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回Part1(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本回第二腦洞Part1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

(開題有更新,補充了兩個突發腦洞,歡迎圍觀)



再不更新就要變成「有生之年」系列了OTL……【並不會

第二腦洞原本只想寫個中長的篇幅結果變成了突破天際的4.5w字……【躺平

本回內容安排如下:正劇→精【黃】分【暴】→事後(若干)

正劇部份比較長,只想看肉的話請耐心等待後面的更新。


最後有下一回更新內容預告。



正劇以及事後會涉及下列CP:

出世/草淡(正劇部份正面交鋒,事後部份清水向,朋友關係偏向)

出千[出羽x千歲]、翔三[赤城x坂東]、藤艾[藤島x艾利克](正劇部份,微量涉及←其實就一兩句話,基本可以忽略)

黑白(正劇部份,大概會以乃們想不到的方式和身份登場,妥妥的閃瞎眼的存在)

雙王(番外部份,無關正劇,不厚道的軍裝梗)

善楠[善條x楠原](正劇部份,大概也是以乃們想不到的方式和身份登場,純粹導師和學生的關係)

尊出多(番外部份,安定的赤組大三角)

尊安(事後部份,溫馨的父女組)

出多(事後部份,舊相識關係偏向)





* 本段正劇走向,沒有肉

* 請不要問我文力是什麽

* 麻豆paro,無異能設定

* 美咲女僕裝設定

* 出世CP微

* 鐮本苦勞役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接著昨晚的深夜話題。

今天該怎麼辦呢?答案就是平時怎麼樣,今天也還是怎麼樣。

雖然毫無新意不過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真是奇遇啊,居然在這裡遇到你呢、美咲。」

「說起來這裡不是拍攝高級餐飲服務主題的場地嗎,跳街舞的小混混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啊?」

「這裡可是走高端路線的哦,美咲你的形象沒關係嗎? HOMRA最近是在調整麻豆的風格和路線嗎?可是美咲你的形象跟這裡完全不搭調吧?」

……

 

碰面的瞬間,伏見便自動開啟了嘴炮模式并展開神煩攻擊,而站在對面的八田則是臭著一臉黑臉,嫌惡地撇了撇嘴。

不是因為經紀人草薙交代過風格轉型期間絕對不能生事的話,八田真的有想在這裡好好干一架的衝動——一來可以向在場所有人說明自己與對方這種明明確確實實在在的惡劣關係,二來還可以為長久以來受著對方的欺負出一口惡氣。

對峙讓雙方之間的氣氛變得嚴峻。假如旁人在這個時候路過,搞不好會以為自己錯入了拍攝兩大幫會頭頭的恩怨情仇的片場。

 

其實類似的事情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但凡在公眾場合特別是身邊還有他人在場的時候,兩人便會忙不迭以惡劣關係厘清界線,以水火不容的假象混淆視聽。

今天本該也是這樣的。即便因為某些原因不能以嘴炮回擊,至少不用死死地強忍住這種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的強烈願望——

 

「說起來、美咲,你這身裙子是怎麼回事?是女僕裝嗎?是要搞變裝Play還是鬧哪樣?」

 

——終於…終於還是逃不掉……

 

八田艱難地咽了一下,刺拉拉的嚴重不適感迅速擒滿全身如被虱咬,痛苦難耐。

 

——關你屁事!

