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5(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5更新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更新之前是怨念的呻吟——


雖然官方本來就沒有說過二期是TV版,可是劇場版的決定還是打擊到我了……


爲什麽不是TV版!

爲什麽不是TV版!!

爲什麽不是TV版!!!


真心被美咲那句尊さんも、十束さんも、草薙さんも、いない、俺にはもう、お前しかいない狠狠地虐到了TAT【心情好複雜……【←最近幾天就沒有好好冷靜過


總之,不管官方怎麼決定,我還是願意安安定定地支持猿美。畢竟,K、猿美以及其他CP對於我來說有二次元以外的特殊意義。只要伏見和美咲最後可以走到一起(不論以任何形式)便於願足矣。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一定…要…嗎?……用嘴……」

臉頰灼燒通紅的八田已經說不下去了。

 

其實伏見心裡很清楚童貞對於用嘴這件事心裡多少有著點抗拒。但同樣心知肚明的是,只要自己索求的話,這隻可愛的童貞就一定不會拒絕——不,是半推半就地允諾。既不明確答應也不會斷然拒絕,曖昧地推搡,最終還是會順從自己提出的各種刷新恥度的要求——

說白了就是「欲拒還迎」。只是某隻童貞自己全無自覺。

 

 

——吶、美咲,只要你一天還是童貞,我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欺負你啊!

 

 

「美咲,給我……我想要……好想、好想要……」

 

伏見俯身貼上八田的臉然後使勁揉蹭。伸出舌頭恰好可以舔舐對方的耳垂,而耳語的情熱則剛好噴薄在耳後。八田的耳朵以及周圍一圈都是天生的敏感帶,紅熱狀態下敏感度就更加不必說。伏見深知這一點,而這也自然成為了伏見慣使的撒嬌伎倆,對於童貞的八田百試百靈。

「吶、美咲,一次、就一次啦~」

「每次都說『就一次』可是每次都還有『下一次』……」八田別過頭去小聲嘀咕,「猴子是大騙子。」

 

——可是明知道我是大騙子的美咲還是一次次地答應我的要求哦~

 

伏見強忍著,差點沒有笑出來。

「那是因為美咲太可愛了,所以忍不住就會想要……」

 

——不、美咲,是忍不住想要欺負你、狠狠地欺負你才對啊!

 

調戲童貞雖然好玩,可這卻是一件挑戰耐心的事情。伏見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再怎麼有耐性,一旦情欲燒上頭來的話,

 

——再也不想等了。

 

「給我嘛,美、咲~」

 

八田最怕伏見用那種曖昧的抑揚頓挫和色色的長音來叫自己的名字。仿佛前世被種下的一個魔咒,一旦聽到這樣的腔調這樣的聲音便會全身發麻、再也無法抗拒。

蜜橘色眼眸上覆蓋的水汽更深更迷蒙了,仿佛輕輕一抿便會逼出羞澀的淚。沒有話語明言,然而伏見很清楚,這樣的表情這樣的眼神,便是默許的意思。

嘴唇輕輕印上對方的眼簾,伏見柔聲命令:

 

「美咲,跪下去。」

 

伏見稍稍退開一點,給八田留出足夠的空間。分別扶在自己腰肢上作為支撐的雙手微微有些顫抖,懷裡的人兒就著裙邊屈下膝去,看來是想儘量不弄髒裙子。

印在藍灰色眼眸中的蜜橘色腦袋因為距離拉長而變小,白蕾絲飾邊的黑色過膝長裙因為穿衣者的跪姿而自然盛開成靡艷的大麗花,仿佛一種罪孽的美。

 

誘人犯罪的美。

 

手掌覆上對方高溫的臉頰再滑至下巴而後回溯復位。向後遊去,撫至耳下耳後。再向後,是髪末頸後。覆過頸脖的手微微著力,輕易便將身下人兒的腦袋帶向自己的下身,蜜橘色的髮梢觸上因為剛才推搡搪就的前戲而露出的部份肌膚,輕癢感如同助燃劑一樣讓體內的欲火燒得雄烈。

