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4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


△R18

△肉渣多

△本節鬥嘴有

△本節熱吻、扒衣、撕咬(血肉有)【哎呦官人你好糟糕!】(等等!這邊廂是從哪裡穿越過來的???)





****************************色*氣*分*割*線*****************************





「猴子?」

八田輕輕叫喚了一聲,伏見才微微睜開了眼睛。

「別趴在我身上睡覺啊你個混蛋!」

看到對方醒來,懸空的不安感總算輕輕落地。然而,這卻是絕對不能表達出來的感情。差點就一臉安心地呼出氣來的八田於是叫嚷了起來,仿佛想要掩飾一般。而伏見則習慣性地嘖了一聲,還附加了一息歎氣。

「吵死了,美咲。」

伏見扶了扶眼鏡,然後支起上半身,用他的深色眸子對上八田蜜柑色的眼眸。

八田因為被伏見直直地盯著看而覺得渾身不自在,正想伸手推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對方深情而迷離地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美咲……」

「怎、怎麼了……」

對方染上迷離色暈的深色眼眸很好看。好看得讓自己甚至有不願意移開目光的念頭。八田突然注意到自己居然認真地看著對方的眼睛,仿佛被某種魔力牽引一樣。

與之前在對方面前發洩出來相比,此刻的微微羞澀簡直微不足道。然而八田還是迅速別過臉去,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臉上的微紅。

「剛才,過癮嗎?」

「混、混蛋!」

情色的問話倒是讓八田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儘管語言還沒有跟上節拍,拳頭卻是率先招呼了上去。

「真是的,」

伏見輕易就擋下了這毫無攻擊力的一招。

「一點也不誠實的傢伙。」

「哼!」

八田蔑笑著說道:

「剛才究竟是誰趴在我身上睡覺的呢?呐,猴子?」

「這種事情,要是美咲喜歡的話,廣而告之也沒關係的哦……至於廣播管道嘛,Scepter4要多少有多少……」

伏見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八田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所謂反擊又一次被對方反過來利用,暗暗在心裡臭駡自己。

「差不多該開始正題了……真沒想到前戲居然花了這麼多時間……」

一臉不爽的伏見,語氣裡卻沒有絲毫的不滿,甚至反而略有愉悅的意味。而這句話卻讓八田氣不打一處來,又是一拳沖著伏見的臉招呼過去。

「我說美咲啊,」

伏見再次輕鬆地擋住八田的攻擊。

「你就只有在做的時候才比較誠實嗎?」

「滾開!變態!」

兩次攻擊落空導致雙手被縛。八田恨恨地咬了咬牙,抬起腳就想踢過去。伏見習慣性地想用大腿壓回去才驚覺著發現、剛才褪到一半的褲子阻礙了動作,於是只得迅速側開身體。

這一次的攻擊不算完滿成功,但好歹讓對方的側腰挨了一下。好不容易稍微扳回一點劣勢的八田,這次總算能理直氣壯地嘲諷起來:

「動作變遲鈍了嘛,猴子~」

「美咲……看來不好好調教一下,你是不會聽話的……」

對於八田的挑釁,伏見不但沒有怒意,反而露出了更加劣質的惡笑。

八田隱約嗅到了陰謀的氣息。而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伏見已經把手一揚,把脫下來的礙事的褲子扔到了床邊。

「本來嘛,我是想溫柔點的……可是美咲好像更加喜歡被人粗暴地對待哦?」

伏見再次俯下身去,伸出靈舌舔觸八田的耳背。

「ミィ—サァ—キィ——」(「mi→sa↗ki↘~~」)

故意放慢呼喚名字的節奏,音節間充斥著呼喚者的侵佔欲。八田如遭觸電,身體僵直了一下。卻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薄薄的唇瓣再次被對方的熱唇覆上,在完全沒有守城準備的狀態下被突圍而入。

靈巧的舌頭主動纏上被動的另一方,螺旋般圈卷至對方的舌根然後轉成用舌尖去抵觸,從舌底舔至頂端然後沿著舌面一路滑入喉嚨深處。

舌苔上的味蕾似乎被麻痹了一般,混合在一起的津液完全分不出彼此。

兩人交換的鼻息比剛才任何一次熱吻都還要重,似乎即使窒息也想就此深吻下去。

主動的舌頭每一下觸碰自己的力度似乎在不知不覺間提高了些,原本溫柔深情的吻逐漸變得有點粗暴。八田想要推開伏見、離開這個狂暴的長吻,然而雙手卻只能徒勞地使勁揪住床單。

 

究竟是因為慌亂而忘記了拒絕的方法,還是自己的內心其實並不想拒絕?——

八田一瞬間閃過這樣的疑惑,卻正好因為這一瞬間的分神而沒有接上對方換過來的氧氣。缺氧的痛苦讓八田更加無法反抗,緊揪著床單的手也隨之鬆開。

剛才雙手發力的位置上,纖薄的床單被扭成情色的扭曲迷離的漩渦,綻開在欲望的叢林之中。

(好難過……混蛋……)

