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8

歡迎繼續跟文^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4】【#5】【#6】【#7


△R18

△肉渣多

△本節狠肉

△本節美咲主動,伏見溫柔攻

△本節情話主場,喘息嚴重(注意換氣)





****************************色*氣*分*割*線*****************************





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剛剛又在想那些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事情。八田微微喘了喘氣——只是正常的換氣而已,下身似乎沒有傳來難以承受的痛楚,而自己居然反而有點不習慣了——

(這絕對不是失望吧?絕對不是吧——)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最多就只是「意外」——對對方居然沒有懲罰走神的自己感到意外,僅此而已。

(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被這個混蛋弄得奇奇怪怪的吧……)

可是,

(真的想要……)

自己真的想要。這是確鑿的事實。

 

「求我,想要的話就求我。」

伏見忍著自己想要加速的欲望,故意放慢分身在蜜穴內抽送的速度,然而卻又在每一下突刺的時候加重力度,讓分身的前端用力觸擊穴壁,撞出淫靡的響聲。

進犯的減速讓適應了原先速度的身體自然地生出不適應感。八田不自覺地想要更多,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就是所謂的欲求不滿。

 

欲望。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生出來的欲望。

原罪的肉欲。

原本只是小小的一個點,然而這個點卻像病毒般迅速擴大並且擴散,仿佛墨色的水滴落在白紙之上然後一路蔓延外擴開去,最終開成污染原初的純白世界的罪惡之花。在理性和尊嚴提出反抗並且對欲望實施阻止之前,八田已經在肉欲的淫威之下棄械投降。

「……給我……哈啊……我想…嗯啊……想要……」

渴求的話語加上嬌喘不止的破碎音節,八田羞得體溫再度上升,而這又進一步驅使著他渴望對方比自己天生略為低溫的身體。在欲望侵擾的迷離和理智的清醒之間徘徊的八田,已然沒有餘裕去深究自己究竟是被對方引誘著走到現在這一步、抑或是自己從最初就不抗拒甚至是打從心底裡渴求著發展成這樣的局面。

聽著八田順從地開口索求,伏見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卻還不打算就這麼滿足對方。

「想要我的什麼?想要我怎樣做?」

伏見輕輕撫上八田的臉。看著那張寫滿情欲、羞澀以及迷醉的緋紅色臉容,伏見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

「不管什麼要求,只要美咲開口,我都會滿足的。」

肉欲因為持續得不到滿足而向中樞神經發出更多更多欲求不滿的信號,受著這精神上的終極折磨的八田,脆弱的理性和尊嚴瀕臨崩潰。

「……猴…猴子……嗯…唔……」

「美咲,叫我的名字。」

伏見溫柔地命令道,一邊輕輕撩順八田因為之前的掙扎而蹭亂的蜜柑色髮絲。

「被我佔有的時候,要叫我的名字,美咲,就像我叫你的名字一樣。」

 

「…猿…猿比古……」

 

四個音節的名字並不算長,即使寫成漢字也不過是三個文字。然而在情欲的喘息中想要完整暢順地念完這個名字,卻讓八田稍微有些犯難。同樣地,催促的話語也不過三個音節,卻因為念完對方的名字已經用盡了一次換氣的時間、於是只能在足夠漫長的換氣完成後再接上:

 

「……快點……猿比古……」

 

身體瘋狂地渴求著更加刺激的究極侵犯。仿佛是想要得到某種原本屬於自己卻丟失了好久好久的東西一樣,八田迷迷糊糊地感受到身體本能對這種陌生卻又不至於完全沒有概念的巔峰快感的渴求,然後任由這種渴求驅使自己主動用雙腳纏上對方的腰肢、攀上對方的身體,大腿根部更以完全打開的角度承納對方。

第一次做出這樣羞恥的行為,八田根本不敢直面伏見的眼神和表情,於是將他蜜柑色的腦袋沒入對方的頸下,學著對方的模樣在他的頸窩裡輕輕吮吻。

對方的體味從肌膚紋理間自然滲透出來。嗅著這熟悉而卻陌生的氣味,八田感到安心卻又微微有些自責。連對方的氣味都不記得,搞不好自己才是這段最初單純但越漸變質的感情的背叛方。

唇瓣離開肌膚的時候,八田清楚看到那個落在對方頸窩中的緋紅的情色印記,不由得臉上一陣紅熱——自己的身體上大概也佈滿了同樣的印記吧?說不定這些印記已經多得成片成連、仿佛某種傳染病的典型症狀。

 

 

病態的、偏執的感情,本來就是一種傳染病。

 

 

如果說吠舞羅的印記是象徵著榮耀的印記的話,那麼這些在親密接觸時留下來的印記呢?是信任?依賴?喜歡?或者是所謂的——

 

「愛」?