 

舔我,美咲。

 

伏見深深地咽了一下,極力把喉頭湧上來的破音節奏壓下去。但即便這樣,聲音語調已經明顯變化,混雜其中的色情和欲求不言而喻。

「事不過三、美咲,乖的女僕可不能讓主人同一個命令下三次哦……」

身下的少年沒有反抗,順從地用他微微顫抖的手給主人脫除慾望最後一道封禁。

欲求的昂揚,強烈的雄性氣息噴薄而出。急不及待的欲念已在柱頭聚成露珠、閃爍著晶瑩的光,無比渴望著被服侍被撫慰然後傾身釋放。

「乖,快點。」

 

无来由地感到恐惧。

自己周圍一圈的空气裏弥漫着满满的、属于对方的气味,本想深呼吸一下振作精神,八田艰难地咽了一下而後作罢。

熟悉的涩味在舌尖碰触到欲望顶端的瞬间迅速在舌苔蔓延开去。八田皱了皱眉,卻不等自己再度動作,便聽到對方深深的兩度吐息聲,平坦光潔的小腹隨同呼吸節律起伏。

「猴子?」

雖然恥感讓八田不願意抬頭去看對方,但最終還是禁不住心裡的疑惑。

因為半彎的上身恰好遮擋頭頂的光源的關係,伏見的表情看不真切。八田能清楚看到的,只有那雙強行隱忍的、好看卻微微失神的藍灰色眼眸,以及微微噏動、欲語卻無言的唇。

 

「猿比古?」

 

「…嘖……」

 

 

——明明只是一隻美咲。

 

 

八田的恥度低得非一般的童貞所能比擬,自然也從來不會主動用嘴來取悅自己。雖然從來不會拒絕自己的索求,但技術實在糟糕到另外一個次元,結果往往是無疾而終。今天也是純粹玩心大起所以才提出這個要求,剛才那一下試探性舔舐的後果完全是意外。

 

宛如細針輕觸,尖銳卻精准地刺到最敏感的神經。又如指腹輕彈,恰到好處的力度施壓在最軟弱的心頭肉上。

快感迅速竄遍全身,如遭恰好不至致命的電流襲擊。有那麼一瞬間,真的有窒息的錯覺。伏見緩過神來的時候便不自覺地深深呼吸,補回剛剛停掉半秒的份。

 

 

——明明只是一隻美咲、一直童貞而已。

 

 

伏見暗暗慶倖選擇了這樣一個可以遮擋自己表情神態的有利位置。對方疑惑的停頓,給了自己足夠緩過氣來的空檔。

順從的動作,疑惑的表情,還有迷離的眼神,越看越滿足。這樣的主人和女僕的換裝遊戲,搞不好真的會玩上癮。

 

——說起來、美咲,我還沒有好好地調教過你呢~

 

手掌從髮鬢處岔入,柔軟的蜜橘色碎髮順著手梳落入指間。溫柔瞬間變成粗暴。發狠的著力讓指間的短髮淩亂分束,髮飾也因此鬆掉。

伏見仿佛覺得此刻自己觸及的、與身下那個努力取悅自己的少年無關的事物都是障礙。習慣性的咋舌之下,抓著對方頭髮的手一個拉扯,緞帶髮飾便無力地掉落在地上——

 

單純的發洩。

 

因為無法脫去對方身上所有衣物的發洩。

 

因為無法讓對方暴露出最羞恥的姿態的發洩。

 

「還不夠……」

先是低聲呢喃,而後聲音變得明晰、語氣也更加急促。

「還不夠啊、美咲……」

抓住頭髮的手再度用力,八田被扯得生疼,想生氣卻發作不出來,想掙脫又甩不開對方發狠的力度,於是只能等待,欲哭未哭地等到對方主動鬆手。

 

——『反抗只會招徠更加兇狠的報復。』

 

