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9(R18麻豆paro換裝系列)

第二腦洞Part9更新

事後部份同樣喜聞樂見哦>_<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

事後部份補完請點【Part8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 文力什麽的就別說了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話說起來、草薙哥,怎麼安娜今天下午也不過來呢?」

從更衣室出來的八田已經換上私服,略顯寬的套頭衛衣搭配軍綠迷彩吊襠褲,十足的街頭舞者范兒。

「雖然說委託人那邊已經指定要我穿那條裙子所以就算安娜過來也……」

八田一臉無奈。剛想習慣性地歪著脖子歎一下氣,突然意識到什麽便迅速扶正了脖子,還裝模作樣地把衛衣的帽子套到頭上。

「據說是迷路了。」

草薙一臉平靜,仿佛說的不過是極平常的事。

八田「哈?」的一聲張大了驚訝的嘴巴。旁邊的鐮本同樣是一臉大汗,看到八田的樣子便好心地伸出手去想幫忙扶住快要掉下來的下巴,而八田卻反常地迅速避開。

 

「八田哥?」

 

「沒、沒事啦!」

 

鐮本不明所以,小小地嘀咕了一下。

 

「可是草薙哥,安娜迷路了是什麽狀況?還有尊哥呢?難得我這次的大活躍連十束哥都一個勁地點贊雖然穿著那身衣服無論如何還是很奇怪啦……」

越到語末語氣越顯弱。

換作平時,只要談及HOMRA的一號人物周防尊,八田必定會鬥志激昂、滿腔熱血。然而,對於女裝,八田實在沒轍。

 

「安娜迷路了沒關係嗎?我出去找找?」

鐮本倒是問到了問題的關鍵部份,而八田這才反應過來,於是連忙附和。

「對哦,不去找人沒關係嗎?」

「啊……」草薙仰頭感歎了一下,語氣相當無奈「小安娜的話,沒關係的,因為有尊在身邊陪著……」

「哈?」

「這……」

八田不可置信地眨巴眨巴了下眼睛,而鐮本則是一臉驚愕、依舊大汗淋漓,顯然是對於安娜有周防陪在身邊卻還會迷路的事實感到不可思議。

 

「一定要說的話,小安娜就是因為尊在身邊才會迷路的……」

 

草薙輕輕一掌拍在腦門上。

 

「別看尊那個樣子,其實他從以前就一直是個超級大路癡……所以說我究竟是有多腦殘才會讓尊去接小安娜的啊……」





************************************************************************





下面是溫馨的父女時光。【重點錯】

 

 

且說話題的中心人物周防,現在正牽著安娜在車水馬龍的商業區裏徘徊——事實上,他們已經被「困」在這裡整整一下午了。雖然說平時甚少出門的安娜像好奇的小寶寶一樣逢店就逛、連穿著充氣布偶服打零工的變裝推銷員也不放過、非要停下來盯著人家的臉看是一方面原因,然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周防對於認路相當苦手,方向感更是糟糕到一個突破天際的程度——簡單來說,但凡遇到岔路,必定會選中錯誤的方向——不知道是天生的路癡體質使然,抑或是命中註定一輩子玩國王遊戲的好運氣的代價。

 

「尊,我覺得是這邊哦。」

 

「尊,好像應該走這邊。」

 

「尊,那邊剛才已經走過了。」

 

……

 

「尊……」

 

安娜不時抬頭看向周防。儘管對方臉上的表情基本沒有多大變化,然而內心的不安和煩躁,安娜是能感應得到的。

 

周防兜裡的煙已經抽完了——事實上,今天出門的時候也沒有特地再備上一包,周防覺得自己有些失策,但考慮到未成年人就在身旁便也作罷了。

抽煙除了心煩的時候用來解悶,基本沒有其他更多的樂趣。周防此時也不是因為一直走不出去這個區域而煩惱,而是擔心安娜會玩得太累,畢竟,她過去是個一直被小心翼翼地保護起來的小公主,一點兒勞累也受不得的。

 

「尊……?」

 

周防突然就停下了腳步、毫無預兆。安娜不解地抬頭看去,只見周防用平時夾煙的兩隻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頸后。

 

「要坐上來不?」

 

就某種意義來說,安娜跟周防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說,都不擅長用面部表情來表達自己的內心感情。

儘管安娜臉上依舊是那張略微蒼白、精緻得如同人偶的無機質般的臉,可她內心的喜悅和期待是可以想知的。就像安娜能感應到周防的所思所想一樣,周防也能感覺到安娜的感情。

仿佛拎起一件很輕的包裹那般,周防輕易把安娜架上了自己的脖子。

 

「尊,」

 

安娜伸手指向前方。

 

「嗯?」

 

周防習慣性地用鼻音應答。

 

「那邊,出口在那邊。」

 

「嗯。」

 


 

「尊,好高。」

 


「尊,頭髮很柔軟。」

 


「尊,脖子很舒服。」

 


 

在人群裏顯得過分鮮明突出的一抹紅色淡出熙熙攘攘的人流,而夜幕已然悄悄爬上天空、即將降下黑色的幕。

 

 

「尊,今天錯過了美咲的女僕裝哦,出雲在終端裏說的。」

 


「尊,你剛剛偷笑了吧。」






************************************************************************






「說起來、小世理,今天謝謝你了呢。」

 

草薙停下搖晃雪克杯的手,以嫺熟的手法把剛調好的酒注入高腳杯中。淡藍色的液體搭配鮮紅的櫻桃煞是誘人。

 

