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10即興娛樂(番外,雙王Only)

第二話Part10更新


大概是個軍裝梗的換裝番外,依舊是用這個系列的劇情設定。不過因為是突發腦洞的關係,所以大概上下文聯繫什麽的會稍微有點薄弱。



其實只是因為填第二個腦洞的時候剛好官方放出了軍裝圖於是突發開的腦洞。

本節雙王Only

至於猿美的軍裝梗嘛,呵呵~~~



最後是有關個人對雙王CP的一點想法吧。【小聲說,動畫剛完結那會兒其實我還是雙王首位的……】

然後,最後的最後是關於雙王和猿美之間的對比。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

事後部份補完請點【Part8】【Part9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有關本節內容,詳細設定方面,雙王之間的關係除了事務所是敵對關係【並不完全是】以外,加入了一個中學時期是同班同學的設定。室長是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尊哥是成績平平但經常遲到早退曠課還喜歡幹架的傢伙(其實尊哥才不會出去撩事斗非,都是別人看他不爽先出手的),腦袋其實很好但就是不怎麼認真、吊兒郎當的性格(明明有很好的能力但是完全不會好好利用,所以在室長看來是非常非常討厭的人),大概是這樣的性格。

總之title說明一切,即興娛樂,所以邏輯啊聯繫啊什麽的請不要太在意^_^

最後,有關丟失的兩套小號軍裝的下落請別問我,我什麽都不·知·道~


 

 


* 文力什麽的就別說了

* 完全清水的雙王

* 寫得渣是因為我真的不會寫雙王OTL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OK的話請↓↓↓






——所以說,這算什麽情況?

 

紅髮的男人雖然一言不發,但他烈焰般的緋眸裏滿滿的無奈已經徹底暴露了他的想法。

「尊,這種事情就太別在意啦,再說,軍裝確實很適合你呀!」

同樣身穿軍裝的草薙端正了下周防肩上微皺的徽章,然後稍稍退後兩步,仔細地端詳了一下眼前這位霸氣外露的紅髮男人的軍裝打扮。蹙眉,似乎感覺哪裡不對。試探性地給男人立起了襯衣領子,歪著腦袋再打量了一番,略覺滿意。草薙這才露出了滿足的神色。

多年來的麻豆工作養成的審美觀和嚴謹容不得一絲一毫的不合眼。草薙覺得這是對自己職業的堅持和驕傲。

 

「尊,這是王者的氣質喲。」

 

哼。

 

周防只給了一個鼻音作為回答。

這位紅髮男子便是HOMRA事務所社長,周防尊。他向來不多話,表情也不輕易流露出來。草薙對此習以為然,自然知道這便算是同意或認可——至少不是否定的意思。

 

「王,請看向這邊鏡頭~」

 

完全沉醉在拍攝中的十束,整個人連帶攝像機由遠及近地拍過來,快門咔嚓聲不斷,因為捕捉到難得的鏡頭而笑得一臉燦爛。

 

「那麼,接下來是看這邊……」

 

「這邊也要來一張哦。」

 

「王,請笑一個~」

 

……

 

——十束這傢伙,真的是跟小孩子一樣貪玩呢。

 

看著周防臉上再度升級的無奈表情,草薙不禁也替他感到無奈起來。

 

草薙、周防和十束,三人是舊識,大約自中學畢業后就經常在一起嬉笑打鬧。當初誰也沒有想過日後的工作更談不上思考什麽人生計劃,反正就是見步走步。緣分這種事情很不好說,有便是有,沒有便是沒有。三人分別選擇了不同的道路,起初看似關聯不大但最後卻又因為微妙的聯繫聚首。世事總是很奇妙的。

 

周防並不太多過問事務所的事情,越隨著時間流逝,三人聚在一起的機會便越少,今天可謂難得。

其實最初不過是因為工作上的便利順手搞來的幾套軍裝,原本只打算放在事務所作陳列用。沒想到相互揶揄幾句「你穿應該不錯」「好像還挺適合的」「就試試看嘛」,事情就發展成了現在這個狀況。

 

「我說十束,王什麽的,你還真的這麼叫起來了呀?」

「可是,明明是你說這是『王』的氣質的嘛~」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這個王階層之下的傢伙就只好讓開點咯。」

