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ユゴユト】First Kiss, First Love

沒什麼內涵的校園設定

心情不好只想嚼點糖

 

芋頭pov

痞子蕉大好><

 

還有一些無關的neta什麼的

 


PS.好好打牌,不要借打牌之名做奇奇怪怪的事情o( ̄ヘ ̄o#) 

 

技術性♂的問題不要問我,只是腦補的并沒有實際操♂作經驗

如有疑問請咨詢香蕉同學有關D輪的花樣使用心得→_→

 

 




★☆★☆★☆★☆★☆★☆★☆★☆★☆★☆★☆★☆★☆★☆★☆★☆★☆★☆★☆★☆★☆★☆★☆★☆★☆★☆★☆★☆★☆★☆★☆★☆★☆★☆★☆★☆★☆★☆★☆★☆★☆★☆★☆★☆★☆★☆★☆★☆★☆★☆★☆★☆★☆★☆★☆★☆★☆





 

「我說遊鬥,放學來決鬥吧~~」——

 

基本上,遊吾每次說這句話都另有所指,決鬥是只是其中一部分。

而我的答應,則是慣常性的默許。

 

 

「我用『明鏡翼同調龍』直接攻擊,盛惠2500點生命值傷害,麻煩遊鬥先生結下賬。」

 

「OK,2500點傷害……」

 

我拿起旁邊的記分卡記錄起來,沒想到剛一提筆,遊吾這傢伙突然就把臉湊了過來還——

 

視線被奪走,嘴也被封住,想提手推開偏偏還被這傢伙緊緊地抱住。

我甚至有點懷疑遊吾是不是把我的想法也給看透了,就像他的王牌「明鏡翼同調龍」的效果完美克制我的「暗叛逆XYZ龍」一樣。

 

時間持續了有那麼一陣子,遊吾才滿足地放開我,看著我漲紅了臉又羞又氣的樣子笑得特別開心。

 

真叫人不爽。

 

「…突然就、就……」

 

坦白說,雖然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更出格的事情也做過,但真要說出來的話,總覺得還是有那麼點……大概不僅僅是害羞吧,總之是不太想承認的事情,至少表面上不願意承認。

 

「突然就吻過來是怎樣……」

 

一瞬間就沒了底氣沒了氣勢,連我都想揍自己一下。

 

「剛才不是說了嗎,『麻煩遊鬥先生結一下帳』。」

 

「有你這樣的嗎!」

 

「反正我只會跟遊鬥做這樣的事情,況且這裡也沒有別人在,有什麼關係嘛。」

 

「這不是有沒有別人在的問題好吧,給我專心決鬥。」

 

「可是小遊鬥一臉『我很想要』的表情讓我怎麼可能忍著不動手嘛~~」

 

——救命!

明明是這傢伙自己想要,不帶這麼推卸責任的好吧!

 

「想要你個大頭鬼!不要在那裡腦補奇奇怪怪的東西!」

 

「吶、遊鬥,來做吧。」

 

「說了別自顧自地想奇奇怪怪的事情……」——

 

然後這傢伙就不由分說地抱過來了,越過我們之間未完的戰局。

 

這次持續的時間比剛才還要長,遊吾顯然是想醞釀氣氛。

用心再明顯不過。

 

我對這傢伙的性情的了解,大概就跟對他決鬥的思路和套路的嫻熟程度一樣,就連他會在什麼時候伸手來抓我的衣領或者想解開我的襯衫都知道。

 

「繼續下去的話……」

 

我抓住了他準備行兇的手。

 

「沒有攻擊宣言以後還叫停的吧?」

 

他輕而易舉地掙開我。

 

「繼續?」

 

絲毫不留給我反抗的餘地,窮追猛打是這傢伙一貫的戰略法。

 

「決鬥,還是?」

 

我故意裝傻。

 

「都行,隨你喜歡。」

 

表面上他給了我選擇的權利,但其實早已料定結果。

 

「戰局還沒完呢。」

 

「那你要發動蓋伏卡嗎?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還是算了。」

 

勝負心中有數。

遊吾知道我後場的蓋伏卡足以扭轉局面,但他也看得出來我沒有要發動蓋卡的意思。

大概是所謂的心有靈犀,雖然我並不喜歡這種矯情的說法。

 

無論輸贏,這傢伙決定了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底。

這一點,從交往的第一天我就知道。

 

「那就……」

 

遊吾吻著我,分散我的注意力的同時,熟練地解開了我襯衫上所有釦子。

 

坦白說,這種直奔主題的嫻熟手法確有奇效。不管是決鬥,還是這種事情。

即便是無法進行攻擊的首個回合,他也總能籍著各種各樣的效果削減我的生命值,一開場就將我帶入決鬥的節奏。

這種時候也不例外。

 

沒有什麼能比技巧性的動作更誘惑人心。

還有撒嬌式的命令。

 

畢竟,這傢伙其實還比我要小一點點呢。

 

「…胸口…好熱……遊鬥幫我把衣服脫了嘛,我騰不開手了……」

 

——那是因為你的手都用來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好嗎!

