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R→A/琉璃軸】Lu<R>k


原作向腦洞,Base onAV038

假設出現在學院的少女是琉璃並且跟出現在基準次元(Standard)的是同個人

以及由此推敲而來的,琉璃的手鐲具備傳送自己的功能

 

反正一切都是謎,我就開個腦洞玩玩(虐)

And,好在意琉璃會用什麼主題的卡組

(內文對琉璃的卡組設定依照反逆組最為突出坑向陷阱對擊型核心打法設計,不涉及卡組怪獸設定主題)

 


無CP傾向

 

最後,心疼我隼QwQ


最近對R這邊的腦洞都是虐的,我也是很崩潰_(:з)∠)_


 




 ★☆★☆★☆★☆★☆★☆★☆★☆★☆★☆★☆★☆★☆★☆★☆★☆★☆★☆★☆★☆★☆★☆★☆★☆★☆★☆★☆★☆★☆★☆★☆★☆★☆★☆★☆★☆★☆★☆★☆★☆★☆★☆★☆★☆★☆★☆★☆★☆★☆★☆★☆★☆★☆★☆★☆★☆★☆

 

 




『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醒來的時候約摸凌晨兩點,夜裡的低冷透肌滲骨。少女打了個寒顫,拿著校服外套的手卻仍習慣性地停頓了一拍才穿上,隨即迅速披上蓋及全身的黑斗篷。

 

學院的深宵一片死寂,不聞人聲,最是適合偵查的時機。

黑色的身影迅速躥到某座仿似古堡設計的建築物邊上的草叢間。這裡是學院每晚敲響作息鐘聲以後唯一仍然亮燈直至天明的地方,裡間似乎進行著什麼重要的研究。

 

確認周圍沒有可疑人跡,少女放下了帽兜,露出了她高高束起的馬尾。

皎潔的月光在琉璃紺的頭髮上流瀉成微弱的曙光色,美得不露聲息,少女也毫不在意。

 

建築物裡頭傳來了些聲響,少女趕緊貼耳聆聽。

 

「拜託你們!再給我一次機會!」

「基準次元裡有從XYZ次元逃出來的殘黨!讓我回去把他們一個不留地收拾乾淨!」

「我不要就這樣……就這樣被XYZ的敗家犬打倒!我不可能敗給他們!」

……

 

吵鬧聲沒持續很久便安靜了下去,隨後便是雜亂的腳步聲和搬動儀器的響聲,還有些細細碎碎的竊語聲,聽不真切,但討論的內容似乎能推敲出個大概來。

少女稍稍闔眼,重新戴上帽兜整理思路。

 


數日前有傳聞說前陣子被委派特別任務的藍宿舍代表被遣送了回來,打聽得知原來便是與自己有過一戰之緣的特進班學生代表紫雲院素良。

 



「誒?你對XYZ召喚感興趣嗎?」——

 

身後的聲音讓全神貫注地查閱資料的少女嚇了一跳。慌亂之下,少女下意識地關了決鬥盤的開關,掌間的全息投影散成熒光粒子飄沒在空氣裡。

少女回過頭來,眼前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男生、不,確切來說是個男孩,髮色是澄明的天空藍,跟自己一樣束髮,年齡大概10歲左右,天真無邪的笑容似乎能以「可愛」來形容,然而——

 

少女快速打量了這位不速之客。

 

男孩身著藍色制服,也就是說……

 

「你是?」

少女退了一步,留出拒絕以及自我保護意味的個人空間。

 

「紫雲院素良,如你所見,是藍宿舍的學生。」

男孩微微聳肩,對少女直白的抗拒似乎毫不在意。

 

「抱歉,敢問藍宿舍的學生找我有何事幹?」

 

少女的語氣有些衝,但在以成績對學生進行分級並且區別對待的學院裡,不同宿舍的學生之間多少有點對敵的意思,少女的態度也因此並不顯得突兀,甚至倒不如說是,再自然不過,於是也就沒有引起男孩的懷疑。

 

