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双王】聯姻物語(片場大錯,ooc高能)

本人今天只賣蠢不賣萌。

這是今早被LOFTER上的朋友軒轅子慫恿著擼出來的ooc高能劇場,堪稱是本人至今為止最毀三觀的出品。不僅片場拍攝過程全程大霧,劇本也被完全顛倒。BTW,如有跟本篇雷同的對白或者梗什麼的,純屬巧合。(笑)

 

開玩笑的啦,姑且還是列一下本篇裡面被擼了的梗吧~

misaki的DT梗

世理姐的紅豆泥梗

世理姐的外號梗(因劇情需要,劇場對白使用的翻譯版本為“冰原女王”,本篇翻譯建議採用“冰山女”版本)

室長的零距離梗

misaki和猴哥的印記梗

草薙叔和世理姐的JQ梗

vol.1 雙王對峙場景

vol.5 猿美部分對白

vol.5 世理姐和美咲的部分對白

vol.12 雙王部分對白(因劇情需要,劇場對白的措辭故意採用字幕組有對赤青/周宗傾向派糖嫌疑的翻譯版本)

順附科普(對白原文):

周防 尊:こっから先は待った无しだぜ

宗像 禮司:待てと言われて待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か


更多說明請跳轉~【傳送門


 

BTW2,菜葉雞蛋豆腐番茄什麼的,請不要亂扔哦,蔬菜一定要好好吃哦~不許只吃肉,還有,不能不喝牛奶,否則會被牛奶君詛咒一輩子撇不掉身高梗哦~

 

好了,廢話就這些,下面開始正劇~(大霧退散!)

Action~





***************************************************大家好我是分割線君~~~~~~





猿美/伏八+雙王=伏見猿比古x八田美咲+(宗像禮司+周防尊)(聯姻物語,片場大錯,ooc高能)

【故事開場解說:Long long ago,在某塊遙遠的東方大陸上,有赤之國和青之國兩個國家。這兩個國家自古以來就處於敵對狀態,戰禍連年,導致民不聊生。如今,兩國國王均有意建立和平共處的邦交關係,給過去的黑暗歷史畫上句號。】

 

【場景解說:這裡是中立區鎮目町的一所大廈,今天,兩國的國王,赤之王周防尊和青之王宗像禮司如約而至,在這裡進行正式會談。】

宗像(推眼鏡):說起來,今天我們該談談讓我們兩國建交的方案了吧。

周防(歎氣):別搞得那麼嚴肅。

周防:我不喜歡這樣的氣氛。

宗像(苦笑):哦呀…我們倆真是輕易談不攏呐。

周防(撓頭):還是說正題吧。

(周防心理活動畫外音:免得你又拉扯別的。)

宗像(苦笑):明明就是你在離題的。

周防:方案什麼的,太麻煩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宗像:周防,你還是老樣子啊。

周防:正題。說正題。

宗像(無奈):那好吧。

宗像(推眼鏡):聯姻,你看怎麼樣?

周防(苦惱撓頭):聯姻…呢……

周防:你的意思是,要把我的愛女美咲公主娶回去咯?

宗像(點頭):正確來說,是讓犬兒伏見迎娶令千金美咲公主。

周防(歎氣):雖然說我是孩子的爹,可是這種事情,我也不好擅自做主……

宗像:實不相瞞,犬兒伏見自從多年前在吠舞羅酒吧見過美咲公主一面,就深深地愛上了美咲公主,每天……

周防(一臉嫌惡):好了下麵就不用說了。

宗像(無奈):真是冷淡呢,周防,你就不想繼續聽下去嗎?

周防(鬱悶):你調教出來的孩子會是個什麼樣子,我大概能想像出來。

宗像:你知道我這個當巴巴的看到這孩子為了意中人茶飯不思甚至性情大變是什麼滋味嗎?

周防(一臉嫌惡):你認為我有興趣知道這種事情嗎……

宗像:我們家小伏見呢,曾經是一個品學兼優、文質彬彬的文藝青年……

周防(冷淡):假像吧。

宗像:為了美咲公主,他忍著痛楚在自己身上相同的位置刻上了相同的刺青。

周防:不好意思我家美咲那個是胎記來的。

宗像(手巾擦淚):是的,伏見那傻孩子知道之後就傷心了,因為天生的胎記跟刺青還是有差的,所以他就……

周防:就怎麼了?

