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3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



△R18

△肉渣多

△本節伏見高頻

△本節後段回憶殺





****************************色*氣*分*割*線*****************************





似乎喘了好一陣子的氣才平伏過來。

等八田完全緩過來的時候,伏見早就再次壓在自己上方。

「美咲,剛才舒服嗎?」

伏見柔聲詢問,而這樣叫人羞澀的問題根本就不是童貞未破的八田能從容回答出來的。

八田故意別過臉去,不去看伏見那張除了溺愛還有其它複雜感情的臉。

「不回答的話,我就當美咲默認了哦~」

伏見用嘴唇咬上八田的耳垂,輕聲細語道:

「美咲可就舒服了,可我還是很痛苦呢……」

伏見輕輕握住八田的手腕,伸向自己的小腹。八田無反抗的手在接觸到熱度未退的濁液的瞬間,仿佛觸電般想要把手抽回去,卻因為施加在手腕上的力度突然提高而只能乖乖就範。

「美咲好色哦……居然射了那麼多……」

伏見寵溺地連嘖了兩聲,放開了八田的手腕,轉而用手指沾上對方疲軟下來的莖物鈴口的殘液。

「美咲的前面是第一次吧…像剛才那樣被人溫柔地撫摸……」

露出劣質的惡笑的伏見,故意讓沾滿濁液的手指伸到八田眼前,看著他的臉色從缺氧的難過變成恐懼的嫌惡。

而即使這樣,伏見還不打算就此罷手,反而加緊了羞辱八田的攻勢——

「美咲還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色這麼下流的吧……」

伏見在八田自嫌的厭惡視線中保持著他愉悅滿滿的壞笑,然後用他的舌頭把手指上的濁物舔得乾乾淨淨,最後還索性含住自己的手指、反復品嘗,仿佛意猶未盡一般。

手指在唇齒間抽離出來的時候,沾在手指上的唾液閃爍著欲望的迷離的光澤。八田全身的羞恥感無處遁形,自嫌的神情已經在臉上堆積到無法再增加。像被抽離了魂魄般無法反抗的八田,只能任由伏見用這淫欲滿滿的手指描摹著自己的唇瓣輪廓。

「可是呢……」

惡作劇過後的伏見輕輕地撫上八田的臉。

「這樣誠實的美咲,我最喜歡了……」

語畢,伏見一邊抓著八田的手沾上自己小腹上的濁液,一邊把帶有欲望氣息的節律呼吸輕輕送入八田的耳道之中。

「好想要……」

「好想要哦美咲……」

「美咲我想要……」

「我想要你,美咲……」

八田微微晃動腦袋,想要逃離伏見輕輕噴薄在耳朵上的鼻息。然而鼻息總在接觸到皮膚的瞬間就仿似落葉觸及水面那般、由神經末端自然生成的輕微瘙癢漣漪式地蕩漾著傳導開去,直達大腦進而遍及全身。

「給我…美咲…滿足我……」

溫柔的話語。

迷情的語調。

八田仿佛被催眠一般變得服從,不再往被對方掌握著的手腕裡注入反抗和抵觸的力度。

對於行事習慣風風火火的八田而言,這就是放棄抵抗的意思。

伏見放開禁錮八田的手,解開了褲子上礙事的鏈子,然後在八田的耳邊柔聲命令道:

「脫下來,快點。」

八田順從地讓雙手環在伏見的下腰兩側,勉強地把身體裡剩餘的氣力集中在手上然後按住褲頭,似乎打算就這樣拉下對方的褲子。

早已雄起卻得不到發洩的巨物加大了褪下衣物的難度。褲子的硬質料子與器官上的纖弱神經之間的摩擦讓人感到非常不適,伏見痛苦地嘖歎了出來。

沒有料到自己的笨拙竟然會弄痛對方。八田微微慌了神,手上的動作停在半空,仿佛無法動彈。

「沒關係,美咲,」

心疼起來的伏見反而忘記了自己的痛苦,伸手去輕握八田的手放入自己的胯間,然後在耳邊溫柔地進行引導:

「先幫我拿出來……對,就這樣…溫柔點……」

雄物在解除褲子的禁錮後更加肆無忌憚地昂起了頭,八田被炙熱的高溫震懾著,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美咲乖,別怕……用手就好……」

耳邊適時傳來伏見溫柔的安撫和指引:

「用你射在我身上的液體去滋潤我…快點……」

催促的话语,最后一个音节里(快点↔早く)混有明显的、痛苦的重音。伏見很清楚,現在的八田,有如主驅動程式的執行緒被掛起一般,沒有手把手的指導的話肯定會進行不下去。

伏見重重地噴了一下鼻息,重新調整呼吸。下一秒,伏見輕輕握住八田的手腕,讓他的手掌在自己的小腹上遊移,進而沾滿那些隨同精力和情欲一起泄瀉出來的濁液。

「美咲,摸我……」

握住八田的手移到自己的胯間後,伏見故意放開了手,仿佛是在暗示「我把自己交給你了」一般。

八田輕輕握住那根高溫的柱體,手掌上漸冷的濁液再次變得溫熱,在上下套弄的動作之間把柱物染得均勻。

伏見把雙手前臂枕在床單上,儘量讓上身貼近八田,把浸滿情欲的話語直直地送入對方的耳裡:

「嗯…嗯啊……對…美咲就這樣……試著再輕一點……」

伏見用舌頭舔弄身下的人兒的耳根,偶爾讓自己的不節律的呼吸連同喘息輕輕噴在對方的肌膚之上。

鼻息在接觸到肌膚的瞬間迅速綻開成刺激神經的輕癢感,進而侵擾難得集中的思維。八田不斷扭頭想要避開,卻引來伏見的加緊進犯——不僅僅是呼吸,還有語言攻勢。

「美咲…哈啊……我的喘息…喜歡嗎……」

「喜歡的話……想再聽、更多的話……」

「再溫柔點……美咲……」

想要避開語言和鼻息的雙重攻勢的同時還要提高手上動作的技巧,這對於八田而言顯然難得過分,而結果當然就是不出所料地兩邊都顧不來。

羞澀與慌亂失措交織在一起,一臉焦急卻無計可施的八田,眼角竟然微微泛出了濕潤的光澤。

(果然是急不來的啊……)

調教童貞的美咲看來比自己想像的還難。伏見心有不甘地嘖了一聲,稍微調整一下才剛剛開始變得紊亂的呼吸。

「美咲其實已經做得很好了……」

輕輕拭去對方的淚水後,伏見支起了上半身,讓自己和對方之間稍微隔開一段足夠讓鼻息消散開去的距離,避免自己在不經意間導致對方分神。

「美咲也很想看到我舒服滿足的樣子對吧……」

伏見用他的深色眸子對上八田的蜜柑色眼眸,然後伸手輕輕撫摸對方的臉頰。

「力度再輕點,然後速度再快點。」

餘音還沒落下,伏見就抓起八田的手進行引導,讓力度和速度都調整到比較理想的狀態。

「嗯…嗯啊……就是這樣……美咲…保持這個節奏……」

「……哈啊……啊……美咲、再快點…快點……」

「……再快點啊美咲……」

喘氣的聲音明顯提高了不少,頻率加快而節奏錯亂。伏見知道自己隨時都會釋放出來,但在宣洩出來之前,有些重要的事情非做不可。

 

「……美咲……你是我的……」

 

所以,我不允許你無視我。

不允許你不看著我。

 

「…美咲……我要弄髒你……」

 

「我要佔有你……」

 

 

即使毀壞你也想得到你。

就算被你憎恨也要佔據你。

哪怕你的眼神裡只有憎恨,我也要你看著我。

 

只看著我一個人。

 

我曾經,真的是這麼想的。

 

可是,

 

面對著你的時候我卻下不了手……

 

 

在粗重的喘氣聲中,潛藏已久的佔有欲和破壞欲驅使伏見推掉八田套弄自己欲望的手、想要強行突入,卻又在接觸到對方的蜜穴入口的瞬間生生止住了動作。欲望如同缺堤的洪水般噴薄而出,高溫的濁液濺滿了對方的大腿根部。

微涼的下體突襲般地傳來一陣混合了灼熱和粘濕的感覺,雄性體液強烈而特殊的氣味在空氣裡微微發酵。腦袋缺氧般一度空掉的八田,稍稍緩過神來。

原本以為伏見會如他所言強佔自己,自己的手被拍掉的瞬間甚至生起了未曾經歷過的恐懼。然而伏見卻沒有那麼做。

 

 

呐…猴子……

你還是原來的猴子吧……

還是我認識的猿比古吧……

 

 

伏見的喘息逐漸慢了一些。低垂的頭顱被稍長的前發略為遮蓋。背光之下,伏見此時此刻的表情無從看去。

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胸膛。

精悍偏瘦的身體。

色氣精緻的輪廓。

還有覆裹在薄薄的皮膚之下的、若隱若現的血管。

明明發洩出來的是對方而不是自己,八田卻微微失神,眼睛也因此找不到合適的聚落點。

(這個時候,好像安撫一下對方會比較好?)

八田伸手環上對方的肩頸。自己手腕處的動脈和對方的頸動脈、在不經意間隔著皮膚微妙地貼合,仿佛是兩個人以心臟為貼合點比著胸膛、相互感受對方的心跳。

在某種莫名的衝動驅使下,八田環緊了雙手,讓伏見輕輕壓了下來。

 

 

『這裡也出血了。』

『呃…嗯……』

『美咲手太笨了,還是我來上藥吧。』

『我才不笨啦,混蛋!』

『這裡傷太慘了吧,連表皮下面的肉都露出來了。』

『你要是被嚇到了就別看啊!』

 

我怎麼會被嚇到。

美咲,看到你那張自惡的臉,我也會心疼的。

 

 

『新肉終於長出來了呢,現在應該不痛了吧,呐、美咲?』

『不痛是不痛啦,但是長出來的肉很難看啊。』

『別太在意,慢慢就會恢復回去的。』

『那個……那裡好癢…新長出來的肉,好癢……』

『所以呢?』

『那個位置我的手夠不到啦,猿比古,幫我撓一下。』

 

不管我用多輕的力度去撓,總會弄疼自己。

只有猿比古這傢伙能恰到好處地消除這種痛苦。

因為那個傷痕在背後所以一直不知道。

因為自己太神經大條也沒有注意到原來這傢伙是真的全身上下各個部位都體溫偏低,包括舌頭。

所以一直不知道,

溫和而且溫柔地解除痛苦的方法。

 

 

呐、美咲,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上「有血有肉」的東西嗎?

因為在我停止了的記憶裡,只有每次你受傷、我給你上藥的時候你才會認真地看著我。

 

只要小心翼翼地揭去那一層薄薄的乾涸的血膜,粉色的、微微淌血的嫩肉就會暴露無遺。

微微的腥味。

幹硬的血痂。

難聞的藥水。

還有你忍著痛咬牙切齒的表情。

以及你一邊罵著「混蛋」一邊用力地抓住我的肩膀我的手臂的痛感。

我全部都記得。

 

美咲,我全部都記得……

 

……


****************************色*氣*T*B*C*****************************


四樓電梯直達→_→【#4

评论(3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