 

我腹誹,但還是按他所說的做了。

 

也許,我其實并不抗拒,甚至有那麼一點……著迷吧。

 

遊吾的手在我的身體上遊移著,摸索著。

他依舊與我唇舌相交,但沒有深入成熱吻的意思。他在觀察我的反應,想要找到我的敏感帶再進行下一步。

舒服但癢的感覺,說不上特別喜歡,但不抗拒也是事實。我索性雙手摟上他的脖子,干擾他的注意力。

 

「遊鬥今天很主動嘛。」

 

他訕笑。

 

「閉嘴。」

 

「行行行,我閉嘴,我閉嘴專心做總行了吧。」

 

然後遊吾就單方面地中止了這個只把氣氛醞釀到一半的吻,轉而咬上我的肩窩,沿著鎖骨一直舔舐到頸凹。

 

再往上一點就是我的禁地,那是我最不喜歡被人碰的地方,即使是遊吾也不例外。但他也是我唯一允許接觸這片禁地的人。

那裡全是他留下來的痕跡,吻痕還有咬痕,或紅或紫,深淺不一。

 

他熟練地解開我的頸飾,貪婪地吮著我微凸的喉結,發出讓我羞恥的聲響。

 

「…遊、吾……」

 

「遊鬥其實…很喜歡這樣對吧……」

 

「閉嘴……」

 

遊吾說我這輩子對他說過次數最多的話是「閉嘴」,大概沒錯。

可事實就是,我對這傢伙真的很沒轍,尤其是這種時候,所以才會一次次地縱容他,任由他對我做出那些過分甚至出格的事情。

當然了,我的默許等同於幫兇。

 

天台的風有點涼,但遊吾的身體很熱。

尤其胸口。

被他壓過來的時候,連我也有種胸口起火的灼熱感。

 

「…等、等下,真的要做?在這裡?」

 

「一年前的今天我們的第一次也是在這裡。」

 

「真虧你還記得這種事情。」

 

「因為很有紀念意義不是嘛。」

 

 

 

所有事情仿佛理所當然一般。

 

一年前的某一天下午放學,我在整理卡組,而這個名叫遊吾的插班生突然就湊了過來。

 

 

「真巧,你也是決鬥者嗎?我們來決鬥吧。」

 

然後就被不由分說地拉上了天台。

 

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XYZ召喚以外、名為同調召喚的召喚方法。

 

他的龍在AR視像裡翻動著美麗奪目如同明鏡般的翅膀,一擊反彈了我的王牌暗叛逆的效果。如非有後場蓋伏卡把傷害效果無效化,我不僅要損失一隻主力怪獸,還得承受他的龍在效果適用後提升了攻擊力的直接攻擊。

 

「誒~還挺能幹的嘛。」

 

「你也不賴啊,能對我的暗叛逆進行有效反擊的人可沒幾個。」

 

「你覺得我們繼續決鬥下去誰會贏?」

 

「很難說,我還沒有摸清楚你的實力。」

 

「這倒是。不過,」

 

這個黃色劉海的藍髪傢伙沖我鬼魅一笑,讓我突然覺著渾身不自然。

 

「我一定會贏的。」

 

「那可很難說。說不定……」

 

我隱約有這樣的預感,而他直截了當地說出了與我一樣的想法。

 

「同歸於盡?」

 

「天曉得。」

 

我聳肩,冷不防被他按到了墻邊,完全不留一點迴旋的空間。

 

「快別鬧了,決鬥還沒完呢。」

 

我想推開他,而他卻把臉湊了過來。

 

「吶、遊鬥,我好像……」

 

他支吾了一下,聲音一下子變得小了很多,剛才決鬥的氣勢全然不見。

 

「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這傢伙了。」

 

「天台的冷風把你的腦袋給吹壞了嗎?」

 

這一定是我今年聽到過最冷的笑話。

 

「我說真的。」

 

「一本正經地口胡對手的決鬥者也不是少數。」

 

「說了我是認真的!」

 

然後呢?

然後這傢伙就吻了過來。

 

我下意識地掙扎,而處於有利位置的這傢伙進一步把我逼近墻邊,逼我就範。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吻技真的有夠爛的,結果這個衝動不經大腦的吻,因兩人無法繼續呼吸而結束。

 

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恢復呼吸,惱羞成怒地瞪著這個跟我一樣喘著粗氣的白癡,微微紅腫的嘴唇有點喜感,但估計我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嘴唇有點麻,還有點燙,完全沒有取笑他的資格。

 

「為什麼……」

我喘了喘氣。

「我跟你才認識沒多久吧。」

 

在今天的決鬥之前,就連話都沒說上幾句。

突然就說喜歡,這傢伙真不是腦袋有毛病?

 

「我啊,注意你很久了。」

停頓了一下,他補充道:

「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

 

——等下!

一見鐘情這種鬼話誰信啊!

