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 A→R/素良軸】Hunting Game

填補本週AV停播空白的腦洞產物☆

 


有關素良小盆友來到舞網市之前的故事,學院出身設定

以及A(Academia學院)和R(Resistance反逆者)之間的恩怨淵源

【還是比較習慣叫逆反組來著_(:з)∠)_

 

學院方勢力入侵心城腦補有

 


小夥伴們都關心隼哥去了,可憐我家被打趴的小素良沒人疼QwQ

 


特地去研究了一下毛絨動物、不,刀鋒小鬼系列卡組的構築思路233333

 

有關學院部分的設定敘述會有一丟丟打牌科普向的趕腳請不要在意~

 

順帶neta了一下隼哥w

如果小夥伴們看出了窩想讓兒子欺負隼兒的私心的話,窩會很高興的///_///【大概是不會QwQ

 

 



 

 

★☆★☆★☆★☆★☆★☆★☆★☆★☆★☆★☆★☆★☆★☆★☆★☆★☆★☆★☆★☆★☆★☆★☆★☆★☆★☆★☆★☆★☆★☆★☆★☆★☆★☆★☆★☆★☆★☆★☆★☆★☆★☆★☆★☆★☆★☆★☆★☆★☆★☆★☆★☆★☆★☆★☆★☆★☆★☆★☆★☆★☆★☆★☆★☆★☆★☆★☆★☆★☆★☆★☆★☆★☆★☆★☆★☆★☆★☆







「誒!這就是傳說中的『融合召喚』嗎?好厲害!!」

「其實也沒有很厲害啦,嘻嘻~~」

 

面對場地上自融合的漩渦深淵升起的巨大怪物,才剛掌握基本決鬥方法的小孩油然生歎,激動之餘還有幾分恐懼,幼小的身體不由得抖了幾下。

而融合怪獸的主人,澄空髮色的男孩有點不好意思,腼腆地撓了撓後腦勺。

 

對方的感歎不帶任何目的或者意圖,單純而且純粹。男孩在瞬秒間判斷,條件反射般作出了剛才的「合理」反應,隨即稍微集中了精神,切換到稍微認真一點的模式。

 

「那麼,接下來,要進入戰鬥階段咯?」

 

男孩一聲號令,兇猛的巨獸便無情地襲向對面場地空空如也的小孩子。缺乏實戰經驗的年幼新手被嚇得不知所措,直到攻擊怪獸的爪牙幾乎襲到眼前才猛地反應過來,卻也只能本能地緊緊閉起眼睛,雙手抱頭。

 

「好了!到此為止!」——

 

嘹亮的聲音剛落,決鬥便因特定許可的第三方介入并強制投降告終。AR視像上顯示出勝者的半身照以及其決鬥者聯網登錄名——

 

SORA SHIUNYIN

 

「真是一場精彩的決鬥!非常了不起!」

准許介入者鼓掌,向勝利者紫雲院素良投來讚許的目光。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便能熟練掌握如此深奧的召喚方法,學院出身果然名不虛傳。」

 

「唔,還好吧。」

 

澄空髮色的男孩聳肩,稚嫩的臉蛋上看不出來勝利的喜悅,反倒更像感到無趣。

細微的彆扭情緒,准許介入者一一看在眼裡。監督并保護年幼的新手決鬥者是他們的職責,這也是他們能獲得介入并強制終止決鬥之特權的理由。

儘管AR視像只是立體投影技術的應用產物,但透過D視鏡所折射的投影視像會切實地對視神經以及感受神經產生一定程度的干預,這也是AR視像能給予人「真實感」的主要原因。對於難以分清真實事物和投影物像的小孩子而言,即便其專用D視鏡有特殊過濾,仍難以保證小孩子們不會被巨大的怪獸投影所驚嚇。

 

「不過,你剛才的攻擊太狠了,連我這個大人看著都感到膽戰心驚。」

「決鬥就是決鬥,沒有給對手放水的道理吧?」

 

明明是對手太弱的錯,怎麼能把敗者的問題歸咎到勝利者的我頭上來!

素良腹誹,卻一臉無辜地眨了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故作不解。

 

「話是這麼說不錯,可是……」

 

可是我就應該因此而給對手讓步嗎?開什麼玩笑!