宗像(用力擦淚):自殘了……

周防(驚):這個……

宗像(用力狠狠擦淚):他用赤火的力量燒掉了那個印記。

周防(緊張):等等!

周防:他是怎麼偷學了我們赤之國的不傳秘術的?

宗像(一臉滿足):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們家伏見是個品學兼優……

周防(迅速打斷):說正題!

宗像:我們家伏見悟性特別高,赤火的秘術,他看一次就學會了。

周防(蔑視):開玩笑!

周防(蔑視二段):是你的Royal Blue的爪牙延伸到了赤之國吧?

周防(嚴肅):宗像,這件事我可不能聽之任之。

宗像(故意無視周防的質問):那傻孩子現在還天天念著美咲的名字,每天都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

周防(故意無視):灰色節能不是挺好的嘛。

宗像(繼續擦淚):只有在他面前亮出美咲公主的玉照他才能振作精神……

周防(一臉正經):這是病,得治。

(周防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意識到某個關鍵問題)

周防(嚴肅):等等!

周防(緊張):我家美咲平時特別會鬧,我一直把他鎖在HOMRA裡面的,你家伏見是怎麼把美咲的照片搞到手的?果然是Royal Blue吧!

宗像:這個嘛……我家小伏見呢,在情報分析能力上面可以說是一位不出世的奇才……

(宗像心理活動畫外音:我家小伏見是我親自調教出來的Scepter4情報科科長這種事情我會說?)

(因為手巾濕透了的關係,宗像把濕透的手巾扔掉,從口袋裡拔出另一條手巾)

宗像(繼續擦淚):總之,令千金就是犬兒唯一的治病良方了!

(周防心理活動畫外音:宗像你這個混蛋,你這是要讓我把愛女嫁給一個癡漢嗎……)

宗像(激動):周防,現在能拯救我家伏見的就只有你家的美咲公主了!

周防(別臉,嘀咕):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宗像激動得握起周防的雙手,零距離湊近臉並且用淚光閃閃的雙眼注視著對方)

周防(一臉嫌惡):宗像,注意你身為青之王的形象。

周防(持續大嫌):還有,你的眼鏡要是度數不合適了就趕緊換新的。

(宗像退出零距離模式,揚手做了一個華麗的撫發的動作)

宗像:為了我家伏見的幸福,我的個人形象算得了什麼!

周防:你好歹也要顧一下Scepter4王室的形象吧……

宗像:我相信為了小伏見的幸福,身為兄長的拔刀組的哥哥們是不會介意的。

周防:那外交部部長那邊你打算怎麼說?她對我們HOMRA王室的敵意很深吧。

宗像:淡島會理解的。

(宗像推了推眼鏡,再次用他淚光閃閃的雙目注視著周防,周防頓覺自己的火焰氣場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勁寒風的侵襲)

宗像:所以說,周防,你沒有意見的話,聯姻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周防(無奈):我姑且先回去跟那孩子說說看吧……

(周防心理活動畫外音:可以的話,其實我真不想說……)

(周防心理活動畫外音:那孩子會是什麼反應……我大概能想像出來……)

 

【場景切換解說:且說赤之國HOMRA王室這邊,不等赤之王周防把話說完,美咲公主就跳了起來。】

美咲(怒):這是要鬧哪樣!開玩笑也有個限度好不好!

草薙(推掌安撫美咲):冷靜點冷靜點,先讓你父王把話說完吧。

美咲:我才不要聽!

美咲(含淚):自從母后多多娘去世了,你們就不愛我了!

美咲(哭):美咲最最討厭你們了!!!

(美咲淚奔著離開現場)

草薙(苦惱,撓頭):王,這下可怎麼辦?

