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5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4


△R18

△肉渣多

△本節入肉(請不要大意地起筷吧!)【因为实在不想用「上」所以换成了「起筷」,后段有解】

△本節脫線有

△本節虐心有





****************************色*氣*分*割*線*****************************





伏見用唇瓣輕輕印在八田的嘴角上,然後吻向他的側胸。

毫無防備的位置因為唇瓣的遊移而引起細微的瘙癢感。如果在平時,八田大概會忍不住笑出來。而此時此刻,八田卻只能通過亂蹭雙腳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力度深淺不一的吻一路游向胸廓,最終在粉色的乳珠上停了下來。

伏見用舌頭圈卷玲瓏可愛的小乳珠,舌尖正好把乳暈描摹了一圈。敏感的部位因著從未遇到過的刺激而微微發脹,伏見滿意地將這顆小乳珠含在嘴裡細細品味然後反復吮啄。

嬌小而敏感的部位被對方如此細心侍弄,八田的臉自然地升高了些溫度。竄流全身的快感裡,混著少許的陌生和不習慣。八田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身體,發出了夾雜著舒服和痛苦的呻吟。

「……唔……哈唔……」

另一顆被冷落的小乳珠在伏見的視線裡隨著主人身體不規則的扭動而亂晃,仿佛在投訴著不公平的對待。而在伏見看來,投訴只是掩飾,邀請以及引誘才是真相。

(美咲,我要收回前面說的話……)

(即使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是這麼不誠實、不肯開口要我呢……)

伏見先用手稍微按住八田亂動的身體,再用另一隻手實施侵犯。

宛如鋼琴試音一樣,伏見故意只用指尖微微輕觸昂起的乳尖,節奏和頻率不緊也不慢,一下接一下,用最輕最細的動作挑逗並刺激著八田最纖細最敏感的神經末端。

聽著八田更加紊亂的喘息聲,惡作劇得逞的伏見,臉上掛起了劣質的壞笑。

手指顯然比舌頭更加靈活,變換的花樣也更多。時而輕捏時而揉按,一時推壓一時牽扯,不同的動作配合不同的力度,每一下都有針對性地刺激著那顆小小的粉色珍珠。伏見滿意地看著指間袖珍玩物的顏色從暗粉色自然過渡成情欲滿滿的緋紅色,獎賞似地在八田的心窩位置輕輕啄吻。

伏見滿意地嘖了一聲,侵犯動作再開。

雙手順著對方的腰肢游走,指腹偶爾彈觸男生不太細嫩卻精緻的肌膚,以溫柔的力度彈出刺激和快感共鳴的樂章。與此同時,舔吻也沿著身體的曲線一路遊至小腹位置。隨著喘氣而微微起伏的小腹,在伏見看來可愛得無以復加。

緋色的情色之花在肌色的畫紙上次第開放,而這些花朵更因著畫紙的微微顫動而律動,仿佛躍然於紙上。

此時的八田已經漸漸習慣了快感對神經的刺激,喘息也比之前平穩了許多。趁著八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腹上的這當間,伏見一邊加緊舔吻的攻勢,一邊悄悄地讓手潛到八田身體更隱蔽的地方。

伏見讓手指沾上自己剛才在對方大腿根部處留下的液體,然後微微試探了一下那個隱藏得最深的位置——

蜜穴入口處聚滿了從腿根流淌下來的濁液,光是用指尖輕觸就已經感覺到明顯的粘膩感。伏見以突然加深力度的吮吻為進犯預告,在八田一聲不由自主的失聲嘶喊中,直直地將自己的中指伸了進去。

「啊!——」

前所未有的不適感讓八田的叫喊略略破音,身體的扭動也頓時劇烈起來。

八田難過地揪緊了床單,雙腳更是胡亂地蹬踹著,極力想要擺脫突然侵犯身體禁區的異物。

伏見並不比八田好過多少。自己的手指雖然在體液的幫助下順利進入,但穴道卻如其主人般極力抗拒外者。身體的掙扎讓內壁進一步收縮,伏見只覺得自己的手指被死死地鉗住,兩節指骨無法動彈,只有指尖能稍微屈動。

這個時候一旦再刺激對方,鉗制的力度可能會進一步提高。伏見輕聲嘖了一下,謹慎地提醒著自己不要輕舉妄動,一邊用另外一隻手遊移到對方的臀瓣上,安撫般地輕輕揉捏起來。

「美咲…放鬆點……」

「什麼也不要想,放鬆身體……」

這個時候太在意手指受到的壓迫力可不能解決問題。伏見儘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邊加緊手上的安撫工作。

