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雜談】有關猿美麻豆paro AU系列設定以及相關精分問題

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感想什麽的。


包括對猿美麻豆paro AU系列設定的一些說明,以及對於官方設定的一些精分問題的想法。


感謝一直以來和我一起開腦洞的各位姬友~~~都是給我掉落腦洞的天使~~~我愛你們>_<





△ 大概會有不招待見的觀點,請慎入

△ 這次的雜談跟剛才開女僕裝腦洞的節奏不同,大概會有點嚴肅的氣氛【←每天都在精分的人






共犯

 

 

 

被害者與犯罪者同罪。

 

大概是我在這一話裏面最喜歡的一句話。

 

 

Conspire(同謀,共謀),就其原本的意義而言,意指「在一起呼吸」,這是一種緊密結合的關係

面對犯罪、罪惡,沉默首先就已經是作為一種在場的狀態對邪惡的默許。至於被害,則是在一定程度上所表現出來的參與態度(不論當事者是否對此有所意識)——無異於同謀、共犯。

個人覺得,非正式合法關係情況下發生身體關係的兩人之間,用「共犯」來形容這段關係最恰切不過。而且個人也覺得,這個詞用來做情話也很不錯,很帶感~【不過前提最好是保證對方也能夠理解……【乃們不要看不起童貞的智商!!!←我對伏見的「調教」是很有信心的XDDD

 

突然想起來小時候港台的一個關於保護兒童的公益廣告的宣傳語:「當受到壞人侵犯嘅時候,一定要大聲哎『唔好』,並且將哩件事講俾你爹哋媽咪同埋信任嘅人聽」(「當受到壞人侵犯的時候,一定要大聲叫『不要』,而且要把這件事告訴你的父母親以及可以信任的人」)。

長大以後再沒有看到過這個廣告了,於是很微妙地覺得自己真的是越來越會裝沉默了。【←你本來就不是個好人

【性惡論支持者的我從來不會說自己是個好人=。=【←無條件支持必要之惡的人

 

順說第一次在二次元裏面接觸到「共犯」這個詞是在「CODE GEASS」裏,C.C說跟露露羞【名字重點錯】是共犯關係(還是魯魯修說的來著?←你的好友腦力君已下線)

【Btw,魯魯修的聲優是JunJun❤❤❤

 

 

 

前陣子花了很多時間來研讀「要焚毀薩德嗎」(西蒙娜·德·波伏瓦著)這本書,總覺得TV本篇尤其vol.5裏面,Green對於伏見的定位,摻入了很多類似薩德主義者的特徵,簡單點說,就是一種「加害者」(或者說「惡徒」)的形象。

「藉著傷人,來表達自己對愛的渴望;因為傷害,才感到自己確實存在。」←大約是這樣感覺的一種形象。(順便感謝某位姬友提供的高度概括~)

 

個人覺得,vol.5裏面伏見對美咲扔飛刀的那一幕,信息量很大。(大親友一直說伏見這是在玩偷襲,姬友說這是美咲真愛不設防【很明顯我是偏向後者的XDDD)

在這一幕裏面,連接傷害者和被害者之間的信物是飛刀,也就是伏見過去在吠舞羅時期用的武器,而且附加在飛刀上面的紅色陽炎,又是赤組力量的證明。

另外,這一話的title是「Knife」。

再扯遠一點說,K裏面每個重要的角色都有以自己的名字為title的BGM,唯獨伏見沒有,但也有太太分析說「Knife」就是伏見專屬的BGM。

【↑信息量太大CPU已無法處理

 

之所以在上面提及「要焚毀薩德嗎」這本書,是因為在書裡看到確切無誤的「有血有肉」以及「童貞」的字眼,印象很深刻,尤其是這個「加害者」的形象,個人覺得跟Green設定的伏見很多重合的地方。

 

(PS.某天在圍脖上看到一位太太說因為PP以及人民教師的關係所以去找這本書來看,於是我就默默地跟了個風。順便說,書裡也有出現「免罪」的字眼,剛好跟「童貞」在同一頁,於是有種微妙的感覺……【仿佛是腦洞即將開起的節奏)

 

 

 

前兩天跟姬友們討論了很久關於官方在伏見設定上的精分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本身也涉及一定的偽命題成份。歸根結底,大概是針對Green設定的伏見和對Yellow設定的伏見之間的偏向問題。(前面說的偽命題成份就是,不論哪一種設定,就結果來說都是出自官方之手,無法確切界定是否存在哪一方在OOC的問題。)

 

極端一點說,我甚至不覺得Green設定的伏見跟Yellow設定的伏見是同一個人。非要合體的話,必然是精分的節奏。

 