內心憤懣吶喊卻始終沒有流露出半點不滿情緒的素良,吮嚼棒棒糖的動作完美地掩飾了嘴角微微的異樣抽動。

 

「總之,這場決鬥是我贏了。」

素良隨即換了個得意洋洋的表情,做了個賣萌的告別動作。

「我還有事先走咯,溫柔的嬸嬸~~」

 

用大腿想都能想象出來,才二十出頭還沒嘗過戀愛甜頭的小姑娘,被一個看似天真無邪的小孩子稱作「嬸嬸」是怎樣的心情。

 

素良背過身去竊笑。

 

 

可愛即正義,會賣萌的小孩子有糖吃。

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而在決鬥者的世界裡,唯一的「公平」便是弱肉強食。

 

強者有權獵食弱者,決鬥的勝利便是食物鏈兩端——狩獵者和被狩獵者,兩者身份的絕對劃分。

 

 

嘴裡的棒棒糖快吃完了,素良慣性般從口袋裡又拔出來一根,利落地撕掉包裝紙,叼在嘴上,一邊觀光似地四下視察周圍環境。

 

 

不過話又說話來——

素良心想,XYZ召喚法的發源地心城樂園,這個以決鬥技術產業聞名世界的國際大都市,跟自己年齡相仿的決鬥者居然只有這種程度的水平嗎?要是放到「學院」裡去的話——

 

 

肯定會被「狩獵」的吧。

 

 


☆★☆★☆★☆★☆★☆★

 


 

『幹得漂亮!○○選手將自己場上三隻相同等級的怪獸疊光,成功召喚出了沉睡於額外卡組裡面的XYZ怪獸!此刻場上風起雲湧,成功扭轉局勢的○○選手能否就此一舉將對手擊敗呢!!!』

 

主持人顯然激動得有點過分,震耳欲聾的麥克風廣播甚至讓在場不少觀眾捂住了耳朵,而澄空髮色的男孩卻沒事兒人一樣安靜地觀察著舞台上的戰況,氣定神閒地舔著手裡的棒棒糖。

 

這就是所謂的『XYZ召喚』嗎?

以複數相同等級的怪獸為素材……不,將複數具有相同等級的怪獸疊光,然後從額外卡組特殊召喚出以其等級為階數的XYZ怪獸。

 

素良邊看邊整理眼見所得的情報,不忘加以分析。

 

相比融合召喚,XYZ召喚的素材、不對,好像是叫做『疊光單位』的樣子?總之,疊光單位不用送去墓地,其存在自身也不會被視為場地上的「卡片」。它們就相當於XYZ怪獸發動效果時所需要消耗的指示物,在發動效果的時候需要先取出送入墓地。

 

「原來如此……召喚以及發動效果的原理大致上是明白了。」

『聽你這個語氣,是想到了什麼好對策了吧。』

 

不經意的自言自語,刻意壓低的聲音仍被特化收音功能的竊聽型通訊器所截得。

通訊器的另一頭,監聽者顯然對通訊另一方的素良很有信心,聽似詢問的話里並無疑問的語氣。

 

「用不著特地去想什麼對策吧,就用一貫以來的戰術已經綽綽有餘了,」

素良稍微調整了下藏於耳道內通訊器的位置,裝作無意撩捲鬢角的碎髮然後將手收回口袋裡去,聲音壓得更低了些:

 

 

「奪走對方怪獸的控制權,將敵人的力量據為己有。」

 

 

不管面對怎樣強勁的敵人和怪獸,只要用這個辦法,勝利是必然的結局。

 

而且,

 

這個城市的決鬥者,只把決鬥當作單純的『遊戲』的決鬥者,他們的『覺悟』,還遠遠不夠。

 

 


☆★☆★☆★☆★☆★☆★

 


 

「根絕這群愚民吧!以利爪和輪鋸撕裂一切、讓人戰慄不已的巨大兇獸,『狂暴奇美拉』!!!」

 

澄空髮色的男孩揮手指向前方,得令的可怖巨獸重重打落蓄勢上舉的巨大手臂——

 

戰火喧囂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間隔絕了時空。

鮮活的色彩變成了肅殺的黑白,沒有光,沒有空氣,整個空間被死亡的緘默阻斷。

 

