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6(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6更新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Part5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今天,我們的話題依舊是有關童貞調教的技術研討會~\(≧▽≦)/~【因為太喪失了所以劃掉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吶、美咲……」

八田的思緒完全陷落在情欲的漩渦之中,對方的呼喚仿佛天籟卻又確實無誤地打亂了自己難得進入狀態的節奏。

 

——混蛋猴子最討厭了!這種時候不要喊我好不好!

 

伏見的聲音裏有著明顯的顫抖,而八田卻因為默默地吐著槽而沒有在意。

覆上自己灼燒般的耳朵的手雖然同樣高溫、卻不比自己燒得厲害,無規律的胡亂摩挲之下其實是溫柔的撫摸,似乎是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而給予獎勵。雖然心知肚明對方一直在欺負自己,然而八田還是無來由地覺得這些都是對方的溫柔。

「明明是隻童貞的美咲,可是這張小嘴很會討好主人嘛……」

伏見一邊說著,一邊讓手滑至八田的下巴。手指突然向上用力,出乎意料的一下粗暴讓八田反應不及,被迫抬起臉來面對行兇者後才開始慢慢吃疼,於是理所當然地露出怨怒的神色。

 

——混蛋猴子你想幹嘛啦!

 

定了定神,最終還是沒有把湧至嘴邊的話罵出來。八田說不出來理由。現實中的主人和女僕會不會做這種事情,八田并不知道,但是就自己眼前的情況來說,用這樣羞恥的姿態努力取悅對方,八田真的完全無法像平時那樣吼罵反駁。

「美咲其實很喜歡給主人做這種事情的對不?」

 

——那種事情,才不、不知道……

 

究竟是「不是」還是「不知道」?

連內心也矛盾起來。八田已經無法直視伏見那張慾望滿滿並且病氣十足的臉了,只得讓眼神移向一邊。

 

「要是主人覺得還不夠的話,美咲要怎麼做呢?」

語畢,抓著自己下巴的手再度發力向著施力者勾過去,八田還沒來得及反抗,自己高溫的鼻尖已經觸上對方微涼的大腿。

「美咲是很乖很聽話的女僕哦,所以呢、不管主人有什麽要求都會滿足的。」

撫摸下巴的手游至嘴唇,手指輕撫描摹然後滑入唇瓣之間,略作試探般輕輕撬開而後深入。指腹輕易摸索到害羞蜷縮的舌頭,點觸、勾起、繞圈然後絞纏,調戲一輪下來還不滿足,手指深入接近喉頂,惡意的揉按力度壓在口腔間讓八田很不舒服,滋潤的唾液被迫分泌出來。

調戲遊戲結束,抽離的手指牽出濕漉的慾望的蛛絲。伏見把沾滿對方唾液的手指整根沒入口中,舌頭在自己纖長的手指上繞纏了三輪,三節指骨上沾有的對方的氣味,全部被貪婪地吮沒汲盡。

 

並非單純地索取對方味道的意圖。伏見一直在暗示著八田下一項服務內容。

 

再度撫上對方的下巴然後用掌心托住,中指和拇指剛好按住兩邊臉頰凹處,微微發力就變成了掐著逼迫對方張嘴的態勢。

「讓我看看這張小嘴怎樣討好他的主人啊,」伏見一邊說一邊提高手指的力度,「美、咲~」

原本就半氤氳著水汽的蜜橘色眼眸居然真的逼出了眼淚。伏見嘖了一聲才放手。

「快點啊、美咲,主人不耐煩了。」

八田深深地咽了一口氣。簡單的張嘴動作仿佛突然變得無比艱難,每張大一點都需要鼓足勇氣的同時丟掉那不堪一擊的羞恥心,光是把對方高昂慾望的前端納入口中仿佛已經耗掉了半生的勇氣。

最敏感的部份一下子被濕汽和熱氣包圍,笨拙的舌頭又一次在無意中觸碰到最最敏感的鈴口。伏見被突然湧上來的快感狠狠地衝撞了一下,滿足的咋舌聲不自覺地從齒縫間磨合出來。

 

——猴子?

 

八田只是好奇,一瞬間把原先在意得要死的羞恥忘得乾淨。原本以為對方咋舌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好,可是對方那看不真切的表情似乎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理所當然地想問對方知否自己做得不對。嘴還沒退出來,後腦勺就被對方的手掌一把按住向前方著力。

「主人還沒滿足就想退出去了嗎?」

按頭的手一下一下地提高力度、把身下的人兒的嘴向著自己慾望的更深處帶去。

「美咲的另一張小嘴可是能把主人完全吞沒的哦~」

 

——好羞。

 

——好羞恥。

 

八田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當前是什麽狀態,而且還聽著對方那隱晦卻色情的話語。臉頰火燒般迅速燎原,燙得自己都覺得難受。

 

「還想讓主人催幾次?美咲,快點!」

 

按頭的手變成抓的動作,用力的拉扯讓頭皮生出難受的疼,想掙扎卻又反抗不了對方禁錮的力度。痛得半眯著眼的八田只能聽話地讓自己的嘴唇沿著慾望高昂的弧度滑去,努力去承納對方的全部。

