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7(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7更新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Part5】【Part6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嗯,依舊是冷笑話一則。

緊急拔刀多了容易導致掉劍。【←是忠告也是劇透

 

填這個腦洞的時候罪惡感滿滿的吾輩表示,因為小天使被欺負得太慘了所以會給猴子一點點的教訓以示懲戒。【事實上這個腦洞也刷新了我的恥度】

 

其實,在一段共犯關係的感情裏,「加害者」本身被傷害或者受到傷害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無論是因為自傷抑或反傷,又及身體或者心理。【劇透已刪除】

 

正文開跑之前聲明一下。

 

我不是鐮本黑!【自動x3】

And,

請一定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伏見親媽!!!【自動x33】




還有就是,

官方你二大爺的你居然搶我的制服濕身梗!誠心欺負我一時半會填不起來第三個腦洞是嗎!!!【我的頭像說明我的憤怒

於是我衷心詛【期】咒【待】官方下一期上全果!!!






* R18,文力不舉肉渣多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啊啊——美咲,聽到嗎?」

難以招架的快感讓伏見的聲音明顯變化,然而八田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在意。對方是指的什麽,八田也完全沒有意識到,直到聽到下一句的提示才唰地再一次燒紅了兩邊臉頰——

 

「那種聲音……色色的聲音……從美咲這張小嘴裏飄了出來呢……」

 

伏見惡劣地用指腹撩撥八田的喉結,病怏怏地壞笑著。

 

「這張小嘴比後面的小嘴還要淫蕩呢,美、咲~」

 

肉欲的靡靡水聲並不清晰,幾乎被八田的嗚咽聲淹沒。羞恥心前所未有地發作,儲積在眼眶裏的淚如同翻滾的開水不停地打轉,眼前的一切仿佛朦朧了一層厚厚的水霧,腦袋徹底混亂不清。意識混沌之間,八田恍恍惚惚地聽到伏見斷斷續續的話語,還有夾雜其間的舒服的呻吟。

 

「美咲……果然…美咲是最棒的……」

 

「這個表情很可愛啊、美咲……」

 

……

 

「看著我…哈啊……美咲…看著我……」

 

手指微微勾起,八田被迫對上那張無法看清表情的臉。巨大的羞恥和不安在對上那雙閃爍著獵鷹般凶光的藍灰色瞳孔的時候正面襲來。仿佛再也受不住一絲威嚇一點逼迫,氤氳迷蒙的蜜橘色眼眸再度逼出滾熱的淚。

伏見讓指腹輕輕印在八田的眼角上,成型的淚珠被沾去。比誰都更想欺負他,卻又比誰都更憐惜他。

 

——果然很矛盾啊……

 

就像這種鹹澀的味道一樣。

 

被欲火灼燒得微幹的唇瓣沾上指腹的瞬間,僅有的一點甘露只够滋潤指腹觸及的唇痕,然而鹹澀的味道卻蔓延開去,至到舌尖,至到味蕾,至到心窩。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重重的腳步聲,不急不緩略有節奏——

 

 

「真是的,究竟跑到哪裡去了啊……」

 

聲音聽著有點熟悉。

 

腳步的節奏變了一下,節拍和節拍之間的停頓縮短,似乎來人停下了前行的腳步,變成了張望般的原地打轉。

「……真拿八田哥沒轍啊……」

語末是抱怨的嘟噥。

 

——是鐮本那傢伙!


八田比伏見更快反應過來。微微一下慌神,卻如遭刺激般突然清醒過來。擴張至極限的嘴巴無法再張大一點於是反而微微收攏,牙面隨之微微壓上口中異物之上。伏見倒是很配合地沒有嘖出聲來,只是緊緊地鎖起了眉頭。

 

——死胖子!!!

伏見腹誹,卻只能狠狠地咬牙發洩。

 

一度陷入忘我放蕩狀態的兩人被迫停下動作。然而,光是這如同行進到高潮部份卻突然被按下暫停鍵的情欲大片的斷面,發育正常的成年人一看即知道當前正在發生著什麽事情。

 


「還以為八田哥會在更衣室呢,居然不在嗎?」

 


腳步還在周旋,聽慣了舞步的伏見和八田很清楚,腳步節拍沒有變化、聲量沒有漸降,就是對方還沒有離開、並且沒有離開打算的意思。

 


「可是八田哥穿著那一身衣服能去哪兒啊?總不可能直接跑出去吧……」

「應該只是離開一下下吧?要在這裡等一下嗎……」

「八田哥你倒是快點出現啊……」

……

 


——混蛋!快出去啊!

