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1

對於猿美本命,吾輩繼賣萌、賣蠢、賣糖之後,最後當然就是要賣肉了。(笑)


這個嘛……本來是打算CP狂歡節放出的,結果因為各種原因而拖到今天這個特殊日子@_@

算了,遲到總比不到要好,不管怎麼說,這個困擾了吾輩超過十天的鹵肉鍋終於可以出爐了TAT


因為好久沒有吃肉(騙鬼呢你!)的關係,所以這鍋滷肉可能會很多肉渣,總之進入前記得帶好手紙面紙還有牙籤@_@


因為這個是限制級食品的關係,食用說明還是先擱在前頭吧。


這次吾輩確實是……嗯……high大了,文很渣但是很長。如果沒耐心的話就不要進來了哦。還有,未成年的小孩子以及DT未畢業的孩紙也趕緊一邊玩兒去,But如果乃們想畢業的話……咳咳……歡迎戳入什麼的吾輩就不說了(擴大影響多不好@_@),總之乃們自個兒看著辦吧~~~

全文的長度是3.5w字左右的中篇,因為篇幅關係會分成若干次來發完。【反正全篇都是肉,所以理論上不存在卡肉的情況吧~@_@ 吾輩還是很厚道滴XDDD(你滾!)】


非純肉,劇情簡略,感情為主;

微虐心(前段、中段),歡脫有(中段、後端、後記);【HE是必定的所以請放心地受虐,吾輩的虐心是很溫柔的~ ←_←儘管很可疑,但這是事實@_@】

文字神煩(寫到自己都真心的覺得煩),入戲慢熱;【宏觀來說這是對兩隻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感情的DT的調教】

前戲超長(前段+中段,調教多、調戲主),情【喘】話【息】甚多(後段);【猴哥本來就很喜歡用語言來讓八妹炸毛,所以那什麼的過程中也不能少>_<鹵肉過程中腦補出來的都是mamo大大那讓人耳朵懷孕的磁性聲音這種事情吾輩會說?】

八田感情視角主導、接吻開場(一開始直接就是接吻太帶感>_<);【其實猴哥有多猴急大家都明白的>_<於是話說一開始就是接吻但是全過程居然還可以搞成這個字數…吾輩真的對這個故事展開沒法有意見了TAT】

感情偏向伏見(對不起吾輩是伏見媽所以對兒子很偏心@_@);【對於吾輩來說,讓八妹理解並且重新接受猴哥是最理想的結局。官方後媽要怎麼處置這對熊孩紙吾輩已經不願意去糾結了(免得被虐),只要咱們同人親媽讓猿美HE就大丈夫了^_^】

後段高能部分特別聲明:伏見超頻全開,言語羞辱神煩,八田主動誘受,床上談判太鬧。(會有人期待么?會麼?會麼?)


最後補充,盡自己的節操(你有嗎?)保證不ooc。

 


以上OK的話,下面歡迎揭鍋~~~




****************************色*氣*分*割*線*****************************




如同沉溺一樣的感覺。

無法呼吸。

虛空。

浮空。

然後墮落。

落入未知的黑暗的深淵。

 

 

喉嚨傳來被液體灌滿的不適和窒息感,八田虛弱地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是輕輕閉合的雙目。從眼臉閉合的弧度來看,對方似乎正滿足地享受著什麼。

雙方節律的呼吸輕輕噴薄在對方的上唇與鼻下之間,微微的瘙癢感在氣息接觸皮膚的瞬間綻開而後蔓延。兩人的眉目也幾乎近至貼合——如果不是因為對方——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戴著眼鏡的關係的話。

八田突然意識到情況嚴重不對勁,猛地掙扎了一下,對方則警覺地睜開雙眼,露出一對深色而且深邃的眼眸,而映在這雙眼眸裡的,是八田那張狀況不明、疑惑不解的臉。

似乎是因為享受的過程被強制中斷而感到不快,深色眼眸的主人嘖了一聲,依依不捨地離開上一秒還緊緊地貼合著的、八田柔薄的唇瓣。

嘴唇上承受的微微的力度瞬間消失,由對方嘴唇傳遞過來的溫度也漸漸消散開去。八田突然意識到,剛才的親密接觸,極有可能就是所謂的「吻」,於是臉頰自然地升溫。

「混蛋猴子!你在幹什麼!」

平時動輒喜歡扯開嗓子吼話的八田,此時意外地覺得力不從心。

「當然是喂你吃東西。」

面對質問,伏見倒是一臉平靜。從那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來看,儼然沒有一絲一毫犯罪的自覺。

