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ture my Kolor-第一話-下(麻豆paro換裝Play)

下篇是說好的純肉。上篇請按【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


文筆依舊很渣。

雖然是R18但其實我關注的一直就只有心理。【真相都是不為人所知道的

改了N次還是不滿意累愛啊……【哭

總覺得越寫越退步是什麽狀況……【躺平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麻豆paro,無異能設定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King size的大床上,白色的床單因為床上兩人的劇烈動作而扭出迷情的漩渦。

少年斷續的抽泣聲中夾雜著壓抑不住的呻吟。柔軟的床單被抓捏出層層重重的皺褶,情欲橫流期間。

「混…混蛋猴子……明天、明天不是…還有工作嗎……」

「是啊,爲了美咲我可是很努力的在工作呢,所以美咲像這樣好好地向我表達一下謝意也是很應該的不是嗎?」

伏見再度用力挺入身下蜜橘色頭髮少年的身體深處,一邊吻著他艱難地轉過來的、滿是不甘和嗔怒的臉。

「明…明天、我也…有工作……」

「我知道,而且還是在同一個影棚,所以我才不爽。」

——工作地方不同便有意見,地點相同或者鄰近又會覺得不爽。這傢伙根本就不講理!八田腹誹。

因為注意力全部用於抱怨對方的關係,八田完全沒有料到背後的進犯者突襲般的又一輪深入攻勢,被逼出來的一聲哭腔的呻吟明顯比剛才有意識的壓抑來得更加響亮。

「爲了讓你今天能以最好的狀態表現,我可是忍了好幾天哦。而且,之前是誰答應過等這個演出完成以後會好好補償我的呢?美、咲~」

「…工作……明天的、工作…怎麼辦……」

「明天的演出你又不用跳舞,有什麽所謂?」伏見輕輕啄吻八田的后頸以及頸窩,「總之、美咲,今晚你要好好地補償我。」

語畢,伏見單手撐在床上,另一隻不安分的手沿著八田光滑的臀部至大腿一路游向小腿直到腳踝,然後抓著腳踝上的銀質腳鐐來回把玩、似乎玩心大起。

床墊柔軟得足可讓人整個兒陷進去,被迫保持後進式跪姿的八田儘管被拷上腳鐐、幸虧床墊柔軟而沒有太遭罪。加上銀質天然親膚的屬性,八田腳踝上被金屬壓迫出的淤青並不明顯。然而伏見的動作卻惡意地讓這種溫柔的折磨變得暴戾甚至殘忍,摩擦導致的痛和熱絞纏成蜇人的蛇,在八田的腳踝上緊緊地纏了一圈。

「混…混蛋……放手……」

腳上的痛楚無法忽略,源自腿間幽深處的磨人的痛更是混合著快感在身體里橫衝直撞。不管是哪一邊都無法掙脫,八田的怨罵潰不成聲。

「不、行~」伏見病態地笑了笑,用力吮舔對方的耳垂然後輕輕撕咬,「這是補償的內容之一。」

「唔…唔……」

八田艱難地晃了晃腦袋想要脫離伏見的撕咬,無果卻反而加重了撕咬的痛苦。

「我啊、從以前看著你在臺上跳舞的時候就在想,『啊啊,要是給這傢伙戴上腳鐐、讓他再也不能跳起來的話會怎樣呢』,光是想想就覺得很興奮……」

「…你、你有病……」

「是啊,我的『美咲不足病』一直就沒有好轉過呢……」

伏見再度深入對方的身體,讓無防備的八田深深倒抽一口氣。

「不管怎麼做就是不滿足……吶、美咲,要補償我的話就稍微拿出點誠意來啊……」

進犯者惡意地輕噴於耳廓內的鼻息、在纖薄的耳膜表皮上彈出磨人的癢。八田扭頭想要避開,卻不自覺地帶動身體一起扭動。

「…你這個……變態……」

用詞是咒駡,然而強硬不起來的語氣卻更像口不對心的情話。

「美咲連罵人的樣子都是這麼可愛呢~明明享受得要死卻又死不承認……」

伏見稍微退出一點,然後狠狠地進擊對方最敏感最脆弱的某個點,聽到對方近乎窒息近乎絕望的一聲慘叫後、滿足地露出了極度病態而且惡意滿滿的笑容。

「越是反抗就越想狠狠地佔有你、征服你……這個『美咲完全攻略』遊戲可是比以前玩過的所有遊戲都更有意思呢……」

一邊吮吻著身下可憐的人兒那柔軟又滾燙的耳根,伏見又道:

「看著美咲乖乖地服從我的樣子就好比關卡通關一樣又興奮又滿足呢……特別是你剛才跪著求我給你戴上這對腳鐐的時候,那個不服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真的讓我忍不住要欺負你,差點就要直接把你按在地毯上做了……」

「……不是…說好要……補、補償你,我…我才……才不會……求你……」

勉強地扭過頭去的八田,想要狠狠地瞪一眼那個佔有著自己的同時還不遺餘力地羞辱自己的混蛋,卻沒想到對方居然突襲般地來一發溫柔的蹭臉攻擊。

「我可是有給美咲反過來奴役我的機會的哦,偏偏美咲卻不合作、說沒有辦法像女王那樣翹著腿、用腳趾頭勾住我的下巴命令我舔舐你的腳趾,又或者踩著我、命令我上你……」

——當然不可能好不好!

壓根無法理解對方是什麽心態想出這樣的角色扮演遊戲,嫌惡和噁心排滿一臉。八田想用腦袋把伏見的臉頂回去,卻又因為難以發力而顯得動作勉強,結果看起來反像欲拒還迎。

再微小的一個表情變化都逃不過伏見那雙獵鷹般的藍灰色眼眸。八田心裡在想著什麽,伏見當然清楚不過。

「那是因為你站在臺上睥睨觀眾的眼神給我的就是女王高高在上的既視感啊,美、咲~」伏見貼心地解釋。

——得了,這傢伙何止是精神有病,眼睛也出狀況了好吧!

想到這裡,八田便覺哭笑不得。

先是下巴被對方的柔唇輕輕撕咬,然後是耳廓被灌以溫柔微熱卻磨人難耐的鼻息:

「既然美咲不想當壞人,那就只好讓我來當這個壞人了哦。誰讓我是『混蛋』呢、對吧?美、咲~」

——何止是混蛋!根本就是人渣、敗類、變態、色情狂!

八田恨不得扯開嗓子來罵個痛快。

「既然要做『混蛋』的話……」

伏見抓住腳鐐上由精緻細密的鎖圈串成的鎖鏈、慢慢提了起來:

「把這個『混蛋』做到徹底做到極致才叫『敬業』不是嗎?不敬業的麻豆在這個圈子里可是生存不下去的哦。這一點,美咲也很清楚吧?」

——工作跟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要混為一談好不好!

八田腹誹,卻又擔心罵話搞不好只會招徠對方更加變態的反擊便不做聲。

——即使想反抗,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反抗不了吧?

單腳被提起,大腿因此張開出可恥的角度。詭異的微涼順勢侵入、自私處沿著小腹迅速擒上。被迫強行轉換姿勢的八田心裡很清楚進犯者的意圖,恐懼和厭惡突然生起然後一併洶湧襲至心口。

「混蛋呢,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欺負人了……比如說,像這樣、用你最最討厭的姿勢來做……」

抓手的位置不太合適,略長的鎖鏈沒法把對方的腳提得更高、讓大腿張得更開。伏見咋舌,轉了轉手腕,讓過長的鎖鏈在自己的腕關節上纏了兩圈。

因為長期練習街舞的關係,八田的腳筋非常柔軟,一字馬輕鬆拿下不說,在舞臺上更常常以各種高難度動作點燃全場氣氛。於人前,這一點是八田驕傲的資本,然而在人後,尤其在精力過剩的某隻禽獸面前,這卻是八田最不願意提起的事情。

對待同一件事物,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理解,差別極大也很正常。比如針對腿筋柔軟這件事,八田只覺得對跳舞有幫助——至少從前是非常堅定地這麼認為的,而伏見的唯一標準答案是攻略各種有趣體位的前提條件。

『腰真軟啊美咲……再挺高點嘛美咲,我還沒舔夠……』

『小屁股再翹起點啊美咲,翹高點做起來才爽啊……』

『美咲扭腰最好看了,來,再用力點,用力點扭啊美咲……』

『美咲的功力不止這點吧……美咲的全身wave可是導、師、級、別、的哦……』

……

——真是够了!爲什麽總是在這種時候想起來這些不堪入耳的話啊!

