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My Answer:你想要的答案 #9

本節完結,感謝各位一路繼續跟文,見證兩隻童貞遲來的畢業考核^_^

需要補完前文的童鞋請按電梯→_→【#1】【#2】【#3】【#4】【#5】【#6】【#7】【#8


△R18

△肉渣多

△本節脫線有,上下位談判

△本節繼續情話主場,喘息依舊嚴重(終點在望了米娜桑,請堅持換氣!)





****************************色*氣*分*割*線*****************************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啊——」

等八田懸空的意識恢復過來的時候,自己的叫聲已經止也止不住地響徹了這間並不大的臥室。

窒息的感覺已經消退了,可是喘息聲卻壓不下來。

完全狀態下的雄物完整地把狹窒的甬道佔據滿盡,同時滋潤著雄物與甬道的欲露因為兩者的強烈摩擦而發出清晰而且淫靡的響聲。

儘管身體已經適應並且融納了對方,但微微的痛楚卻總會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的空檔間適時提醒著八田、自己正在被人侵犯的事實——

 

色欲本是原罪。

獲得色欲之神賜予的無比體驗的同時,也必須承受羞恥心的隱痛。

 

如同蜂蜜和牛奶的合體。

當蜂蜜的味道在發酵後變酸甚至消退,牛奶原本的味道就會暴露出來。唯有不斷地灌注更多更多,用新甜的味道去掩飾去掩蓋變質的味道才能讓自己忽略掉最討厭的牛奶的味道。

身體亦如是。

只有不斷不斷地讓快感的波瀾淹沒自己,不帶間斷地洶湧而來,讓自己徹底墮落在欲望之海裡最終沉淪永不復生,才能完全拋棄羞恥忽略羞恥的隱痛甚至忘卻身體所承受的痛楚。

於是很自然很自然地就想要更多。

更多的快感。

更多的寵溺感。

赤裸裸地被人抱在懷裡的感覺——這樣的感覺,這個童貞的自己、在情欲面前毫不設防的自己,說不定真的會像吸毒一樣瘋狂地愛上。

迷醉中的八田仿佛忘記了身體的疲累般想要再攀上點對方的身體,纏著對方腰肢的雙腳不自覺地纏得更緊。

「猿比古……快點……」

(再快點啊……)

伏見不願意讓八田天籟般的喘息聲中混入雜音、於是沒有答話,只讓嘴角揚起一個滿足的弧度。輕輕吻了一下對方的眉額,伏見抱起八田微微調整了一下進入的角度,然後再挺身進入到對方身體的更深處。

 

 

冷水注入熱水的瞬間,兩者的溫差會自然地過渡至平衡、最終變成溫水——

不僅熱水渴望著冷水的低溫,冷水也渴望著熱水的高溫。

很熱,

卻很溫暖。

那裡的溫度,不是灼燒的高溫,而是舒適的溫熱。

身體的溫熱。

血和肉的溫熱。

仿佛重回母體一樣,浸淫在溫暖的羊水之中。

包圍自己的,還有最溫柔的安心感。

那裡,既是生命之源,也是生命個體終其一生想要追求的歸宿。

不想離開。

享受過那樣的溫柔之後就不願意再離開。

 

這種事情……

做愛這種事情,可能真的會上癮……

 

嘖……

 

 

「美咲的童貞是騙人的吧……呃啊……明明就…這麼會勾引人……」

伏見的喘氣聲比之前更重更明顯,發作頻率也隨同他進犯速率的提高而上升。舒服的快感與微微的痛感交織在一起、如實地反映在臉上。喘息的時候眉目深鎖的樣子有些嚇人,然而享受著抽插的快感的扭曲表情卻又滿足得無以復加。

「不僅這張用來接吻的小嘴會勾引人……連這張……哈…哈……連這張用來侵犯的小嘴都這麼…會勾引人……」

伏見俯下身去,在八田的耳邊亂蹭,然後輕輕撕咬,讓自己的高溫鼻息噴薄在對方的赤裸紅熱的肌膚上。

「又深、又熱、又緊……美咲的裡面…我再也不想出去了怎麼辦……」

(這種事情我怎麼知道!)