興奮充血而怒漲的青筋被稔軟微濕的唇瓣溫柔撫過,腫脹的痛楚得以舒緩,伏見深深吞吐了一息,平坦的小腹起伏出流暢的弧線。

「對,就是這樣……做得很好……」

一度停在腦後的手再度動作,仿佛撫摸乖馴的小動物般,一下一下地撫摸還理順了被剛才的粗暴動作弄得淩亂的蜜橘色髮絲。

 

根據腦裏面那些確切卻不真實的記憶虛像,接著要怎麼做,八田其實是知道的,可是口腔內的異物居然再度漲大了微許,原本就被前端壓得難受的喉頂再度感到嚴重的不適,內壁也開始微微地生疼,各種不適不快糅雜在一起,直直地侵擾著因為羞恥而混亂的思緒。

八田有點想放棄,艱難地微微張了張嘴,卻突然感受到腦後又一陣猛烈的發力將自己死死地壓住,完全無法掙脫。

 

「不要停、美咲,還不夠……」

 

這一下發力讓八田的鼻尖和前額都貼上了對方微涼的小腹。儘管這種適時的涼快讓全身火燒的八田覺得難得的舒服,口腔深處卻傳來幾乎無法承受的破喉般的痛楚。滋潤的唾液被逼了出來,八田艱難地咽了一下,卻因為喉頭痛得失去知覺,唾液沒有被吞下去,反而是多得難以容納的部份從嘴角流了出來。

「很濕啊……美咲這張小嘴,比起後面那張小嘴……」

訕笑裏是滿滿的惡意,伏見故意一字一頓地說得清楚:

「更·加·濕·哦。」

看著八田因為羞恥而越漸發紅的雙眼再度閃爍出晶瑩的光澤,伏見大感滿足,於是笑得更加惡劣。微微托起身下人兒的下巴、強迫對方抬頭看著自己,拇指輕易夠到嘴角然後沿著唾液開出來的情欲航路滑去,把濕痕擦走。

嘴巴累得發麻,巨大的不適感讓八田想合上嘴來休息一下,牙齒由是不受控制地微微壓了下來。

「嘖。」

牙咯的微痛讓伏見蹙眉。

童貞到底是童貞。雖然心裡很清楚對方能做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容易,要再提什麽技術性的要求真的有點太過。可是,

 

——還想要。

 

——還想要更多、更多。

 

罪欲的獸在身體深處不斷咆哮叫囂,一聲蓋過一聲。身下這張噙淚飲泣楚楚可憐的臉越看就越無法抑止內心深處巨大的欺負欲。

 

「慢慢來,主人相信美咲可以堅持下去的。」

 

托著下巴的手變換成掐指的動作,微壓的牙面被迫復位。伏見舒了一口氣,稍微放了放力度,儘量溫柔地帶著對方在自己的欲莖上律動。

動作很慢很慢,慢得甚至脫離節奏,偶爾不小心的牙咯讓伏見皺眉,然而承受範圍之內的痛感在無節奏的柔軟呵護下卻變成另一種實實在在的痛快感,痛苦和刺激讓伏見再度習慣性地咋舌出聲。

嘴和舌頭的柔軟,濕熱的柔軟,宛如孕育生命的母體,有血有肉的實體。越是想要就越無法抽身離開。越是得到的多便越無法接受突然失去的落差。無盡的肉欲深淵拉著人一步一步陷落,完全沒有後退的餘地。

八田發自喉嚨深處的痛苦嗚咽不斷放大,伏見也覺得有些不忍,可是慾望的魔非但沒有讓他鬆開手裡的禁錮,反而惡劣地加快了律動的速度。憐惜的心疼、自責的悔恨、佔有的滿足、惡意的欺凌欲,凡此種種一同構築成終極的精神愉悅,以沒頂之勢盛大襲來。

 

瀕臨窒息的感覺。

 

那是臨近高潮的信號。

 

 

——不行。

 

——還不夠。

 

——還想讓美咲再給予更多。

 

 

「嘖。」

伏見咬了咬牙。平時的話不可能只堅持這麼一點的時間。比平時來得更快的高潮讓伏見意外而且不滿也不滿足。只差一厘即到達慾望頂峰的身體催促著想要釋放,然而精神上的需求,那些齷齪不堪的可恥欲求卻還沒有得到完全的滿足。壓抑的微痛讓伏見半眯起眼睛、單手手肘壓在牆上,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說到底,不知道滿足的不是這個空虛的身體,而是我這個饑饉的靈魂吧。

 

伏見如是自嘲。一秒的精神分散幾乎讓他沒能承受住適時襲來的一波洶湧快感。

撫托著對方下巴的手仍在一點一點地加速,加速下的快感更加催促著自己釋放,然而內心卻不斷地呼喊著想要再進一步霸佔欺負對方,把對方所有的、全部的、僅餘的羞恥、自尊、驕傲統統掠奪、侵據、蹂躪。

 

 

我想『完完整整』地佔有你,

 

讓你心無旁騖地注視著我一個人的『完整』、『徹底』以及『完全排外』,

 

明白嗎?美咲。

 

這就是我的愛意我的惡意,

 

你會懂嗎?美咲。








——TBC——



於是說,第二個腦洞的精分部份就剩下最後一部份了。

下一回更新會有意外展開。

還有就是,


算了還是不劇透了。【被打


希望到時候放出之後,各位親友戰友姬友依然願意相信我是伏見親媽QwQ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