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6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4】【#5


△R18

△肉渣多

△本節伏見超頻(拔刀梗),侵犯者姿態,殘忍Mode On【慎入!】





****************************色*氣*分*割*線*****************************





「美咲,我要佔有你……」

如是呢喃著的伏見,露出了一個惡劣的、殘忍的笑容。

「完完全全地、佔有你,美咲……」

既像是情話,又像是犯罪宣言。但同時,又不像是情話或者犯罪宣言,倒是更像自我意識滿滿的病嬌發作。

伏見俯下身去,吮吻重新落在八田的小腹之上,然後一路往下遊移。

再次襲來的快感的刺激讓八田雙腳亂蹬,腰肢也不自覺地稍稍弓了起來。伏見趁勢托起了對方,好讓自己吻得更深更狠。

重演的進犯動作因為速度加快而有了不一樣的效果,這一次的襲擊所產生的全部感覺——不論是快感舒服感還是不適感不自然感,全部都放大了幾倍並且傳播得更快。

輕癢感再次先于快感傳達至大腦神經。被加緊侵犯的八田,因為難忍的瘙癢而痛苦地扭動著身體。伏見滿足地嘖了一聲,在八田完全沒有餘裕顧及其它危機的空當間乘虛而入,毫不留情地將第三根手指直直插進未經引導的蜜穴之中。

「啊!——」

宛如被撕裂一般,下身的巨大痛楚完全支配了八田的思維。身體劇烈地扭動,仿佛想要以此表達自己的抗拒。雙腳蹭得更加厲害,床單被踹成堆疊的重重皺褶。痛苦的呻吟,難過的嗚咽,不節律的呼吸以及失聲的嘶喊,此時此刻的八田猶如兇殘暴獸魔爪下的可憐幼崽。

慌亂之中,八田憑空亂抓的雙手似乎抓到了進犯者的髮絲,然而,現在的八田卻完全提不起力氣去實施報復。雙手無力地重重垂落在床上,下一秒又因為下身的痛苦而揪上了床墊罩子。

「……嗚……嗚唔……哈唔……」

八田痛苦的呻吟聲非但沒有牽動伏見的憐憫心,反而像琴撥一樣撩起了對方感官裡最興奮的那根神經,壓抑不住的欲望如同地下泉的泉眼般汩汩不止地往外冒。

進犯兇器的三根手指承受著從未開啟過的蜜穴的窒逼感,轉動的動作受阻、只能以慢速進行。受傷雛獸般的八田似乎無意識地收緊了全身的肌肉,蜜穴內壁的肌群也隨之進一步收緊。手指上承受的壓迫力度提升至讓人難以忍受的程度,一臉痛苦的伏見不滿地嘖了一聲。

伏見緊緊地皺起了眉頭,開始衡量進退或否的問題。而就在這個時候,八田竟如同深吸一氣之後的痛快舒氣般放鬆了身體,而後又再警惕地收緊了起來,然後再放鬆,如是反復。

小腹隨同呼吸的節奏起伏,節拍漸漸趨於規律,似乎其人已經慢慢適應了這種非日常的呼吸節奏。蜜穴內壁的肌群也如同主人的呼吸般有節律地鬆緊交替,入侵的手指得以在內壁的收緊和舒張之間順利旋動。

「居然在這種時候學會了這招啊…美咲……」

如是呢喃的伏見,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極度愉悅的表情,嘴角更揚起了邪惡地壞笑的弧度。而此時此刻的八田根本沒有餘裕去在意進犯者在計謀著什麼壞事——即使有那個餘裕,八田也無法理解伏見這話的意思。

伏見讓手指停下旋動,轉而變成前後推送來進一步開拓這羞澀的蜜穴。手指的動作從時快時慢的規律節奏逐漸過渡成不斷加速,指軀摩擦著穴壁,指腹則不斷刺激著蜜穴的更深處。因著這樣前後律動推送的動作,聚留於蜜穴入口的濁液也被一同帶入甬道之內。在開拓動作和穴壁的微微撞擊之間,天然潤滑劑般的濁液被擠出了不太明顯的淫靡聲響。