沒有明言卻再清楚不過的暗示,同時也是警告。

 

八田吞咽著換了換氣,怯懦地伸出舌頭,努力讓前舌夠到對方慾望的更深處,試圖憑藉記憶模仿對方慣常的做法。

 

所謂的「記憶」其實大多都只有感受性的觸覺記憶。每次伏見溫柔地舔舐自己的私密部位的時候,八田都沒有勇氣對上他的表情他的眼神。明明在賣力地討好對方的人不是自己,可是八田卻是感到更加羞恥的那一方,即使三番四次被對方嘲笑為童貞也沒有辦法改變。

所以只有觸感,只有觸覺性的記憶而幾乎沒有視覺性質的印象。

 

從根部到頂端,舌尖觸及的是血液充盈至每一根毛細血管的堅挺。沿著完整露出的前端外圍遊走一圈,舌尖上每個味蕾所受納的是更強烈的慾望的味道。再往上遊移,舌頭觸及的是與莖體的剛硬不同的另一種硬度,有著光滑觸感和微許柔軟的硬度。舌苔輕輕覆上然後滑去,舌尖剛好舔下鈴口那一點先於蓄勢待發的慾望而行的露水。

 

鹹澀的味道讓八田蹙眉。

 

——下次猴子再說這個什麽什麽很甜的話絕對要狠狠地反駁回去!

 

八田腹誹,不情願卻又自願地伸出舌頭,越過挺立的莖物,觸及其中一顆柔軟的慾望之果。

舌苔由下而上輕輕托起然後捲起舌尖勾向自己,柔軟的上唇瓣越過包裹慾望之源的皮膚爾後,整顆果實便沒入自己口中。

 

伏見不止一次在讓人臉紅耳熱的深夜情話裏說過、吮舐自己的慾望果實就跟吃棒棒糖一樣,而味道更是在那之上的甜美——

撇開味道不說,至少那種吮舔的口感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相像的。八田努力想像著自己正含著一顆球狀的糖果在嘴裡,然後儘量克制自己平時咬糖的壞習慣。

 

幸好自己的想像力不如對方那般豐富過度,不然真的會一口咬上去。

 

呼吸的吐納間短暫離開然後再度含上,唇瓣溫柔地撫摸過那一層薄薄的皮膚。舌尖推搪過後是舌苔覆舐,柔軟的舌頭用笨拙甚至略顯粗暴的動作呵護對方的慾望之源。注意力的過分集中,讓八田錯過了對方舒服而且滿足的咋舌和悶哼。

看似熟悉的一系列行為之下其實都是生澀的動作。撇開拙劣的動作細節不說,對於每個步驟的熟悉,八田自己都有點想吐槽。

因為對方給自己做過的次數太多,身體不知不覺間被潛移默化出一種記憶假象,仿佛沿著溯流就可以完整地回放全過程。童貞的身體有著最天然的敏感,對這種假象記憶也更加深刻。而這一點,當事人的八田自己絲毫沒有半點意識。

對方的味道,慾望的氣味,很熟悉很安心,可是,有關喜不喜歡的問題需要另談。八田覺得自己應該是不喜歡這種氣味的。自己身上也有類似的氣味,那種氣味會讓他覺得骯髒而且羞恥,而對方對這種味道的迷戀則更加讓他羞得無地自容。可是,即使是這樣,八田內心還是願意去親近這種氣味、親近這種男性天生的慾望的氣味。原因很簡單,因為舒服,真的很舒服。比起通過被貫穿的激痛麻醉身體而獲得的帶痛的極上快感,八田傾向於選擇這種在溫柔的呵護下釋放出來的舒適快感。當然了,不管前者疑惑後者,都必須以撇開羞恥問題作為命題成立的前提假設。

 

——『因為想讓對方也感受到這種舒服的感覺。』

 

這是八田的想法,完全無關情愛無關肉欲無關羞恥。只是很單純地想這麼做而已。






——TBC——


繼續卡肉是為報社=。=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