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ture my Kolor-第一話-上(麻豆paro換裝Play)

高能開題請推門

開題附帶系列說明、腦洞介紹和預定的詳細內容【我在這個標「高能」的話絕對是勾引人好奇心的用意無需懷疑~】


開題后是妥妥的第一腦洞的上集放出。

第一個腦洞填得特麼辛苦,前戲【哪裡不對?】特麼長,不過爲了後面的高能這個前戲仿佛是必須的……(深沉臉)【專注前戲三十年】

雖然是R18系列,不過上集是很純潔的劇情,家長指引內容在下集。



* 麻豆paro,無異能設定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 文力不舉語死早,大喊三聲豈可修



↑↑↑OK的話請↓↓↓





---------------------------------純潔正劇分割線----------------------------------





強聚光燈的焦點匯集於舞臺之上,霓虹彩光流轉,舞者們如同走馬燈上的人物一樣、在光影交錯的舞臺上躍動。

『新服展示融合Breakin演出、讓舞者直觀感受最新設計的舞服裝備的魅力——』

場館內舞樂喧囂,解說員更是把擴音器音量提高了個八度,而越到重點內容,音量便提得越高:

『由HOMRA事務所給我們帶來的Breakin表演,各位舞者將在勁舞之中展示今季最潮的裝備!』

解說員的擴音器自帶全場環繞聲效,餘音久久不消,似乎變成了囂鬧舞樂的伴奏。臺上熱舞的少年們配合撼動心魄的音樂、踩著舞步輪番站到舞臺最前面展示自己的舞姿——不,以舞姿展示自己身上的舞裝。

少年舞者們是五人組成的團隊,呈四角站位,而領舞者則位於四角連線的交點位置上。

『本季舞裝的潮流趨向依舊是粗獷、狂野。繼上一季流行的重金屬元素之後,今個季度是皮草和毛皮的大肆入侵!』

廣播解說抑揚頓挫,每一段解說之間隔著恰到好處的停頓時間:

『配合當前的炎熱天氣,設計師們摒棄大面積使用布料的做法,把這些冬季性材質添加在裝飾部份。讓裝飾成為主角,正是本次展出的主題——

「逆反,就是正義!」』

高亢嘹亮的廣播聲鼓動著台下觀眾,歡呼聲此起彼落。

高聚燈光適時在舞者們舉手投足的半拍停頓間聚焦,以單束高亮強調舞裝的細節部份。

一圈勁舞下來,四角站位的四位少年已經走場一圈、分別展示了身上的裝備。然而,站在中心位置的領舞者卻遲遲沒有表示——

直到舞臺邊上噴起兩米多高的煙火。

台下觀眾都被這突然竄起的火苗攝去目光,沒有人注意到後臺暗處有誰把一塊不明物體扔到臺上、直直地往舞臺中心飛過去——

等觀眾反應過來的時候,領舞者的少年已經滑行到台前并快速而華麗地轉圈一周、以漂亮的煞腳動作結束滑行、收穩身體重心然後從滑板上跳了下來。

當少年以雙腳開立的姿勢穩穩地站落舞臺的時候,喧囂的舞樂戛然斷止,邊角上四位舞者于一瞬間同時止住動作、以身體朝向和動作指向直指他們的領舞者。被表演完全攝去注意力的觀眾仿佛被掐住喉管般屏息、等待少年動作再開,如同被按下中止鍵的錄音機等待再次按鍵恢復。

沉默因為期待而變得無比漫長。

聚光燈早在少年剛才站定的時候全部收起、只留一束從正中間打在少年身上。七彩的霓虹燈也一併收去,全場的矚目點自然落在主角的領舞者身上。

少年的身材並不高,站在偌大的舞臺上面再加上強調般的燈光效果看去、似乎有種柔弱嬌小的錯覺。少年把針織帽拉得很低,遮住了眉毛以上的整個前額,只露出帽緣下一點略長的蜜橘色髪尾微微外翹,叛逆十足。低頭交臂的姿勢讓少年的外貌和神情都無從看去,然而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少年的霸氣氣場自然生起,如同陽炎一般從身上散發開去、擴散至整個舞臺整個場館。

突然啪的一聲——聲音並不響,卻因為觀眾屏息和聚焦燈效而附加了強化效果——少年應聲動作、用力一蹬滑板橋端,滑板順勢立起、另一端正好落在手裡。輕輕一個旋指動作,滑板便以觸地的橋端為中心旋轉起來,少年隨即猛地一下屈膝、一個旋身掃腿把滑板掃出舞臺之外——

