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4(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4更新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Part3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本回附加一個高能的精分【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更新之前再喊一次——


spoon頭頂青天!!!


【再次跑出去冷靜。。。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吶、美咲,」

「嗯?」

滿臉疑惑的八田看向伏見,然後沿著對方斜向旁邊的余光看去——

 

「啊啊啊——猴子你真的解了下來啊!!!」

 

要不是因為手裡提著那根綁帶的話,伏見真的想伸手堵住耳朵,畢竟八田的吼叫還是挺吵鬧的。

「我就輕輕捏著,是美咲突然動了一下所以才會解開的。」

裝作一臉無辜的伏見如是申辯,而八田居然還真的一下子找不到駁斥的理由,於是只能讓原本就漲紅的臉漲得更紅。

「要是外面有人的話,美咲,你剛才的叫聲絕對會把人引過來。」

「還不是因為混蛋猴子的關係!」

「可是在那裡大叫大跳的美咲也有責任。」

「才沒有大叫大跳!」

「我說美咲,你真的很吵誒……」

 

輕薄的綁帶因為伏見鬆手而滑落在地上。無聲,無息,卻實實在在地暗含著寬衣解帶的節奏,色情的氣氛再度蔓延開來。

難以言明的感覺升騰起來。八田下意識地咽了一口氣。

還沒反應過來,背後便傳來了熟悉的觸感——伏見的狼爪伸了進來。八田緊張得倒抽了一口氣。

 

手掌輕輕覆上腰背然後摩挲,掌心的薄繭磨出瘙而不癢的觸感。是情欲的愛撫,卻又像單純的安撫。手掌沿著腰曲繼續下游,順著自然曲起的脊骨股椎滑入光潔的臀瓣之間。

八田緊張得縮了一下身子,微微弓起的臀髖因為有墊在後面的作案兇「手」而沒有直接抵上牆壁。

 

「嘖。」

 

伏見咋舌里有著明顯的不悅。

「啊!對不起,不經意就……」八田偏過頭去看向後腰。

 

——這傢伙一點自覺都沒有麽?

 

伏見有點無奈。

 

「前面,是前面啦!」伏見歎了一口氣,「你突然用力是想怎樣?」

「啊!對不起……」

「所以說,你突然放手又是想怎樣……」

 

所謂的童貞其實是一種讓人又愛又恨的屬性。有時候會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愛、想要欺負,有時候又會把人氣得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伏見用手肘抵上牆壁,整個人壓向八田。

「美咲,這種時候來考驗我的耐性的話,後果會很嚴重哦。」

 

停在對方後腰下的手再度遊移,撫上光潔的臀瓣然後輕輕揉捏。因為緊張而蜷縮的身體如同失去重心般倒在自己懷裡,每一下力度拿捏得剛好的揉壓都會引來對方的微微顫抖。

伏見讓支撐身體的手繞過八田的後頸落在鎖骨上,指腹在橫向的骨頭上輕彈然後往復輕撫,另一隻手則加緊揉捏攻勢。

八田顫抖得更加厲害,自然而然地覆在對方胸膛上的雙手如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攢緊,抓在手裡的襯衫布料被捏出放射狀的皺紋。

 

「美咲,摸我……」

 

柔聲的命令過後是更加肆無忌憚的侵略。伏見完全沒有等待八田反應過來的意思。

漂亮的裙裝因為後背拉鏈大開而失去了實質性的蔽體作用。伏見把人擁在懷裡,狼爪進一步下游至胸部,指腹沿著逐漸升溫的肌膚一路摸索。然而,就在即將觸及那點微漲的蓓蕾時,伏見的動作卻突然停了下來——

 

很輕很溫柔的觸感。

 

仿佛被軟綿的毛絨覆裹的溫暖觸感。

 

並無多少技巧可言,手法也生疏拙劣。然而只要對方的手掌輕輕地包覆著自己、包覆著自己最兇猛但也最脆弱的部位的時候,便會忍不住萌生出折服在這股舒適和滿足的微癢之下的念頭——

不過是這樣稚拙的觸摸,卻足以讓身體無法自如動作——如果不是所謂的「相生相剋」的話,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合理——又或者說,雙方的身體都是爲了對方而生?

 

——真是個浪漫得不著邊際的想法啊……

 

伏見暗暗自嘲。明明對方只是個童貞,被自己沒事就拿來調笑的童貞,然而自己卻輕易敗在童貞的手裡,以及自己的身體其實同樣敏感——這種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想承認——

 

 

因為還想要,

 

想要繼續欺負你,

 

不斷、不斷地欺負你,

 

仿佛多少都不夠,

 

再多、再多也不夠,

 

不夠填滿我這個空虛的軀殼,

 

不夠滿足我齷蹉不堪的慾望,

 

所以,

 

我只能無止盡地向你乞求向你索取,

 

那就是我對你的愛意,

 

同時也是惡意。

 

 

「明明只是一隻美咲……」伏見咋舌過後的耳語裏帶有微微的、不著意的顫抖,「明明只是個童貞……」

 

——你才童貞!跟你做過這麼多次這種事情還怎麼可能還是童貞!

 

如果不是因為後面那一句話羞於啟齒,八田絕對會理直氣壯地吼出來,即使明知道當前場合不適宜使用高分貝音量。儘管心裡默默吐著槽,八田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正因為是童貞,八田並未想過自己笨拙的動作能讓對方帶來多少快感——倒不如說,八田一直就把對方在這種時候的咋舌和低語理解成抱怨。

 

——童貞又怎樣,有意見的話麻煩你自己去洗手間解決!