 

好深奧的問題。

最討厭這種深奧的問題了。八田情願什麼也不去想,乾脆地痛快地把自己身體交給對方——如同閉起雙目,心甘命抵地縱身投入那個名為欲望的無底黑洞。

一邊想像著那樣的場景,八田輕輕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再用力攀上了些對方的身體,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聲呢喃:

「…侵犯我……」

這樣明刀明槍的索求明明說一次就已經足夠讓自己臉頰發燙、心跳加速。然而八田自己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或者衝動,居然把這句話又重複了一遍——

 

「……猿比古……侵犯我……」

 

攀上對方的身體居然出奇地累人。說出這讓人臉紅耳赤的邀請之後,八田累得再也提不上一絲力氣。

懷抱裡的人兒的身體突然就綿軟成一團,伏見一手抱住這只溫馴的幼獸,然後用自己的額頭輕輕抵上對方的眉額,溫柔地叨念了一句:

 

「Yes, Your Majesty.」

 

(混蛋……)

(別用我聽不懂的話來回答我啊……)

八田好想好想吐槽,卻又完全耽溺于對方與言語答覆同步的身體回應。不同於之前的任何一次進攻,這次是徹徹底底的深入——深入至身體最原始的肉欲的原點,或者甚至是心裡某個最脆弱最敏感的終點。

「是這裡…對吧……」

伏見輕聲呢喃,語氣卻是自信滿滿。

「美咲最敏感的地方……」

其實伏見之前每一次的進攻都故意控制著不深入到那個位置。像八田這樣直腸子的性格,任何心情都如實地寫在臉上的性格,根本就藏不住秘密。伏見早就發現了八田最敏感的位置,只是想著好戲當然要留到最後所以才一直強忍著沒去碰觸那個點。

伏見讓雙手滑至八田光滑的臀瓣然後發力,讓對方的身體更加貼近的同時、自己用力挺身向前。在欲露的滋潤下,欲望高昂的巨大雄物順利地深入至對方最敏感、最深入、最私密的位置,那個原本不可能被任何人觸及的秘密的位置。

壓抑已久的欲望在兩人的身體極限接觸的瞬間轉化成愛欲碰擊的力度。力度之狠,甚至仿佛足夠擦出火花。

「啊!——」

痛楚和恐懼瞬間灌頂,八田尖叫出來的同時,不自覺就猛地收緊了全身的肌肉,完全地覆裹著兇器的甬道因此用力地壓迫著進犯者的欲望。

剛剛稍微發洩一下就已經禁不住微微喘氣,穴壁的壓迫更讓伏見痛苦地眯了眯眼、眉目深鎖。

伏見承認剛才那一下是有點太過火了,卻沒想到八田真的會這樣毫不留情地還擊。

究竟是痛到什麼程度才能讓頭髮蹭到這樣淩亂?——

承受著分身上的壓迫力的同時,伏見微微心疼起來,伸手撩去八田被汗水黏在臉頰上的髮絲。

「美咲…放鬆點……讓我動…我想讓你舒服……」

 

 

『我想讓你舒服』——

 

是痛到產生幻聽了嗎?——

一瞬間有這樣的錯覺。

痛楚還沒有完全消退,被強迫撐開的位置還在微微發疼。好像有點腫起了的感覺,癢癢的感覺,忍不住想用那個位置去磨蹭對方,就像小貓小狗磨蹭主人那樣。

癢癢的,有點……嗯…是有點舒服吧……

呼吸好像稍微正常了點,可是喘氣還是很重。吸氣的時候痛楚會明顯一點,有點麻痹的感覺,而且——

能感覺到,

能感覺到,

那傢伙……猿比古,就在我的身體裡……

好羞……

 

 

『美咲…乖……再放鬆點……』

 

混蛋,我已經放鬆了啊……

 

 

『…美咲…保持這個頻率……嗯唔……讓你這張小嘴…咬緊我……』

 

切……才放鬆點就得意起來了……真討厭……

 

 

『美咲、我要動了哦……』

 

愛動就動不動就出去啦混蛋!

 

 

『……美咲…再叫大聲點……再叫得淫蕩點……』

『…美咲的聲音…嗯唔……最好聽了……』

 

混蛋猴子!不用那個字眼會死啊你!