「沒什麼,只是好奇怎麼會有紅宿舍的傢伙跑到特殊召喚方法對策研究資料室來而已。」

男孩攤手,故意裝作無奈的樣子。

 

「看來我讓藍宿舍的優秀學生感到了困惑呢,這可真是過意不去。不過,」

聽得出也看得出對方不屑之意的少女隨即話鋒一轉。

「我可沒聽說這裡有查閱權限管理制度。」

 

 

『不過是藍宿舍所謂的「高材生」而已有什麼好拽的!』——


『區區紅宿舍的後進生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撒野!』——

 


嘴角不約而同地微微抽搐的兩人,礙於場合的關係以及各自的理由而沒把難聽的話挑明。

 

「真是有趣,要來一場決鬥嗎?」

「被人搶了對白真是不爽,不好好回應可不行呢。」

 

男孩率先提議,少女一時衝動,沒多考慮便一口答應下來,直到雙方鋪開戰局,少女捏著手裡的卡片才恢復了應有的理智。

 

在這裡不能出盡全力決鬥!絕對不能!

少女默默提醒自己。

 

「怎麼樣、紅宿舍的同學,這下你沒話可說了吧?」

男孩沾沾自喜的笑容越過場地上散發著暗黑氣場的融合怪獸傳來,看來是斷定了對手已無還手之力。

 

「我的回合,抽卡。」

 

當前的情勢的確非常不利,但還不至於走投無路,然而——

 

少女看了一眼抽到的卡片,咬了咬牙。

 

儘管現在場地上空空如也,但手牌裡的怪獸卡根據其自身的效果能一口氣召喚出來,這一著連鎖成立的話,用作召喚上級怪獸的疊光單位就準備好了。可是——

 

許是多心,少女竟覺額外卡組似有微弱的共鳴傳來。

脈搏般的節律跳動,聲音微弱,卻真真切切地在叫囂著,勢要扳回戰局。

 

不行!

在學院裡使出XYZ召喚的話……

 

內心的天人交戰讓少女胸口難受,喉頭發緊,比強忍著不讓淚水湧出眼眶還要難過。

這樣的感覺已經重複過好多遍好多遍,甚至有些麻木了,然而內心仍是止不住地痛苦,如遭刀割,一刀接一刀,鮮血淋漓。

 

「我、我……」

 

哽咽,咬牙,乾燥的唇幾乎要被咬破出血。

 

「怎樣?要召喚上級怪獸來對付我嗎?紅宿舍學生的融合召喚真叫人期待呢~」

 

是挑釁也是嘲諷,男孩優哉遊哉地吃上棒棒糖更是不將對手放在眼內。

少女有周全的應對策略,卻只是捏緊了手裡的關鍵卡片,咬緊了牙。

 

 

「我決定,放棄這場決鬥。」

艱難地咽了一下的少女,盡量壓住了微微顫抖的聲音。

「融合召喚什麼的……我做不到。」

 

「什麼嘛,虧我還那麼期待你會召喚出怎樣的怪獸來,看你明明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男孩嘟嘴,露骨地表示不滿。少女也看得出來對方同樣做好了反對擊的準備,而此刻正是因為無法如自己所願地大展身手而感到不爽。

 

「不過,在中止這場決鬥之前,」

少女按下了發動後場蓋伏卡的按鈕。

「至少,我要把我的怪獸……我的同伴…奪回來!」

 

這是一張以支付高昂生命值為代價發動的陷阱卡,卡片效果的熒光粒子在發動瞬間紛飛,繞綣在少女周圍。

扣減生命值的音效莫名悲愴,實體幻象在生命值削減作用於決鬥者身上的傷害衝擊更讓少女如遭衝擊,無力跪倒。

流逝的生命化作光粒,在漫天花雨中凝合,聚結成少女剛才被對手藉由卡片效果奪走的怪獸。

 

「終於…回來了呢……」

 

少女勉強支起身體,立於眼前的怪獸如心有靈犀般回頭向主人頷首。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

 


再日常不過的對話,同伴之間的對話,親人之間的對話,只有失去過才知道彌足珍貴。

然而這只是幻聽,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聽,少女非常清楚。

 

