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婚禮現場(漫天喜糖,絕對歡脫,喜聞樂見)

今早看到軒轅子的猿美結婚圖好激動,於是就腦補了婚禮一幕。

昨天為了塗鴉牆的誓詞哭了一天,今天果斷決定不能再虐了。

另外,昨天看到官方放出的猿美七夕活動預告的時候,果斷好想砸了這一邊給我們派糖卻又一邊往我們的傷口上撒鹽的官方。

嘛……算了,要是沒有一點自娛自樂的精神,吾輩等同人自娛娛人的樂趣何在。

吾輩(伏見媽)今天不賣蠢也不賣萌,一心一意祝福猿美永遠幸福。

因為誓詞的最後一句頗有憂傷感的關係(官方後媽們插小旗嫌疑),所以吾輩私心地讓伏見改了誓詞哦~良心保證,絕對喜聞樂見~~~

 

軒轅子的婚禮圖請進【猿美雙人禮服

 

為了猿美的幸福,歡迎廣大猿美粉伏八黨轉發哦~~~(對了,記得加上自己的祝福哦~)

 

 

 

 

********************************婚禮進行曲,走起~*********************************

 

 

 

 

手執誓詞的八田,緊張地咽了咽,然後又咽了咽,嘴角微微抽搐卻始終沒有吐出一個字來。

看到八田這副模樣,伏見一下子意識到問題所在,卻又不好直接道破。

兩人之間一下子陷入沉默的詭譎氣氛之中,幸好還有溫馨柔和的婚禮樂救場。

臨時神父兼婚禮主持人的草薙有點焦急了,於是催促道:

「小八田,別發呆,趕緊宣誓。」

然而八田始終不發一言,臉色比剛才還要難看上十倍,嘴角也抽搐得更加厲害——

半晌,才幽幽地吐出零零星星的片言隻語:

「誓……誓詞……」

在座全場嘉賓無一不緊張得咽了一下或抖擻了精神,等著新娘的發言——

「誓詞……看不懂……」

淩亂的風暴瞬間襲過整間教堂,一眾賓客或倒地或扶額或眼鏡。

八田的臉色從難看變成惱羞,大約一生中從未遇到過如此窘迫的事情。

而這麼一來,臉色變得難看的卻是犯難的草薙了。

「確實……這個對於小八田來說是有點難了……」

要不是因為當前場合的特殊性,面對這樣叫人苦惱的狀況,草薙肯定要點上一根煙再作打算。

就在這個時候,伏見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這樣吧,」

伏見推了推眼鏡。

「我念一句你跟著念一句。」

八田始終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嗯,那就這樣定了。」

難題終於得到解決,草薙頓覺輕鬆了不少,因而不再拘束,直接操起了於婚禮現場頗有違和的大阪腔:

「下麵有請兩位新人,婚禮誓詞,走起~」

伏見稍微清了清嗓子,開始念道:

「I,Fushimi Saruhiko,take you, Yata Misaki, to be my wife,」

考慮到要讓八田的腦筋跟上,伏見只好在句子中間停頓下來。

「好了,快說。」

八田緊張地咽了一下,趕鴨子上架般地跟著念道:

「I…Fushimi sa… Saru…Saruhiko, take… take you, Yata Misaki, to… to be my… my wife…」

伏見聞言,無奈地扶了扶差點沒掉下來的眼鏡。

「笨蛋misaki,名字要換過來。」

(猿比古才是笨蛋!)

因為草薙已經在婚禮前一再叮囑自己不能發火不能炸毛不能咆哮的關係,八田只得腹誹發洩。

(這次絕對不能錯了。)

暗暗打定決心,八田重新念道:

「I…YataMisaki, take…take you, Fushimi sa…Saruhiko, to be my… my wife…」

伏見再次無奈地推了推眼鏡。

「misaki,你那邊不是念‘wife’,要念‘husband’。」

「這不公平,為啥我的這麼難念!」

八田馬上反擊,還伸出了手指來比劃:

「‘ワイフ’才三个音,‘ハスバンド’一共五个音诶!」

「小八田,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你趕緊念嘛。」

為免演變成爭執局面,草薙急忙提醒道。

略略感到不爽的八田撇了撇嘴,重新正色,再次念道:

「I、Yata Misaki、take you、Fu、shi、mi、Sa、ru、hi、ko、to、be、my、husband。」

(總算是念對了。)

稍微輕鬆下來的伏見,感到額頭滲出了薄薄的汗水。

(雖然語氣不怎麼好就是了。)

伏見想了想,還是把早就準備在兜裡的另一份誓詞拿了出來,遞給了八田。

「這是雙語的,你還是念這個吧。」

「混蛋!早就應該給我這份的!」

八田一把接過誓詞,掃了一眼又抱怨開了:

「混蛋!你就不能弄一份只有翻譯的嗎?」

「雙語也沒有很多字吧。」

伏見撇了撇嘴。

「混蛋猴子……」

八田恨恨地罵著,用力握起了拳頭。

草薙見狀,心裡暗叫不妙,於是趕緊介入調停:

「好了好了,都冷靜下來。特別是小八田,說好了不能在婚禮上面暴走的。」

草薙認真地看著八田,以平時隱藏得極好、不到萬不得已絕不使用的恐怖表情警告著「小鬼別給我添亂」。

八田緊張地咽了一下,用力地別過頭去。

「好了知道了,我儘量配合就是了。」

「真是的,」

草薙退出黑化模式,重新正色道:

「請兩位新人繼續誓詞。」

「要一句接一句嗎?」

「混蛋猴子你當我是白癡嗎!」

「我還是一句一句念吧。」

「不要忽略我的話啊混蛋!」

伏見歎了一口氣,略略掃了一眼手裡的誓詞,朗聲念道:

「knowingin my heartthat you will always be my best friend, my partner in life and myone truelove.」

語畢,伏見看向一臉痛苦地看著雙語版誓詞的八田,催促了一句:

「好了,快說。念到第一個小段落那裡。」

「混蛋,不用一個一個提醒我。」

八田撇了撇嘴,一邊對著誓詞,一邊念道:

「我知道,你將成為我終生的朋友、伴侶、我惟一的真愛。」

語畢,八田又不爽地小聲嘟噥了一句「鬼才要跟那只混蛋猴子終生」。

「別搗亂。」

草薙故意咳了一聲,繼而示意讓伏見接上。

「Onthis special day,I give to you in the presence of God my promise to stay byyour side as yourhusband,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in joy and in sorrow, aswell as throughthe good times and the bad, be loyal and faithful.」

念完後,伏見還不忘提醒道:

「misaki別忘了你那邊要把‘丈夫’換成‘妻子’哦。」

「混蛋猴子,你就不能準備一份可以直接照著念的嗎!」

面對八田厲聲的質問,伏見只是呵呵地笑了一下,卻沒有回答。

(調戲misaki的機會怎麼可以輕易放過呢。你說對吧,mi→sa↗ki↘~~)

「咳咳!」

草薙及時介入,避免交鋒再起。

八田咋舌一下,便拿起了誓詞,繼續念道:

「在這特別的日子裡,在上帝面前,我向你立下誓言。」

「還沒完呢,接著念。」

草薙提醒道。

「混蛋!那就別隔出個段落來啊!」

「那是翻譯需要。」

「別鬧!」

雖說八田就跟吠舞羅自家的孩子一樣,可這樣一句句地找茬實在讓草薙頭痛不已。要是換作別人,草薙肯定要一拳直接招呼上去了。

而領教過黑化模式下、草薙可怕的強勢的八田,只得把一肚子的氣都生生吞回去,繼續念起誓詞:

「我發誓,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在你身旁作你的丈……妻、妻子、不離不棄。」

八田恨恨地咋舌,看到伏見得瑟地推了推眼鏡,本想著嘀咕一下,卻又因為適時看到草薙的黑臉而馬上打住。

伏見又掃了一眼誓詞,繼續念道:

「Ipromise to loveyou without reservation, to honor and respect you, to providefor your needsthe best that I can, to protect you from harm, to comfort you intimes of distress,to grow with you in mind and spirit, to always be open andhonest with you, andto cherish you for as long as we both shall live.」