八田的上身胡亂蹭動看似想要拒絕,下肢卻狠狠地把對方的腰肢纏得更緊。蜜柑色的髮絲在枕頭上淩亂散開,盛開出最靡麗的肉欲之花。

「呐、美咲……美咲這個身體這張小嘴…呃…啊……生來就是要、要讓男人上的吧……」

伏見滿足地連嘖了兩聲,卻又緊緊地皺起了眉頭、一臉痛苦。喘氣聲越來越急也越來越重——換言之,分身在蜜穴中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然而伏見卻沒有速戰速決的意思,轉而稍微放慢了點速度。

「美咲喜歡被我上嗎……呐,美咲……」

 

『呐,美咲……』

 

『呐,美咲…喜歡嗎……』

 

 

『呐,美咲……』

 

一遍又一遍地在腦裡迴響。

 

喜歡…嗎?

喜歡被這傢伙…被這傢伙「上」嗎?

不知道誒……

可是,至少不討厭吧——

而且,如果對方不是猴子、不是猿比古、不是這個叫做伏見猿比古的混蛋的話,連碰一下手都無法想像的吧……

說起來,中學時候我就只有這一個損友,慢慢地,我好像還越來越依賴他了呢……

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感歎一句「啊啊……終於還是變成了這樣的展開嗎……」呢?

被他抱、被他羞辱、被他壓在身下、被他弄得發出那樣又尖又細的聲音……

討厭。

是真的想討厭啊。

但是偏偏怎麼也討厭不起來……

 

 

「……呐……哈、哈……猿比古……」

幸好對方的動作已經減速,不然八田絕對不可能在喘息中說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剛才……嗯唔……你剛才不是……哈啊……問我、喜不喜歡……嗯啊……被你上嗎……」

「呃、嗯…所以呢?」

完全沒有料到八田會主動挑起這個話題,伏見稍微有些意外。

「……唔、唔……跟你、商量個事……」

「美咲,你覺得現在……唔嗯……是商量事情的時候?」

伏見放慢了點速度,儘量平伏自己粗重的喘息。

「……哈啊……一定、要說……不然……唔、唔……沒有…下次……」

「美咲……嘖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呼……想要下次了嗎?」

突然湧起的興奮催促著身體加速,伏見卻不得不一再壓抑。強忍的微微痛苦恰好刺痛欺負欲和佔有欲的串聯神經,伏見只好用嘴唇咬上八田的臉緣來發洩。

「美咲…你覺得、呼……你現在、有資格……嗯唔……和我、談條件嗎……」

想要平伏自己的喘息看來比想像的要困難。不能發洩又不能加速的痛苦神色攀上伏見的臉。

「別忘了、嗯……你現在…呃唔……是被上的那個……」

「……所以說……啊哈……下次…下次要、哈啊……換我…換我、在上面……」

「在上面是很累…呃嗯…很累的哦、美咲……」

「……我…啊哈……我不管……總之、我要…哈啊……在上面……」

 

『絕對、絕對要在上面!』

『死也不要被猿比古壓在下麵!!!』

 

『我說美咲,你真的知道在上面要怎麼做嗎?』

 

「換美咲在上面……嗯唔……似乎、也不壞……」

伏見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近似變態的愉悅笑容。

「啊啊……美咲會怎樣、怎樣…主動討好我……呃唔……好期待……」

(等等!)

(雖然說不清楚,但是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看到伏見的表情,八田毫無來由地覺得有些什麼不太對頭,卻又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等…哈啊……等等……」

「美咲、我的忍耐……呼……是很有限的……」

伏見咬上八田的唇瓣、微微牽扯。

「一次次地喊停……呼……等下就別怪我…唔……狠狠地…拿你、發洩了……」

「……總之…我要……啊哈……在上面……啊哈……」

「讓美咲…在上面……嗯唔……可以……呼、呼……但不是現在……」

 

 

從來不會有人對做愛時候的情話上心的吧?

