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2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



△R18

△肉渣多

△本節鬥嘴有

△本節伏見溫柔攻





****************************色*氣*分*割*線*****************************





就在八田幾乎要感到窒息的前一秒,伏見才不舍地離開這個漫長的吻。

閃爍著情欲的銀絲在兩人的唇間拉出好看的弧度。沒等八田反應過來,情絲便輕輕斷開,在空氣裡綻放出不可聽及的破碎聲。

(這也是「吻」…嗎……)

八田這才反應過來。本想大聲吼罵,卻又因為一度缺氧而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氣。

伏見用雙手撐起身體,微微喘氣調整呼吸。

 

儘管已經沒有再被對方禁錮,八田的目光卻似乎無法從眼前那個一再被自己怒斥為「背叛者」的混蛋身上移開——

薄薄的一層細汗。

伏見從脖子到胸膛完整地覆著一層薄汗,無來由地讓八田嗅到遠在自己之上的雄性氣息。

在八田的印象中,體溫天然偏低的伏見甚少會像這樣沁出汗水——反過來去搜索記憶中所有同時被貼上「猿比古」和「汗水」兩個標籤的場面的話,搜索結果全部是兩人在出任務的過程中、自己被伏見救助的場景。

(混蛋。)

八田突然有些恨自己,雙手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

絮語般的低聲呢喃在下一秒爆發成呵斥般的質問:

「為什麼要離開吠舞羅啊混蛋!」

八田的目光直直地接上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的視線,嘴上重複著剛才的問題,語氣卻一次比一次更無法強硬起來,聲音也像加了漸隱效果般越來越低。

「為什麼要離開……」

 

說啊!

你給我說話啊!

混蛋……

 

莫名生起的痛苦充斥著內心進而直湧至喉頭。說不出的難過讓八田想罵卻罵不出來,只能不甘心地咬著下唇。

「別這樣……」

伏見伸手輕輕拭去八田眼角滲出的淚水——如果不是這個動作,八田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居然哭了出來。

「我會心疼的……」

伏見讓自己的吻輕輕落在八田的眼瞼上。

一秒。

兩秒。

三秒……

明明清楚地數著,數著數著居然就亂了拍子。粗線條的八田根本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感到不安的緣故。

這個吻似乎比剛才的熱吻還要漫長。八田在靜默閉目的黑暗中承受著眼簾傳來的微重。內心有好多好多話想說想問,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嘴角微微動了動,卻沒有發出任何一個能表達意思的音節。

八田想提手去輕撫對方身上那個帶有觸目驚心的燒灼傷痕的印記,卻被誤以為想要抵抗而被抓住手腕。

「疼、嗎……」

八田輕聲的話語讓伏見止住了動作。壓制對方的手,以及,手腕被握住的手,如同兩人突然陷入的靜默氣氛般僵止在半空。

「疼嗎?」

得不到答覆的八田又問了一次。

「嗯…很痛、很痛……」

看不到對方的表情,想通過想像來補全似乎也很難。八田猛然發覺自己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認真看過伏見的臉——不是自對方離開自己離開吠舞羅的時候,而是比那更早、但具體是更早多少時日已經無法說清的時候。

「真的很痛、痛到想死你知道嗎…美咲……」

瞬間湧起的戚然立時脹滿胸口,八田難過得說不出一句話,只能聽著對方絮語般地訴說著自己無法親身體會的痛苦,以及混在話語裡含糊不清的低聲呻吟。

「無法釋放出來的話,我會痛苦到死的,美咲……」

自己被抓住的手在毫無防備之間被帶入到對方的貼身衣物之下,指尖和掌間如觸電般迅速傳來灼燒程度的炙熱感。八田很清楚自己觸摸到的正是對方的雄物以及亢奮的欲望,臉頰自然地升起了程度相當的灼熱的羞恥感。

「混、混蛋!」

「美咲就只會用‘混蛋’來罵我嗎……」

伏見的聲音稍微有些變調,如同他此時因為某種病態的感情得到滿足而微微扭曲的表情。

「繼續罵,我喜歡聽美咲罵我,用粗口的話說不定我會更加興奮……」

「去你的!誰要……」

不自覺落入圈套的八田,突然感到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度突然提高了不少,想要逃離手邊那根灼熱的巨物變得更加困難。