語畢,草薙往邊上挪了下位置,離開了十束的鏡頭捕捉範圍。

 

不遠處有咯噔咯噔的步踏聲傳來。動靜不大,如同其人深沉內斂。步調節律,一如外表嚴謹拘束。

 

來人正是Secpter4事務所社長,宗像禮司。

 

「哦呀,真是讓人驚訝呢、周防,」宗像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意外地合適嘛。」

 

宗像這話顯然是暗示著「周防你並不適合這一身制服」的意思。

 

周防跟宗像也是老相識,而且認識的時間比跟草薙和十束更早。宗像的性格表裡如一、認真嚴謹,待人處事都容不得與「完美」有一分一毫的偏離,然而嘴上不饒人這一點也是無人能敵——當然了,對象僅限老友周防一人。

雖然宗像屬下有很多因為仰慕而願意跟隨他的人,但從他那裡得到這般特殊待遇可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對於這一點,大概圍繞在宗像身邊的人都不會有異議。周防當然更加不必說。

 

「哼。」

 

周防訕笑,眼神隨意別向一旁。對於非惡意的嘲諷,周防從來不會上心。

 

「兩位社長,不、兩位王請站到一起~」

 

十束搶先站到中間,然後揚手示意兩人往中間靠攏。

 

儘管對方是競爭對象事務所的攝影師,但宗像并不介意這個友好的邀請,於是抬步落落大方地走到中間站好。反倒是周防一臉興趣缺缺的模樣,在十束連嗔帶怒的遊說下才勉為其難地站到中間來。

 

「周防,不帶軍帽的話,總感覺缺乏一種完整的美感。」

 

「周防,你這一頭桀驁不馴的頭髮不稍微整理一下沒關係嗎?」

 

「周防,領帶我就不勉強你打了,但是至少也要給我正經穿好襯衫吧!」

 

……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可侵犯的絕對範圍,而範圍的大小則視乎各人性格而有所不同。誰都不會輕易讓別人進入自己的絕對範圍之內,又或者說,被允許進入這個範圍內的、必定是自己有確切把握能掌控的事物。

宗像尤其是這樣。

以自身為中心,周圍一圈的事物都必須符合自己嚴格、拘束的美學要求——這就是宗像所謂的「聖域」。於是乎,一旦有不符這個美學要求的人或物進入宗像的「聖域」範圍內,情況就是這樣。

 

沒錯,這正正就是熟知這位最佳損友性格的周防之所以不願意離宗像太近的原因。偶爾一起抽個煙嘮兩句話還好,一旦涉及工作又或是為人處世、待人接物等等「大義」問題(宗像語),情況便往往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周防,肩章上的垂穗沒整理好。」

 

「周防,勳章要往這邊平移2公分才符合美感。」

 

……

 

宗像一邊給周防整理衣服,一邊不厭其煩地說明著用意。

 

如果說宗像這是眼裡容不得沙子、非要把自己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按照自己要求來修正,類似強迫癥一般的行為的話,並不盡然——與其強制身邊的人嚴格按照一套刻板的流程來工作,還不如讓他們按照自己習慣的節奏來行動,與此同時並且在此之上,讓他們於不知不覺中耳濡目染,染上自己的顏色。

手下有著各種各樣的人才,各自身懷不同技能,然而他們都閃爍著相同的顏色,匯聚到一起自然就會形成一道和諧而且更加耀目的光——

表面安定平穩、内裏卻洶湧澎湃的湛藍。

 

這種澄澈而深邃的藍,正是宗像的代表色。

 

與宗像無形卻有意的統轄不同,周防作為HOMRA的領導者,既不規管身邊人的行動方式,也沒有從整體上把握步調的打算。大家都是因著仰慕和崇拜的心情而聚集在一起,因為這個原因,即使各自沒有明確的意識,卻都在不知覺之下發出了相同顏色的光——

形散而神不散的、熱烈卻又純粹的赤色。

 

與宗像的湛藍對立卻相互輝映的赤色。

 

 

氣場相當的兩人站在一起,即便沒有多少言語交流,這裡間的氣氛都讓人切身感受到他們的強大氣魄。

大概,這便是草薙剛才所說的「王的氣質」。

 