即興隨性的耍帥動作之下,滑板沿著預定的軌道飛去,最終妥妥地落到早就在舞臺邊上待機的某位胖子手裡。

「Nice catch!八田哥,Show time!」

胖子扯開嗓子叫喊的同時高舉滑板,張狂的氣息在黑壓壓的沉默觀眾裏炸開,如同氣泡在水面破裂一般,又仿佛是在世界不知何處角落的蝴蝶拍打翅膀,醞釀一場聲勢浩大的風波。

舞臺焦點的少年嘴角上揚,緩緩舉起右手,豎指從三倒數到一然後用力握緊拳頭——就在這一瞬,喧鬧的舞樂再度響起,少年應聲便是一下用力的甩頭,在第一發舞點的節拍敲擊下再度開舞。

用力蹬地的動作讓板鞋與舞臺摩擦出極大的響聲,而響聲又因為地上的收音器和場館的擴音器而放大到震耳欲聾的誇張程度。舉手、或者投足,少年的每個動作都被最合適的燈光加以修飾出最張揚最狂勁的效果,無失誤的頭轉動作更加把全場氣氛燃到最高點,觀眾的歡呼聲在再度噴起的煙火之中達到頂峰。

領舞者的少年輕巧地翻身結束頭轉、再次立於舞臺之上然後收住動作,舞樂在少年落地的瞬間止息。而這一次,少年以相當的力度昂起頭,蜜橘色的髪尾因為暖色系燈光的照射而熠熠生光。

少年一把扯下衣領露出鎖骨下的火焰紋樣標記——那是HOMRA事務所的logo,神情張狂而自傲——

「我們就是HOMRA!給我記好了!」

儘管沒有耳麥,少年的吼聲已然足以震懾全場。話音才剛落,舞台邊上的焰火適時爆出,觀眾的歡呼再度響起。

 

在Breakin愛好者看來,這場表演自然相當給力,然而,館內卻有一位與領舞者年齡相仿的少年自始至終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翹著雙手懶洋洋地靠在后牆上。

「伏見,你怎麼看?」

旁邊一位職場打扮的金髮女性如是問道。毫無疑問,她的這一身裝扮跟這個場館以及今天的演出的主題都頗不相合。她是麻豆事務所Secpter4的二當家淡島世理,除了最高決策權,幾乎負責了事務所里大大小小各項工作。大約便是因為這個原因,事務所屬下的麻豆們都敬稱她為副長。

「能有什麽怎麼看。」被喚作伏見的少年換了個站姿,把身體重心換到另一側腿上,「反正跟我們事務所不是走同一個風格和路線。」

「只是展示舞服裝備的話,怎麼說也是我們Secpter4的麻豆條件更好。不過客戶那邊要求要配合舞蹈來展示,對於我們的麻豆來說有些難度呢,大家都沒有學過街舞……」

說到這裡,淡島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麽:

「說起來,我记得伏見你是有點功底的吧?不過、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喜歡這類舞蹈的人呢,一定是被朋友拉著去的吧?」

「差不多吧,後來也沒學了。」

伏見垂眼,表示對這個話題不作深入討論。

「我想也是。除了麻豆擅長街舞這一點以外,論外表和身形條件還是我們這邊更佔優勢。雖然是我們長期對手的事務所,不過麻豆只有這麼點實力的話根本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淡島一臉輕鬆,捏指把髮型上自然散出來的絲縷金髮撫至耳後,纖長的手指把流暢的動作演繹得優雅而且端莊。

「總之,回去就這麼向室長報告吧。」

淡島邊說邊拿出終端、調出備忘記錄了些什麽,然後看了看表,轉向身旁的少年:

「時間不早了,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不用,」伏見站了起來,稍微活動了下因血液不暢而微微發僵的身體,「我自己回去就好。」

「那麼明天請早點過來事務所,從預定時間安排來看,明天可是要忙上一整天的。」

淡島晃了晃手中的終端,屏幕上的文字因為晃動而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記了整整一屏。末了,又補充了一句:

「搞不好、真會像室長說的那樣,‘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想叫停都停不下來呢’。」

「副長,時間不夠用的話一定是安排有問題,難道不是嗎?」伏見懶得掩藏,滿滿的不悅清清楚楚地寫在臉上,「室長總是這樣,淨讓我們接些麻煩挑剔還諸多要求的客戶的工作。」

「可是室長也總說,‘不用擔心,伏見君會有辦法的’。對你來說,這種被上司信賴的感覺也不壞吧?」

淡島睥睨著唐突無禮的少年,心領神會地接過他明確暗示著「不過也不怎麼好就是了」的眼神答覆,接著說道:

「更可況、工作難度跟報酬是成正比的。雖然沒少抱怨,可是伏見你不也一直乖乖地接著這些工作嗎?」

「嘖……」

伏見咋舌,把頭別向一邊。

「總之就是這樣,請別忘了明天的工作。我還有幾個企劃書要做,就先走一步了。」

語畢,淡島踏著輕盈的步子離開。一臉煩悶的伏見呼了一氣,重新看向臺上。

 

