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美猿/八伏】【草十】Pocky教會我的事情(私心地自聊安慰的產物)

作為猿美命的傢伙居然寫美猿是鬧哪樣?!——會被這樣噴麼?

其實吾輩真的不是要逆王道啦。(苦笑)

如果不是出於私心的話,這個小段子應該把草十CP放前面會更適當。

又及。如果不是出於私心的話,我大概不會這麼般地希望美咲主動回應伏見一次吧。

因為伏見無言的表白,吾輩(伏見媽)今天心疼了整整一天。

我說美咲啊美咲,遇到猴哥這樣上下五千年不出產一個的好男人就趕緊嫁了吧!再不嫁伏見媽我就直接把你丟兒子碗裡了~~~

之所以又把多娘和麻麻拖下水,大概是因為真心地覺得他們就是吠舞羅這個家庭的守護者甚至是守護天使吧。

美咲呢,一直就是笨笨的美咲哦,所以主動表達自己這種事情需要多娘和麻麻的指導哦。

 

總之,還是那句,吾輩不是來逆王道逆本命的。吾輩只是私心地希望美咲主動一次、去回應伏見的說不出口的感情。

 

今天剛好是憂傷的月末,謹以此文祈願猿美今年姓伏圓滿不BE。





****************************親,你要什麽口味的Pocky呢?**********************





美猿/八伏+草十=八田美咲x伏見猿比古=草薙出雲+十束多多良(中學期、Pocky梗)


「呐,草薙哥,」

「嗯?」

突然被點名的草薙,不明所以地將視線焦點從手中的高腳酒杯移開、轉而落到那個伏在吧台前的男生身上——

百無聊賴的八田,把Pocky的盒子翻過來又翻過去,偶爾才賞玩似地抽出來一根來叼在嘴上。

「小八田有心事?」

「也不是什麼心事啦……」

八田先是支吾了一下,然後換上認真的眼神看向草薙:

「有什麼辦法可以捉弄一下那傢伙嗎?」

「那傢伙?」

草薙一臉疑惑。

「是說小猴子的事情吧。」

坐在吧台前十束笑著插進話題。

「嗯……」

八田輕輕瞥了一下嘴。

「最近老是被那傢伙欺負,所以無論如何也要反攻一次。」

「可是功課方面完全沒轍的吧。」

語畢,草薙自顧自地笑了出來。

「所以我才來問草薙哥啊!結果你還趁機笑我!」

八田激動得坐正了身子,差點沒用雙手拍上吧台。

「呀咧呀咧……小八田就是因為這樣的性格所以才被小伏見吃得死死的哦~」

「即使是草薙哥,這麼說的話我也是會生氣的!」

八田恨恨地哼了一氣。

「早知道這樣就不說了。」

「小八田真是的,我沒有說過不幫忙吧。」

草薙放下手裡的酒杯和抹布,開始思考問題,不自覺地翹上了雙臂。

「這個呢……」

低聲地反復呢喃,仿佛思考的是近乎哥德巴赫猜想一類的難題——對於草薙而言,這或許是比處理吠舞羅大小事務更要難上一點的問題。而看到草薙這副模樣的八田則緊張地咽了一下。

思緒神遊之間,目光不經意地落到八田手中的Pocky盒子上,草薙一瞬間似乎想到了個不錯的主意。

草薙把pocky盒子拿了過來,輕輕抖了抖,一根Pocky棒便恰好從開口處伸出一端來。

就這樣,在八田從不解轉成錯愕的目光中,草薙伸手把Pocky傳到了十束面前,而十束則配合地咬上Pocky,會心地朝草薙嫣然一笑。

還不等八田把疑惑的表情掛到臉上,草薙就微微俯下身去,輕巧地一口咬掉Pocky棒的另一端。

叼著Pocky棒的草薙,朝八田做了個頑童的劣質笑容,而十束也轉過頭來,叼著Pocky棒做了個V字手勢。

「就是這樣喲~」

草薙又輕輕抖了抖手裡的Pocky盒子,然後伸到八田面前。

「小八田也要來一根麼?」

面對眼前的Pocky棒,八田不由自主地慌了一下神。

「我…我就不用了……」

八田紅著臉,抓起包包,丟下一句「我先走了」便飛奔了出去。

一聲清脆的叮鈴鈴聲和關門聲後,酒吧重新恢復了安靜。

「要是小八田能好好表達自己就好了呢。」

十束托上腮,似有所感地如是說道。

「十束你這小子啊,」

草薙故意裝出無奈的樣子。

「真是用心良苦。」

「怎麼說呢?」

十束故作不解。

「Pocky不是你買回來的嘛。」

草薙笑了,又把Pocky棒伸到十束面前。

「My sweet heart,再來一根?」

 

看到伏見咬著半截Pocky棒搭配錯愕表情的臉,八田得意地笑了起來。

「呐,猿比古……」

八田主動湊到伏見耳邊——

 

我啊,想看你這個表情好久好久了……

 

今天,讓我任性地主動一次?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