就已經將之定義為偏向於生物方面的「物種」而非「人種」

 

 


亞種要如何演化成近似的另一個物種?

通過不斷學習他們的法理、融入他們的群體、適應他們的社會並且模仿他們的習性嗎?後天學習真的能達到這個目標嗎?

 

個人偏見地持否定意見

畢竟就如董香自己所說,生來就是(喰種)這樣的身體,不吃人類就無法生存

所以喰種如何能成為人類——成為自身獵食對象所屬的物種呢?

 


 

私以為,喰種按生存狀態意願可以分為兩類:

其一,努力向著人類的習性靠攏,渴望成為類人種的

其二,視喰種為最高物種,不屑於被人類同化的

 

董香屬於前者,並且意願和行為一致

利世屬於後者,但熱愛閱讀這一點似乎在行為上表現出與意願不符的逆反性——不排除出於獵食的需要,而這種具有思考性的行為又顯示出利世作為獵食者相對普通獵食動物的高級性

月山在意願方面似乎沒有嚴格歸屬,但行為更偏向於前者——以普通物種僅僅滿足著於果腹的生存需求而不會思考並且不斷追求更美味的食物來考量的話

 

 


假設人類自詡立於食物鏈最頂端的命題成立

那麼獵食人類的喰種認為自己才是處於食物鏈最最頂層的霸主似乎也應該是合理的推論

 


 

私以為,儘管喰種具有比人類更強的獵食能力,但縱觀故事的世界觀來看,人類明顯佔據著更有利的生存條件

部分喰種渴望融入人類社會這一點,是否可以理解為弱勢群體對強勢群體的主導地位的屈服甚至認同?

 

 


有感於雛實面對瀕死的真戶吳緒的態度

 

初以為,人類以外的物種,也許相比人類更加不那麼執著於情感,比如情愛,比如仇恨

但細想之下似乎未必如此

動物也會報恩,也會復仇,或者說,它們具有近似這一類行為的行為表現

人類有自己獨有的記憶方式和偵察手段,動物也有自己一套輔助記憶的方法

 

雛實不執著於仇恨,跟相貌相近的同齡人類一樣,是出於單純和純粹而非其它

 


 

撇開顏不說,真戶吳緒也是應該下地獄的

不能否認他作為CCG搜查官補殺喰種的行為對人類一方而言是有利的行為

但,就我所認為,真戶更多是在貫徹他個人的正義罷了

把個人正義等同於一整個群體的集體意識是很可怕、很危險的行為

 

真戶對喰種的處置手段,與其說是處刑,不如說是虐殺

虐,是指精神方面的傷害,是比殺更加可怕、並且具有個人意識以及個體針對性的行為

公義,一旦被仇恨左右了平衡,便不再公正無私地代表正義和法理

 

真戶對喰種的虐殺行為,是保護人類的同時,更是滿足自己對喰種的殺戮慾望

單純的發洩罷了

 


 

面對保護女兒的涼子,真戶嘲諷其為模仿人類的可笑行為

我非常不認同這種意見

 

除極個別物種例外,一般生物都有保護自己的幼崽的天性

這種天性即使不基於對後代的愛等高級情緒行為,本身也是生物固有的、對於己方種群生存趨利性的行為

既然不認同喰種是接近人類的物種,非要往喰種頭上扣上人類的感情,這種發言也很可笑

 


 

從不認為互相獵食或者互相掠奪生存資源的物種能和平共存

這場生存博弈從一開始就註定無法達到納什均衡的理想狀態

不至於發展成囚徒困境的結局是因為物種生存牽涉到多方面原因,其系統穩定性相對平衡,並且系統的複雜性也在一定程度上維繫著這個平衡

 

偏見般地認為非要執著於共存的想法跟聖母無異

割肉餵鳥是佛祖才有資格去做的事情

 


 

假設你是喰種而我是人類

我左臂夾著一本「喰種對策法」的同時伸出右手表示願意與你交好

 

你能坦誠接受嗎?

