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3(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3更新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更新之前大喊三聲——


spoon人【幹】幹【得】事【好】!!!


新表紙是耍流氓還是鬧哪樣!!!【還愣著幹什麼!!!扒衣服小隊組起啊!!!趕緊的!!!【←上班中果斷跑出去冷靜的人



正劇部份終於over了,下面就是……嗯嗯,乃們期待已久的本體(?)。

說好了的R18,依舊入戲慢熱【牛車般的行進速度】。調情的部份有點長,需要快進的同學請自己調整節奏。

 


精【黃】分【暴】劇開演之前,我就說個黃色的冷笑話來劇透一下吧。【因為這部份的內容實在太多了,適度的劇【預】透【告】是必須的。

 

因為很早之前就跟大親友說過這一回的肉是沒有什麽進♂出的,所以當我告訴她這一回是妥妥的1.8w字的大肉鍋的時候,她就問我都沒有正【chou】劇【cha】這1.8w字都在搞啥啊,然後我就說了就是在扯皮。

嗯,答案就是在扯皮。

所以說就是在扯皮啊!

都說了只是在扯皮啊!!!

【據說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你已經說了四遍了你……【你特麼神煩好嗎?【←出場自彈幕請別在意~

 

嘛,雖然沒有那個什麽什麽【啊?什麽「什麽什麽」?就是那個「什麽什麽」啊!←又在扯皮了】,不過這次的肉絕對是我目前為止寫過的恥感最↑的一次……【其實也是我的腦洞還原度和具現化度最高的一次←腦洞深似海,請不要輕易來涉水,溺斃概不負責=。=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尼瑪,這個樣子根本就出不去好吧!」

反手帶上更衣室門的同時,八田恨恨地抱怨著,視線落在眼前的全身鏡上的時候,鏡中穿著一身可愛女僕裝的少年的表情頓時變成鬱悶無比的臉。

無可奈何。

八田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八田君的表情太僵硬了,重來重來!』

 

『八田君注意看鏡頭!』

 

『八田君放鬆點,現在不是在幹架……』

 

……

 

一上午都是十束對自己表現的各種不滿意。八田很難過,有點生自己的氣,可是——

「穿著這身女裝讓我怎麼自然啊……」

八田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經意用手拉了拉裙邊,紗質手感的蕾絲因為摩擦而發出微微的沙沙聲。

總覺得不是真實。

——總之還是先去吃飯吧。

八田摸了摸癟癟的肚子。因為昨晚累得不成人樣的關係,今天早上完全起不來,更加別提做什麽早飯。冰箱里現成的食物只有牛奶,一臉痛苦的八田咽了咽,最終還是默默地合上了冰箱門。

——肚子再怎麼餓,出去之前必須換下這一身衣服。

八田正準備反手去夠背後的拉鏈,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吱呀的一聲開門聲。

 

「誰?!」

 

八田驚覺著迅速回過頭來,而出現在他眼前的,正是昨晚害得自己不得好睡的元兇。

「美咲,雙手反在背後是引誘我用手銬把你銬起來的意思嗎?」

伏見的壞笑和隱含著色情意味的話語,八田已經熟悉到懶得去吐槽了。

「你下午不是還要忙嗎?趕快去吃飯啦,不吃飯對胃不好。」

看著伏見隨手帶上更衣室門,八田如是說道。誰都能看得出來,八田有多不樂意對方在這裡出現,而且自己還是穿著這一身難以言明心情的衣服的狀態。

「是啊,肚子餓了所以該開餐了。」

伏見一步一步逼近而來,最後就著兩人微妙的身高差俯視跟前蜜橘色發色的少年。

「所以說啊,你快點去吃飯啦!還有不許挑食,給我好好地吃蔬菜!」八田嗔怒。

「美咲,能喂飽我的東西是什麽,你最清楚不是嗎?」

伏見一手壓在牆壁上,另一隻手則不安分地撩著八田的下顎。

 

輕輕的撩撥觸發微微的瘙癢感在軟齶上蔓延,很不舒服,八田乾脆地揮手拍掉伏見的狼爪。

「肚子餓了就去吃飯!」八田撇了撇嘴,「要不是因為你昨晚不讓我好好睡的話,今天早上起來至少還能吃個早飯的。」

「我只要看著美咲而美咲也只看著我就夠了。」

伏見伸手從八田的側腰遊向後背,沿著拉鏈上游至後頸下的拉鏈頭的位置。

「鬧够了就趕緊去吃飯!」八田扭了扭腰想要甩開伏見那隻意圖再明顯不過的鹹豬手,「我也要趕緊換了衣服去吃飯,鐮本還有草薙哥和十束哥都在等我呢,說不定尊哥今天下午也會過來,等會兒我要好好表現!」

 