(周防歎氣)

(草薙朝守在後面的、負責貼身保護美咲公主的近身護衛鐮本使了個眼色,鐮本馬上飛奔離場)

草薙:你該不會是打算霸王硬上弓,讓美咲公主……

周防(歎氣):想霸王硬上弓的不是我。

(周防目露凶色,心理活動畫外音:——是Scepter4王室的那個小鬼。)

 

【場景切換解說:其實周防是見過那個名叫伏見猿比古的傢伙的。那是個跟美咲年紀相仿——不,確切地說,是年齡還要小大概4個月的男生。沒錯,就是在HOMRA酒吧的舞會上。彼時,周防一眼就認出了伏見並非自己氏族的成員——伏見身上隱藏著青色的火焰——與HOMRA的赤色火焰正正相對相斥的青色火焰——而且也是他最最討厭的、象徵著Scepter4的青色火焰。】

【場景解說繼續:周防當時並未對“潛入”自己陣營的伏見採取什麼行動,只是知會了參謀長草薙,並作靜觀其變處理。】

周防(煩躁):被擺了一道啊……

(周防心理活動畫外音:沒想到那小子居然看上了我家小美咲。)

(香煙已經燃至末端,煩躁不已的周防又點上了一根)

周防(持續煩躁):還沒好嗎?

草薙(擔憂):美咲公主的動作是有點慢呢。

鐮本:需要臣下去催一催嗎?

草薙(擺手):不用了。

鐮本(擔憂):可是Scepter4的迎親大隊眼看著就要到了。

草薙(臉色難看):你不會不記得吧,美咲公主就是在換衣服的時候,不小心被過來做客兩天的安娜小姐撞見、而落下了不能正面面對女生的毛病的。

(草薙掏出手巾擦淚)

鐮本:可是安娜小姐不是視力不好嗎?要是不戴著鑲了紅寶石的眼鏡的話,應該是看不到東西的吧?

草薙:現在說這個已經沒用了……

草薙(傷心):要是再被男生撞見一次的話,美咲公主、美咲公主就……

(鐮本緊張得咽了一下)

草薙(手巾掩面):美咲公主就只能一輩子都是童貞之身了……

周防(煩躁+鬱悶):好了快別說了。

(草薙收住眼淚,轉為低聲抽泣)

鐮本(難過):要是多多娘娘還在的話,美咲公主就不會這樣……

草薙(難過地點頭):多多娘娘健在的時候,美咲公主雖然淘氣,可是卻很聽話很懂事,從來不會鬧……

周防(鬱悶):你們兩個是要質疑我的教育方針嗎?

草薙(嚴肅):不。

草薙(繼續嚴肅):就子女教育方針這個問題,我對Scepter4王室的青之王抱有更大的質疑。

草薙(推眼鏡):他們那個什麼拔刀儀式,太造作了。還有他們的口號,太裝腔作勢了。

周防:說起來,那邊的外交部部長有跟你聯絡過吧。

草薙(點頭):是的。

草薙:是個很強勢很不可愛讓人完全萌不起來的女人。

周防:你不是一向對成熟的女性很有好感的嗎?

草薙:對於那位淡島小姐對紅豆泥執著近乎變態的愛,恕我不能苟同。

(周防歎氣)

草薙(一臉嚴肅):說真的,我對於雇用這樣的外交部部長的Scepter4王室的行事作風抱有很大的疑問。

周防:至少我知道宗像那傢伙對紅豆泥也是無感的。

草薙(嬉笑):王,請恕我直言。對於青之王的事情,您還是很清楚的嘛。

周防(不爽):我突然很好奇你們是怎麼看待我這個“王”的。

周防(語氣一變):而且——

周防(不悅):別在這種時候讓我想起跟那傢伙之間的過去。

草薙(惶恐,低頭):臣下失言。

周防(煩躁):美咲太慢了,你們還是過去看看吧。

草薙:可是……

周防: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草薙(疑惑):問題?

周防(臉色難看):美咲他……

(草薙緊張地咽了一下)

周防(臉色持續難看):美咲很可能不知道要怎麼穿婚紗……

(冷風吹過,現場的周防、草薙和鐮本都冷成灰色)

 

【中場解說:就在這個時候,外頭響起了大喇叭的聲音——】

喇叭聲:我們是青之國Scepter4王室的迎親隊伍!請HOMRA王室及其氏族成員……

(周防聞聲而出,站在二樓的露臺上居高俯視,只見以青之王宗像禮司和外交部部長淡島世理為首的、Scepter4王室拔刀隊迎親隊伍已經筆整地列隊等候)

(手持大喇叭的淡島向前邁出一步)

淡島(大喇叭):請HOMRA王室及其氏族成員出來接見。

周防(蔑笑):混蛋…來得真快……

草薙:Scepter4迎親隊伍登場。

草薙:王,接下來要怎麼辦?