性格彆扭怪癖但本質還是個好孩子←私以為,這是Yellow對伏見的定位。同時,我覺得這是比較貼近「正常人」感覺的設定。

 

相比Yellow,Green設定下的伏見非常極端,性格很極端,表達感情的方式也很極端。但正正是因為這種極端,所以猿美這段糾結的感情才會顯得這樣突出而且強烈。

我偏向于認為,如果不是因為有Green對伏見的這種定位,猿美這段感情很難引起這麼多親媽的共鳴。畢竟二次元裏面相愛相殺的CP多了去了,多一對不多、少一對也不少。如果只是單純的「我在乎你」「我希望你只注視我」「為了讓你注視我於是我偽裝成壞人」這樣老梗的套路,沒有伏見的極端表現來作為對這段感情的強化的話,猿美大概也不過是眾多CP中的一個罷了,無所謂特別或者突出。

當然了,這是針對猿美這段感情、這個CP來考量的。但如果單單就伏見的個人來看,這樣極端的性格,至少我會覺得比Yellow的設定要難接受得多。

這樣極端的性格,極端一點說,已經脫離了「正常人」的節奏。這樣性格的人很難得到幸福,活著也很累。融不進去自身以外的大世界,身邊的人對之也是不招待見。這是我對Green設定的伏見有所保留的原因。

Yellow的伏見明顯「軟」很多,甚至可以說是單純的彆扭、孩子氣,有點像一隻因為不安而蓄勢備戰的野貓,讓人忍不住想去安撫他,令他安靜下來。如果是Green設定的伏見的話,別說安撫他,也許我連去安撫的膽量都沒有(肯定會招徠反咬)【←完全無法親近的感覺【←還是交給專業的來吧(誰去後臺幫忙叫一下美咲同學過來把這隻野貓領回家?)

 

 

因為官方這種精分的節奏,我也只好用了精分的打開方式。在單獨考慮伏見的情況下取用Yellow的傲嬌設定,在對待猿美CP的時候選擇Green的極端向設定。

 

 

就我所見,大部份猿美only的太太對於Yellow設定的伏見都是不予認同的。甚至還有說Yellow在GoRA裏面是OOC的步調←某種程度上,我同意這種說法。但是GoRA本身就是一個團體,不是個人,每位戰士對於每個角色的看法肯定多少會些微出入(當然Yellow的「出入」也很難說是「些微」的程度了)。我不覺得Yellow一個人的意見可以左右整個GoRA的決定,如果整個團體都默許Yellow這麼搞的話,至少其他戰士就不是持反對的態度(我也不好說這是認可的意思)。總之,只要是官方出品的,我覺得放寬心去接受應該沒有問題。

 

客觀地說,如果Yellow不是GoRA的成員的話,Yellow的很多設定其實都跟同人無異,而且是相當明顯的OOC。私以為,同人的意義很大一部份在於表達自己的感情,甚至說是私情也不為過(引入非官方設定的元素越多,私情成份越大)——私情太氾濫的話,其他人自然就會覺得是OOC、不招待見甚至會發展成對掐局面。

 

之所以我樂意接受Yellow這種逆節奏的設定,大概是因為Yellow的設定讓我覺得有一種「柔軟」的感覺吧。不論是彆扭病嬌的伏見,還是穿迴旋鏢短褲的室長,我都很喜歡,大概有點像是表面性格之外不為人知的一面的感覺。性格極端的伏見,以及全天候保持高度嚴肅狀態的室長,作為二次元角色來說,性格足夠鮮明突出但略覺生硬,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至於Yellow的再設定則讓我覺得這些角色更加鮮活,相比單純的二次元向,稍微更加接近一個「普通人」的感覺←大概是類2.5次元(但偏向二次元)的感覺(相對來說,我覺得自己就是2.5次元偏向三次元的感覺)

上面用的「柔軟」這個詞,這是我個人的一種感覺,一種無限接近現實(但永遠不可能到達現實程度)的貼心的感覺←大約有點像被戳中萌點的那種感覺

 

不管怎麼說,總之都是官方出品,姑且就當做是逆差萌的設定來對待就好。【當然,萌不萌就是各人自己的事情了。

 

 

 

以上純屬個人見解,對於猿美、對於伏見,心裡有太多感想積壓著不吐不快。

也許其中會有不招待見的觀點,總之,請多多包涵。

 

 

 

PS.我的邏輯思維很差,寫這種需要相當條理性的分析對於我來說,比寫同人本身還難得多。我還是專心去填我的腦洞好了。【←真虧我當年還是念理工科的=。=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