適應過程的幾分鐘漫長得宛如幾個鐘。八田的身體似乎逐漸接受了突入私處的異物,喘息變輕的同時也變慢了一些,手腳亂抓亂蹭的力度也放輕了許多。

伏見以落在小腹上的輕吻作為對對方馴服的答覆,繼而試探性地用食指微微輕按穴口,尋找適當的時機進入。

蜜穴入口處的嬌肉因隨主人偶爾不自覺地加重的呼吸而間或緊縮然後再舒張。伏見讓自己的臉貼在八田的小腹上,以罕有的耐性讓自己的節奏與對方的呼吸頻率同步然後開始在內心默默數著拍子,最終,趁著穴口微微擴張的瞬間,順利地進入第二根手指。

「啊哈!……」

比起剛才,八田這次的反應顯然溫和許多。身體微微扭動,似乎想要訴說自己的不滿,卻沒有拒絕的意思。

「美咲,再放鬆點…現在只進去了兩根手指……」

「混……混蛋……嗯啊……」

八田艱難地臭駡著,喘息的音節讓話語變得含混不清。

「我…以為……唔、唔……你…已經……進來了……」

伏見一瞬間有想抽手出來扶眼鏡的衝動。

「正常男生雄起時候的尺寸你一點概念都沒有嗎?!」——

伏見忍著沒吐槽出來。

「美咲……」

「……怎、怎樣…哈啊……」

(混蛋猴子你要耍我是不是?!)

(這種時候不要揪著我說話啊混蛋!!!)

嘴上沒有餘裕去反擊的八田只能以腹誹發洩不滿。

「你的童貞要重修的話,我很樂意給你補習的。」

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的伏見,故意收起了所有笑容,少有地以正經的表情看著八田。

八田艱難地用手肘微微托起上半身,正好就看到伏見這個假正經的表情,於是便很有衝動想一把火燒了這個侵犯自己的身體還取笑自己童貞的混蛋。

「我是認真的,」

伏見微笑著道:

「幫美咲童貞畢業這件事,我會負責到底的……」

「……鬼…鬼才要……要你…負責……」

八田用含混不清話語罵回去,卻沒有意識到這樣不具有反擊力的話語反而會讓情欲的氣氛升溫——直到對上伏見滿足卻又迷離的眼神,才慌了神般羞紅著臉別過頭去。

「我啊……也需要美咲幫我畢業呢……」

「混蛋!一直以來你是哪裡來的底氣嘲笑我童貞的啊!」

突然激動起來的八田完全忘記了下身的不適感,一手撐起了上半身,而另一隻手則握成拳頭、朝著伏見的臉上招呼過去。

「嘖……」

伏見輕易就一手抓住直揮過來的拳頭,沒好氣地歎了一息。

「美咲,」

「啊?又怎樣啊?」

「給我躺回去,你坐起來壓著我的手很痛誒。」

「誰管你啊!」

「嘖……」

煩躁攀至臉上的伏見,放開了握住八田拳頭的手,轉而迅速按住對方的肩膀然後在其反應不及之間將對方壓了下去。

「混蛋猴子……」

八田恨恨地盯著眼前這個再次壓上自己的侵犯者。身體裡的赤火先於總是落後半拍的理性開始慢慢聚集——幸好在聚集到滿足爆發出來所需要的最低量之前,八田意識到自己太衝動於是趕緊打住——

 

『吠舞羅的能力不是用來向著同伴的』——

 

哪怕是已經背離了自己的、曾經的同伴。

 

八田有些自責的難過。

可是,

(這個混蛋還有這張混蛋臉不管怎麼看都還是很想一把火燒掉啊!!!)

藏不住心思的八田,不自覺地握起了拳頭。

「美咲,看來我對你的調教還不夠啊……」

伏見終於找到個空檔稍微扶穩眼鏡。

「要是你想用赤火的能力的話,這邊也很樂意奉陪的。」

伏見頓了頓,繼續道:

「說過了吧,我變得更強了。比以前更強。」

「開什麼玩笑!要是被尊哥知道我把能力用在同伴身上……」

「尊哥尊哥……這種過家家遊戲你們還真是玩不厭啊……」

伏見撇了撇嘴,一臉煩悶。

「對於我來說,從吠舞羅這裡獲得的力量還有同伴們之間的羈絆都是實實在在的!」

激動起來的八田,聲音提高了不少。本想伸出手去揪住對方,卻又把手縮了回去。

(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

八田很清楚。

可是,即使知道沒用,還是忍不住開口,忍不住開口去問,一次又一次地問。

「以前大家一起玩玩鬧鬧的不是挺開心的嗎?難道那些日子對於你來說都是假的嗎?」

對於八田的質問,伏見沒有答話,只是狠狠地嘖了一聲,用力別過頭去。

 

 

沒有什麼好說的。

沒有什麼好爭辯的。

 

 

伏見猿比古跟八田美咲的思考概念本來就高低參差、永遠對接不上。

 

 

「同伴」?