 

 


人類和喰種要達到上述的納什均衡狀態的話,最佳假設便是所有喰種都只食用人類的屍體,而人類負責為喰種提供屍體

顯然,這是一個無法達成的假命題

 

無論基於感情還是以人類自身立場出發的所謂『人道』,人類都不可能主動為喰種提供屍體,哪怕死者跟自己毫無關係

而喰種一方在獵食性方面更加接近動物,會對腐肉嗤之以鼻,並且對鮮肉有著追求的本能

 

但就對食物的追求的天性而論,人類似乎也沒有立場去指責喰種,畢竟,人類也會不斷追求更加美味的食物

不僅僅是出於對維持生存的需要,也是物種自身不斷進化的需要,這種行為本身又是人類高級性的思想表現和行為表現

否則的話,人類現在還處於茹毛飲血的原始階段,即便有火的文明,也未必能建立起食物和火之間的聯繫

 


 

如果說喰種之間的「共喰」行為是跟動物無異的低等獵食行為的話,人類又能比它們好多少呢?

不過是換種吃人的方式而已

還是說,有必要要再建立一門吃人的學問或者美學輪?

 

 


撇開共存的問題,人類和喰種之間能相互理解嗎?

個人認為,即使能相互理解又如何?不能共存的利害關係從一開始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一切假設都不足以填補這道巨大的裂縫

 

 


利世和月山代表著喰種截然不同的兩種生存狀態

前者絕不壓抑自己的食慾,甚至饕餮無度;後者有禁慾傾向,並且對食物有味覺上的偏執追求

利世嗤笑月山這種模仿人類的行為,而月山則嘲諷利世為母豬

 

私以為,這兩種對立意見之爭頗有意思

個人更加喜歡利世,大概是因為覺得她更遵從自身物種的本能意願,活得更像真正的喰種

 


 

男主角金木作為後天移植型的半血種,具有人類和喰種雜交的生物優勢的同時,也背負著處於兩者交界線的微妙平衡

任何物種固有的對異類的排斥,往往源於對其優勢的恐懼

 


 

鈴屋什造的性別設定特別讓人在意

 

姑且以人類行為動機作參考分析Big Madam對待玲的殘忍行為——

雖然基於我個人比較排斥將喰種和人類混為一談的偏見而言,這跟立題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不過對行為動機的心理分析這件事本身卻很有趣,除非被分析對象在行為時完全處於無意識狀態

 

喰種和喰種之間可以繁殖的設定,基本上可以推翻喰種對人類繁衍能力的嫉妒的猜想,除非Big Madam自身有繁衍方面能力的缺陷

 

以玲長得很像女孩子、想讓他一直保持女孩子的容貌為由的虐害,是否可以理解為對雌性物種芳菲年華的追逝?

青春期的少女,其身體本身通常未能清晰地表達出自身固有的性征,性意識處於朦朧期,生育和繁衍的意味相對成熟女性顯得淡漠而且模糊,但同時也有著潛在發展性。將這種具有發展必然性的階段狀態固化,既是一種對階段性的朦朧美的執著和追求,也是對潛在發展性的結果的阻斷甚至扼殺

 

伴隨著殺戮或甚至是屠殺的血腥、非人道的美學,是否可以被理解和接納?

不可能的吧

 

但無論如何,玲作為人類,其繁衍能力被殘忍剝奪是事實。這似乎隱含著喰種潛隱於內心的、想要滅絕人類的意願

 

並且,什造其角色象征為不祥之數13,身上也以多處羅馬數字XIII的裝飾為直觀表征,表裡如一地貫徹著象征死亡意味的角色意義

於是,問題來了

什造所代表的死亡,是指其自身、透過它所代表的人類一方、亦或是通過它所指向的喰種一方?