處於被動方的八田只能在心裡痛駡這個強行侵佔自己的人,連咽氣換氣都顧不及。被強行灌過來的津液在口腔內滿盈至阻礙到呼吸的程度,享受和忍耐的音節不自覺地從嘴角漏出,津液也隨之外溢然後一路畫出情欲的痕跡。

「唔……唔……嗯…唔……」

強忍的單音節似乎還反映著八田此刻因為壓抑而導致的痛苦,而進犯一方的伏見卻聽得一臉愉悅。

八田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熱吻上,絲毫沒有注意到伏見還有餘裕去伸手解開他唯一蔽體的襯衫的扣子。

不同於靈舌的慢動作,伏見解扣的手勢明顯熟練得過分,單用一隻左手就已經綽綽有餘。

紐扣解盡後,伏見更是猛地一用力、以深入到八田身下的右手前臂稍微托起他的肩膀,而抓住後領的左手則是一把拉向背後。

因為長袖還套在八田的手臂上的關係,襯衫並未就此褪下。略硬的襯衣料子稍微刮疼了肌膚,八田突然清醒了一下,迅速睜開了眼睛。

伏見感覺到一直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順從者開始聚力抵抗自己,卻沒有反推回去的意思,任由對方向後仰頭、從那個漫長得仿佛經過半個世紀的熱吻中抽離出去,被拖延出來的情欲的銀絲順落在對方從下唇至下巴、再從下巴至喉結最後直至左右鎖骨接續點的骨凹之間。

對方灌過來的津液,在重新獲得呼吸的自由時、因為自己只顧著大口喘氣而悉數咽下。八田的臉由是微微漲紅。

「混蛋猴子……」

臭駡的話語因為呼吸略微紊亂而有點含糊。八田別過臉去,免得看到伏見那張得意滿滿的臭臉。

而伏見也只是滿足地嘖了一聲,沒有展開語言攻勢的意思。下一秒,卻突然發力抱起八田,順勢把半掛在對方身上的襯衫往後面扯去。

「嘖……」

脫衣服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在這個時候居然意外地變得困難。伏見一臉不爽,乾脆把八田按在自己懷裡,騰出雙手卸去對方最後的蔽體衣物。

「早知道這麼麻煩,剛才就不給你穿衣服了……」

(可是,不穿衣服的話,美咲肯定會著涼的吧。)

嘴上一邊嘟噥,心裡卻一邊自嘲,伏見苦笑了一下。

(面對美咲的時候,我總是變得一點也不像自己。)

「混蛋……」

八田的罵話依舊含糊不清。

「美咲乖……等下會讓你更加舒服的……」

伏見用牙齒輕輕咯了下八田的耳垂,然後從耳背開始一路吻向胸膛。

耳垂底的軟肌。

雄性性徵的喉結。

血液流動的頸動脈。

稚拙而不太精悍的頸線。

舔舐和吮吻輪流替換,伏見沿著八田的身體曲線吻下去,一路上留下深深淺淺的緋紅印痕,情色之花在對方身上開成一卷春色滿園的盛花圖。

身體如同畫紙般被對方捧著展開在手上的八田,面對舔觸的輕癢感和吮啄的微痛感兩者的聯合夾擊全無還手之力。極力後仰頭顱想要逃離,卻反而讓上半身弓起至更方便對方侵犯的高度。快感的侵染非但沒有停止,反而越演越烈。

「……唔……嗯唔……唔……」

伏見同時享受著八田的身體和喘息聲,滿足地吻得更深,讓綻放在肉粉色的畫紙上的花朵開得更加靡麗。

陷落到迷醉中無法抽身的八田,不自覺地用雙手環上了伏見的肩膀。然而卻在這個時候,對方遊移到鎖骨骨端的唇瓣停下了動作。

「美咲…讓我咬你……」

八田還沒來得及抗議——不,連反應都沒跟上,伏見就不由分說地咬了下去。不同於用嘴唇牽扯,也不同於用齒端輕咯,這次是真真切切地用牙齒咬了下去。

夾在鎖骨和牙齒之間皮膚因為對方的啃咬而發痛,痛得八田用力抓住了施暴者的肌膚——

伏見咬得有多用力,八田就抓得有多狠勁。房間突然安靜得詭異,只有兩個人忍痛的嗚咽在膠著的空氣中擴散,仿佛在進行著兩人之間無聲的角力——

 

 

『美咲,讓我咬你……』

 

『混蛋猴子,給我放開……』

 

 

此刻狀態下的兩人,如若變成互相掐著對方的頸脖,也許真的要到其中一方,不,或者是雙方都斷氣才肯放手。

 

八田有不能放手的理由。

伏見亦如是。

 

 