差點沒被折騰成空耳的八田狠狠咬牙,前所未有地想吼一句「最好我腰力好到可以把你扭出去!混蛋猿比古!」

換氣的時候稍微沒留神,侵犯者突然加強的攻勢讓八田大大地倒抽一口氣。聽到自己恥感破表的叫聲,八田本能反應地雙手覆上自己還沒來得及收攏的嘴。

「美咲剛才又在想什麽不該想的事情了吧?按照我這個力度和節奏,剛才那一下倒抽氣很不對勁哦?」

雖然很輕微,但伏見的聲音確實有些變調甚至顫抖。

——絕對、絕對不是自己多心!

這是什麽預警信號,八田最清楚不過。身體本能地觸及條件反射,八田下意識地咽了一下。

身下的人兒不自覺地流露出來的恐懼和緊張讓伏見笑得分外愉悅。輕輕轉動手腕,小麥色的細腿在絮語般的悉索聲中被提得更高。精緻細密的鏈子把腕關節絞得更緊,壓迫在脈搏甚至血管上的拉扯的痛楚,一併牽動著身體最深處的強烈佔有欲。

 

 

——吶、美咲,我和你啊,誰都逃不掉了。

伏見默語的同時輕輕閉目,感受著對方身體深處反抗卻不抗拒的、施加在自己的兇器上的壓迫的痛。

 

美咲,不這樣綁著你的話,我會擔心你突然哪天就會從我身邊飛走。

不這樣綁住你的同時拴住我自己、把我們緊緊地縛在一起,我會抓不到哪怕一點點的安全感。

 

 

「…放手……放開我…唔…唔唔……混蛋……」

反抗的話語斷斷續續、語氣綿軟,毫無實質攻擊力。即便心裡清楚卻又心有不甘、不罵不痛快。八田想用凶惡的眼神去瞪對方、卻又提不起勇氣讓目光越過自己被迫就範的可恥姿勢、直面那個佔有自己身體的同時握著自己的小腿瘋狂舔吻的男人。

死死揪住床單的手微微生出痛感,然而這種痛感卻沒能成功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自小腿上傳來的溫熱的濡濕感,羞恥的觸感,無論如何、揮之不去。

輕輕握在手裡的小麥色小腿如同剛出水的、洗淨的新鮮蓮藕,嬌豔欲滴。伏見輕閉雙目,嗅著肌理間自然滲出的體香,以舌尖溫柔地沿著小腿延展的曲綫描摹輪廓。

 

濕熱的舌苔從微微隆起的腿肚上趟過。

停留。

貼覆。

然後收攏。

吮吸而後深吻。

 

 

肌膚紋理被自己的味道填滿。讓自己的氣味完整覆膜在對方的體味之上。

——仿佛是所有權的宣示?

 

 

因為平日的短褲裝束而露出的小腿,習慣被太陽的光和熱完整呵護的小腿,儘管腿長並不突出,腿型腿曲卻極具美感。

那是一雙會在舞臺上踩著節拍帶動身體狂舞的小腿,能夠迸發出把場館氣氛推向高潮的爆發力的小腿。而這樣一雙動如脫兔的小腿,此刻卻如同其反抗不能的主人般只能溫順地任由自己擺佈。

——究竟是要迷戀到怎樣的程度才會有這種感覺?

在伏見眼裡,這雙小腿仿佛有著某種撩動慾望的魔——

如同長腿舞者踮起腳尖,輕輕踩得人心頭發癢。又仿佛孤高女王慵懶地伸長美腿、不經意却又故意勾起跪拜者的下巴。腳尖停在下顎然後細細打圈,趾甲輕輕刮得人喉頭發癢。然后趾腹沿著頸線一路向下至胸線至小腹至肚臍至恥骨、最終直達慾望的源點。

又是一陣磨人的瘙癢從下身傳來。

——真是個永遠都不知道滿足的身體啊……

自嘲,然後咋舌。伏見再度用力深入八田的身體,讓溫熱的窒逼感與情欲的瘙癢廝磨出帶有微痛的快感。

 

淫靡的水聲。

粗重的呼吸聲。

急促的喘氣和換氣。

——吶、美咲,我真的會因為你而走火入魔啊……

 