對方的肩膀近至幾乎貼到自己的唇邊。八田一瞬間生起用力一口咬下去的衝動,卻在得逞之前被對方的唇瓣覆上。

好想好想把自己罵個千遍萬遍。八田再一次意識到自己不僅不瞭解伏見,更加不瞭解伏見到底是瞭解自己到什麼程度。

口腔內壁傳來被溫柔地掠刮而過的觸感,毫無遺漏地、每一處都被照顧到位。而被對方故意冷落的舌頭只能像在舞會上因為缺少舞伴而落單般呆在原處,不知道該如何動作。

保持不動的話,肯定會被嗤笑為童貞。主動的話,又必定會被說成是引誘犯罪。處在進退兩難的局面的八田,突然靈光一閃,想狠狠咬住對方用於侵犯自己領地的舌頭——

本以為這個辦法可以成功,卻不料最終結果竟然是自己咬牙切齒地看著及時退出的進犯者得意滿滿的壞笑。

八田正想臭駡一通,卻看到對方卸下嘴角上的壞笑弧度之後的、由數種痛苦混合而成的扭曲表情。

「很痛啊美咲……」

「怎麼可能我都還沒咬下去」——

本想這麼反駁的八田,突然意識到伏見抱怨的並不是嘴上的事情。

「美咲突然用力差點就把我廢掉了啊……」

「是真的廢了你才好!」——

八田本想就想這麼罵回去,卻意識到自己剛才就是因為太衝動而沒有控制好,握著對方的要害的手先於嘴巴接收到大腦的反抗指令而導致打草驚蛇、讓對方有了逃脫的機會。

而就在這自我反省的空檔間,伏見居然無防備地放開了八田的手腕。

(有破綻!)

(這次絕對不能再錯過機會了!)

八田突然反應過來,卻不料自己反而是更加無防備的那一方——

自己的要害部位正被對方掌握在手裡。

一來是因為過於粗線條而沒有感受到眼前情色滿滿的氛圍。二來也因為根本沒有意識過這樣的場景跟性之間僅有一步的距離。一臉懵懂、不曾經涉情事的八田,未雄起的莖物被對方的的手掌完全覆裹還尚有餘裕。

「美咲,你要童貞也有個限度吧。」

伏見一邊訕笑,一邊輕輕發力套弄手裡的玩物。

「連怎樣讓男人舒服都不知道嗎?」

「知道不知道跟你有個屁關係!啊……」

突襲般的一下刺激讓八田再也罵不出來,而伏見只是笑著嘖了兩聲。

「當然有關係啊,美咲……」

套弄動作的力度有針對性地時強時弱,伏見每一次的微微發力都恰到好處地刺激到八田敏感的神經。手中的莖物開始膨脹,顏色也因為血液的充注而逐漸向著猩紅色過渡。

「唔…啊……唔嗯……」

想要拼命忍住的輕哼和不習慣的呼吸聲像缺堤般外泄,無法阻止。

「再叫多點,美咲,想更舒服點就再叫多點。」

「混…混蛋……」

(誰要叫啊!)

光是罵一個「混蛋」就已經艱難無比,無法罵出來的話都只能悶在內心。八田無比後悔剛才沒有狠狠用力廢掉這個混蛋。

「那也沒關係……」

伏見的嘴角揚出一個詭譎的角度,似乎是醞釀著什麼不軌的企圖。

八田意識到這是危險的信號,卻因為不知道對方的意圖而無法採取任何行動。

就在這空當的兩三秒之間,伏見退到八田的身下,宛如小動物蹭磨主人般用他的臉去摩擦八田逐漸脹起的欲望。

「讓美咲舒服得自動自覺地叫出來似乎也不錯哦?」

(等等你想幹什麼?!)

八田的意識一瞬間放空——

(這傢伙!!!……)

完全沒有料到伏見會伸出舌頭來舔弄自己的要害部位。刺激的舔觸順著器官的形狀從囊袋底部直達鈴口位置,一氣呵成的快感如同痙攣的電流一樣麻痹了八田全身的知覺。

雙手明明沒有被縛,卻完全沒有辦法依照自己的意願去阻止位在自己身下的人,八田只能死死地抓著床單。

「唔……唔……」

於喉頭間打轉的輕喘聲在八田的極力抑制之下變成無意義的音節,而在進犯者的伏見聽來,這些零碎的音節卻有如天籟般動聽。

「這麼好聽的嬌喘聲不叫出來多浪費,美咲,盡情地叫出來吧……」

如同幻聽一樣。

八田在迷醉的恍惚間似乎聽到了意思類同的話語,意識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又一波更強勢的快感便又洶湧而來。