 

 

『呐、美咲……』

 

『美咲……』

 

『美、咲……』

 

『…美咲……嗯唔……』

 

別叫了混蛋,耳朵要發麻了……

再舔我的耳朵就要掉了啦……

 

 

『…喜歡……美咲…這個名字……最喜歡了……』

 

——『男生的名字是‘美咲’的話,不管怎麼看也覺得很奇怪吧……』

——『也不會啦。』

——『總之就是很討厭啦,這個名字。』

——『是嗎?我倒是很喜歡這個名字呢。』

——『開玩笑吧你?』

——『真的啦……因為、‘美咲’,這個名字很漂亮啊,你不覺得嗎?』

——『很漂亮的名字…嗎……所以我就說啊,一點也不像男生的名字。』

——『不過我覺得很適合美咲哦。』

——『切…哪裡適合了……等等!已經直接喊上了?喂喂,不要隨便決定對我的稱呼啊喂!』

——『作為交換,美咲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哦。』

——『不要無視這邊的意見啊混蛋……』

 

「美咲」……

猿比古,只有你說過喜歡這個名字還天天掛在嘴邊。

也只有你才會一遍又一邊地說「ミサキ、好き」、「好き、ミサキ」。

 

 

『呐、美咲……』

『‘美咲’的意思是花開得很漂亮的意思哦……』

 

『美咲,只為我一個人綻放吧……』

 

慘了,這一句沒辦法吐槽……

對了,

不要拿我的名字來說事啊笨蛋……

 

 

『感覺到嗎?美咲,我就在你的身體裡哦……』

 

好了別說了你這個變態癡漢色情狂!!!

交上你這個損友真是倒了十輩子的楣了!

 

 

『美咲…舒服嗎?』

『告訴我、美咲…你現在的感覺……告訴我……』

 

現在的感覺…嗎……

 

這種感覺,應該怎麼形容呢?

 

 

一開始是痛,被撕裂一樣的痛,仿佛整個人都要碎掉。

然後痛楚開始減退,像海水退潮一樣。

接著是適應後的舒服感。明明是外物、異物,然而當自己的身體適應了那種感覺之後卻會產生某種理所當然的錯覺——

 

「那原本就是我的身體的一部分吧」,

 

又或者,

 

「沒有那一部分的話,我其實是不完整的吧」。

 

再然後是鋪天蓋地的快感。

粗暴的快感。

想要吞噬自己的快感。

就好像是整個人被捲進了迎面而來的滔天巨浪一樣。

 

 

有一種掉進了海裡的感覺。

被海水完完整整地包圍的感覺。

好像隨時都會窒息,卻又不願意逃離——

海水裡好像有著某些能滋養身體的養分,所以身體本能地不想離開。

可是,

缺氧的感覺真的好難受——

 

 

因為缺氧所以不得不像掙扎一樣去索求空氣。

 

所以情不自禁地發出那樣有尖又細的喘息聲。

 

叫得跟女生看見老鼠蟑螂一樣,真討厭。

可是,

這個混蛋喜歡的話就無所謂了。




****************************色*氣*T*B*C*****************************





今天的絮絮念


平時寫文喜歡寫主動方視角,結果滷肉卻選擇了受方視角。說到底果然是女人。嘖……


喜歡上小伏見之後多了很多小動作。

沒事就喜歡嘖。

動輒就去推眼鏡。其實眼鏡明明架得很穩而且事實上是自己并不是全天戴著眼鏡。

灰色節能傾向越來越明顯。但是對小伏見絕對高能甚至超頻。


果然是沒救了。


這場加時的童貞畢業考核已然變成了長跑,今天的兩節都在喘氣。

現在看到省略號就不自覺會緊張一下。希望這樣鋪天蓋地來的喘氣沒有導致各位耳目懷孕。

這次鹵肉讓我發現了一件事,原來帶有滿足語氣的嘖嘖聲(記得連帶喘氣哦~)意外地贊,腦補超滿足。

吾輩的擬聲詞很弱,也許表達不出自己腦補的那種效果,而且腦補的都是自動切換11區音軌的,所以斷句也許會有點奇怪。(跪)



PS. 長跑的終點已經在望了,明天結局。

小伏見對不起,讓你壓抑了那麼久。

以及,感謝各位收看~



下面播送廣播一則:距離畢業考核響鈴收卷還有15分鐘,請兩位考生抓緊作答。

九樓電梯注目→_→【#9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