 

我跟你之間的關係就只是「同伴」?

 

美咲,別開玩笑了……

那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只要你一天還當我是「同伴」,你的目光都不會停留在我的身上。

 

 

「猴子,現在這種氣氛還要做下去嗎?」

八田覺得自己已經吐槽不出來了。

下身傳來的微微痛楚很微妙。不多一分、不少一毫,正好提醒著八田現在的狀況。

「你說呢……」

伏見抓住八田的手伸向自己的胯間。手掌與欲望的灼熱接觸的瞬間,八田如遭針刺般迅速把手抽回去。

這一次,伏見卻沒有抓住他的手不放。

八田轉過身去,受傷般地摩挲著剛才與對方身體發生接觸的手,什麼也不想說。

「別跟我說你沒有反應,美咲。」

伏見的語氣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八田當然很清楚。正正是因為清楚所以才別過臉去。八田可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在侵犯者面前表現出欲求的事實。

儘管心裡清楚全身赤裸地暴露在對方身下的自己、不管怎麼遮掩也於事無補,八田還是微微蜷縮了下身,整個人像突然瘦小了一圈似的讓人憐惜。

伏見伸手想去安撫八田,卻被對方賭氣似地甩開。

也不知道是怎麼就生出來的微微怒意,伏見突然狠狠地按住八田的肩膀然後用力將他的身體扳了過來——

直到對上八田帶著恨意而又微微噙淚的蜜柑色眼眸的時候,伏見才清醒過來、急忙收了手。想再伸出手去安撫對方的時候,這只侵犯過也安撫過對方的手,仿佛動作指令在傳輸過程中突然消失一樣僵止了在半空。

八田橫手遮住自己的視線,情願讓暫時的黑暗籠罩自己也不想去面對眼前的狀況。

 

好奇怪……

明明是來質問這傢伙的……

可是結果卻變成這樣……

 

「我究竟……在幹什麼啊……」

話語裡充滿著不甘和自責,八田更甚至因為激動而身體微微發抖。在遮蔽目視的前臂的陰影下,淚珠自眼窩劃出流向耳廓的痕跡。

 

 

什麼都做不了……

現在的我,什麼都做不了……

猿比古還在吠舞羅的時候,我總會不知不覺地依賴他。

而他離開之後,我又什麼都做不了……

 

這樣的我,究竟算什麼啊……

 

 

「呐、猴子,」

八田低聲輕喚。

「我們之間……究竟算什麼關係啊……」

「這種事情,誰知道啊。」

伏見的回答很冷漠,因為這是對他而言、最無法應付的難題。

八田似乎已經料到這樣的回答,只是苦笑了一下,暗自嘲笑著問出這個問題的自己果然是個笨蛋。輕輕咬了咬唇,八田換了個話題。

「你也在調查十束哥的事情對吧?」

「公事公辦而已。」

「可是按照你的性格的話,討厭的工作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吧……」

「工作就是工作。Scepter4是有紀律的,不是小混混們玩的過家家遊戲。」

伏見一手拿掉八田企圖用來逃避自己的視線的手臂。

「美咲,你真的是一點也沒有成長過。」

「如果所謂的成長就是背叛的話,我情願一直就這樣!」

八田不自覺地激動了起來,微微抖動的身體觸發下身被開拓的痛楚,八田嗚咽了一下。

「你就……沒有想過、要回來嗎…混蛋……」

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氣去面對對方,卻又因為打亂呼吸節奏的喘息而變得底氣不足。八田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思考問題上,絲毫沒有覺察到自己現在的眼神對伏見而言別具挑逗的意味。

 

「我已經回不去了,美咲。」

 

 

自從注意力都集中在你的身上之後,我就回不去了。

 

美咲。


****************************色*氣*T*B*C*****************************


請上六樓觀賞激情大戲→_→【#6

评论(2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