纖薄的肌膚因為不抵啃咬而略略破開了表皮,血珠微微滲了出來。

嘴唇上的一縷血絲把施暴者的唇瓣描成殘忍的紅。腥甜的味道讓耽溺於咬噬的施暴的滿足中的伏見緩過神來,於是急忙放了口。

熟悉的腥味。

親切的甜味。

伏見不願意舔去這讓他安心的味道,於是任由這種如蜜如毒的味道滲入細不可見的唇紋之間。然而,心疼、後悔、恐懼以及難過卻同時迅猛侵襲而來,死死地堵塞了他的喉頭。

(好難受……)

伏見不自覺地揪住了胸口。

(可惡……)

(我究竟在幹什麼……)

死死地抓在後背上的手也終於放了下來,痛感逐漸消退的同時,雙肩卻像負重般突然被壓上了相當的重量。被內心的痛楚折磨得虛弱的伏見連偏過頭去察看的力氣都提不起來,於是只能用餘光看去,卻發現原來是八田不再發狠的雙手無力地垂落在自己的肩上。

又一波的難過和心疼侵襲而來。伏見痛苦得如同心動過速般地感到絞痛感自胸口生出,突然就喘起氣來。

如同想要向著面前的救命稻草伸出手去一樣,伏見想抱緊八田,而八田卻先他一步、讓自己的胸膛貼了上去,雙手更是圈住了他的頸脖。

「呐、猴子……」

八田在伏見耳邊輕輕呢喃:

「可以了嗎……」

 

可以告訴我、你離開吠舞羅離開我的原因了嗎?

 

「美咲…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啊混蛋……

 

「用我的身體來補償你、可以嗎…美咲……」

 

 

又在那自說自話了……

真是個任性而且不可理喻的傢伙。

不過,

 

算了。

 

 

八田用雙手輕輕扶在伏見肩上,用自己的唇瓣抵上對方左鎖骨下的位置。

那個曾經與自己有著相同印記的位置。

赤火灼燒過的痕跡依舊明顯——不,傷痕似乎從來就沒有消退過。自從伏見在自己面前用赤火的力量炙燒了這個印記以來,這個傷痕就一直保持著原樣。沒有加深也沒有消淺,仿佛時時刻刻在提醒著這段記憶。

「美咲…不要看……」

伏見的聲音裡混著哽咽的鼻音,八田卻故意聽而不聞。

這個帶傷的印記,每次看到都會感到難過,近看更是觸目驚心。

鐫刻般烙在肌膚上的吠舞羅印記,以及疊加在印記上的墨灰色炙痂。八田用指腹輕觸傷疤,沿著傷疤的線條臨摹出形狀。凹凸不平的觸感,從八田的指腹直直地傳達至到胸口,突然生出的巨大痛苦向著心窩襲擊而來。

(一定、很痛的吧……)

(猿比古……不僅是個混蛋,而且還是個笨蛋……)

八田伸出舌頭輕輕舔觸傷疤,讓傷疤凹凸不平的觸感印在自己的舌尖上。

(即使這樣做,我也感受不到和你相同的痛楚的吧…猿比古……)

唇瓣不自覺地貼了上去,八田用自己稚拙的吻輕輕描繪著傷疤的線條。

(那個時候……我背上的傷口發癢的時候你也是這樣安撫我的對吧……)

後背傳來被臂彎圈住的觸感,頭髮也被手梳撩向不自然的走向。似乎是對方把自己擁抱得更緊了些。八田慢慢嗅著對方肌膚上的氣味,想在記憶裡努力尋找出相同的氣息和味道。

 

 

對不起…猿比古……

明明有過受傷的時候被你抱著或者背著回去吠舞羅的時候,可是我卻從來沒有記住過你的氣味……

 

 

鎖骨處有溫熱的濡濕感傳來。那是一種不帶情欲也不帶歡愉的、鹹澀的體液的味道。

嘴唇微微動了動,想要說些什麼來安慰對方,然而卻絕望地發現自己只有嘲諷的本領,在安撫的語言上一無是處。伏見由是恨恨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我啊……果然是個混蛋……)

伏見輕輕抬起懷抱裡的八田的蜜柑色腦袋,而自己則微微頷首,讓兩人的額頭輕輕貼在一起。

(可惡……還是想不到要怎麼說……)

略略感到焦躁的伏見,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又不自覺地嘖了一聲。

「猴子?」

「沒什麼……」

伏見重新放下懷抱裡的人,稍微理順了對方淩亂散落在床單上的蜜柑色髮絲。本來想做個溫柔的笑容來安撫對方,卻只能有心無力地露出一個半劣化的怪笑。

(混蛋……這張臉就不能稍微做個正常點的表情嗎……)

可是——

(算了,)

(反正美咲也習慣了我現在這個表情了吧……)

「混蛋猴子……」

八田輕聲低吟。儘管用的是咒駡的詞語,然而語氣卻極像親密無間的朋友甚至乎情人之間的親昵稱呼。

八田故意別過臉去,只在嘴角上揚起了一個會意的笑容的弧度。

 

 

猿比古……笨蛋……



****************************色*氣*T*B*C*****************************



上五樓請戳我→_→【#5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