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隼ユト】これ以上、仲間以上…?

AV的節奏就是隨便拉兩個角色湊一起都能組成CP

味道還很可口///_///

 

被讀然太太那張隼ユト一句「これ以上はだめだ  隼…」戳中心窩_(:з)∠)_

唯一的感想是,嗯,特別好吃

因為是別人家的肉;/(ㄒoㄒ)/~~ 

 

 

黑番茄pov

近期隼哥大好中><






★☆★☆★☆★☆★☆★☆★☆★☆★☆★☆★☆★☆★☆★☆★☆★☆★☆★☆★☆★☆★☆★☆★☆★☆★☆★☆★☆★☆★☆★☆★☆★☆★☆★☆★☆★☆★☆★☆★☆★☆★☆★☆★☆★☆★☆★☆★☆★☆★☆★☆★☆★☆★☆★☆★☆★☆★☆★☆★☆★☆★☆★☆★☆★☆★☆★☆★☆★☆★☆★☆★☆★☆★☆★☆★☆★☆★☆★☆






「…隼……」

 

 

 

是把我當成琉璃了嗎?——

有時候會忍不住想這樣問,如果不是被他的親密舉動擾亂了思維的話。

 

還好沒問出口,不然隼突然停下來的話,氣氛大概會變得很尷尬吧。

打馬虎眼蒙混過去也不像我的風格,情況反而會變得更加微妙。

 

 

……

 

 

好奇怪。

 

總覺得,如果隼真的停下來的話,好像……會有種落空的感覺?

 

 

 

……是說我對這種事情有所期待嗎?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種關係的呢?

如果連那些不起眼的碰觸都算在內的話,大概、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有跡象了吧。

 

只是完全沒有覺察到而已。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有過合唇的經驗了。

 

那個時候,纏合的唇瓣分離的時候,大腦完全空白。上一秒僵硬得無法動彈的手指突然不受控地鬆開,卡片掉了一地。

 

 

『遊鬥,你的佈局還是一如既往的淺顯易懂呢。』

『隼,虛張聲勢對我是沒用的。』

『要不要試試看?我會在下個回合把你佈下的連鎖全部擊潰。』

『你做得到的話。』

『要打賭嗎?』

『隨你喜歡。』

 

 

敗者任由勝者處置算是默認的遊戲規則吧。

只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這傢伙真的……真的就吻過來了——

 

越過桌子上的戰場,理所當然地從戰敗者身上恣意擄掠。

雖然很不甘心,但這種利用身高優勢俯身而降的侵略,真的,像鷹隼俯衝向大地獵食一樣。

 

 

——「隼」

 

——「遊鬥」

 

 

不知不覺間,連不帶苗字的稱呼也變得曖昧了起來。

就好像,在聽到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總會錯覺發音被無限延長,綿延的回音卷成暖熱的呼息,從風衣領子和頸脖的破綻之間貼膚而入。

身體像慣性作用似地調度記憶並且條件反射,一遍遍地循環著最敏感的脖子被舔舐的觸感,喉嚨深處發麻,可恥又不可控地發出低淺的吟鳴,如同無力的呼救。

 

 

算是默契嗎?

總會在該挺的地方就知趣地止步。

纏綣,然後退離。

只留一點餘溫,在被唇齒咬開的頸圈之下踟躕。

 

 

——『不能再深入下去了…隼……』

 

 

不得不停止卻留戀。

所謂的自我矛盾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事後兩人都像做賊心虛般地錯開視線。

直到其中一方背過身去。

 

直到腰脊上不再有被緊抱的幻覺、耳邊不再有輕哼自己名字的幻聽,下顎至到喉結一段不再被毛髮撩撫、鎖骨不再傳來含舐的濡濕觸感。

直到身體的敏感細胞和亢奮激素統統冷靜下來。

 

 

可是——

 

 

「吶、隼……」

 

 

想要繼續……嗎?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