 

『幹得不錯,紫雲院同學,難得你拿出幹勁,認認真真打倒了對手。』

 

通訊器的信號不免遭受廢墟般的戰場環境影響,偶爾的電波雜音與直驅耳道的通話傳聲一併侵擾大腦神經。澄空髮色的男孩,勝利的喜悅尚未來得及在臉上流露出來,厭煩情緒的陰暗率先佔領了他稚嫩的臉蛋。

決鬥勝利後來一根棒棒糖的習慣,對於素良而言,既是自我獎勵,也是用來掩飾煩悶情緒的方法。

 

「認真?怎麼可能啊?」

素良訕笑,表情扭曲,突然一口咬落手中棒棒糖的大半,咯吱咯吱地嚼得響亮。

「這種程度的決鬥,我一邊舔著糖果一邊來都沒問題……」

 

 

沒錯,這種程度的決鬥,連學院的「鷹派」競逐排位賽一半水平都不到、過家家遊戲般的決鬥,怎麼可能讓我認真!

 

 

突然生煩的男孩,咬掉嘴裡還有大半的棒棒糖,隨即又撕了一根。矯健的身姿一躍,嬌小的身體輕燕般跳躥到坍塌剩得半截的大樓頂部。

 

「誒~~」

 

素良環顧四周,荒涼頹敗的廢墟景象盡收眼底,不免感慨。

 

「雖說這個結果是預料之內的事情,不過這個什麼實體技術居然能把決鬥投影實體化,把城市破壞到這種程度……」

 

『沒錯,這便是我們學院非要得到這套技術的理由。一旦我們擁有這種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XYZ召喚的「知識」也不在話下。』

 

通訊器另一端的聲音顯然有些激動,而素良卻不以為然。

 

「不過是區區XYZ召喚而已。」

 

潛入這個城市到現在,稍微像樣一點的決鬥者一個都沒遇到過——

素良差點沒把這話給說出來。

 

『不、紫雲院同學,有關XYZ召喚的知識,遠非你目前親眼看見的程度。正是為了獲取更多未知的「知識」,我們學院才要……』

 

「知道了知道了,教授可真煩,如果不是為了實際測試一下這個什麼鬼實體技術,我才不要去試這麼可怕的東西呢……」

這廂才掀嘴嘟噥,下一秒便迅速換上賣萌表情的素良,賣乖說道:

「不管怎麼說,人家只是想愉快地享受決鬥而已啦~~」

 

 

只是想愉快地享受決鬥嗎?

也許吧。

 

也許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吧。

 

 



☆★☆★☆★☆★☆★☆★☆★☆★☆★☆★☆★☆★

 



 

「紫雲院同學聽說了嗎?學院好像要對學生重新劃分所屬誒!」

「啊,那個消息啊……聽說是聽說了,不過那種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吧。」

 

尚未正式通告的消息不脛而走,學院上下一片嘩然。學生之間議論紛紛,而澄空髮色的男孩倒是一臉稀鬆平常,聳了聳肩,繼續埋首整理卡組。

 

 

拿在手上的魔法卡「融合」是卡組裡使用率最高的卡片之一,手邊紫色卡面的上級怪獸們也是自己的得力夥伴——

於素良而言,以融合召喚為核心的戰術,是最合適自己手裡這副「毛絨動物」主題卡組的打法——

本家下級怪獸發動效果即可檢索融合召喚所必須的魔法卡或者素材,卡組系統運作速度相比以往的融合向卡組也要高出不少,或者不如說,這樣的卡組配置,選擇以融合召喚為核心打法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不知不覺將熟如閑常的戰術視為理所當然的男孩,早已不再思考有關融合召喚本身之於學院是怎樣一種特殊存在的問題。

 

 

召喚是決鬥當中最重要的一環,這是早在進入學院之前,男孩便通過觀摩決鬥比賽,憑著天生的敏感直覺和過人的觀察力所獲得的「認知」。

 

唯有通過召喚才能讓怪獸現身於場地上、再而通過戰鬥對對手產生傷害——

換言之,召喚決定著戰鬥的節奏,是決定決鬥結果的重要因素。

 