完全沒有料到背後那隻狼爪會突然一個發力把自己擁向他的懷裡。防備不及的八田因此在跟前的人身上倒了個滿懷,整張臉埋進了對方的胸膛。熟悉的體氣悄然潛入鼻腔,新簇的高級西裝微硬卻軟熟的質地仿佛溫柔地呵護著自己的臉。怒氣無來由地一下子消失得徹底,八田明明想發火,卻張著嘴吼不出來一句話。

伏見玩心大起,伸出手指去描摹八田空張的嘴巴的形狀,一邊不緊不慢地說道:

「美咲,不是我說你,你今天早上的表現真的不行,連十束哥也抱怨你了。」

「要你管!」

八田怒了,用力合齒想要去咬那隻可惡的手指、卻因為對方反應敏捷而落空,於是只能用不服的眼神瞪過去。

「所以呢,我要好好地教教美咲,怎樣去做一個出色的女·僕~」

伏見摟著對方腰肢的手再度發力,八田的胸膛被推就著貼了過來。兩人的體溫和心跳之間只有衣物的間隔,溫暖而情色的氣氛微微生起。

八田的臉唰的一下子抹了一層均勻的緋彩,剛剛明明還想用力推開對方,現在卻怎麼也動作不了,失去反抗指令的雙手因為沒有完全貼上對方身體而僵止在半空,臉則因為羞澀而死死地別向一邊。

「我…我跟你說認真的,下午、下午還有工作,中午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

八田的語氣如同小鹿亂撞般微微紊亂,臉頰紅成青森蘋果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伏見用纖長的手指沿著八田精緻的臉骨輕輕來回掃掠兩圈、最終定格在下顎上,微微著力讓八田對上自己的視線。

「我也是跟你說認真的、美咲,你現在這個狀態完全不行。」

「我也知道是不行啊可是……」八田低下頭去仿佛做錯事等待責罰的小孩子,「穿著這條裙子整個人就渾身不自然……」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所以特地過來讓你在這身打扮的狀態下也能放自然,」伏見笑著說,「不然你以為我這是要幹什麼?」

——當然是那種……就是那種什麽什麽的事情啦!

八田內心如是吐槽,卻又因為羞於出口而沒有說,只是幽幽地吐了一句「誰知道你」。

「吶、美咲,中午就這麼點時間,我們要抓緊點……」

伏見一邊說著、一邊用腿向八田施壓,無路可退的八田被逼著稍稍後退了一點。如果不是因為有對方的左手在後面墊著的話,八田的後背便真的要貼到牆上了。

 

對方大腿的膝跳自肌膚的貼合處傳導而來,而自己腿動脈中的血液似乎也在對方沸騰血液的影響下開始慢慢升溫。八田的腦子突然混亂了,咕咚咕咚的仿佛煮開了一鍋咖喱,剛才明明意識到再不推開對方就會發生什麽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現在卻怎麼也挪不開步子。

伏見仍在加緊進逼。下身貼上去的瞬間,八田便如遭觸電般猛地一下微顫,仿佛受到恐嚇的小動物一般。

「嘖。」

 

——這個表情、果然……忍不住想欺負這傢伙啊……

 

「美咲,」

伏見微微低頭,讓鼻息輕輕噴在八田耳後的敏感帶上,然後抓著他的手慢慢帶到自己身下。

 

「幫我…弄出來……」

 

低吟的耳語仿佛具有某種蠱惑人心的魔力。八田明知心裡很抗拒,卻服從地讓自己的手掌覆上對方的胯間。西褲的拘束壓制著已然昂起頭顱的慾望,怒然挺立的力度透過衣物直接壓在掌心的每個觸感神經上。單薄的拘縛之下是怎樣的一頭洪水猛獸在等待自己的撫慰——一想到這裡,八田便不自覺地咽了一口氣。

「真的……要做?…在這裡?……」

八田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腦袋裏那鍋咖喱翻滾得更厲害了,幾乎有強烈的咕咚咕咚聲傳入耳朵里。

「美咲覺得我這個狀態還能等?」

低語的聲音里有訕笑的語氣。伏見惡劣地用嘴唇撕扯八田柔軟的耳垂,感受著對方耳根的逐漸升溫。因為欺負對方的願望得逞的關係,伏見確切地笑出聲來。

「可是……這裡是更衣室,會…會有人過來……」

嘴上明明在反抗,手卻仍在對方胯間遊移——要麼是欲拒還迎,要麼是真的緊張得思維紊亂。不管是哪一種情況,看著那個蜜橘色的腦袋隨同身體微微顫抖,對方始終羞得不敢看向自己,玩心大起、欺負欲再度上竄的伏見便更加想抓緊這個機會欺負對方。

「美咲是怕被別人聽到?那種色色的聲音……」

沒有應答也沒有點頭,只有等同默認的猛地一下顫抖。

「吶、美咲你知道嗎……」伏見惡劣地訕笑著,「所謂的更衣室呢,就是用來做這種事情的……」

「真的…真的麼……」八田這才稍微鼓起勇氣抬頭看向朝著自己步步逼進的男人。

 

——喂喂,這麼好騙的性格設定真的沒關係?