周防(蔑笑):我們先來熱熱場吧。

(周防正準備跨上欄杆縱身躍下,沒想到身旁居然閃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白色身影在現場眾人毫無防備的狀態下一躍而下,以自然屈體的動作卸掉從高處跳下造成的負荷,然後慢慢站直了身體)

(草薙驚慌得跨出了一步,雙手按在欄杆上)

草薙(大驚):是美咲公主!

(現場眾人聞言,再看去那白色身影時,終於看清楚身影的主人,於是紛紛大驚)

美咲(怒瞪S4):就是你們這群青色的傢伙害得我非要穿上這條奇奇怪怪的裙子的吧!

淡島(冷靜):您就是外號“八咫鴉”的HOMRA王室的美咲公主吧。

美咲:沒錯。

美咲(蔑笑):你的身份我也知道哦。Scepter4王室特別雇用的外交部部長,人稱“冰原女王”的淡島世理。

淡島(一臉無奈):我想,公主這番話是從貴方參謀長兼HOMRA酒吧的主人,草薙出雲那裡聽說的吧。

(淡島無奈地別過臉去)

淡島(小聲嘀咕):其實那個外號,是您家王用來稱呼我們室長的……

(淡島心理活動畫外音:草薙那傢伙,明明說好了我們私下裡交換的、有關兩位王的秘密絕對不能說出來的嘛!)

美咲(反應不及,理解不能):哈?

淡島(正色):好了,既然美咲公主已經來了,那就請您跟我們回去吧。

美咲(臉色突變):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是為了跟你們回去才站在這裡的!

美咲(怒):再說了,婚約什麼的,根本就沒有經過我的同意,擅自決定的事情不能算數!

淡島:可是,您已經換上了婚紗不是嗎?請容我斗膽這麼說,這應該就是公主您對於婚約的默許吧。

美咲(低頭):這……這是因為,這條裙子是母后多多娘穿過的所以我才……

淡島:不管怎麼說,既然公主您已經站出來了,就請你跟我們回去吧。

美咲(大吼):不行!

美咲(怒氣上升):讓那個要跟我結婚的混蛋滾出來!我要跟他做個了斷!

(淡島自覺眼前氣氛不對,於是改用溫柔戰術)

淡島(柔聲):既然這是貴國皇后的嫁衣,那穿著這一身嫁衣的公主殿下,應該是不能做出辱沒這件嫁衣的行為吧?

淡島(溫柔戰術持續):而且,穿著純白嫁衣的美咲公主,真的是美麗不可方物。

(美咲因為淡島的稱讚而刷地臉紅了,強硬的態度也隨之疲弱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淡島身後傳來可疑的怪笑聲)

怪笑聲的主人:misaki還是那樣滿滿一身的童貞氣息呢……

美咲(又驚又怒):是誰?!

(淡島自覺地退到一邊,讓出了中間的通路,而以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態出現在視野中央的人,正是即將迎娶美咲公主的Scepter4王室最小的兒子,伏見王子)

伏見(病嬌態上升):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伏見(病嬌開始發病):我想想是有多久來著……一個月?一個季度?一年?好像都不是……自從那次舞會之後,我已經不記得時間過去多久了……這一點,你也是一樣吧?

伏見(病嬌終極狀態,癡漢臉愉悅音):mi→sa↗ki↘~~

(美咲被嚇得打了個冷顫,草薙見狀,再次緊張了起來)

草薙(緊張):不好!青狗好像開始發動力量了!

(周防伸手攔在草薙面前)

周防:不,美咲只是被那傢伙嚇到了而已。

草薙(擔憂):可是這樣下去,我們最終還是要出手的吧?

周防(嚴肅):先看看再說。

(鏡頭切換到美咲的近臉,只見美咲緊張地咽了一下,隨即切換到爆發狀態)

美咲:是你,混蛋猴子!

美咲(怒):正好,現在就來分個勝負吧!

伏見(愉悅癡漢臉):沒錯,就這樣一直看著我就好……

伏見(超終極病嬌態愉悅癡漢音):mi→sa↗ki↘~~

美咲(怒不可遏):混蛋!

(美咲習慣性地抽出滑板,剛想一腳踩上去,卻發現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沒辦法靈活行動)

美咲(氣恨):可惡!!!