伏見用舌尖推開口中的莖物皮膚上的細微皺褶然後來回掃掠。陌生而刺激快感開始慢慢地摧毀八田的理智。

覆裹在莖物上的濡濕感和溫熱感滋潤著那裡每一根纖弱的神經,欲望在刺激之中抬起了他高貴的頭顱。快感和羞恥感同時侵襲全身。在拒絕的理智和進一步索求的沉迷之間徘徊的八田,不自覺地弓起了腰肢。

伏見並不覺得自己這缺乏反復練習的技巧有多高明,只是對於童貞的八田而言、夠用有餘罷了。伏見滿意地一口含住這可愛的玩物並且盡可能地深入,讓八田初次暴露於人前的欲望抵及自己的喉嚨深處。

而對於八田而言,刺激著自己最脆弱最敏感的神經的觸感之中,除了柔軟的舌尖之外,還有略顯粗暴的齒咯——同時觸動舒感和痛覺的輕微齒咯似乎比單純的溫柔攻勢更讓人無法反抗,八田不自覺地抬高了自己的腰肢——儘管只是下意識的行為,卻極像向著對方索求更多、更多——也許正正是因為這是由下意識主導而作出的行為,反而更接近潛藏在理性和尊嚴之下的、最原始的肉欲。

 

八田完全沒有想過那個器官居然會變成他人手中的玩物,更沒有想過由他人的撫慰中獲得的快感居然會是自慰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八田很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有意識去觸摸並且依循生理的欲求去撫慰那個部位的時候,自己其實並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要這麼做。看著快感消退後殘留在自己手上的濁液時,甚至還有一種自厭的嫌惡——骯髒而且下流。直到過了好久、知道這是男性的正常生理反應才稍微安了心,但潛意識裡還是有著或多或少的抗拒感。

撫慰別人是出於什麼心理?而撫慰別人又會是怎樣的感覺?不會覺得很髒很噁心嗎?八田突然冒出一連串的疑問。

腰背傳來足夠承托身體的力度,似乎是對方用雙手托住了自己不經意抬起的腰部。然而八田卻因為思考著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而分散了精神、因而沒有注意到。

施加在腰上的力度猛地提高了一下,卻又拿捏得精准,八田的注意力被突然集中回來,似乎是對方對於他的走神感到不滿、於是以此來提醒——一點也不粗暴的方式,甚至可以說是溫柔。

這樣的感覺讓人自然地生出安心感。似乎有那麼一種衝動想試著什麼也不去思考,痛快地把自己交給這種有強大力量作為支柱的安心感——

以及給予自己這股安心感的人。

而這個人現在會是怎樣的表情?自然而然地生出這個疑問的八田,伸手向身下撫去。

指間摩挲而過的是柔軟順滑的髮絲。如同上等絲綢一般,深色的碎發在柔色的燈光下閃耀著迷人的光澤。

伏見稍微抬頭,正好迎上八田迷醉的眼神。

(美咲,我知道你想要的……)

意會的微笑過後,伏見更加賣力地侍弄八田最敏感的位置。

「嗯……啊……哈啊……」

防線失守的八田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喘息,欲望也在對方的呵護之下不斷膨脹。

此時此刻的八田,腦裡只有剛才伏見從身下仰視自己的滿足眼神。不僅是聽覺和觸覺,連視覺也合力要將自己推向墮落的深淵。

八田好怕好怕自己會在這個時候釋放出來。不全是因為羞恥心作怪,更多是因為一旦釋放出來的話,那種骯髒的感覺會讓自己非常非常討厭。

「不…不要……唔嗯……要、要出來了……嗯…猿……」

零碎的音節勉強能拼湊出八田想要表達的意思,但伏見反而加緊攻勢,把逐漸熟習的技巧又演練了一遍。

莖物上最纖細的血管已然充漲至滿盈,欲望如同擴張到極限的皮膚一樣膨脹到瀕臨爆發的臨界點。鈴口滲出的蜜露越來越多,味道也越漸強烈。伏見意識到八田已經到達忍耐的頂點。

 

 

拉扯至極限的橡皮筋在一瞬間放手會怎樣?

答案就是「嘭」地爆發。

 

 

及時的退出讓八田恰好地慌了一下神,欲望的泄出就在腦袋突然掉入空白的兩三秒之間。

等八田反應過來的時候,全身的力氣仿佛被悉數抽去般無法聚集。在伏見的雙手承接下,八田整個人完全癱軟了下來。

釋放過後的滿足和舒服在八田的臉上明顯可見。伏見看著自願落入自己懷抱的人兒,寵溺地笑著嘖了一聲,慢慢把他放到了床上。


****************************色*氣*T*B*C*****************************


需要上三樓的童鞋請按電梯→_→【#3

评论(1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