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7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4】【#5】【#6


△R18

△肉渣多

△本節狠肉

△本節美咲主動

△本節喘息嚴重(注意換氣)





****************************色*氣*分*割*線*****************************





牙齒咯過對方的嘴唇以及下巴,微微用力牽扯卻還是捨不得狠狠地咬下去。伏見討厭平時果斷俐落而在這種時候優柔寡斷的自己,只能無奈地苦笑,表情因此變得扭曲。

讓對方的雙肩成為自己的體重支撐點並非舒服的選擇。不管是對於被壓制的八田還是施壓的伏見而言都如是。

伏見放開了對八田雙肩的禁錮,雙手壓在床上。兩人之間的距離,對接的視線的長度,僅僅只有十來公分。

仔細凝視身下的人兒的話,真的會生出一種什麼也做不了的無力感。

明明每次看到對方的時候都恨不得將他帶走然後鎖起來,在肉體上蹂躪他、在精神上禁錮他、甚至讓他在感情上對自己產生出病態的依賴、如同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一樣——總之,用盡各種手段來補償自己一直以來在精神和感情上的單方面付出——

自己所能夠想像到的場景都在腦裡重複演練過千次百次。不論是反抗還是順從,只要是對方的表情、對方的言語、對方的動作、對方的聲音,都能讓自己產生手淫的衝動。每次發洩過後喘息緩氣的時候都好想好想讓對方看到自己高潮時滿足時的表情。因為完全不懂得表達,所以只能以這樣變態的方式訴說自己的感情。

 

「……猴…猴子……」

八田的輕聲呼喚讓伏見在淩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混蛋…走神的那個…明明是你……」

八田伸出手去輕輕撫過伏見的臉頰,看著對方的表情在自己的安撫之下變得略略驚訝。

「總是這樣……什麼都不說……」

悔恨、不甘以及痛苦堵積在喉頭,話語也因此只能像絮語般柔聲。

「總是、什麼都不告訴我……」

即使對方停下動作,下身還是會傳來微微的痛楚。八田稍微緩了緩神,用他的蜜柑色眸子對上伏見的深色眼眸。

真的好久好久沒認真看過這雙眼睛了呢。但自己究竟已經有多久沒有好好地看過這雙熟悉而卻陌生的眼睛了呢?八田說不清楚。

「呐、猴子,告訴我……」

八田極力在伏見的眼眸裡尋找昔日的感覺。那種可以互相信任,把自己的後背完全交給對方的感覺。

「你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美咲。」

伏見低聲呢喃。這本來是對問題的回答,卻被八田誤解為對自己的叫喚於是很理所當然地「誒」地應了一聲、然後還加了一句「怎樣啊」。

伏見苦笑,只問了一句:

「想要嗎?」

聲音輕柔得像換了別個人。

為了那個讓自己再也移不開視線的人而變得心態扭曲,被對方斥駡為「變態」反而止不住的興奮,現在又因為害怕傷害對方而低聲下氣。伏見很清楚,只要是與這個被自己壓在身下的人有關的事情,不管自己變成怎樣——怎樣的扭曲、怎樣的病態、怎樣的瘋狂,完全都有可能並且理所當然。

八田突然有點懷疑,要是在這個時候自己說不的話,說不定這個傢伙真的會就這樣從自己的身體退出,然後沒事兒人一樣洗澡睡覺,第二天醒來以後大家重新回到各自的正常生活中去,像之前一樣沒事最好不要碰面、一旦撞上就爆發衝突——如果是這樣回歸原位還好,情況變得更壞甚至再也回不去從前也說不定。