依舊通明璀璨的臺上,被燈光聚焦的領舞者少年如同這群同齡人觀眾的領袖甚至神話一般的存在。

持續工作的聚光燈散出可怕的熱量,場館的氣氛因為第二輪的展演而再度升溫。

 

似乎有什麽在身體里燃燒著。

灼熱的,熾熱的,瘙癢。

 

伏見咋舌,略感焦躁,習慣性地伸手抓了抓頸下鎖骨處。

 

音樂喧囂。而且吵鬧。

兩拍的,三拍的,聒噪的鼓點。

 

耳膜被節拍的重音一下一下地敲擊,仿佛催促。焦躁湧上心口,大開的衣領在某種程度上是供給這些無來由的焦躁煩悶的出口。

——明明不是夏天最炎熱的時候。

伏見衣領下的胸膛卻微微沁汗。

 

——連喘息的時間和叫停的機會都沒有…嗎……

反復嚼著這句頗有意味的話,伏見的嘴角揚起詭異微笑的弧度。





----------------------------------劇場後臺有訪談---------------------------------





看到最後的話很明顯下一次更新就是妥妥的黃暴【又是哪裡不對?】了。再不發上來估計我親愛的催文小分隊隊長就要拔刀了XDDD

 


有關設定的部份說明:

一直很想摸魚一下美咲跳Breakin的場面,雖然文力依舊很渣但是多少也算是滿足了這個願望吧~

於是我想說,赤組小弟們的打扮儼然就是一隊街舞隊好吧!

私心但是理所當然地把美咲設定為Breakin隊隊長,至於這個五人小隊的其餘四人,除去胖子鐮本【本系列妥妥的苦勞役】,坂東、翔平、出羽、藤島、千歲還有艾利克,這裡面隨便挑四個吧。

其實只要總人數是單數,街舞小隊不管五人組還是七人組都是大丈夫的啦。不過個人覺得七個人稍微有點多了,站成六角形的話好像也不夠四角形淩厲(六角形是妥妥的八面玲瓏,研究一下蜂巢六角形的科學性就明白了),跟Breakin的舞風稍微有點不合啦。

七個人的話,站成V字型會比較好。但這個隊形有個問題是,dancer的走位solo會讓領舞者被迫離開中心位置。而圍圈隊形的話,人數一旦太多,被圍在裏面的領舞者要是身高不突出就會被其他dancer淹沒OTL……【美咲同學仿佛在後臺全面黑線了……

順說身高的話,就Breakin這個舞種來說,個人偏向于覺得美咲更加適合。伏見的身高倒不至於高到不合適,不過就這個偏瘦的身形來說還真有站不穩的可能性。身高越高,重心越高,人就越容易站不穩。所以說嘛,長不高也有長不高的好~【一秒給你平反了哦,美、咲~

私心地說,伏見大概會更加適合跳國標舞的,細又長的身材不跳國標舞還真浪費呢^_^不過這個時候就該跳女步的美咲同學犯難了,國標舞的舞鞋估計美咲穿一分鐘就要站不穩了2333【不過這可是個趁機踩猴哥報復的好機會哦,美咲你確定不要來一發麼?

 

 

然後是雜談時間。【誰要看!

 

大學的時候學過一段時間的Hip-Hop,那時候Breakin隊經常就在我們旁邊練習,各種視覺福利>_<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正太樣的Breakin隊長,不僅是正太臉,也是正太身高~【跟美咲差不多的身高>_<【於是說你的正太身高標準綫是不是拉錯位置了?

雖然全隊隊員都比他高,不過他的氣場真的比其他dancer要高出一個次元。【儼然赤隊的既視感>_<好幾次看到他踢隊員的PP去拿錄音機和音響的樣子超萌的///_///

很喜歡看著他拉低衣服的帽子遮著前額,低頭抱胸然後開腿站立的姿勢,右腳一下一下地踩著節拍的樣子超帶感。基本上我是想按照這個形象去寫的,可是寫不出來那個感覺好憂傷啊好憂傷……【哭躺

同樣印象很深刻的還有隊長的名字。不知道那個名字是父母早有預見還是因為名字而讓他選擇了成為dancer呢?這個問題很有意思。

當時的Breakin隊里好像只有一兩個隊員會玩頭轉,見過有在練習頭轉的,帶著頭盔來練,好幾次落地都摔得很痛的樣子。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

還有就是,跳街舞的孩紙大概通常都很多有帽子的衣服,又或者有很多帽子。貌似我在學Hip-Hop之前連一件連帽的衣服都沒有呢,帽子也只有冬天用來禦寒的那種。再就是,我原本對英文歌近乎完全無感,舞曲更加說不上喜歡,不過後來也妥妥地養成了日常Loop舞曲的習慣,爲了摸魚這個腦洞最近又在Loop了XDDD【雖然還是寫不出來我想要的感覺就是了……【躺平



下篇戳入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