特殊召喚之所以特殊,是因為相比通常召喚,特殊召喚在理論上於一回合內沒有發動次數限制。如此推導下來,只要能比對手更快更多地進行召喚,便能穩妥地掌握戰局,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初次接觸融合召喚時,素良便對這種被當時的學院視之為革命性力量的召喚方法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為了學習這種全新的召喚方法,素良甚至多次主動申請課業額定以外的決鬥比賽,憑藉自己的決鬥天賦一路過關斬將,終於以優異成績和出色表現獲得學院高層一致好評,獲准直升高階班組,進入以奧貝里斯克巨神兵之湛藍為代表色的藍宿舍。

 

在以顏色對學生的決鬥水平進行級別劃分的決鬥學院,藍色即為最高級,往下是以拉神之明黃為代表色的中級組黃宿舍,再往下是以奧西里斯之深紅為象征色的下層組紅宿舍。呈金字塔形的學院內部結構,無形中默許著這樣一個殘酷現實:唯有決鬥場上的強者才有資格不斷往上攀登,最終到達巔峰。

更可怕的是,殘酷的競爭環境非但沒有緩和,反而越演越烈,不斷趨向失控的臨界點——

 

包括澄空髮色的男孩自己亦如是。

 

然而,其時專注於研究融合主導型連鎖擴展的男孩,並未覺察到自己也被捲入這個惡性發展的勢潮。

 

 

不知不覺間,新的連鎖思路已近完成,卡片組合排列得條理有致,讓站在旁邊不明覺厲的同學們驚歎不已,竊語紛紛。

 

「也是呢,熟練掌握融合召喚的紫雲院同學根本用不著擔心重新分級的事情……」

「就是就是,哪像我們,雖說是藍宿舍的學生,卻是『精英』裡面最不起眼的存在。」

「本來我們就是勉勉強強才擠進來的嘛,跟紫雲院同學不在一個水平上。」

「說來也是哦,哈哈……」

……

 

而話題中心人物的男孩,只覺胸口難受,莫名煩悶。

 

 

殘酷?

說決鬥殘酷?

 

那不過是弱者逃避決鬥的藉口吧?

 

 

不再是『遊戲』?

說決鬥不再是『遊戲』?

 

可笑。(笑止)

 

決鬥從來就是『遊戲』,

只限強者勝利者才有資格享受的遊戲。

 

 


☆★☆★☆★☆★☆★☆★

 

 


「幹掉他!用巨爪撕裂對手!」

澄空髮色的男孩向著對面場地一洗如空的對手發出宣告死亡的攻擊命令:

「『破壞玩具·剪刀熊』發動直接攻擊!」

 

巨大的兇獸襲來,對手決鬥者以及部分觀眾都被嚇得抱頭踡縮。決鬥視像在兇獸的巨大手臂揮落後逐漸消散,場上響起嘹亮的決鬥中止音。

 

『勝負已分!勝利者是——原為藍宿舍所屬的「鷹派」代表選手,紫雲院素良!』

 

賽果廣播響徹整個運動場,大屏幕上隨即放出男孩天真的笑臉大頭照,此陣的歡呼和叫好聲迅速壓蓋垂頭喪氣死氣沉沉的另一邊。而勝者本人,澄空髮色的男孩機械地抬頭,喃喃碎語:

 

「笨蛋……」

 

大屏幕上映出的是素良剛入學時的照片,看上去比本人現時還要幼稚許多天真許多的模樣。

 

笑得純真爛漫的模樣。

 

明明在進入藍宿舍的時候便已更新過學生信息網絡的登陸照片,也不知道後台操作大屏幕實時顯示對戰情報的後勤人員是怎麼搞的,居然放錯了自己的舊照。

內心默默吐槽的素良,定定地看著大屏幕上那個不像自己的自己,驀地覺得心口一陣難過。

 

「跟笨蛋似的……」

 

 

鷹派

 

激進者

右翼

 

精英主義

 

 

維和派

 

保守者

左翼

 

和平主義

 

 

無聊的分類。

 

 

澄空髮色的男孩低頭看了看別在新制服領角上的徽章。

 

以鷹頭為形象精心設計的鍍白金徽章,正是奉行精英主義的少數派「鷹派」勢力的身份象征。而相比徽章,身著的新制服在人群裡更顯眼更招惹目光——

 