因為忙於調整事務所的風格形象的關係,草薙已經有好些日子沒有走進吧台裏來。雖然久日不沾酒,但到底還是親酒的體質,手法並未生疏。草薙對這杯即興而成的作品相當滿意,微笑著輕輕推到坐在吧台上的金髮女子面前。

跟白天的打扮完全不同,塑身而嫵媚的私服讓淡島少了幾分工作時的嚴肅,至於親近——似乎因為她平素不太愛笑的關係而略有欠缺。自然垂落的微卷金髮更見成熟之美,身上閃光的綴飾則讓她看起來更顯貴氣。

 

「Prie, bellelentement.」(「請慢用,美麗的小姐。」)

 

「Merci.」(「謝謝。」)

 

淡島接過酒杯,舉至眼前。輕輕婉轉酒杯,淡藍的液體通透瑩麗,微微的酒香仿佛誘惑。儘管視線的焦點落在眼前的杯中物上,淡島的心思卻不在杯中。

 

「其實你不用特意感謝我,畢竟那些都是我的真心話。」語氣是慣常的淡漠。

「又來了,小世理真是的,還是那麼容易害羞呢。」草薙忍俊不禁,「不過,帶著這樣一群小孩子真是不容易呢,不偶爾這樣刺激一下就激發不了潛能。所以說啊,如果沒有小世理的話……」

「感謝的話就免了,」淡島輕易打斷草薙的話,「畢竟是要刊登在同一份月刊上的,要是你們的效果不行的話,對我們這邊也會有影響的。」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這麼做也只是爲了自己的利益而已』、對吧?」

 

一直以來,淡島總是這樣輕易截斷自己的發言,然而草薙並不感到絲毫的不悅。要說的話,草薙反而覺得對方的口是心非正正是她可愛的一面。

 

「小世理總是這樣,一點也不誠實,跟自家的孩紙一樣。」

「那孩子,原本是你們HOMRA的麻豆不是嗎,比起我,你應該更加瞭解他吧。」

「小世理對小伏見的事情有興趣?」

「不,」

賞玩酒杯的纖纖玉手再度婉轉。淡島用另一隻手微微托腮,神情看來有些百無聊賴,注視淡藍色杯中物的眼神微微放空、穿過酒杯,投向對面的墨鏡男子。

「比起這個,我倒是更加想知道你還有幾個身份,先是HOMRA事務所經紀人、異性變裝麻豆,然後是酒吧主人……」

草薙聞言,笑了起來。

「誰知道呢,搞不好會是大阪腔落語藝人、BBoy隊隊長、街頭鬧事的小混混還有……」

「吶、我說啊,」淡島輕輕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可以再追加一點調料嗎?」

「Je serai heureux devous..」(「很樂意為你服務。」)

「兩勺子蜜紅豆,謝謝。」

 

對美酒有著潔癖般感情的草薙突然覺得有些為難。

 

「小世理一定是喝醉了。」

「我還沒喝。」

「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嘛。」

「很不巧我還很清醒呢。」

 

草薙突然有些明白八田今天被迫穿上女僕裝時候的心情。

 

雖然說冰箱里一直備有蜜紅豆是幫了大忙,可是如果沒有存貨的話,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拒絕對方的要求不是嗎?

雖然這樣的想法對於客人來說是一種怠慢。

自家事務所社長周防喜歡喝酒,但是只要是勁頭大的酒都喜歡,對酒的瞭解並不深入,或者說、懶得去懂太多,跟他的脾氣一樣太率性。至於事務所的麻豆們,雖然也有已經成年的孩子,可讓他們太早進入煙酒的大坑並不是好事。草薙好不容易找到淡島這麼個能喝又懂酒的朋友,但是對方的額外要求總是能輕易擊敗自己。

 

「小世理你確定一定要加蜜紅豆嗎?」


「你覺得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

 

 

 



***********************最後,也許是劇組花絮…吧*********************





 

所以說,其實麻麻和世理姐早就知道了自家孩紙是什麽關係=。=【這麼明顯,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好嗎!



伏見(裝作一臉不爽):嘖,明明我的演技已經那麼逼真了。

麻麻(微笑):就是因為太「逼真」了所以才會暴露。

(麻麻再度偷笑)

淡島(冷靜臉):別裝傻、伏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不是嗎?

(被一語道破的伏見再度裝作不爽、別過頭去咋舌)

淡島(依舊冷靜臉):要是關係惡劣的話,見面的時候就直接不說話了好吧?

淡島(還是冷靜臉):再說了、伏見,工作時候可不見你這麼多話要說呢,除開抱怨室長的部份。

淡島(始終冷靜臉):每次兩人一碰上就互放嘴炮,雖然這個劇組已經說明了是猿美CP主場,可是也不帶這樣鬧的吧?

麻麻(緊張):啊!小世理你再這樣劇透下去的話會被觀眾怨恨的……

伏見(內心彈幕):既然副長你知道這裡是猿美主場就不要抱怨了好吧。

伏見(再度彈幕):而且據說副長和草薙哥在這一回不也是閃瞎眼麼?

八田(疑惑臉):哈?你們在說啥?

劇組全體(大汗,內心彈幕):這裡果然還是有一隻一直不明真相的……

 

 

順說裏面用到的德語對白都是用在線翻譯弄的,如果有不對的話請告訴我哦~




————————————


TBC



下一回更新雙王,大約是個很不厚道的軍裝梗。


最後的最後,話題回歸猿美。


也許會分開發。嗯。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