 

八田暗暗罵道。然而別說回駡,八田連正眼去看伏見的勇氣都沒有。因為他很清楚,在視線連線的那一端、等待著他的是怎樣的眼神。

 

 

時間倒回去一小時前。

 

換好衣服的八田一邊嘮叨著全身正裝還要扣起身上所有能扣起來的扣子連袖口也不能放過實在又麻煩又討厭的時候,鐮本氣喘吁吁地一路跑過來,臉色難看異常。

「讓你這個身形大老遠的跑一趟不容易啊。」未明情況的八田拍了拍鐮本的肩膀,打趣著說,「我說鐮本,你真的要減減肥了。你看前陣子你接的平面廣告比我還多,才起個秋風你的肉就長出來了然後就被草薙哥冷藏了……」

「八、八田哥……不說我……大、大、大事不好了……」

鐮本弓著腰,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大口喘氣,肩膀上下起伏的節奏相當混亂。

「安娜…安娜還在路上,堵…堵車了……估計一個小時…過不來……」

八田習慣性地哈了一聲才反應過來。

「那女僕的空缺怎麼辦?雖然今天的拍攝主題是男性服務生啦可是委託人那邊不是指定了一定要有一個萌妹紙女僕嗎?」

八田情急起來的時候,說話往往不帶標點沒有句讀。

「所以說,我們要,自己想辦法。」

稍微恢復過來卻還微微喘著氣的鐮本直直地盯著八田的臉看,原本略勝的身高因為剛才喘氣的屈膝而變成視線平齊,而八田則被這詭異的目光打量得渾身不自然。

「幹、幹嘛啦這樣盯著人看好奇怪的……」

八田一臉嫌惡。

「草薙哥說了,實在沒辦法的話就只能……」鐮本喘定氣,雙手搭在八田肩上,一臉認真的樣子讓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卻又無路可退的八田緊張地咽了一下——

 

「只能讓你犧牲一下下了,八田哥。」

 

 

「混蛋這哪裡只是犧牲『一下下』啊根本就是犧牲很多了好不好!」

八田拉了拉頭飾上垂下來的緞帶,一臉鬱悶。平心而論,這套裙子的設計相當不錯、造工也很精細,對於之前安娜試穿的效果,連向來甚少表態的尊哥也點頭表示認可——可是,要自己穿這套裙子就另當別論了!更何況某個混蛋今天也會在這裡出現,搞不好還會碰面。要是自己這個樣子被對方看到的話,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

煩躁和鬱悶像無數的毛毛蟲爬滿一身,八田不自覺地伸手到處去抓。儘管一身可愛的女僕裝扮,但八田的動作怎麼看也是違和感爆燈。

「八田哥你別亂動啊,你看,蝴蝶結都打歪了。」

鐮本的抱怨聲從背後傳來,八田於是扭過頭去,抱怨道:

「明明就是你的手比較笨!所以說啊、鐮本,趕緊減肥吧。」

「八田哥,這個跟體型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啦。」膝蓋正面中箭的鐮本好不鬱悶,爲了改變這個討厭的氛圍,於是轉移話題順便換了個心情和語氣,「再說了,即便是我現在這個體型,我可是還有粉絲在支持的呢。」

「死現充,燒死你!」八田的額角微微擰出不悅的疙瘩,暴漲的青筋里混雜了明確的恨意,因扭轉頭而拉伸的頸部細筋肌群甚至因此而擰扯出實實在在的刺痛感——

 

羡慕妒忌恨,一發全中。

 

八田一臉怨怒,看著鐮本蹲在自己身後給自己重新打好蕾絲立體大蝴蝶背結、然後貼心地撫平裙襬上的皺褶,突然發現有哪裡不太對勁:

「我說鐮本,你差不多就該起來了,你這樣蹲在我下面我會覺得好奇怪的……」

八田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鐮本,全身的噁心感讓嘴型完全歪掉。鐮本頓時明白了八田心裡想的什麽,便噁心地撇回去一個眼神。

「即使八田哥穿著這一身女僕裝很可愛我也不會有什麽想法的啦!」鐮本義正詞嚴地正色著道。

「笨蛋!叫你亂說!」

氣不打一處來的八田立馬就給鐮本的腦門來了一記,吃痛的鐮本一邊嚷著「啊疼疼疼」一邊護住了那個新鮮出爐的紅熱大饅頭,一臉委屈地申辯道:

「我家可是還有個穿S碼的可愛妹紙在等我的哦,而且八田哥你可是爺們啊!是爺們啊!我能對你有個毛線的想法啊!」

 

——是啊鐮本你一直就是個正常的好孩子你有個漂亮可愛的女朋友家庭生活甜蜜美滿幸福得要死可是我家就只有一隻變態色情狂的混蛋猴子!