如果要吼出來,八田確信這一次絕對是比平時高三倍的音量。

 


完全無法想像現在這一幕被別人撞破會是什麽後果。羞恥的跪姿、情難自禁的嗚咽、捨弃自尊和驕傲的取悅以及承歡的神情,這樣淫欲滿彌的一幕,如果被別人看到——完全不能想像,光是假設就覺得可怕。

明明在別人眼裡自己還是個未經人事的童貞,面對女生就會臉紅耳赤、手足無措的童貞,聽到身邊的同齡男生聊到色情話題時會默不發言、坐立不安的童貞——

想哭卻哭不出來,反而是口腔內半滿的唾液不受控制地微微外溢。

 

伏見雖然無所謂讓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當然,最好還是不要知道,可是,再怎麼著也不是以這種方式昭告天下。怨怒的火苗一竄而過,然而另一個思緒卻把這未成燎原之勢的火苗澆滅大半。

 

——只要不發出聲音的話,胖子應該不會發現,再說,剛才自己可是有意反鎖了這扇門的。

 

所以結論就是,

 

——這是個欺負美咲的好機會。

 

「ミィ、サァ、キィ……」

伏見沒有發出聲音來,而是一字一頓地默念對方的名字、用發聲的氣流來喚起對方的注意。

 

——混蛋猴子!這種狀況你要幹嘛!

 

八田有點生氣,想從眼前這個無法形容的糟糕狀態下退出來,卻被伏見死死地扣著後腦勺。想掙扎卻又不敢隨便動作。搞不好一個不小心,那種羞恥的、不自覺的呻吟聲就會從喉頭飄出來。八田不敢再往下想,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混蛋你不知道現在是什麽狀況嗎!!!

 

八田幾乎有想咬下去的衝動。

 

——好討厭。

 

——真的好討厭。

 

明明被迫做著這樣羞恥的事情真的再也不能討厭更多,可是看著對方那個滿足的表情卻會無來由地覺得安心。

 

——猿比古……猴子,混蛋猴子,最討厭了……

 

——真的一輩子都恨死你了!

 

一直保持這個微微抬起頭的動作讓頸脖前後生出難耐的疲累和疼痛。就算撇開自尊心和羞恥問題,八田也不願意一直保持現在的局面,然而伏見按制禁錮自己的手完全沒有放開的意思。

 

——根本搞不懂這個混蛋在想什麽!

 

八田在內心幾乎要破喉罵出來。怨怒地瞪上對方,卻只得到一個壞笑的回覆。

 

「安、靜、點、哦。」

 

伏見像剛才般用發音的氣流逐字念出來,然後——八田看得很清楚——笑得比剛才更加惡劣。

還沒有反應過來,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八田只知道扣著自己後腦勺的手再度發力想將自己帶向前方,帶向他的慾望。

 

——現在這個狀況,

 

——真的要的在這個狀況之下做?

 

對上伏見的眼神的瞬間,八田就覺得自己多此一問。惡意的壞笑之下隱忍的痛苦其實很明顯,對方的掩飾並不如想像的高明。而且瀕臨爆發卻一再忍耐,單就這一點來說,八田真的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那麼點佩服那個混蛋的耐力——自己是絕對做不到的,沒少被嘲諷為「早洩的童貞」卻無事實根據可供反駁就是最好的證明。

八田明顯覺得對方手上的力度明顯不比之前強烈,加上沒有用狼爪抓住下巴強行帶動,禁錮和強制顯然不像剛才那般牢不可破,只要自己能冷靜應對,應該可以輕易掙脫這種程度的束縛。

 


可是,

 


想滿足他。

 

雖然只是一隻混蛋猴子,可是還是想去滿足他。

 

爲什麽呢?爲什麽呢?

 

八田不知道。

 

仿佛自從跟伏見同居一室、默許了對方的第一次需索,甚至更久遠的,於某個逃課的午後在天臺上戰戰兢兢著與對方交換初吻以來,自己就經常會做出這種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事情。

 


持續發麻的嘴巴似乎失去了知覺,八田只好用舌苔儘量貼上碩大的莖物底側,讓舌頭在無節奏的律動間撫慰對方一度被壓制的慾望。

伏見罕有地張嘴呼吸,表情裏的痛苦少了一些,而隱忍卻持續不下。沒敢放縱自己去帶動身下取悅自己的少年的動作,是因為伏見很清楚,現在的自己不可能像剛才那樣把滿足的輕哼或者鼻音再壓制下去。

 

很安靜很安靜。安靜得達成索取和給予的默契的兩人之前只有相互滿足對方的默許,除此之外,是一牆之隔的外頭漸漸加快節奏的腳步。

 


「八田哥好慢……」

 

『咕——』

 

腳步聲突然中止。

 

「好餓……算了我還是去吃飯吧。」

 

腳步聲再度響起,然後越漸遠離。

 

「等下八田哥不要罵我先走一步就好……」

 


——我想說你要走就早點走好不好!

氣不打一處來的八田暗暗臭駡。恨恨的情緒不自覺地作用在身上,八田沒有注意到自己因此而微微提速,直到感覺到口腔內的異物再度膨脹、頂壓著自己的喉頭,以及聽到對方的咋舌。

 

「美咲,你比我還心急啊……」

 

——才不是!