 

「不過,」

 

場地對面傳來的男孩的聲音,打斷了少女與靈魂羈絆的怪獸同伴之間的默契交流。

 

「這樣一來,你的生命值就要歸零了。」

 

「沒關係,只要我的同伴回來了就一定會有辦法,」

停頓間,少女終於顫抖著站了起來,堅定地補充道:

 

「一定會有辦法打倒你們。」

 

 

不是「你」,而是「你們」。

少女碧色的眼眸裡,目光銳利如炬。

 

 

「誒~很大的口氣嘛~」

男孩鄙夷地瞥了一眼。

「明明連融合召喚都不會。」

 

「我確實是不會用融合召喚,可是,」

話鋒一轉,少女的嘴角揚起了自信的弧度。

 

「我們有屬於自己的戰鬥方式。」

 

「我們……是嗎……」

男孩聳肩,權當作少女是在維護紅宿舍的面子,並未在意。

 

 

後來再見到這個空色束髮的男孩,便是前陣子大張旗鼓的特別任務委派儀式上。

 

少女並非第一次參加類似的儀式或者活動,猶記得最初幾次都是迫於無奈、壓抑著憤恨的心情而去的——

 

為了搜集有關學院的情報,時機成熟之前必須忍耐。

少女一再提醒自己。

 

再到後來,少女逐漸變得麻木卻理智,默默地記著每次任務的內容和參與的師生,事後認真地整理記錄下來。

麻木並非不仁,相反,應該說是,不忍。

 

學院背後隱藏的秘密非常多,暗中進行的不可公開的研究也有不少,其中一項便是對決鬥者身體機能的極限強化,通過注射禁藥來對人體機能進行強制提升和體格指數強化,幫助決鬥者提高決鬥實戰的動作水平,進而在物理方面搶佔決鬥戰局的優勢。

這樣的研究內容乍一聽便覺不妥,更可怕的是,尚未得到確切驗證的初步研究成果被用在部分決鬥成績拔尖的學生身上,還有禁藥大約可以料知的副作用,這究竟會對處於發育期的學生們會造成怎樣的影響,少女不敢想象。

 

得知這一切的時候,少女嚇得雙手一鬆,厚厚的分析報告散落在地,如同凋零,或者隕落。

 

被自己所憎恨的學院的學生們,他們同樣是受害者。

 

少女捂住了嘴,卻止不住流淚。

 

 


睜眼時已然身處別的世界——確切來說,這裡是有別於融合和XYZ次元的、被學院的研究組織稱之為「基準次元」的世界。

少女拉好帽兜,將戴著手鐲的手藏進黑森森的披風之下。

 

原本被敵人抓住關了禁閉的少女,意外地發現自己與生俱來的手鐲竟有著次元傳送的神奇功能。

根據哥哥的說法,這手鐲似乎是自己一出生的時候便戴著的。至於手鐲從何而來,誰也說不清楚,少女只當做護身符一直戴在身邊,卻沒想過竟在這種時候意外地派上用場,甚至成了自救的道具。

 

明察暗訪之下,少女得知自己身處的這個陌生世界名喚舞網市,是一個以決鬥為樂、大家都真切地享受著決鬥樂趣的城市,就跟自己被毀於人禍的故鄉心城一樣。

現在正是青少年決鬥錦標賽期間,整個城市洋溢著狂歡盛典的氣氛,街頭巷尾的人們無不熱議著最近的賽事,然而少女卻完全融不進去這種曾經熟悉的氛圍之中。

 

街道上巨幅的戶外廣告屏幕恰好放出決鬥大會的精彩片段,與此同時,勝利者的名字則以走馬燈的形式在屏幕下方滾動。

無心駐足觀看的少女,只抬頭看了一眼便轉身離開,高高束起的馬尾在空氣中畫了個流霰著琉璃紺色光澤的漂亮半弧。

 

 

與親友失散的少女,尋找著拯救同伴之方法的少女,恰好錯過了自己最熟悉的名字——

 

 

與她相依為命的哥哥的名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