像這樣強大得甚至讓人壓抑或者心生怯懦的氣場下,凡人自然輕易靠近不得。然而,外表和內心一樣柔軟纖細、善於遊走在因為「王」而聚集在一起的眾人之間的十束,大概是個稀有的特例。

 

相比一板一眼地端正腰身來擺造型,十束更加喜歡拍這一類正片前的花絮。於是乎,就在宗像自得其樂地擺弄以及周防無言的鬱悶間,十束已經切換了無數個角度、按下了無數次快門。

 

「可惜這是私用的照片,不然,這些照片可是能賣個不錯的價錢的呢。」

不知道什麽時候,草薙已經點上了煙,站在後場上優哉游哉地吞雲吐霧起來。

 

儘管HOMRA與Secpter4兩家事務所之間是競爭對手的關係,然而這段關係並不如外人所想的敵對——公平公正地競爭、互相促進發展,並且在利益一致的時候合作,這是商業上的雙贏,對於兩家事務所而言都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事實上,這也正好反映著同為「王」——領導者的周防和宗像之間的關係。隔得遠,離得近。雙方性格不同、風格不同、顏色不同,但交鋒的結果卻是相互協助、相互扶持、相互發展。

 

不過,這種關係的維繫需要雙方都以保留各自的限度為前提。

 

周防顯然已經無法再忍耐宗像的神煩模式了。

 

「我想幫你。」

 

宗像自然是最懂周防的人。還不等周防採取任何實質性行動,宗像便搶佔先機。

當然,周防對於這樣的展開也是早已料及,於是淺淺地歎了一口氣。

 

「宗像。」

 

聲音一如既然的低沉,卻沉穩。

與張狂不羈的紅髮相同顏色的眼眸深處,閃爍的是意志堅定的耀光。

 

而迎上這氣勢淩厲的目光的,是源自大海般浩淼壯闊卻平靜從容的藍色光芒。

 

 

相視而笑,無需多言。

 



 

 

再說草薙和十束這邊。

 

 

「對了、十束,我記得應該還有兩套稍微小號一點的軍裝的吧,怎麼都不見了呢?」

「這個啊……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好可惜啊,我原本還想說讓小八田試一下看看的。」

「不過八田君好像不太喜歡制服吧?」

「也許未必呢,下次的拍攝主題已經定下來了——噔噔噔噔!是萬眾矚目的校服哦!是、校·服~小八田可是超期待的哦~」

「哦?這個好像很有意思呢!那麼,我也一起期待好了~」

 

 



 

時間往回倒退一點點。

那個時候,兩件稍微小號一點的軍裝還好好地掛在更衣室裏。

 

 

「哦呀,這套軍服看起來也很不錯呢,就是可惜尺碼稍微小了一點……對了、周防,」

「嗯?」

「要是你不介意的話,這套軍服可以讓給我嗎?我家有個孩子特別適合制服呢。」

「隨你喜歡。」

「不介意的話,我連這件小號的一起打包帶走也沒關係吧?」

「哼。」

 

 

『喂喂,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也許,這是最合適作為結幕的畫外音。

 

 

 



********************************************************************





 

雙王真的太難寫了!!!

 

好難寫TAT

好難寫OJZ

好難寫_(:з」∠)_

【重要的事情要喊三遍!!!

 

雙王比猿美難寫一百倍一百倍一百倍!!!【自動x3

 

 

很久很久以前在圍脖上看到一個問題,要求用四個字來代替「我愛你」進行表白。看到一位太太以室長的角度對尊哥說了一句「我想救你」,頓時就整個人虐成傻逼。然後又看到有太太以尊哥視角回應了一句「木那疙瘩」,暫且不討論室長的名字該算倆字還是四字的問題,這個回應說真的,太治愈了,特別是以尊哥那個嗓音來念的話,治愈效果xMAX!

