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玖章、拾章(以及後記)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伍章電梯】【陸、柒、捌章





玖章


「呐…師父,我說啊……」

彼時的我正懸著腿坐在木葉村村後影壁的懸崖邊上,極不安分的兩條腿因為休息間的百無聊賴而晃來晃去。

身下的影壁上已經鑿上了木葉村第六代火影的容貌。遠遠看去,威嚴凜凜。但就我個人而言,總有那麼一種衝動想在那臉目上面塗上幾筆惡作劇。

「我可不記得有答應過收你為徒。」

(又來了。)

(這種性格大概到死也不會改的了吧。)

即使是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候也這麼介懷,非要把感情一類事物撇得乾乾淨淨。

然而,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窮盡其能、想要遠離所有人的感情的人,最沒有辦法割捨最後的一絲一縷羈絆——

名為「朋友」以及「同伴」的羈絆。

 

「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

「問吧。」

「為什麼你願意相信那個人……」

我指的是漩渦鳴門。木葉村的第六代火影。忍界的現任火影。

「為什麼即使明知道全村人都對你……」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組織詞語才能不正面觸犯被提問者,於是支吾著含糊過去:

「為什麼即使這樣還願意相信那個人?」

「他是我的朋友。最信任的同伴。不管是在戰場上,還是在個人立場上。」

黑眸的男子回答得很乾脆,語氣平淡但跟平時的無機質無聲調明顯有些微妙的不同。

「就這樣?」

「就這樣。」

 




拾章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

雙手叉腰的我,眼前面對的是三個剛從忍術學校畢業的新晉下忍。兩男一女。分別是以最低分通過畢業考核、卻差點因為平時搗蛋記錄過多以致操行評價太低而不能順利畢業的浩正(順便說,我個人表示對負責德育成績審核的中忍是否故意放水持保留意見);然後是以畢業考核全部科目滿分的優異成績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傲立于一眾女生的花癡尖叫聲中、喜歡扮酷耍帥的天才少年隆之介;又然後是綜合評定能力居於普通中上但幻術資質相當不錯、偏偏生性容易陷入迷糊狀態的天然呆少女真月。

「為什麼連我這個特別上忍也要負責這種帶小孩的工作?!」

面對我的咆哮,三個即將成為我的學生的小傢伙反應各異。

真月一臉無措;隆之介反手抱頭,無所無謂;而浩正則是以蓋過我聲音的強大聲浪回擊「本大爺可是要成為火影的人,才不需要什麼老師呢!」

 

就這樣,我接手了這個後來因出狀況率最高和意外性No.1而出名的小組。

(早知道我應該一口回絕那個老奸巨猾的狐狸男的!)

初為人師的我,直到今天仍然沒少在內心如是忿恨抱怨——當然了,其實並不全是責怪和埋怨——

因為在這群充滿了無限可能性的小孩子身上,我也學到了不少事情。

 

「今天的比試,你們將以自己的小組為單位相互較量,最終能搶到藏在身後這片樹林裡的卷軸就算贏!」

「順便補充一句,時間不限喲~」

「規則就是這些,沒有補充了。」

「也就是說哦,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是可以的哦~」

「總之,最後能搶到唯一一卷卷軸的小組就是勝方!」

「就是這樣,大家各自努力吧~」

比賽內容的說明工作讓其他幾位同為新晉下忍指導老師的上忍搶去,我倒也樂得清閒,翹手抱臂、一臉嚴肅地審視著眼前這群學生。

雖說都是新晉的下忍,不過也已經在各自老師的指導下修煉學習了近三個月,進展良好的小組據說已經出過兩次C級任務了——

如此想來,我這一組大概是最悲催的吧——

除去上次意外遇上忍盜、原本歸類於D級而最後被修正為C級類別的護送珍品任務之外,只勉勉強強地完成過一次為脂厚膏肥的大名夫人捉拿離家出走的肥貓這種白癡D級任務的事情我會輕易承認嗎?!

(所以就是說啊……)

(贏得這次比賽什麼的肯定是無望的啦……)

我極力在表面上維持著一張嚴肅得生人勿近的面癱臉,內心卻無奈地長長歎了一口氣。

 

「比賽開始!散!」

尖銳的哨子聲響起,發號施令者用手在空中畫出一個有力的弧度。

下忍們轉身沖入去枝繁葉茂的密林之間,直奔他們的目標而去。

「紫亞老師,你怎麼看?」

「什麼怎麼看。」

「就是想請教一下,你覺得這場比試結果會是怎樣?」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心思!)