 

差點沒吼出來的八田只能轉過身去、咬牙握拳,把心裡所有不快全部壓下去。

「說起來,這套裙子居然還準備了L碼真是幫大忙了,安娜那套XS碼的不管怎麼看八田哥你都穿不下啦。」

「幫個鬼的忙啦,要是沒有其它尺寸的話我就不用穿成這個樣子了好不好!」

「可是委託人指定萌妹紙女僕是一定要有的誒……」

「萌、萌你妹啊!」

「八田哥,既然你穿上這條裙子就請稍微配合一下這條裙子的風格好吧。你這個樣子真的沒法出去……」

「……」

八田頓時語塞,被鐮本這附加了「責任」屬性buff的吐槽攻擊一舉震碎自身的氣勢防護。

 

『不敬業的麻豆可是生存不下去的哦,美、咲~』

 

突然想起來的某個混蛋的話讓八田嚴重不爽。儘管道理是這麼說的不錯,但就是怎麼也不想點頭同意。 

「即使是穿著這一身莫名其妙的衣服我也會好好表現的!」 八田撇了撇嘴,「可別小看我的敬業態度啊混蛋!」

語畢,八田挺起胸膛大步流星地朝影棚走去,而不明所以一臉茫然的鐮本便在風中徹底淩亂了——

 

「我說八田哥,萌妹紙不是這樣走路的……」

 

 

於是乎,情況就順理成章地發展成現在的局面。

 

——順個鬼的順理成章啊!

 

無法用言語實實在在地表達此刻心情的八田只能在心裡咆哮。然而平靜下來仔細一想,總覺得是哪裡不對勁。

雖然這種感覺很強烈,但似乎沒有理據可以證明。一定要說的話,八田覺得,伏見今天的吐槽明顯比平時要多些,神煩嘲諷攻勢也比平時更厲害。

 

——這混蛋,腦子又燒了嗎?

 

緊張的氣氛讓在場所有人不自覺地咽了一下。

按照這個情勢來看,搞不好真的會大打出手。當然了,這絕對不是八田和伏見想要的效果。只是爲了表明兩人的惡劣關係的話,無論如何都不至於要到這種程度。對於雙方的事務所而言也是一樣,在這裡發生爭執絕對不是好事。

 

「八田哥……」

鐮本剛趕過來,一看這情狀便大覺不妙,而八田則一直黑著臉,因為想不到好的應對方法於是只能默不作聲。

 

——誰也好,誰也沒關係,總之只要能結束這個狀況的話讓誰來亂入一下也可以啊!

 

八田暗暗呐喊,漫長的對峙局面下,無法預見結果的等待讓他再次咽了一下。

「伏見!光天化日之下你在幹什麼!」

女子淩厲的聲音如同利刀,輕易便在兩人之間的膠著氣氛上劃出一道裂口。新鮮空氣隨即湧入,八田如同重新獲得呼吸一樣,深深吞吐了一息的同時,心裡的一塊大石穩穩著地。

「真是的,穿著這一身執事服就請稍微有點執事的樣子,居然要我到處好找,這還像話嗎?」

翹手抱胸的淡島大步流星走過來,一臉不悅地盯了下伏見,然後看向對面的八田。

 

從來不知道一分鐘可以這樣漫長而且難熬。

 

在被淡島仔細打量的整整一分鐘裏面,八田覺得仿佛經歷了完整的一圈地球公轉。

良久,淡島才開口道:「這位是HOMRA的街舞隊隊長吧?這一身女僕裝還真讓人認不出來呢。」

 