 

對上那雙微微濕潤的蜜橘色眼眸的瞬間,一絲不忍如同刺針般快準狠地戳中了伏見的心窩——

然而,痛感過後卻是極上的愉悅,因為欺負對方而得以滿足而後昇華成愉悅和快感。

因為同為男性的關係,八田很清楚慾望一旦抬頭卻得不到發洩會有多痛苦。而伏見則往往趁勢利用著八田這種近乎濫發的善心,一而再再而三地索求對方的撫慰、以此滿足自己的私欲。

 

——『儘管很討厭可是還是想幫這個混蛋解決。』

——『可是又很擔心會被人撞見這種事情。』

伏見在橙色晶石般閃爍的眼眸里讀到這樣的信息。前者是習以為常,雖然不會因為習慣而變得麻木無感,但自己常常理所當然地向對方無理撒嬌的確是事實。而後者則讓久違的犯罪心和愧疚迅速襲來,加之下身傳來的幫兇般催促行兇的摩挲,伏見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犯罪心是什麽?犯罪心的存在意義是什麽?

 

慣犯是爲什麽成為慣犯?爲什麽明知道是犯罪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相同的罪?

 

那是因為罪犯深深地愛上了那種罪惡感,無可救藥地享受著被那種罪惡感所折磨的感覺!

 

 

「滿足我,快點!」

 

柔聲命令里是急促、不可忍耐的語氣。伏見再次咬上八田的耳垂用力撕扯如同鞭笞。

柔軟的耳根突然生出拉鋸般的痛楚,八田疼得微微閉起雙目。也許是因為自己越來越配合、縱容對方的關係,八田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看到過伏見這樣兇而且狠地向自己索取了。明明最初是那麼地討厭,然而這一刻卻居然有種陌生的熟悉甚至是——

懷念的感覺?

 

——絕對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八田咽了一口氣稍微振作精神,然後伸手撫上對方微熱平坦的小腹、慢慢下滑然後停留,手指試探性地輕輕撥開胖次邊緣——

 

深入,或者停留,二者只可選擇其一。

 

鬆緊度剛好的橡筋因為伸入的手指而拉出繃緊的力度,而這種阻力更隨著手指、手掌至手腕的深入而逐漸提高。八田皺眉,用另一隻手去給對方的慾望鬆綁。

挺立的莖物加大了單手解扣的難度。八田好不容易拉下褲鏈的時候,慾望昂立的力度便透過單薄柔軟的貼身衣物傳遞過來。

沒有西褲拘束的莖物揚起成宣示慾望的角度,充血膨脹的力度堅挺地戳指著掌心。八田讓手沿著慾望的形狀游向下側、然後輕輕握上,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捋動。

動作的範圍很小,既沒有觸及頂端、也沒有牽動根部,仿佛象徵性的敷衍,卻有著隔靴搔癢般撩撥原始慾望的效果。

「別這樣…挑逗我又不滿足我……」

伏見用牙面輕輕嗑上八田的臉骨骨緣,小範圍往復磨壓后沿著臉骨的形狀一路掠去,最終咬上對了對方的下巴。

「手…伸進去……」

輕輕噴在自己鼻下的,是對方節奏錯亂而且溫度略高的呼吸。伏見抬眼看去,而八田則故意挪開目光。

 

——害羞嗎?

 

——明明已經做過那麼多次了,居然還覺得害羞嗎?

 

伏見在心裡默默訕笑。

 

 

所以才忍不住想欺負你啊、美咲。

 

 

一直停留在背後的手沿著布料向上回溯直到拉鏈頭。用食指的第二節輕輕壓上,指腹則剛好觸及對方後頸的肌膚。伏見讓手指慢慢向下拉落,指腹便正好沿著微微凸起的脊骨一路滑至腰曲——

 

「嘖。」

 

——這個礙事的蝴蝶結!

 

客觀來說,後背這個大大的立體蝴蝶結確實為八田這一身女僕造型增色不少,但如果阻礙了自己的好事的話,那就是天大的敵人!

伏見伸手便想去解開,粗魯的動作讓八田意識到伏見的意圖,條件反射般地微微掙扎了一下。

 

「那個、猿比古……」

 

「嗯?」

 

「那個蝴蝶結,很麻煩的……要弄很久……」

猶豫。

 

「麻煩就別弄上去。」

獨斷。

 

「可是……」

支吾。

 

「美咲是覺得綁著這個蝴蝶結會比較可愛所以不捨得解下來?」

訕笑。

 

「才、才不是!」

嗔怒。


因為生氣而微微漲紅的臉頰,帶有溫柔的怒意的眼神。這樣可愛的一張臉,越看就只會越喜歡,並且越想欺負。





——TBC——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