語畢,伏見的嘴角勾起弧度,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八田恨恨地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把誓詞舉到眼前,開始念道:

「我發誓,我將毫無保留地愛你、以你為榮、尊敬你,盡我所能供應你的需要……」

「其實misaki只要乖乖在家待著就可以了,供養當然是我這邊的責任,Scepter4的福利……」

「伏見你別打岔!」

草薙大聲喝住,而伏見只是笑著嘖了一聲。

「哦呀,」

坐在嘉賓席首排的男子推了推眼鏡。

他正是Scepter4的室長,宗像禮司。而今天,他是以新郎一方的家長身份出席婚禮的。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插入個招聘廣告,真是可惜呀……」

「麻煩肅靜一下!」

草薙提高音量,向著全場嘉賓如是說道,繼而偏過頭去提醒八田繼續念誓詞。

(草薙哥你別老用槍頭對著自己人啊!偶爾你也針對一下那群青服吧!)

如是腹誹的八田,一臉的不爽。

草薙自然很清楚八田的意思,卻沒有正面回應,只是小聲地提醒他繼續。

八田輕輕歎了一口氣,正色著念道:

「在危難中保護你,在憂傷中安慰你,與你在身體心靈上共同成長。」

「在身體上共同成長…呢……」

伏見有針對性地重複了一遍誓詞,然後以極度病嬌的眼神看著八田:

「不覺得這句話很有深意嗎?」——

「mi→sa↗ki↘~~」

「別…別用這樣的語氣喊我的名字啊混蛋!」

羞紅了臉的八田,激動得再次握上了拳頭。

「啊啊啊……」

伏見故意裝出一張憂傷的臉,矯情卻又深情地慨歎著:

「misaki明明就很喜歡被我這樣喊著,只要聽到我的呼喚,misaki就……」

「Stop!」

草薙這次是真的坐不住了,一手岔進了病嬌發病的伏見和已然炸毛的八田之間。

「拜託你們兩個小鬼看看場合好不好!這裡是婚禮現場!」

因為不習慣大聲吼叫的關係,草薙稍微停頓了一下,換了換氣。

「這些話是能在天父面前說的嗎笨蛋!」

草薙這次顯然是沖著伏見的,而理虧的伏見只是不耐煩地嘖了一下。

「伏見!」

「知道了知道了……」

伏見略略別過臉去,煩躁地小聲嘟噥了一句「好煩」,而草薙則正切要害地回了一句「想快點抱著小八田回家就趕緊念誓詞」。

(混蛋!我也想快點結束啊!)

草薙暗暗抱怨。

(我到底是被哪個混蛋詛咒著接了這個婚禮主持人的工作的啊可惡!)

「嘖……」

伏見又掃了一眼誓詞。

「已經到了最後一句了嗎……」

小聲嘀咕過後,伏見閉上眼睛,放慢語速,將一字一詞念得清晰:

「Untildeath do us apart.」

末了,伏見卻揚手把誓詞扔掉,深情地注視著八田。

「可是啊……」

伏見向前走近了一步。

「我到死也不願意跟misaki分開……」

伏見轉過頭來看著草薙,一臉認真地問道:

「神父,我可以改誓詞嗎?」

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搞得措手不及的草薙,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應答,支吾了一下,然後無奈地撓了撓後腦勺。

「應該……沒關係…吧……」

「那麼,」

伏見一把將八田擁入懷裡,輕輕吻上命定之人的額頭——

「就算死亡,也不能把我們分開。」

「混蛋……」

八田不自覺地拉住了伏見白色禮服的衣角。

「我才不許你死……絕對…絕對不許你死……」

感覺到懷抱裡的人兒的身體在輕輕顫抖,伏見居然生起做了壞事的罪惡感,卻又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只能吻得更深去安撫對方。

「小八田,已經到了最後一句誓詞了哦,」

草薙適時提醒道:

「把你現在心裡最想說的話說出來吧。」

八田輕輕地點了點頭。

「八田美咲,要永遠跟伏見猿比古這個混蛋在一起。」

話語間,八田的雙手已經環上了伏見的腰身,緊緊地,不願意放手。
评论(30)
热度(17)
  1. You are my onlyLyfeati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