 

 


喰種的面具設定也頗有意思

 

如同人類最初對面具需求的動機,喰種之所以需要面具,為的就是偽裝、保護自己。但面具充其量只能遮蓋喰種的面部特征,身體特征始終暴露無遺

相比之下,喰種自身的非戰鬥狀態反而是更加好的偽裝。如此看來,面具可能只是喰種最後的一點自我保護的手段

 

不同於喰種,人類卻是一個只看表面無法判斷其是否戴著面具的物種呢

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類之於人類,危險更甚於喰種之於喰種。這麼比喻吧,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金木的面具呈半遮半露的模樣,遮蓋的部分有著表現喰種的「食」之特性的血盆大口,而露出的部分卻是會變成赫眼的一邊眼睛

這是對混血身份的一種表征性表達的同時,仿佛也表現著金木一度在人類和喰種之間、對自己的身份感到彷徨迷惑的心理掙扎

露出的半邊臉同時有著人類和喰種的表征,似乎也可以理解為其自身的混亂、不安定的存在(共存)狀態?

 

 


回說利世

 

據說女性喰種非常不樂意被看到自己進食的樣子。作為女性,這種心情特別能理解呢

又尤其是對於喰種而言,進食等同於殺戮,腥血淋漓

不過利世似乎相反吧,至少看起來好像並不在意的樣子,也不介意被稱為「大喰」(暴食狂)

 

稍微有點在意利世作為女性角色卻被安上指示饕餮原罪象征的設定用意

也許別有用意?

 

利世的鱗赫設定同樣讓我很在意

強攻擊、強再生但結合性偏弱,赫子造型近似觸手,確實很適合捕食呢

 


 

董香當時沒能對人類的未貴下手是因為未貴的一句「很美」

說的是喰種狀態下即將殺死她的董香

 

董香猶豫了

不得不同意,獵殺者的喰種是哪裡很美啦

 

喰種有擁有過多近似人類的思維和行為應該不是什麼好事情吧,對於喰種自身而言

 

另外,需要擁有多強大的一顆心,人類才能如此坦誠地接受喰種呢?

 


 

劇中相互獵殺的人類和喰種,其行動目的,與其說是為了保護自己(和同類),更多地、更像是在相互復仇

相互殺害

相互虐待

 

 


真戶吳緒如是告訴亞門:

只要在正義的名義下,不管多麼卑鄙都能被原諒

 

事實果真如此嗎?

 

包括打著正義幌子的自私復仇?

 

別惹人發笑了好吧

不代表公義的處刑、不是私刑又是什麼啊?

 


 

被壁虎囚虐的金木,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對向他伸予援手的利世叫了一聲「媽媽」

但最後屈服於喰種的天性,從人道思想上否定了媽媽的善良論

 

可喜可賀

至少我個人覺得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對於變成喰種的金木自身而言

 

不管世界有沒有錯,好人、善良的人,活著太不容易

有這麼一句話:強者多不得好死,弱者多不得好生

我覺得說得很對

 

 


『與其傷害別人,情願自己被傷害

溫柔的人光是這樣就很幸福』

 

我也是特別真心地討厭這樣的聖母論調呢

只有一顆善良的心的人,其實誰也救不了,甚至自己也救不了

 

你真的願意繼續做被傷害的一方嗎?

 

既然都有一顆無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心的話

我可愛的聖母大人們,請你們先下地獄去好嗎

 

 


錯的是這個世界?

 

別忘了組成這個世界的不是別人,正是說出這話的你和我

 


 

『所謂生存就是吞食別人』

 

某種意義上,此話誠不欺我

畢竟,「吞食」並不僅僅是指表面意義的『吞食』呢

 

 


被奪去容身之所,跟被處死沒有分別吧

 

金木作為人類的容身之所已經不在了

壁虎恐嚇金木要毀掉古董會讓他崩潰的吧

 


 

『這世界上所有不利狀況,都是當事人能力不足所導致

看似兩方都選擇,其實是兩邊都捨棄了

有時候必須捨棄其中一方才能守護重要的東西

並非溫柔,只是軟弱而已,因為沒有捨棄的堅強,欠缺捨棄的覺悟』

 

覺得利世說得很對

大概是想告訴金木,只能選擇作為人類或者喰種其中一方而活下去吧

 

 


白蓮花被血染成曼珠沙華

 

純潔?

 

原罪?

 

 


金木對利世說:並非接受你,而是超越你

超越喰種的喰種嗎? 


评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