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赤遊】Without any Reason

好啦好啦不要說窩不產赤遊嘛QwQ



想不懂的事情,只要任性地享受就好了嘛w



愛可以不需要理由(好爛俗的表白,大嫌い!)

不過無事獻殷勤(並不是)呢,通常還是有理由♂的~

 

 



★☆★☆★☆★☆★☆★☆★☆★☆★☆★☆★☆★☆★☆★☆★☆★☆★☆★☆★☆★☆★☆★☆★☆★☆★☆★☆★☆★☆★☆★☆★☆★☆★☆★☆★☆★☆★☆★☆★☆★☆★☆★☆★☆★☆★☆★☆★☆★☆★☆★☆★☆★☆★☆★☆★☆★☆★☆





有時候是想不懂。

有時候是無論如何也想不懂。

 

唯一能想得懂對方的,大概只有決鬥的時候。

 

對於有過最親密之身體接觸的對方只有這種程度的了解,真的沒關係嗎?

 

遊矢看著在自己伸直的胳膊上一邊遊走的同時均勻地給抹上潤膚乳的白皙的手,不知不覺看得出神。

纖長而骨骼突出的手,連腕骨都有著精心雕琢的尖棱美感,好看得讓人迷醉。

 

「在想什麼嗎?」

 

「呃、嗯……」

 

晶紫色的眼眸投來狐疑的目光,冷不防的提問讓榊遊矢猛地回過神來,卻又心虛地迅速別過臉去。

 

總不能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剛才看著對方看得入了神吧!

 

遊矢於是使出了裝傻的看家本領,打哈哈蒙混過去。而赤馬零兒並沒有深究,繼續給對方的另一隻手也塗上潤膚乳。

 

翻雲覆雨運籌帷幄的手與肌膚接觸之間,乳木果油柔滑地拭潤著沐浴後的乾燥肌膚。甜甜的果香味在掌心的微溫裡發酵,濡染著空氣,無法不讓人自然萌生出融化在新鮮果醬之間的錯覺。溫潤而且潮濕,柔軟然後浮空,像浸透在軟稔的果肉之間。

 

再觀對方,這個仔細地給自己抹上潤膚乳的男子。

溫柔而且強大,他的一語一顰,無不讓人沉迷甚至墮落,如被水果的甜香所惑,深陷才驚覺是惡魔的毒,卻不願自拔。

 

 

該怎麼去形容這個人呢?

有時候是殘忍,像惡魔。有時候是溫柔,像戀人。

有時候是粗暴,如惡徒。有時候是包容,如慈父。

 

如果說決鬥的時候是他表側的一面,那麼溫存的時候便是他不為人知的裡側面。

 

事後洗澡的時候,以及浴後給自己抹上潤膚乳的此刻也是,跟決鬥的時候完全是別個人。

還有就是,

跟做愛的時候也像不同性格的兩個人。

 

時而是冰,冷若冰霜。

時而是火,熱如火海。

 

 

真的,想不懂這個人呢。

 

名喚赤馬零兒的男人。

 

 

「吶、零兒,為什麼……」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

是否該這麼問,遊矢糾結了起來。

 

似乎料到對方所想般,赤馬撫上遊矢的雙肩將之拉近,唇瓣輕輕印在對方的眉心上,柔聲啟齒:

 

「你情我願的事情需要理由嗎?」

 

 

 



其實真正的理由是洗澡和塗抹潤膚乳的時候可以理所當然理直氣壯地把小番茄的身體徹底摸個遍呢→_→(噓——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