或是欣羨,或是忌恨。

 

而男孩對落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反倒對這個閃爍著冷峻光感的徽章感到糾結。

 

 

並非因為實力得到肯定而被准許或者拉攏加入鷹派,也不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主動選擇加入。

 

只是像平時一樣決鬥而已。

 

想找到「有趣」(強大)的決鬥者與之一較高下而已。

 

 

想享受全力決鬥的樂趣而已。

 


 

☆★☆★☆★☆★☆★☆★

 


 

Hunting Game?」

 

碧色眼眸閃爍著好奇的異光,素良眨了眨眼,對這個即將實行的計劃大感興趣。

 

「…就是『狩獵遊戲』的意思嗎?強者對弱者進行狩獵什麼的……」

 

「是的,如你所猜測。」

辦公桌後面的中年男子點頭,露出滿意的微笑,似乎確信眼前這個天資聰敏的學生已然大致猜測到接下來要說明的內容。

「相信作為『鷹派』佼佼者之一的你會對這個計劃很感興趣。畢竟,這個計劃涉及到一種我們尚未知道的、全新的特殊召喚方法。」

 

「全新的…特殊召喚方法?」

素良瞠目,拿著棒棒糖的手僵在半空。

 

 

全新的召喚方法,又尤其是特殊召喚方法,對於當前的決鬥環境而言是革命性的力量。

一旦掌握了這種革命性力量,便能在下一代的新召喚方法誕生前佔據著決鬥場上的有利位置,獨佔則更甚。

 

 

「紫雲院同學,你知道我們為何要對學生進行重新分組,讓少數派的精英分子統閥全校學生嗎?」

 

天曉得。

默答的同時搖頭。只醉心於卡組構築和實戰策略的男孩,對學院政策毫無興趣。

 

「過去只靠上級召喚就能制霸決鬥局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這一點,相信作為融合使役者的你應該非常清楚。」

 

雖覺無聊卻不敢有所懈怠,男孩連忙點頭應答。

 

確實,對於融合召喚之於自己以及整個決鬥學院的意義,男孩再清楚不過。

在過去那個只有上級召喚僅此一種召喚上級怪獸之方法的時代,就當時的決鬥環境而言,作為一種全新的召喚方法,融合召喚只為上位決鬥者所掌握,也只有具備上位強度的決鬥者才有資格接觸這種召喚方法。久而久之,強者越強,弱者越弱,兩者之間的差距越來越明顯。最終,少數派的強者成為統閥其餘平庸者的存在,站在絕對有利的地位。學院也因此分出鷹派勢力和由被篩下來的學生所結成的維和派兩方。

 

對於澄空髮色的男孩而言,這並不能說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站的位置越高,能與自己比肩的人就越少。越往上爬,值得挑戰的對手就越少,真正能讓自己感到有趣的決鬥也就越來越少。更甚至,不知何時起,自己已然忘記愉快地享受決鬥過程、真切地渴望著決鬥勝利的心情。

 

 

男孩嘴角微微抽搐,並未留意到男孩的臉色發生了微妙變化的教授繼續耐心解釋道:

「我們學院高層多次召集全體教師討論,最終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時間在那一刻被聲音切斷,陷入緘默的黑洞。

澄空髮色的男孩,少有地露出了大為驚訝、難以置信的表情。

 



 

☆★☆★☆★☆★☆★☆★☆★☆★☆★☆★☆★☆★

 

 



「說什麼『既有的召喚方法會不斷被新的召喚方法所取代』……」

 

 

——只掌握過去之召喚方法的決鬥者必然會成為新召喚方法之使役者的獵物,被之狩獵?

 

可笑。

 

 

只有這麼點水平的傢伙,只因為掌握新的召喚方法就妄想將我們融合使役者推到決鬥者世界的食物鏈下層?

開什麼玩笑!

 

 

思緒從不快的記憶深淵拉回來,表情扭曲的男孩嗤笑,盯著場地對面深色衣著的男子,碧色的眼眸閃過一絲駭人的冰冷殺意。

 

 

「被狩獵的一方,永遠只會是你們這些弱者啊……」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