刺激引起的快感讓八田止不住地發出令自己感到羞恥的喘氣聲。想要伸手捂住嘴巴,卻被伏見拿開然後壓在床上。

「美咲,叫出來,我喜歡聽。」

「……唔……嗯唔……不……不要……」

喘息聲不僅讓讓反抗變得無力,更讓進犯者獲得空前的精神滿足。

(等下我會讓你的兩張小嘴都心甘情願地叫到聲音發啞的。)

伏見笑著嘖了一聲,讓自己的挺立已久的灼熱欲望抵上八田同樣昂揚的渴求的底端。囊袋的鼓脹讓神經的敏感度提高了至少十倍,高溫的觸感與輕微的摩擦導致的快感被瞬間放大然後迅速竄流至身體的全部細胞。處在迷情的混亂間的八田,已經意識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對陌生狀況的預感引發的恐懼讓八田再次下意識地收緊了身體,然而即使這樣,也再無力氣做出更多的反抗。

仍未退出蜜穴的手指最先反應到八田的緊張狀態,伏見由是略略蹙眉。

「美咲,放鬆點,不然等下會弄痛你的。」

八田難過地別了別頭,卻不知道是拒絕伏見的建議還是抗拒伏見接下來的終極侵犯。

愉悅卻又不滿的伏見嘖了一聲,在蜜穴內壁徹底收緊前抽出手指,隨即以肉欲的前端抵上。

「美咲你知道嗎,拔刀後的第一個攻擊動作,就是向前突刺。」

「誰會對這種事情有興趣啊!」——

在平時,特別是在戰火一觸即發的時候,如果伏見自顧自地拉扯其它話題,八田一定會這樣回答。然而眼下,八田卻無法用語言反擊,想不予理會也有心無力。

「那是因為啊…被壓抑在劍鞘裡的主動攻擊願望太強烈了,所以必須在第一時間釋放出來……」

(混蛋,你這是要拿我試刀嗎!)

如是腹誹的八田,隨即暗暗自嘲。平時對於混蛋猴子的挑釁,自己總是會衝動得失去理智——如果不是草薙哥曾經提醒過,自己甚至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現在倒好,這些話語居然讓自己在迷亂的意欲之中清醒過來。真不知道該說可笑還是值得慶倖。

「也就是說啊,」

伏見輕輕鉗住八田的下巴,強迫他面對自己。

「拔刀的意義不在於拔刀的瞬間,而是在攻擊的瞬間。」

鉗制對方的手指其實沒有多著力,八田輕易就掙扎開了。伏見本來就沒有在這個節點上跟八田耗時間的意思——

(好戲,這才要開始呢,美咲……)

伸手游至對方的腰後然後直至臀下,伏見以前所未有的愉悅念出進犯宣言:

「伏見,拔刀。」

 

(混蛋猴子……)

(居然把他們所謂神聖的拔刀儀式的宣誓用在這種……呃,總之就是這樣的情況之中!)

(這個混蛋究竟平時對著我拔刀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啊!!!)

八田並非故意想以此來分散被恐懼籠罩的注意力,而是伏見的犯罪宣言真的有讓他想強烈吐槽的衝動。

不等八田在心裡吐槽完畢,突襲般的一下撕裂之痛就讓他真真切切地清醒過來。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在臥室裡形成回音,伏見蹙眉,又下意識地嘖了一聲——