 

「別說是因為我的頭髮就行了,雖然這個理由我也沒少聽到。」

 

「不是頭髮的問題,怎麼說呢,大概……大概是因為我們長得很像的緣故吧。」

 

「這麼一說,好像班主任就是因為覺得我們長得像所以才把你的座位安排在我旁邊的吧。」

 

「所以我就在想啊,我們會不會是各自失散的另一半呢?」

 

「出於好心,我建議你是不是去檢查一下腦袋比較好?」

 

——你怎麼不說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

我差點沒吐槽。

這傢伙,再要不就是動畫或者中二病類型的輕小說看太多了。

 

「吶、遊鬥,我們交往吧。」

 

「收到同性的告白真是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呢。」

 

我明擺出一副嫌棄的臉,可這傢伙還是不依不饒地抱了過來。現在的處境跟剛才不一樣,但我沒有推開他。

 

換言之,我沒有拒絕他。

 

不知道為何,他抱著我的時候,我會下意識地回抱他,撫上他的背,總覺得那裡長著一副如同他的王牌明鏡翼一樣的美麗翅膀,而那雙翅膀就在我的眼前翻扇著,在夕陽裡反照出金燦燦的暖光。

 

那是一種特別特別溫柔而且暖心的顏色,跟我的暗叛逆的冷鉛色不一樣。

 

 

騎乘決鬥也是第一次聽說。

完全沒有設想過決鬥竟然能以騎乘的方式進行,還有騎乘決鬥專用的D輪也讓我大開眼界。

 

這傢伙身上有著很多很多我從來不曾想象過的有趣事情——

我發自內心這麼認為。

 

不過可惜的是,因為決鬥條件所限,D輪更多時候只是用來在心城到處兜風就是了。

 

第一次坐上D輪的時候,遊吾理所當然地抓著我的雙手環上他的腰——

 

「給我扶穩了。」——

他這樣說,簡單明確的話語裡仿佛有著無堅不摧的力量。

 

明明是個年齡比我還要小一點點的傢伙,但居然意外地可靠,我甚至傻愣愣地感動了一下下。

 

D輪發動器運轉的噪聲,耳邊呼嘯的風聲,還有遊吾傳遞過來的心跳聲——

一切都是不曾經歷過的新鮮體驗。


「遊鬥聽說過『ClearMind』麼?」

 

「『ClearMind』?」

 

「嗯,就是『明鏡止水之心』,據說是D輪加速到極致的境界。我在想,會不會也有哪一天,我也能進化到那樣的程度。」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不過,在那之前,我們之間還可以做點別的『有趣』的事情,姑且也算是關係的『進化』吧。」

 

透過決鬥視像頭盔自帶的通訊傳入我耳朵裡的聲音,多少有點模擬信號免不了的噪雜,但我還是能聽得出來這話別有意味,而事實也如我所料。

 

「…遊吾、別……」

 

「安啦,D輪的腳把很穩的。」

 

「不是這個問題……」

 

——來個人幫忙告訴這傢伙D輪不是用來幹這種事情的行不行?

 

「小遊鬥不放心我的技術嗎?」

 

「不是放心不放心的問題……還有『小』是怎麼回事?別那麼叫我,怪惡心的。」

 

「不是一直都『小遊鬥』『小遊鬥』這麼叫的嗎?」

 

——別腦補著你有篡改別人記憶的特殊能力好不好?

 

而當我正面面對他,臭著一張不爽的臉準備按他的指示給他解開D輪服的時候,我第一次近距離仔細打量這個一身白色緊身衣的傢伙。

彈性良好的專用服將他的身材勾勒成了弧度剛強有力但不失美感的線條組合,凹凸有致,形象立體而且豐滿。被緊身衣包裹的身體,拉鏈下散發出雄性氣息的胸膛,灼熱得讓人心跳加速。

 

然後事情的發展就像神推鬼使一樣。

 

「小遊鬥真的好棒,騎在小遊鬥身上就跟……不,比騎D輪還要舒服幾百萬倍呢~」

 

他湊到我耳邊輕輕呵氣,咬了一下我餘熱未褪的耳垂。

我氣得差點沒把他給摔飛出去。

 

結果「小遊鬥」這個莫名其妙的暱稱就這樣定了下來,還好這傢伙只會在幹這種事情的時候才這麼叫我,但這也足以讓我想將他連人帶D輪一起扔出去了。

 

 

 

從前就厭倦於日常生活的我,現在也還是一樣,討厭著每日重複的校園生活。

只是稍微有一點不同的是,我變得有點期待這傢伙會帶著我去做怎樣違反日常的出格事情,像意外展開的冒險故事。

 

 

「我說遊吾,你這傢伙的故鄉是哪裡?」

 

「幹嘛突然問起這個問題?」

 

「沒,只是好奇你是在哪裡學的同調召喚而已。」

 

「要是我說『我是從別的次元來到這裡的』,你會信嗎?」

 

「你覺得呢?」

 

我嘴角一揚,做了個不屑的哂笑,卻意外地看到他惻隱的一面。

那是我不曾看到過的他的表情,我幾乎以為自己眼花。

 

此後,我們之間再沒有提過這個問題。

 

我只知道他叫做遊吾,是我所知道的、心城裡唯一一個會使用同調召喚的人。

至於他是怎麼從他所說的「別的次元」來到這裡的,也許并不重要。

 

這段初戀,像某個蘇瑪麗俗套橋段的愛情故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