「你在說什麼傻話……」

八田微微別過臉去,不敢讓對方看到自己說出羞於出口的話語時的神情。

「明明是你說的…我的童貞畢業這件事、你會負責到底的……」

「只是為了童貞畢業所以才想做嗎?」

伏見的問話依舊溫柔,下身卻開始不安分地動作起來。缺乏經驗的身體因為被開發過而變得更加敏感,再細微的動作也能讓八田有所反應。

「如果是這樣的話,換了其他人,美咲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吧……」

伏見輕易把八田那張微微露出媚態卻不減一絲倔強的臉扳過來,強行讓對方與自己的視線相接。

「美咲也會在別人身下舒服地放聲呻吟,緊緊地纏著對方的身體索求更多,一臉欲求不滿地扭著身體榨幹對方的精力嗎……」

一臉病態的伏見如是低吟著,下身恢復動作並漸漸提速至之前的進度和程度。

微痛和快感再次襲來,承歡的身體自然地扭動起來,舒服的呻吟不自覺地從喉嚨發出。唯一不同的是,八田這次沒有再故意壓抑自己的聲音。

「……混……哈啊……混蛋……」

「…這個樣子…在別人…面前……唔唔……怎麼可能……嗯啊……」

喘息夾在話裡讓語句變得斷斷續續,儘管句意不變,但這樣不連續的話語卻沒有可以增強說服力的語氣。八田有點焦急,卻只能於事無補地令喘息頻率加快。

伏見好整以暇地看著身下的人兒那張又急又羞的臉,進一步欺負對方的欲望像往火堆裡繼續投入可燃物一樣越燒越烈。

「就是說,美咲現在這個樣子只有我才能看到咯?」

「……嗯……嗯唔……」

可以的話,八田真的不想開口回答這些讓他臉紅耳熱的問題。然而,不自覺地呻吟出來的音節卻恰好地表達了他的意思。

「那,美咲想要的時候會誠實地告訴我‘很想要’‘很想很想要’這樣嗎?」

「……嗯唔……我會……嗯…嗯啊……」

「那麼……美咲現在想要嗎?」

「……啊哈…啊……想啊……混蛋……」

 

(我想要啊混蛋!!!)

 

止不住的喘息讓說話變得困難無比。可以的話,八田真的很想堵住伏見那張比身體更會施暴的臭嘴。從以前就是這樣,這傢伙沒事就愛用夾在話裡的梗兒貶損自己,雖然只是開玩笑,卻總讓人感到不爽。現在又是這樣。一遍又一遍地明知故問。把自己的身體玩弄在鼓掌之中,又強迫自己回答那些羞恥的問題。

(這個混蛋,一天不拿我來找樂子會死是不是!)

想到這裡,八田倒是有點恨自己了。明明很討厭像這樣被人壓在身下玩弄,看著對方那張病態而扭曲的臉也會覺得噁心到想吐,然而——

看到對方那些複雜的表情背後、深色而且深邃的眼眸底下、那些被掩藏起來的熟悉感的時候,卻又會感到高興,覺得這傢伙「即使是混蛋也還是原來那個人吧」,甚至還理所當然地感到安心,於是覺得就這樣沉淪也不錯,至少可以安慰自己「他還是原來的他,那個叫做‘伏見猿比古’的傢伙」。

八田不自覺地微微苦笑。

「嘖……又分神了嗎……」

伏見低聲呢喃著,對八田那張憤怒地申辯著「我分神還不是因為你」的臉視而不見。

(連自己的醋都要吃嗎……笨蛋猴子你真的沒、救、了!)

伏見用手輕輕揉壓八田的小腹,溫柔的安撫讓八田感到舒適,喘息聲也溫和了一些。看來,這是個讓他集中精神的好辦法。然而,伏見卻不滿足,似乎惡作劇般的戲弄更能滿足他對對方走神的報復心理。

手掌沿著肌膚一路向下遊移,越過微微昂起的雄蕊直到根部。伏見輕輕地揉按著兩顆可愛的玉珠,感受著他們在自己的手裡升溫然後漸脹。看著花蕊因為花房進入狀態而逐漸充脹,伏見滿足地揚起了惡作劇得逞的壞笑,放開正玩得起勁的小玉珠,轉而輕輕握住興致昂揚的雄蕊開始撫弄。