並非想要抱怨。

破音的嘶喊聲讓伏見惻隱,勉強突入的兇器上所承受的、由緊窒內壁施加的壓迫力也讓伏見感到痛苦,連動一下都困難無比。

痛楚讓八田的雙腳更加不安分地亂蹬,甚至如其所願般地在伏見分神乏術的破綻之中又一次成功戳中側腰。只可惜八田這次再沒有餘裕來為自己難得成功的突襲感到高興。

即使是無意,這一下攻擊的力度也不容小覷。伏見嘖了一聲,臉上的痛苦表情又增加了幾分。

「美咲…放鬆點……」

伏見把仍在亂蹭的雙腳繞過自己的髖關節、勾上腰肢,既防止了八田再次實施襲擊,也讓八田能以更徹底更深入的姿勢迎納自己。準備工作完成後,伏見讓雙手分別沿著八田的臀線滑至身下,輕輕按揉著對方光滑的臀瓣。

「不要拒絕我……美咲,用你的身體接納我……」

手上的動作在按揉和推捏之間交替,速度緩緊節律。在伏見的安撫之下,八田身體的繃緊程度開始下降,呼吸節奏逐漸趨於與安撫動作同步,痛苦的呻吟聲也自然地向著情欲滿滿的嬌喘聲過渡。

蜜穴內壁的肌群隨同身體律動,收縮和舒張的節奏漸漸趨於節律。入口處的一圈嬌肉也以相同頻速的放鬆和收緊刺激著侵犯者的欲望。

分身上承受的壓迫力的減緩讓伏見繃緊的神經放鬆了下來。額上微微滲出了細汗,伏見稍微喘了喘氣。本打算調整好呼吸之後再動作,沒想到對方卻主動以快感的刺激侵擾他的神經,伏見不由得柔聲嘖了一下。

(美咲,終於主動想要了嗎……)

伏見讓撫在臀瓣上的雙手配合進犯的動作,用力挺起腰肢,讓自己的分身挺入蜜穴的更深處。

八田才剛剛適應進犯兇器的尺寸,隨即卻又受到更兇狠的刺激。堅挺的兇器直直地襲向身體的更深處,未受過手指開拓的深處,纖細的神經受體讓刺激放大了十倍有餘。

「……啊……啊哈…哈……哈……」

痛苦雖然實在但卻沒有想像中的漫長。身體適應過後,疼痛便隨之消減了大半,快感隨即把身體知覺中空出來的部分填滿。八田的注意力只足夠關注自己的身體感受,完全沒有在意自己的喘息聲的餘裕,直到聽及伏見如是說道——

「美咲叫得好淫蕩哦~非常、非常,淫、蕩~」

笑得一臉近乎病態的滿足的伏見,故意一字一頓地強調著最難聽最羞辱八田的字眼。

「告訴我、美咲,真的有那麼舒服嗎?」

「……嗯唔……才…才不……唔……」

開口便清楚知道自己的喘氣聲有多讓自己難堪。八田簡直不敢想像現在的自己會是怎樣的模樣,更加不敢直視那個對自己實施侵犯的混蛋。

伏見笑著嘖了一下,故意讓分身在蜜穴內抽送的速度和力度稍微提高了一些。突襲讓八田先是疼痛了一下,但隨即又被更加洶湧的快感溺沒。八田想集中精神去忽略這種感覺,於是緊緊地閉上了雙眼,卻止不住從喉嚨深處湧出的喘息。

在黑暗之中,所有的感覺都被高倍數放大。身體最原始的肉欲與內心最深處的渴求互相呼應,仿佛想要把自己拖入欲望的無底深淵。恐懼感隨之侵擾而來,八田不自覺地加重了喘息聲。

「…嗯唔……唔……嗯…嗯啊……」

在伏見看來,在自己的進犯之下乖順服從的八田,不論喘息的聲音、嬌羞的模樣還是欲拒還迎的動作都讓人心生憐意、愛不釋手,於是不自覺地想要更多、更多——更多地佔有他、侵犯他、羞辱他,讓他露出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模樣,暴露在最原始的欲望之下的真實模樣。