如此惡狠狠的回擊只能悶在心裡爆發。

 「這種事情可不好說呢……呵呵…呵呵……」

我覺得自己大概會因為這樣極力維持平靜語氣而讓臉部變得扭曲,長久下去估計不到三十歲就會在臉上現出第一道皺紋——跟某位粉色頭髮的醫療隊隊長一樣——

對於她那句「女孩子想要在忍界裡生存下去並不容易」的話,我想我應該是有了一番新的理解。

 

(但願這三個小傢伙不要出什麼亂子、鬧出些個驚天大笑話來就好。)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最後帶著卷軸回來的、竟然是一身傷痕的浩正。

笑得沒心沒肺的浩正。

他正高高舉著那卷被搶得有些殘破的卷軸、一路小跑過來。

緊跟在他身後的是一邊罵罵咧咧著「卷軸是我搶到手的趕快給我還來」的隆之介,以及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頭髮淩亂的真月。

儘管他們身上的都只是些小打小鬧的擦傷和青藍紅紫的各色瘀傷,但我還是不免感到輕許的嗔怪和心疼。

特別是看著一指擦著鼻子而另一手舉著卷軸、笑得開朗的浩正,我一瞬間有想把他們三人抱在懷裡的衝動。

 

落敗的學生們陸陸續續回到集合地點。同樣是傷的傷、累的累,倒下一片,氣喘吁吁。

顯然,這個比賽結果讓所有人都吃驚。

不僅僅是等著看笑話的老師們,還有他們各自的學生們——驚訝之外,似乎更多的是不甘和不忿。

「喂!浩正那班的!」

「嗯?」

「別把我跟這個白癡混為一談!」

「你說誰是白癡?!」

「吵死了啦!」

「喂啊,你們究竟是怎麼就突破了我們聯手布下的陷阱的?」

「就是就是,我們組明明配合得那麼天衣無縫的說……」

「哈哈哈!」

浩正依舊笑得沒心沒肺。

「這還要問嗎?當然是因為我們小組團結啊!」

「因為我們是最好的拍檔。」

「嗯!最好的同伴~」

浩正、隆之介和真月一邊回答,一邊回過頭來沖著我微笑。

 

——「他們會改變你的想法的。」

——「他們身上有無限的可能性。」

——「試著換個環境怎麼樣?」

對於此前一度因為任務上的不順而陷入低潮的我,金髮的男子如是勸說,讓我從最危險的超S級任務第一線退下來、先休息一段時間再作打算。

其實彼時的我本想推卻,然而竟又神推鬼使般地答應下來。

我還記得他當時背對著我、翹手抱臂、透過火影辦公室的玻璃窗看著外面風景的身影。

我還記得,當時的我踮起腳伸長脖子、越過他的肩膀看到的、窗外大半個木葉村的風景。

不知不覺中重建起來的房屋、校舍、還有繁榮的商店街——戰時以及戰後物資緊缺的配給制度早就煙消雲散了,現在的商店街規模跟過去相比更大了不少。

大家最掛念的當然是一樂拉麵。雖然老店長早早退休,但他的女兒很好地把濃郁香甜的湯汁和爽口筋斗的拉麵繼承發揚了起來,生意紅火的程度,光看每天排隊只為盼得與一碗招牌拉麵一澤芳親的人數就清楚了然。

總之,一派安詳。

然而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第六代火影大人,他看到的遠遠不止這些。

 

「我說紫亞……」

「嗯?」

「一起去吃拉麵怎麼樣?」

「不要,人家在減肥。」

「去吧去吧~我請客。」

「那你先讓我檢查一下你的青蛙錢包,省得等下你又說雛田大人沒給你發這個月的零用錢。」

 

一碗拉麵就解決了新晉下忍們急需一位帶班老師的問題——當然,這是我在那之後過了很久很久才偶然得知的事情,不得不說這個看起來毫無心計胸無城府的傢伙,心裡其實也有個打得響亮的小算盤。

不過,誰讓我就是容易心軟呢。而且——

(他是對的。)

不幸被他言中了。

這群小孩子,真的改變了我。

 

金髮男子的笑容似乎又出現在我面前。我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錯覺——

然而,眼前這三個還不成氣候的下忍,他們的笑容,有著那種暖金色的熟悉感。

我會心地笑了。

 




後記


寫這個故事之前,寫這個故事的時候,以及寫完這個故事之後我都有很多想法。

在這個故事原本的世界裡的忍者們,若干年之後會以怎樣的姿態獨當一面?

在這個宛如茁壯樹木般生生不息的忍村裡,忍者們的意志是如何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的?

在這個爭鬥不斷烽煙四起的忍者世界裡,夥伴們之間的羈絆和信任可以如何延續下去?

在這個男性角色越來越出彩而女性角色越發顯得後繼發力不足的鐵血世界裡,女孩子們該如何生存下去?

這些也許是我考慮最多的問題吧。

外加諸多帶梗或不帶梗的CP,以及我個人向來看好官配(天音:節操!注意節操!)——不得不承認,寫這個故事其實還混了些私心。

總之,因為想要去探討這些問題、並且以帶著某種名為「個人特色」的惡質調笑來回答這些問題,所以最終有了這個故事。

一個關於女孩子在忍者的世界裡頑強生存的故事,關於同伴們之間的羈絆和信任的故事,關於一代一代的忍者們之間的精神傳承的故事。

 

題外話一句。不知道這個故事的題目會不會過於隱晦?

其實「風火」就是指鳴門,風屬性查克拉,外加九尾狐的天然火屬性。因為鳴門的澄澈之風,九尾狐的邪火得以轉變成淨靈之火。

「雷火」就是指佐助,雷屬性查克拉兼有火屬性查克拉。火因仇恨而為邪火,雷則象徵著暴怒,是復仇者的象徵。

據說我自己就是個火屬性很旺盛的傢伙(卻偏偏是個風屬性的星座——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往喜歡的角色身上靠,不是不是真的不是),不管是否有關,總之我很喜歡這兩隻身上同樣帶火的傢伙。

That's all.

评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