不管回答「是」或者「否」,該做的還是會做足全套。

會在意這些問題——明明已經羞得臉紅耳根熱卻還會在意這些問題、甚至還很認真地考慮要怎麼去回答這些問題的,果然只有童貞的傢伙——不,只有童貞的美咲吧——

 

 

「美咲…嗯唔……你這麼…這麼可愛的話……我會、忍不住……嗯唔……忍不住、想欺負你的……」

 

 

一刻也不想等了。

 

一秒鐘也不想再等了。

 

好想好想狠狠地欺負這個一臉天然卻又恰好天然地懂得折磨人的小妖精。

 

 

該比喻成雄獅覺醒、抑或是駿馬脫韁比較合適?這些都不重要了。

什麼都不想去想。

對於伏見而言,現在只要用力抱緊懷抱裡的人、用自己的身體去疼愛他佔有他就夠了。

 

 

前所未有的灼熱。

跟赤火的力量完全不同的灼熱。

欲望的灼熱。

爆發臨界點的灼熱。

 

承納灼熱的灼熱。

溫柔的灼熱。

情欲的灼熱。

交纏的灼熱。

 

 

「美咲…現在的、感覺……呃唔……告訴我……」

「……哈啊……好深……好難過……唔唔……」

「差不多了……美咲……」

「…混、混蛋……不公平……唔唔……放手……」

「美咲…已經……呼……堅持、不住了嗎……」

「好怕……好恐怖……」

「別怕、美咲……嗯……我會…很溫柔的……」

「……懷孕…不會的吧……唔唔……呐……」

「即使是、這樣的……冷笑話……我也、不會軟下來的……美咲……」

 

 

「我會溫柔地用愛液灌滿你的身體的。」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美咲。」

 

 

這傢伙。

這個叫做八田美咲的傢伙究竟是什麼時候闖進我的內心世界的呢?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傢伙已經在我面前了。

「喂,交個朋友吧!」

居然毫無防備地向我伸出了手,還笑得一臉大喇卻很陽光。

 

也許,

那種天然的陽光在我沒有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知道我會迷上那種光芒,想方設法要把那種光芒留在自己身邊。

或者是我被那種光芒的熱度融化,或者是那些光芒被我扼殺消亡。

 

我害怕那樣的結局。

 

美咲,

比起愛你喜歡你,我或許更情願從來不認識你。

 

那麼那麼艱難才離開了你,結果你又跑來我的面前還給了我可乘之機。

 

美咲,結果我還是不想放手啊……

 

 

「呐、猿比古……」

「我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

 

「我不是已經回答你了嗎?」

「用我的身體。」

 

「你…你耍賴……」

 

「不,我已經回答了……」

 

 

我只要你看著我,心裡只想著我的事情。僅此而已。





****************************色*氣*The*End******************************





鍋底沒有多少肉很抱歉。

 

吾輩以為,也許伏見不全是為了力量才離開吠舞羅,所以有了上面那一段在高潮狀態下的伏見視角的回憶殺。

 

與距離產生美無關。

有時候,為了保護別人,反而必須隔開一段距離才行。

因為中二病的孩紙基本不懂得愛,也不懂得愛自己。想要去愛別人的時候,總是很容易會傷害到對方。

這是死中二病的吾輩的一己之見。

 

即使兩人之間還是有一段再也不能更拉近一點的距離,能夠彼此伸手觸及對方已經很完美了。

又及。

即使到最後還是不能完全相互理解,只要彼此能感受到對方確切的感情就已經可以算是圓滿了。

 

因為吾輩已經不相信有「完美」了,所以這個結局甜膩但是微虐。

對不起這裡是三次元入侵了。

 

寫到最後的時候,很神奇地泡了一整晚的LCL之海,結果有了那段什麼羊水啊生命之源的詭異東西。如果有哪位同學看出來LCL之海的趕腳的話,我會超開心的^_^

還好這是伏見的視角,如果是美咲視角的話,目測著這LCL之海要變成一鍋咕咚咕咚的咖喱@_@(PS.沒有胡蘿蔔的哦~)

伏見和美咲之間的不理解(或者可以說是誤解?)讓我很自然地聯想到了「心之璧」,於是推演至「LCL之海」,所以最終有了所謂的「補完」。


 

如果說「九」是象徵長長久久,那麼「十」就是十全十美。

十樓有糖也有鹽,進入前請先檢視自己的淚點和虐點。

不想被虐的童鞋可以跳過#10期待後面放出的歡脫腦補【餐後甜點】^_^(跡部撫發:沒有甜點的正餐怎麼能算是吃飯呢~)



Caution!!!十樓慎入!!!【#10

评论(2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