伏見繼續提高分身動作的速度和力度,滋潤蜜穴的欲露在雄物與穴壁的強烈摩擦下碰撞出淫靡的聲音。被進犯者的嬌喘聲與進犯者的粗喘聲合奏成肉欲滿溢的情色曲調,而夾在這二者之間的靡靡之音則更渲染了淫欲的氛圍。

伏見滿足地連嘖了兩聲,用力把自己挺入到更深的位置。肉體親密接觸的靡麗之音變得更加強烈更加明顯,伏見有意要讓八田注意到這足夠讓他羞得無地自容的聲音。

「聽到了嗎?美咲,這是你另一張小嘴叫出來的聲音哦……」

笑得無比邪惡的伏見,伸出舌頭做了一個舔舐的動作,仿佛是向著八田宣告要將他吃幹抹淨。

「叫得跟美咲的喘息聲一樣淫蕩……」

對於侵犯者的言語羞辱,八田沒有反駁一句——確切來說,想反駁也提不起氣力。被侵犯的身體仿佛完全不屬於自己般綿軟,只有死死抓住床墊罩子的雙手稍微有點不似真實的實在感。

對於伏見而言,也許身下的人兒掙扎反抗、而自己以強而有力的反擊將之壓回去會更有樂趣,然而,像現在這樣,對方被自己吃得死死的、完全無力反抗的樣子同樣讓他感到空前的滿足。

八田一再壓緊自己的喉嚨、儘量不發出明顯的聲音,表情因此而變得痛苦難過。然而,正是這個羞辱而且痛苦的表情大大地滿足著伏見惡作劇般的欲望。就跟人類的其它欲望一樣,這種欲望同樣不會因為得到滿足而釋放,反而越來越走向極端,不斷地渴求著更多、更多。

「美咲,身體是不會說謊的。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承認被我上得很舒服嗎?」

在語言上羞辱對方的同時還保持著分身挺入的動作和頻率,遊刃有餘的伏見一臉愉悅。

(廢話!)

(這種事情叫人怎麼承認啊!)

八田的眼神裡明顯多了一些恨意。

 

這個混蛋,從自己醒來到現在就沒正常過。

強吻。

侵犯私密部位。

強迫自己發洩。

還有言語羞辱。

不斷地給予自己快感的同時卻又不停地刁難自己、羞辱自己、折磨自己,看著自己難受、羞恥、痛苦卻還變態地露出變態的笑容、自顧自地說著那些叫人聽不懂的變態話語、用變態的眼神看著自己看到心裡發毛,最後還繼續用著更加變態的方式侵犯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被同化、墮落甚至發自內心地想要更多,如同這個變態的混蛋一樣。

(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變態……)

在心裡臭駡的話,八田可以連續罵個五分鐘不帶停頓。只可惜這樣罵一通下來根本就於事無補。

難得工作的理性思維讓八田稍微定了定神。似乎突然醒悟到些什麼似的,八田的瞳孔略略放大了一些——

(這是報復嗎?)

(是對我對你事情不聞不問、漠不關心的報復嗎?)

難過和自責突然一同湧上心頭,八田眼神裡的恨意隨即消散開去。

(呐,猴子,)

(你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注意到被自己抱著的人再次走神,伏見一臉不悅,狠狠地咋舌,分身在蜜穴挺進的瞬間突然加重了力度。

八田疼得叫喊了出來,伏見卻不予理會。

「美咲,看著我!」

伏見用雙手按住八田的肩膀然後俯下身去。身體重量轉化成禁錮的力量作用於兩邊肩上,八田被對方的身體以及全身的力量完全壓制,無法動彈。

「這種時候只可以看著我!」

厲聲的命令因為情緒激動而破音。伏見粗魯地覆上八田的嘴唇一陣亂吻,卻沒有深入到唇下真正纏綿。

 

 

即使對你做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能讓你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嗎?

 

真的只有毀壞你才能真正擁有你嗎?

 

美咲……


****************************色*氣*T*B*C*****************************


歡迎上七樓→_→【#7

评论(3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