重要部位上的神經堪比光敏熱敏元件,觸感的傳導速度快得讓人無法躲避。前後夾攻讓八田的思維突然放空了一兩秒,驚恐讓他的蜜柑色瞳孔微微收縮然後顫抖。身體自然而然地扭得更加厲害,卻反而加強了敏感部位上的觸覺,最終變成越來越徒勞的掙扎的惡性循環。

「……別……嗯唔……會…會射、出來的……」

八田難過地扭動身體想要掙扎,伏見卻更加惡劣地輕輕套弄起手中的雄蕊來。手掌的薄繭摩挲著雄蕊嬌嫩的皮膚,鈴口微微滲出的蜜露讓前端閃耀出色欲的光澤。伏見滿意地嘖了一聲,套弄的位置轉移到花蕊的上半段,好讓拇指輕輕按住鈴口,堵截對方宣洩的唯一出口。

儘管還沒到達瀕臨爆發的程度,但微微的精液倒流感讓八田感到難受,身體由是扭得更加劇烈。

「美咲的耐力,嘖嘖……至少也要撐到我高潮的時候吧?」

伏見故意裝出苦惱的表情,伸手去撫了撫八田那張媚態和倔強相互抗爭卻又相互交融的臉。

(絕對、絕對會撐得比你更久!)

八田心有不甘地咬了咬牙。即使明知道對方是故意挑釁自己,八田也想用事實證明自己的能力,好歹挽救一下自己被對方糟踐得碎落一地的尊嚴——儘管心裡知道這樣做只是正中對方下懷。

八田伸出雙手,主動勾住伏見的頸肩然後以現在的眼神迎上對方的視線——發出尖細的嬌喘聲的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什麼眼神,八田大概能想像得到。而這個眼神對對方來說意味著什麼,八田也很清楚。

「……猴子…給我……哈啊……我想要……」

八田不願意成為被動的一方。即使在身體上沒有反攻的餘地,至少在精神上不能被對方完全掌握住主動權——某種程度來說,這樣做也算是遂了自己身體裡的本能欲望。八田承認,以其它理由來掩飾自己的欲望是有點可恥,但沒有更好的辦法去爭取主動權也是事實。

倔強而且死要面子的八田居然會主動索求,伏見略略感到意外。惡作劇的玩心突然大起,伏見覺得這是個不能錯過的好機會。

「美咲想要什麼?乖,說出來,讓我知道。」

「……唔唔……想要…猴子……」

原本只是想在精神上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半主導權,沒想到這樣「深入敵陣」的行為居然像掉入沼澤般再也走不出來。八田好想好想罵一句「混蛋你不要明知故問」,卻只能乖順地被對方誘導著回答更加讓人無地自容的羞恥問題,一步一步踏入泥沼的更深處,直到被吞噬。

「美咲的‘猴子’是指我嗎?要說清楚點我才明白哦~」

伏見的壞笑和進一步逼迫簡直讓八田有想燃起赤火燒過去的衝動。八田想恨恨地盯著對方,然而眼神卻只能有心無力地綿軟,類同于求饒的楚楚可憐的眼神。

「……猿…猿比古……想要……嗯唔……」

 

 

想要。

真的想要。

混蛋……

原來我是真的想要……

說出這樣羞恥的話來的時候居然還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原來那不是無計可施之下的辦法,而是自甘墮落,自願掉落這個混蛋的陷阱,被他抱、被他上、被他羞辱、被他折磨,然後看著他滿足而滿足,看著他病態地滿足而自己也同樣病態地感到滿足。

 

好奇怪……

真的好奇怪……

自己居然變得這樣……這樣奇怪了……

就算是童貞,「男人就應該只對女人有反應」這一點,好歹自己還是知道的——

可是,現在的自己居然對男人有反應,而且還主動向他索求——

可是的可是,明明已經覺得自己很奇怪了,卻一點兒也不感到擔心——

果然,

 

是因為有這傢伙在的緣故…嗎……

 

就像以前,不,中學時期那樣嗎?

即便被其他人孤立,你還是會義無反顧地站在我的身邊,對吧?

 

呐,猿比古……


****************************色*氣*T*B*C*****************************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