 

因為一直對這事念念不忘,於是有了上面室長那句「我想幫你」,以及尊哥對室長的回應。

 


其實我一直不覺得青組和赤組之間是完全徹底的對立關係。更多時候,我覺得室長和尊哥都是在做著同一件事,只是採取的方式不同。特別是在本篇裏,在調查多娘的兇殺案這件事上面,室長和尊哥的目標是一致的。但是基於身份和立場的不同,身為國家暴力機關Secpter4統領者的室長不可能做出任何危及公共秩序的行為,而不具備讓公共部門私開綠燈權力的尊哥也不可能凡事都等待萬全之機到來的時候再行動。

國家暴力是必要之惡,而社會暴力則是被國家暴力這種必要之惡催生出來的另一種相對的必要之惡。各有存在的理由和相應的需求。

 

可以的話,我希望青組和赤組之間背地裡有一種微妙的合作關係。室長在白道上不好出面的事情就找尊哥私下裡擺平,尊哥在白道上鞭長莫及的地方就讓室長出來主持大局,這樣其實對大家都好。

當然了,以社會長遠發展的眼光來看,這樣的做法其實弊大於利。黑白兩道交媾必然會導致社會畸形發展。長期缺失公正、公義和法制的社會,最終必定走向崩潰和毀滅。

放到K的劇情裏面來說,要是室長和尊哥真的聯手起來的話,即使安坐在天空巨鯨上的白銀王一笑置之,地上的黃金王也不可能不聞不問吧。【←腦洞又開大了

 

總之,在不涉及大義問題的情況下,我希望青組和赤組之間可以和平共存,最好就是互惠共生。

 

 

 

回到雙王的話題上。

 

就我個人來說,大人之間的感情太複雜了,根本無法下手。特別是室長和尊哥。【←所以其實我上面寫的什麽我自己都雲裡霧裡,很隨性地寫的東西,請真愛黨別較真QwQ

 

跟小孩紙們的彆扭、傲嬌、耍性不同,大人們成熟許多、也沉穩許多。感情都藏在心裡了,有很多話都說不出口。但是,因為是相互理解的兩個人,所以有許多話,即使不說,又或者故意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都不會像小孩紙們那樣鬧出各種問題。

 

因為明白,所以深邃。感情很淡,但細水長流。

 

K的logo是正向和背向的兩個「K」。一黑一白,一正一反。因為相信對方,他們得以背靠背作戰,把自己最薄弱的後方完全交給對方。然而也因為相互背向,他們只能沿著這個方向越走越遠。

 

王跟氏族成員之間的跨度幾乎相當於「半神」和「凡人」的落差。

一旦成為「王」,肩上要背負的責任就不僅僅是作為「人」的責任,更多是作為「王」的責任。

所謂的「半神」,其實就是一半是「神」而另一半是「人」。

人的自然屬性存在著無法超越的「極限」,這種極限就是精力的有限和感情的有限。王的兩肩上擔負著整個氏族的存亡安危以及每個氏族成員的生命之責,有限的精力和感情都被分走大半了,自然就不可能一心一意地去關注自己在乎的人(姑且不談及愛這麼複雜而且難以界定的感情)。然而「神」的法理屬性卻讓王無法脫離這份與大義同在的職責。

某種意義上,我個人覺得「半神」——亦即「王」是一種很尷尬的身份。這個身份把人抬高到一個非(普通)人所能到達(卻又遠遠達不到真正的、徹底的神)的高度、讓王成為萬人尊仰的存在的同時,褫奪了王作為(普通)人最基本的權利——

 

保有自己作為「人」的完整的感情的權利。

 

無法全心全意去愛對方的感情,最終只有末路窮途。這是我作為凡人所理解的、半神般存在的「王」的感情的不完整性,或者說,BE走向必然性的根本原因。

 

雙王CP,不論金銀還是青赤/赤青,註定走不到HE那一步。

 

 

 

【因為王是半神的關係,所以凡夫俗子的我真的不會寫……TAT

【說到底我就是個只會欺負小孩紙的怪嬸嬸……OTL

 

 

 

就我個人而言,我是私心地不願意伏見成為青王並且美咲成為赤王的。

因為王的責任太重,太重。

成為王的猿美兩人,他們都將各自背負著自己氏族的存亡興衰的責任和道義,再也無法全身心地去關注自己最在乎(姑且不說「最愛」)的人。這是作為王的他們逃不掉的命運。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我所以為的,雙王CP必然走向BE的根本原因。

我不希望猿美也步雙王的後塵。一直長不大也沒關係,只要最後可以HE我就滿足了。【中二病暴露】

 

 

姑且不說這倆孩紙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成長到足夠承擔起這份責任所必須的成熟程度,就感情——私情而言,我希望他們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聯繫在一起,無關異能、無關氏族,非常簡潔的兩點一直線的關係。就這樣。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