「沒辦法啊,事務所里唯一的小妹妹今天堵車來不了啦,只好讓我們可愛的隊長上陣了。」

 

聲音洪亮抑揚頓挫,大阪腔口音更是鮮明突出。眾人循聲看去,HOMRA事務所的二號人物草薙,正不緊不慢地走過來。

「我聽說攝影棚的燈光出了點問題就先過去看看。一大堆的臨時狀況都處理好了,你們居然還沒過來,我還在想該不會又出了什麽狀況吧,原來是被咱們可愛的小八田給吸引住了嗎?」

一進來就看到雙方對峙的情景,草薙頓時明白了八九分,心裡暗叫不好。不過,輕巧地扭轉局勢狀況向來是草薙的長項。

「草薙哥……」

儘管草薙的及時出現可以說得上是救自己於水深火熱之中,但八田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平時再怎麼強勢,面對Secpter4的二把手淡島,八田心裡一點底兒都沒有。可像這樣被人擺上臺,某種程度上、情況并不比剛才要好太多。加上自己現在這身讓人強勢不起來的打扮,八田更加無力吐槽。

「怎麼樣,我們的隊長這個變裝形象不錯吧?」

雖然萌妹紙女僕的安排跟預定有所出入,但八田倒是意外地配合,這一點讓草薙頗感欣慰。語畢,草薙搭上八田的雙肩,給自家麻豆打氣的同時,向對家的淡島拋過去一個挑釁的眼神。

「說真的,貴事務所覺得這樣的做法確實妥當么?」淡島向八田瞭了一眼,補充道,「異性變裝什麽的。」

「異性換裝的話,早些年我還是全職麻豆的時候也拍過哦,評價還挺不錯呢!」草薙笑著推了推墨鏡,認真地看向對面盛氣淩人的金髮女子,「更何況,妥當不妥當,那可是由委託人說了算的。既然那邊已經同意了的話……」

「真希望對方不是被你的強勢所壓服的呢。」

淡島落雷迅刀般打斷草薙的發言。且不說草薙是否真的對委託人那邊有所施壓,淡島這股強勢就已經讓在場的麻豆紛紛在內心默默地彈幕。

「委託人至上這一點我是同意的,可是貴事務所的態度我還是不能認同。」

淡島語氣未改、始終嚴肅,讓人不敢言笑,而後,又轉向伏見:

「好了,準備工作已經差不多了,就讓我們用行動證明一下什麽是優秀的工作態度吧。」






——TBC——





下面依舊是國際慣例的雜談時間。

預告內容在最後。



本回胖子鐮本依舊是妥妥的苦勞役。【點蠟燭】

【鐮本(不爽):憑什麼我就沒有作為麻豆出場秀一下的機會啊!

【美咲(遠處,招手、高聲召喚):鐮本,這裡來搬下東西!

【鐮本(舉手、高聲應答):好~叻——八田哥、馬上來!

總之就是這樣,劇組缺個雜役,鐮本,只能讓你犧牲「一下下」了~【再點一根蠟燭】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鐮本同學你自願接受這個安排的嘛=。=

對了,順說一句,我不是鐮本黑,絕對不是!【順說伏見不在場的場合,我也是支持鐮美的~【畢竟放在三次元的世界來說,像鐮本這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男友,說真的,打著一千瓦的燈泡都不好找了


順便說,希望看完本回全篇內容之後,大家還會相信我不是專業鐮本黑【原因會在黃暴部份揭曉,敬請期待^_^




下一回更新內容依舊是正劇部份:

多娘登場(有獎問答環節:猜猜多娘會以什麽身份出場?)

赤組小弟(CPx3)參上(雖然涉及內容很少,不過還是私心地想讓他們都表現一下)

黑白閃瞎眼亂入(繼續有獎問答:猜猜黑白會以什麽身份什麽方式閃亮登場?)

善條和楠原師生關係進駐片場(大概不會有人不知道善條和楠原是誰吧)

评论(1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