八田這才意識到因為自己剛才的掙扎,被強行灌入自己喉嚨的液體似乎外溢了好些,濡濕感在臉頰和頸背上微微蔓延開去。

「混蛋!你究竟喂我吃了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牛奶。」

伏見平靜地回答著,一邊用手指輕輕拭去八田臉上的餘液。

「加了蜂蜜調味的。」

追加的說明,讓八田突然找不到吐槽的切入點,居然微微慌了神。、

仔細一想的話,自己確實也沒有說過不喜歡蜂蜜——八田咽了一下,味蕾攝取著液體的味道——

八田意外地發現,這加了蜂蜜的牛奶,味道似乎還挺不錯。

蜂蜜的甜味在口腔內慢慢擴散然後微微發酵,甜味逐漸向酸味過度。原本被甜味覆蓋的牛奶的味道也逐漸暴露了出來,這讓八田不自覺地生出了想要索求更多的念頭。

(不對!)

(現在不是喝牛奶喝蜂蜜的時候呀喂!)

八田迅速晃了晃腦袋,好讓自己的思維安定下來。等及思考跟上節拍,時間卻經過去一分鐘有餘。

「你到底想幹什麼!」

恢復過來的八田馬上展開攻勢,而伏見依舊冷靜從容。

「你現在這個樣子沒法吃別的東西吧,停機幾天的胃部會受不住的。」

「沒問你牛奶的事情,」

八田瞪著伏見,把剛才的問題厲聲重複了一遍:

「你究竟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

伏見低聲呢喃,一邊用手肘支起身體,保持壓在八田身上的姿勢。

「我才是想問你,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還突然就倒了下去究竟是想幹什麼!」

如是輕斥著八田的伏見,深色的眸子裡有明顯的怒意,卻又不全是責備的神色。

「美咲,自從十束哥死了你究竟有沒有好好吃飯!」

「十束哥的事情一天不解決你叫我怎麼能安心吃飯!」

因為牽涉到重要的同伴的關係,八田的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個八度,這讓伏見的怒意明顯提升了兩個檔位。

「十束哥十束哥……你的眼裡就只有別人的事情完全不在乎自己嗎?!」

伏見少有地扯開嗓子,讓八田不禁怔了一下。

「十束哥是我們吠舞羅最重要的成員之一……」

八田別過臉去,故意避開伏見的眼神。

「吠舞羅吠舞羅……吠舞羅就那麼重要非要你一刻不停地掛在嘴上?!」

「當然!」

只要提及氏族的事情,八田就會自然而然地激動起來,並且習慣性地拉開自己的衣領,展示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氏族印記。

然而此時八田卻再一次意識到不對勁——

抓在手裡的,不是自己平時穿的T恤的圓領,而是制服樣式的略硬的翻領。

「混蛋!我的衣服呢?!」

「都濕透了所以給你換了,現在在洗衣機裡。」

伏見伸手推了推眼鏡,無可奈何地歎了一口氣。

「飯不好好吃下雨也不打傘就在外面亂晃,你要任性到什麼程度……」

「要你管!」

八田撇了撇嘴。

 

從剛才醒來到現在,把所有零零碎碎的事情重新組織了一遍,八田才總算弄清楚了狀況。

傍晚的時候草薙哥來了一通電話。

在聽說吠舞羅的成員因為調查十束哥的事情而跟青服的傢伙發生衝突、最後還被以妨礙執行公務為由帶走之後,自己就氣上心來,完全不顧雨勢、丟下才吃了幾口的拉麵就沖了出門。

其實自己完全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人。

而自己居然就在迷迷糊糊之中跑到了這傢伙的家門口,還沖著一臉不明所以的這傢伙吼了一句「你個混蛋趕快把我們吠舞羅的人放了不然我絕對不放過你」。

然後,

然後?

對了,然後突然就眼前一黑——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自己突然就倒了下去。

 

「總算想起來了吧……」

伏見的語氣有點不耐煩。

「混蛋,趕快放了……」

「早就放了,」

一臉煩惡的伏見伸手把床邊的終端抓了過來,調出了短信,然後把螢幕轉向八田。

「半個鐘頭前來的消息,人已經放回去了。」

語畢,伏見隨手把終端丟到一邊,地板發出了重重的一聲悶響,恰好和應了伏見的不滿。

「草薙哥給你來過電話,應該也是說的這事,不過已經被我按掉了。」

「混蛋猴子!終端給我!」

「我給你關機了。」

八田伸手推開伏見,卻被對方俐落地一手扼住腕關節。

伏見嘖了一聲。為免八田反抗,於是索性把八田另外那只手也一同按在床上。

「放開我!」

越過頭頂的雙手因為禁錮而無法動彈。八田轉而把力量集中在腿上,提起膝蓋正要戳過去,卻被伏見用架在自己大腿上的膝蓋輕易地頂了回去。如此一來,八田完全處於被壓制的狀態——而且,是以大腿完全張開的可恥姿勢被對方死死地壓在床上。