(美咲轉而聚集了體內的赤火力量,以自己為中心展開了紅色鱗片的漩渦)

(一臉愉悅的伏見拔出了佩刀,順手揮了一下,青色的異能陽炎自劍刃開始蔓延)

伏見(病嬌三期):伏見,緊急拔刀~~

(美咲和伏見分別展開攻勢,紅色的鱗片漩渦對上青色的異能力牆,大戰一觸即發)

(淡島緊張地轉向一直沒有發言的青之王宗像禮司)

淡島(擔憂):室長,這……

宗像(推眼鏡):沒關係,孩子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宗像抬頭看向周防,露出了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

宗像:怎麼樣,周防,我們也來耍一陣?

(周防保持著雙手插著褲兜的姿勢,輕巧地跳上欄杆,縱身躍下)

周防(蔑笑):哼。

宗像(推眼鏡):哦呀…之前想挑起你的戰火可不容易,今天居然一點就燃了起來呢……

周防:沒辦法,因為這是關係到美咲的終身幸福的事情。

宗像:那你的意思是?

周防:隨那孩子喜歡。

周防(蔑笑):再說了,我們這邊也忙著不是嗎?

宗像(笑):確實是呢。

周防(蔑笑):等下可就沒有讓你停下來的機會了哦。

宗像(苦笑):我說停的時候你有停過下來嗎。

(青赤兩位元王隨即進入戰鬥狀態,赤色和青色兩股氣場各自佔據一方並且向著對方激烈碰撞,而在他們的頭頂上方,象徵著各自王權的信物——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現出了巨大的身影)

宗像:周防,你的威茲曼偏差值已經到達臨界點了,這樣下去……

周防:要是美咲不願意的話,我可不能把他拱手交給你們。

 

【場景切換解說:於是話說同樣打得火熱的美咲和伏見兩人,兩人正一邊交手一邊在言語上拉扯著。】

美咲(氣急敗壞):這條裙子太可惡了,穿著根本就踩不了滑板!

伏見(病嬌三期):沒關係,我會趕在misaki摔倒之前抱住misaki的~

美咲(又羞又怒):你滾開!

伏見(病嬌三期):misaki明明就很喜歡被我抱住的不是嗎~

美咲(又羞又氣):才…才沒有那種事情!

伏見(一臉愉悅):可是舞會那天……

美咲(又羞又怒):那個絕對是誤會!絕對、絕對是誤會!

伏見(病嬌三期):我還記得misaki在我懷抱裡心跳臉紅的可愛樣子哦~~

美咲(又羞又怒):你滾開!

(美咲的赤火攻勢銳不可當,卻被伏見輕巧地擋在劍尖前)

美咲(又氣又怒):混蛋!別用那種邀舞一樣的動作來打架!

伏見(病嬌三期):misaki怎麼就不明白呢,我這樣做當然是為了讓misaki想起來那天舞會的事情啊~

美咲(又羞又氣):所以就是說啊!不准再提那天的事情了!

伏見(病嬌晚期):啊啊啊~~~不行啊……我的腦裡全部是misaki當時的表情~~~~

伏見(抓手動作):還有抱住misaki的手感哦,我全部都記得~~~

美咲(又羞又怒):不許再說了!

伏見(病嬌一期):misaki就這麼不願意想起那天舞會的事情嗎?

美咲(突然激動):當然啦!

美咲(雙目噙淚):你根本就不明白……你根本就不明白……

伏見(病嬌一期):我明白的……

美咲(大叫):你根本就不明白……一點也不明白……

美咲(繼續大叫):你根本就不明白這個印記被別人看到了意味著什麼!

伏見(病嬌一期):不,我明白的……

美咲(不可置信地搖頭):如果你明白的話就不應該走……

伏見(病嬌一期):我之所以離開是有原因的。

美咲(雙目噙淚):HOMRA王室其中一條古訓,氏族成員必須跟第一個看到自己身上的印記的人締結感情乃至身體的關係……

美咲(大叫):我當時就告訴你了,可是你還是離開了!你這個背叛者!