貪婪地舔舐吮吻一遍根本不足以傾訴心裡那種近乎變態近乎瘋近乎狂的迷戀。伏見讓吻停在腳踝附近,慢慢吐出濕潤的舌頭沿著小腿光洁的肌膚一路攀援,宛如缠上猎物的蛇。恨不得自己可以像這個精緻閃亮的腳鐐一樣滿纏一圈,然而舌頭早就伸展到了極限。舌根生出麻痹的疼,迷醉却得不到满足讓伏見睁开眼来便是一脸不悦——

身體空虛如同黑洞,無論如何也填不滿。想要的人明明就在眼前,然而這個身體卻無法如願完整佔有對方。

 

——無法佔有那個瘋狂地渴求的身體的話,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實感。

 

即便八田把羡慕这个身体的高、长以及瘦挂在嘴边,伏见也从来没有满意过自己这个身体。確切來說,伏見很討厭自己,討厭自己這個空殼一般的軀體。再往極端里說,伏見只迷戀身下這個蜜橘色頭髮的少年的身體而且越討厭自己的空殼就越喜歡對方的身體。

 

近乎痛恨程度的討厭。

以及,

如同信徒一般的仰慕。

 

舌根持久的疼痛被悄然流逝的時間淡忘,只有身體機能盡忠職守地分泌出唾液去滋潤。微溫的涎液因為毫無阻隔而失禁般恣意流淌,沿著小腿的曲綫描繪出慾望的航路直達關節的凹窩。

輕而且淺的流淌感在肌膚表層彈出磨人的癢。越輕便越癢。而自凹窩處倒溯至踝關節的二度舔吻宛如洄游的魚、微壓著皮膚淌過去,抵消掉磨人的輕癢卻又留下蜇人的微癢。

被粗暴地提起卻又被溫柔地呵護的腿,因為長時間不合理的伸展而變得敏感。加上八田整個人的神經一直高度繃緊、腳尖如同呼救般踮起伸長,超出極限的維持讓腿筋鬧起了抽搐的情緒,八田難過得嗚咽出聲,大腿自腿筋開始微微發抖。

銀質的腳鐐因為小腿的微晃而帶出與踝關節骨碰撞的輕吟,連帶著腳鐐上細密的鎖鏈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響。細微清脆的聲樂合奏正戳伏見心頭,憐憫的心揪得略有痛楚,而侵犯的慾望卻又叫囂著想要更多。

粗喘過後稍微定了定神。伏見意識到自己玩得有點過火,於是放開了手,轉而去安撫痙攣如同柔弱小動物面對野獸時怕得發抖的腿根。良久,著力恰到好處的揉捏漸漸放鬆了繃緊的肌肉,抓空踮起的腳尖自然恢復,鬧彆扭的腿筋終於乖乖軟服下來。

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整條腿乏力疲頓,八田累得提不起氣力來。身體仿佛不屬於自己般無法控制,只能任由小腿在膝關節處因著重力作用自然曲折然後垂落。

大腿因為進犯者的身體格擋而保持著那可恥的開角,曲折下來的小腿輕輕落在對方就著兩人的身高差微微屈身的肩膀上。

過分纖瘦的軀體,薄透的皮膚泛著缺乏營養的白。而在那之下,嶙峋的骨狂肆突起,肩骨巧合卻又不巧地咯住了自然垂落的小腿。八田覺得不舒服,低鳴之後勉強地動了動那隻脫力的腿。

壓在棱錐般的硬骨上的腿依舊不舒服,剛才的掙扎顯然不起作用。八田有點想放棄,但還是任著倔強的性子拖著身體勉強動作。關注點只在腿上的八田絲毫沒有注意到這個動作同時帶動了整個身體,更加沒有意識到對於享受著侵犯樂趣的某個混蛋來說、這是何等的引人犯罪——

反應過來的時候,貼合自己下體的那個身體的動作已經明顯到無法忽略。慾望高昂的莖蕊下,腫脹至圓潤的花房灼熱而且敏感。無節奏無定向的來回摩擦蹭得包裹著玉核的纖薄皮膚又癢又熱還微微發疼,不太濃密的深褐色莎草三角洲被帶動著一同摩擦,細碎疏落的毛髮在敏感得毛細血管全數擴張的皮膚上擦出更加蜇人的瘙以及癢。