掙扎的動作導致衣物的摩擦觸感在腿上四處蔓延。羞辱的紅暈不自覺地攀上八田的臉頰,而這在進犯方的伏見看來卻別具情色的意味。

下身的詭譎涼快感讓八田意識到自己身上只穿著一件襯衫,下身卻毫無防備。之所以剛才沒有發覺,大約是因為略長的、不稱體的襯衫稍微蓋過重要部位的關係。

一想到襯衫的主人明明比自己還小四個月卻比自己還要高出半個頭的事實,八田更加氣不打一處來。

「變態!你究竟在幹什麼?!」

「是啊…我究竟在幹什麼……」

伏見低聲呢喃,凝視著八田的眼神變得更加複雜。

「我究竟在磨磨蹭蹭什麼啊……明明直接就侵犯你的身體毀壞你的尊嚴不就好了?剛才給你洗澡的時候就趁著你昏迷下手不就好了……」

色情的用詞。不軌的企圖。伏見完全沒有隱藏自己真實想法的意思。

臉頰因為羞恥心前所未有地發作而再度升溫。這種高溫與赤火的力量完全不同,不但沒有噴薄而出的力量的氣勢,而且讓人感到渾身不自在。又羞又氣的八田用力扭動身體想要掙開束縛,卻招來更加用力的禁錮,想再微微動一下手腳都變得困難無比。

伏見俯下身去,輕輕的鼻息在八田的耳根上綻開。不曾受過這種帶有情欲意味的輕癢感折磨的八田,難過地扭了扭頭。

「又在引誘我了……」

伏見連著嘖了兩聲,聲調和語氣裡卻充滿了滿足的愉悅。

「美咲,你就這麼想要我?」

先是輕輕的觸感——又輕又柔的觸感,仿佛被蘆葦輕輕拂過。拂過的地方微微地發癢,讓人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而當這種觸感像放大般慢慢變得清晰的時候,同時傳來的還有溫熱的濡濕感。八田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耳垂正被對方含在嘴裡、宛如食物般細細品嘗。八田用力扭了扭頭,好不容易才脫離那讓人厭惡的、帶了情熱的濡濕感。

重新對上八田的眼神的伏見,略略露出惋惜的神色。

「別反抗我。」

伏見柔聲地命令道,而氣上心頭的八田根本不領情。

「給我滾開!」

掙扎中的八田,目光不小心落到了伏見鎖骨下的印記上。心裡突然莫名地湧起一陣難過的痛苦,然而嘴上卻不由衷地罵了出來——

「你這個吠舞羅的背叛者!」

「嘖……」

伏見咋舌,臉上的怒意明顯上升。

「不許想吠舞羅的事情!」

「我愛想就想,你管得著!」

八田「哼」的一聲用力別過頭去。

「看著我!」

厲聲的命令之下,伏見用手鉗住八田的下巴,略略發力就把八田的臉扳了過來。

八田恨不得自己的牙齒像惡鬼一樣長,長得可以一口咬住那只鉗制著自己的手。

「我要你看著我,美咲,」

語氣裡少了剛才的嚴厲,卻多了幾分不容反抗的強勢。

「這個時候,你只能看著我。」

語畢,伏見粗魯地覆上八田的唇瓣,趁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用自己的靈舌在唇齒間強行突入。

對於接吻完全沒有實在概念的八田連臉紅都來不及,腦袋突然就變成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反抗,只能順從地讓對方的巧舌像領舞般圈卷著自己的舌頭纏綿。

 

 

無法呼吸。

完全無法呼吸。

仿佛溺水一樣無法呼吸。

雙目不自覺的緊閉加強了沉溺的感覺,身體像被掏空般懸在半空,似乎隨時都會墮落在黑暗的深淵。





****************************色*氣*T*B*C*****************************





文字感官刺激什麼的……好吧,這個還真不是像吾輩這麼弱氣的傢伙能擼得來的TAT(最初想寫出來的那種感覺完全出不來……哭死)

於是話說其實吾輩鹵肉的時候基本上是想到什麼就敲什麼的,差不多就是放手任由故事自己去發展的樣子,所以劇情性是很弱的。再加上一直是處於難產狀態,所以過程拖拖拉拉(自己都有想死的衝動了TAT)……過程被寫得很散,為了減少違和感,所以故意分開來發。(換言之連著看就會很不連貫…吧……大概)

虐心、歡脫、溫馨、寵溺都擼到一鍋子裡面了,真的是……五味交集……(喂!你的數學是美術老師教的嗎!)好吧,那後面加個甜膩~~~總之,就是百感交集啦……不是說這鍋肉,是說自己的感想啦……(滾吧你!)

可以接受這場加時的童貞畢業考核的童鞋歡迎繼續跟文^_^



二樓電梯請按→_→【#2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