 

有時候禁不住就想這樣反駁,可是又不忍心放著不管。什麽愛什麽喜歡統統說不出口,八田只知道自己在乎對方,非常、非常在乎。所以,不管對方提出怎樣無理、羞恥的要求,即使勉強自己,八田也會推搡著答應、滿足對方。

 

節律的套弄動作之下,漸趨堅挺極限的力度直直地壓著自己用於覆裹對方的整隻手掌。於是無來由地微微感到膽怯。八田咽了一下,讓手掌移向對方腿根的更深處,灼熱而且脆弱的深處。

 

「嘖。」

 

要不是因為深知對方是童貞,伏見絕對會覺得這是報復。溫柔的報復。

依舊沒有技術含量、毫無章法,但是自己這個身體就是天然地對對方的觸摸毫無抵抗力。伏見儘量冷靜情緒,壓制自己紊亂的呼吸。一度停下侵犯的手再次動作,不經意地觸及對方柔軟的蓓蕾的瞬間,懷裡的人兒明顯顫抖了一下。

 

用愛撫來報復愛撫。這樣的相愛相殺不管結果還是過程都不壞。

伏見淺笑。嘴角微微揚起的角度裏,有旁人不懂也不可能懂的愛意和惡意。

指腹壓上蓓蕾頂端然後輕輕揉按,牽動著最纖細的受感神經的敏感嫩肉微微漲硬挺立。既是回應,也是反抗。似乎抵觸,卻像應允。

參與調戲的手指增加至三根,溫柔的按壓變成帶有欺負對方的惡意的揉捏。無法同時滿足的口腹之欲只能通過手來獲取,手指的拉扯代替唇齒的撕咬,而對方強忍卻無法按捺的嗚咽則是絕佳的回應。

 

不僅想要雙手觸摸到對方,甚至恨不得把對方含在嘴裡,細細品嘗對方化開來的味道。

 

 

「吶、美咲,你也是這樣想的麼?」

 

 

「誒?」

 

對方自然是不懂自己突然冒出來的低聲耳語的。從懷裡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這張臉,童貞、情欲、羞澀、疑惑糅集一起的這張臉,以及覆著一層迷醉水霧的蜜橘色的眼眸——對上的霎那間是砰然的心動,而後是情動,慾動。肉欲的興奮電流迅速竄遍全身,牽扯著身體每個神經蠢蠢欲動。

 

懶得去解釋去說明,只要索取就好。一己之見地認為童貞的傢伙對於感情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不如不說。談情這種慢節奏的事情,遠不如快節奏的身體接觸來得刺激、更加滿足自己這個空虛身體的實際需求。

 

「美咲,」

伏見抽出撫著對方後背的手,食指指腹描上對方微幹的下唇,比上唇略厚的、常常被自己欺負得憋成倔強形狀的下唇。

 

「我想你用嘴……」

 

沒有後半句。微微一下不經意的著力便是心領神會的意思。

伏見微微蹙眉。

 

——不要總是用抓住我要害部位的手來發力好不好?

 

「美咲,你不反對的話,我就當你默認了哦。」

伏見輕輕抬起八田的下巴,而八田則故意把熟透的臉別向一邊。

「自說自話又任性的傢伙最討厭了好不好?」

嘴唇撅成帶有怒意的形狀,八田如是輕聲絮語。伏見俯下身去,吻上對方的側臉。

「可是一直縱容著我任性的美咲也有責任哦。」

伏見輕輕咬上八田的下唇,象徵性地施以懲罰。

 

 

被害者與犯罪者同罪。

 

 

——歪理。

 

不等八田反駁,伏見便利落地把八田的臉輕輕扳過來,趁著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不設防狀態、舌頭輕易推開唇齒一路長驅直入。

狂肆掃掠口腔內壁,讓舌尖上每個味蕾盡可能地搜集對方甘甜的味道。不知滿足的靈舌纏上對方既不會反抗但也不懂主動配合的舌頭,邀舞般把對方引入自己最有利的動作範圍內,再度繞上然後圈卷,攀上對方的舌苔然後把對方的味道悉數搜納。

 

再說童貞這種屬性,精神上的單純確實讓人喜歡,但身體方面近乎本能的童貞就另說了。八田的吻技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拙劣,而且是不管接吻多少次都沒有一點長進。多次「親身教育」無果以後,伏見學乖了:與其煞費苦心地教會對方吻技,還不如自己主動承擔換氣的職責。

不過,好在對方是童貞,對於自己的主動並不抗拒,倒是老老實實地照單全收。喉結規則的律動,吞咽的聲音,原本屬於自己的呼吸以及涎液順著對方的喉道哺入體腔。

施予而後是索取,等價交換的真理同樣適用於情欲的場合。伏見貪婪地吮吸著八田生澀的舌頭、強迫對方分泌更多唾液然後汲取。涎液的澆灌沒有撲滅深吻的欲火反而使之越燒越烈。直至感覺對方稍微有點接不上氣、嘴角也因此掛上外流的唾液的銀絲,伏見才依依不捨地抽離這個漫長的熱吻。

 

「要保持這個濕度哦,美咲。」

伏見露出壞壞的微笑,食指沿著八田的嘴角劃下,然後伸出舌頭舔去沾在手指上的唾液。

 

「舔我,美咲。」

 

如果不是伏見溫柔的命令,八田真的沒有反應過來——剛才那個動作不僅僅是調戲,更是暗示性的命令。

 

——所以說,到底還是一隻童貞。






——TBC——




卡肉是爲了報複社會=。=【並不是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