高溫自交合以及貼合處傳來,微微地、不經意地讓人燒得難受、失去理智。身體本能地催促著八田趨向對方同樣升溫卻比自己略涼的肌膚,絨茸的瘙癢感更是幫兇般地驅使著八田用力去磨蹭對方的腿根、以圖用粗暴摩擦的疼來壓制情欲的瘙癢——如此一來,雙方的身體貼得更用力、絞纏得更緊。

 

「美咲你不是問我明天要怎麼辦嗎,老規矩,平時怎麼辦還是怎麼辦……」

——今晚也是老規矩,做到我滿足為止。

 

——真是個毫無新意的回答啊猴子……

八田在心裡默默給自己點上一根蠟燭。

 

 

粗重的鼻息以及急促的呼吸,在汗液與雄性氣息的混合發酵里向著平穩過渡。

身體很軟,脫力得綿軟。

床墊很軟,軟得讓人不想起來。

 

 

 

 

「雖然那張愛鬧彆扭的小嘴一個勁地說『不要』『討厭』,可是這邊的小嘴很誠實呢,美、咲~」

「又熱又濕的小嘴最討人喜歡了,怎麼疼愛也不夠……」

 

「可是啊——」

 

「我還是更加喜歡美咲這張愛耍貧的小嘴呢。」

 

 

——不管是閉目享受你依舊生澀的吻,還是一邊吻著你一邊享受你又羞又迷醉的表情,

 

全部都、

 

喜歡。

 

 

撇開色肉的話題不說,八田倒是不介意伏見事後用溫柔的腔調來咬耳朵。然而對於這種粗暴侵犯之下的溫柔,八田卻又多少有些恨——這樣的柔情總會讓自己堅定不下來討厭對方。而被折磨過后的自己總會變得更加更加渴求對方的安慰,身體上真實的痛楚以及不適似乎都能因為這種甜言蜜語而得到撫慰,包括那些隱藏極深的傷,藏在最隱私最羞恥位置的傷,全部都得以治愈——即便對方說的情話用詞粗穢不堪入耳,只要是這種溫柔的語調便會有不可思議的治愈魔力——

與粗暴侵犯形成強烈對比的溫柔,輕易把人推向這個巨大落差下方的深淵。

 

八田想恨恨地瞪一眼這個喜歡溫柔和粗暴雙管齊下的混蛋,而對方輕輕落在自己眼瞼上的吻卻讓他安然陷入溫暖的黑暗之中。

「睡吧,明天還有工作。」

——究竟是哪個混蛋成心不讓我睡的啊!

已然輕輕閉目的八田苦笑,安心感受著對方悄悄落在自己微微歪掉的嘴角上的吻。

溫柔的接觸。粗暴的廝磨。

睡魔在溫暖的黑暗深淵溫柔地召喚著困頓的陷落者。八田在半醒半睡之間恍恍惚惚地聽到伏見溫柔地呢喃著自己的名字。

 

溫柔什麽的,只有傻瓜才會相信好嗎?

可是我真的相信了,混蛋猿比古。





--------------------------關於某個腦洞的說明------------------------------





美咲的全身wave可是導、師、級、別、的哦……』

伏見說的這個「全身wave」,大概學過Hip-Hop的童鞋應該能腦補出來是哪個動作。

於是說,這是個相當牙白的……R18腦洞…… #誘受的正確解讀方式# 【系統提示音:左邊打開方式錯誤請自動過濾】

如果我家文力君回來的話,這個大概也可以戰一下~【回來再說吧=。=

至於「導師級別」,這個嘛,導師就是指AV女優……【所以我現在對於喜歡的作家和前輩都不敢喊老師了,只好改稱先生,包括女性。】

大概我寫猿美R18的話,不論設定為伏見溫柔攻還是微渣攻,都會傾向於讓伏見帶有相當程度的癡漢屬性和神煩話嘮的特徵,而且尤其喜歡言語羞辱……專注神煩羞辱Play三百年~【對不起這是本人的癖好……掩面

文字寫作「習慣性手滑」,讀音念作「掉節操的惡趣味」。


本篇有番外【官方說那叫做Side Story】,那是一個關於某張King Size大床的故事~【大家好我是大床~~~【左邊錯誤頻道入侵劃掉

至於第二個腦洞的更新大概……要等比較久吧……【因為腦洞沒開好而且還有其它有時效性的坑想填……【躺平……【加上文筆太渣就不說什麽敬請期待了……

就這樣。

感謝閱讀、擴散特別是留言和評論。



大家好我是番外的大床君

评论(3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