 

「想讓我發洩出來就再快點,美咲。」

 

外面再沒有阻礙自己辦事的傢伙,伏見便不作抑制,讓滿足的輕哼自喉嚨深處逸出。

二度膨脹的慾望裏有著身體對超負荷工作的不滿和投訴。那種痛感,已經不是發洩出來就能解決。

伏見原以為八田會拒絕的。之前明明抗拒得要死,剛才也沒有強制他的意思,再說體力條件也不允許。可是,即使是這樣,對方還是依循自己的願望、齷齪的慾望,取悅自己、想讓自己在理想的狀態下發洩出來。

 


——美咲,你這樣縱容我只會讓我越來越任性。

 

——明明還想繼續欺負你的,可是我已經覺得滿足了。

 

——好奇怪啊,美咲。

 


因為身體疲累的關係,這次的臨界快感並不比正常狀態的時候。然而心理上的某種滿足,那種從未體驗過的溫暖的滿足,似乎彌補了肉體快感的不足。

 

「吶、美咲,」

 

疼痛一點一點地放大。

 

「臉上,或者嘴裡,選一個吧。」

 

一字一句一停頓都帶痛。

 

伏見半眯著眼,看著身下蜜橘色頭髮的少年,對方卻沒有答覆。

 

——我好像也有點脫線了吧,美咲這個狀態根本就沒有辦法說話不是嗎?

 

伏見自嘲,正想抽離出去然後自己解決,完全沒有料到對方居然突發性地一下完全深入。

鈴口頂觸到軟齶的瞬間,恰到好處的力度仿佛順水推舟、溫柔地把自己推落原罪的淵崖。

發洩時不自覺的輕哼,承納對方全部的瞬間難以自抑的嗚咽,彼此聽到對方的聲音然後各自喘氣、氣咳。

成因顯而易見不同,但兩人喘氣的程度相當。

 

釋放后的伏見有些脫力,大腿嚴重發麻甚至僵硬,坐不下去也懶得轉過身去,於是用額頭重重地枕上橫壓在牆上的前臂,繼續粗息喘氣。

八田好不容易才舒展開因久跪而失去知覺的腿,一屁股坐了下來,喘息同樣嚴重,偶爾夾帶一兩聲咳嗽。

嘴裡的腥鹹味還在,每一下喘息的咽氣都會讓味道捲入鼻腔。八田有點鬱悶,卻又不想說出來,免得又被對方借題發揮然後演變成調戲的節奏——雖然對方現在的狀態似乎不比自己要好多少,說是狼狽也不為過。

 

隱約之間,似乎那種想討厭卻討厭不起來的腥鹹味道之中摻雜了慾望之外的某種腥味——確切無誤的、討厭的血腥味。

 

「猴子…猿比古……」

 

「……嗯?」

 

「我說……你還好吧……」

羞恥所以難以啟齒說明。

 

「還好,就是差點、玩脫了……」

再次重重地枕上手肘。

 

「虧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啊笨蛋。」

沒轍也沒好氣。

 

「比起那個,明明只是一隻童貞的美咲……」艱難地偏過頭去看向對方,「真的沒關係麼…那種事情……」想調笑卻笑不出來,「之前明明討厭得要死……」

 

「沒辦法啊不是嗎……那個狀態下的話,」心知肚明對方的意思,理所當然地羞得別過頭去,「要是裙子弄髒了的話會很麻煩的。」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這樣做…嗎……」

失落?似乎又不是。

 

「也不全是啦……」

瞬間糾結要不要說出來,最終選擇了嘴上誠實而眼神焦點倔強地偏離對方。還想說點什麽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尷尬的安靜油然而生。

 

「不用說了,沒關係……」

 

呢喃聲打斷了八田淩亂的思緒。伏見慢慢跪坐下來,輕輕抱住了那個倔強又傲嬌卻會偶爾意外地誠實的人兒,整張臉埋進對方頸窩。

 

「猿比古?」

八田明顯覺得伏見的身體因為疲累而綿軟。

 

「別管我……就這樣,一下下就好……」

繚繞鼻間的是熟悉的體味,摻雜淡淡的汗味以及未退卻的情欲的味道,似乎蘊藏著某種誘惑。

 

深深的吐納將對方身上的氣味悉數吸取然後吻上。

 

——所謂的情難自禁?

 

「……唔……猿…猿比古……別……」

 

只是嘴上推搡而沒有身體上的拒絕。

 

吻得忘情然後吻得更深。吮吸,然後舔咬。最終在對方隱忍的嗚咽聲中離開,留下一個猩紅的印記。

 

——該滿足了吧。

 

累得完全不想動。伏見依舊埋首在八田的頸窩裏,用腦袋輕輕地蹭著對方的臉頰,仿佛向主人撒嬌的小動物。

八田被蹭得有些癢,想推開伏見卻又不捨,伸出去的手最終變成抱的動作。

激情過後的一點點溫存,是兩人在不知不覺之間形成的默許。無分主動被動或者索取給予,只是單純的相互滿足。

 


「猿比古……現在幾點了?」


「別擔心,還有點時間。」


「……嗯。」







——TBC——



下一回開始更新事後部份,敬請期待~

至於事後部份的內容嘛~呵呵~~~廣電局文件通知了,劇透的壞分子都要往局子裏面拉~\(≧▽≦)/~

评论(1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