伏見(病嬌一期):我離開是因為那個時候的我實在太弱小了,根本沒有力量保護你。

伏見(病嬌二期):要是我不能接下赤之王三招的話,他是不會讓我帶走你的……

美咲(不可置信地搖頭):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

伏見(拉開衣領,亮出印記):為了你,我特意弄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紋身。

美咲(哽咽):可是…你毀了這個印記……

伏見(病嬌二期):那是因為我一想到以後和你【嗶——】的時候,你還看著這個印記的話,我會很不爽的。

美咲(又羞又氣):總之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美咲隨即加緊攻勢,一拳揮向伏見的臉,伏見輕巧地避開,美咲想利用這個空子追加下一輪攻擊,沒想到卻一個不留神,腳下一滑,變成向側邊倒去的姿勢。而就在這個時候,伏見果斷扔掉手中的西洋劍,雙手抱住美咲公主)

美咲(又喜又羞):放…放開我!混蛋猴子!

(伏見調整了一下動作,換成用公主抱的姿勢抱住美咲,含情脈脈地注視著懷抱裡的人)

伏見(病嬌三期):還記得嗎,舞會那個時候……

美咲(臉紅,別臉):笨…笨蛋……那種事情,誰會記得啊……

伏見(病嬌三期):第一次學跳舞的misaki當時也是這樣差點摔倒的呢~

伏見(病嬌三期):我當時也是這樣抱住misaki的呢~~伏見(病嬌三期):我當時也是這樣抱住misaki的呢~~

伏見(病嬌三期):當時就是這樣,我正好看到了misaki的印記~~~

伏見(病嬌末期):現在想起來,我總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沒錯,一定是這樣!

美咲(又羞又氣):你滾開!

伏見(病嬌三期):其實misaki是故意讓我看到那個印記的吧?不,連摔倒都是故意的吧?對吧,對吧?

伏見(病嬌末期):呐,mi→sa↗ki↘~~

美咲(大怒):白癡才會故意摔倒啊?!

美咲(臉紅升溫):根本就是圈圈舞太變態了好不好!這樣一直轉圈圈能不暈嗎?!

伏見(病嬌三期):misaki轉圈圈的時候自然逸出的赤火鱗片漩渦真的很漂亮哦~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眼了,結果misaki即將摔倒的時候只有我迅速反應過來~~~

美咲(撇嘴):那就是說,你對我其實是無感的吧?

伏見(正色):不……

伏見(病嬌三期):那只是因為我的智商領跑全個劇組而已。

伏見(持續病嬌):還有哦,misaki,那不叫做圈圈舞,而是華爾滋。是,華、爾、茲,哦~

美咲(又羞又氣):我不管!反正就是轉圈圈!

伏見(病嬌三期):那可是我們第一次跳的舞誒~而且,也是我們邂逅的契機哦~所以一定要好好記住才行~mi→sa↗ki↘~~

美咲(生氣地亂揮拳頭):誰要去記住那種麻煩的事情啊!

伏見(病嬌三期):也對呢……讓笨笨的misaki記住這麼高深的事情看來是太難了呢~

美咲(又羞又氣):混蛋,你說誰“笨笨的”?!

伏見(病嬌三期):misaki就是要笨笨的才可愛哦~~~

美咲(亂揮拳頭):你滾開!

伏見(病嬌末期):misaki只要一直看著我就好了~~~

美咲(加緊亂揮拳頭):笨蛋猿比古!笨蛋猿比古!

 

【場景切換解說:伏見王子和美咲公主這邊總算無驚無險地大團圓抱一團了,可是劇場的另一邊,青赤雙王還在打得起勁。】

( “Noblood no bone no ash!”草薙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草薙接通了電話)

草薙(手機通話中):啊…是這樣啊……那太好了。嗯,好的。王這邊就交給我吧。

(草薙按掉通話,把手機收進口袋,然後拿起了早已準備好的大喇叭)

草薙(大喇叭):啊……啊……以下是業務通報。

草薙(大喇叭):根據最新消息,Scepter4的伏見王子已經捕獲了我們的美咲公主了,所以兩位王,你們可以停手了。

草薙(大喇叭):順便說,劇組說預算剛好就到這裡結束了……

草薙(撇嘴,小聲嘀咕):這是什麼鐵算盤的預算啊,差一點就要不夠用了誒……

草薙(重新大喇叭):總之就是這樣,ooc高能劇場《聯姻物語》全劇結束,感謝您的收看。再見!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