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ture my Kolor-第二話Part12(事後最終回)

第二話Part12更新

第二腦洞至此全部放出,感謝各位童鞋一路以來跟文支持^_^【鞠躬】

祝粽子節快樂~\(≧▽≦)/~


最後的最後,還是回到中心議題上。

猿美CP,女僕照話題。你們懂的。




第二腦洞正劇部份補完請點【Part1】【Part2

精分【家長指引】內容補完請點【Part3】【Part4】【Part5】【Part6】【Part7

事後部份補完請點【Part8】【Part9】【Part10】【Part11

本回腦洞設定說明請點【雜談

相關的高能【腦洞】,建議搭配食用。

需要補開題說明的童鞋請按【開題】(目錄部份可直接跳轉各章節)


 

 

吾輩表示自己快被這倆熊孩紙的甜蜜蜜閃瞎眼了,如果各位看完以後視力下降了請別找我。需要配眼鏡的話請找室長給乃們介紹好的眼鏡店。至於伏見嘛,伏見很忙的……呵呵……【←我真的只能說呵呵了

 

另外說,雖然表面是很寵溺的感覺,但其實是個虐的伏筆。

 

 

 

◎伏見男友力全開注意

◎美咲聖【天】母【使】Mode On注意

◎極度甜膩雙箭頭寵溺向注目

專注玩官方梗三十年

 

 

△請自覺使用避光鏡否則被閃瞎眼了概不負責

 

 

* 文力什麽的就別說了

* 牛車般的談情節奏

* OOC什麽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全部OK的話請↓↓↓





 



安定的星期天。沒有加班,也沒有突發性通告。天氣晴朗,心情也是大好,總之是個很安定的星期天。

八田正在廚房裏做著中午飯——更準確地說,是brunch,早午飯。

在成為職業麻豆之前,八田打過很多不同的零工,基本都是三班倒而且總是被分去早班,八田因此被迫養成了早起的習慣。然而,自從與伏見同居一室之後,八田就再也沒有打破過週末早起的零記錄。

顯然,今天也是一樣。

八田最初也偶爾埋怨過,而現在已經習慣了這樣的週末日常。

 

在沒有工作的星期天賴床賴一早上是很幸福的事情,尤其是跟喜歡的人一起。不管是哪一方先醒來,看著對方的睡臉或者發現自己被對方摟在懷裡溫存,都是貼著心窩最柔軟處的一點小確幸。

 

不過,該起床的時候還是要起床的——「一定要好好吃飯!」這是八田幾乎每天都會告誡伏見的話——從中學時代到現在,風雨無改。

以前的話,八田最多只能每天盯著伏見那個肉菜比較極度失衡(『根本就沒有蔬菜好嗎?!』八田本人語)的便當發牢騷,現在既然同居了,八田便理所當然地承擔起改善伏見的飲食營養的重大責任。

 

一邊聽著舞曲一邊做飯是八田的樂趣——對於八田來說,這大概是二人獨處時間再多也不嫌多(『混蛋猴子只會覺得少!』八田本人語)的伏見難得地為他保留出來的私人時光。其實要說八田擅長料理的話,似乎并不盡然。很多料理都是八田在同居生活以後才學會的。漫畫雜誌以外的書籍幾乎都是八田一生黑的對象,可是八田現在也偶爾會看看有關料理的書。書上說的什麽「清蒸5分鐘」、「猛火煮10分鐘」、「燜燒25分鐘」……但凡需要計時的時候,八田總是難得地顯示出了不為人知的耐性,掛著耳機聽歌的同時用身體各個部位來打拍子——頭、胸、髖、手、腳,但凡能律動的部位或者關節,都因此而練就出了極高的節奏感。當然,這是長遠方面的事情。就眼前的做飯來說,這是八田用來計時同時打發時間的方法。

 

一石三鳥。

 

 

今天的早午飯主食是菠蘿炒飯,配菜則是西蘭花還有小香腸。

八田此時正在不緊不慢地切著菠蘿。超市買回來的菠蘿已經處理好外皮,只需要切小塊便可。對於八田而言,這是毫無難度的工作。

 

當初租房子的時候,伏見一眼就看中了這個一馬平川、視線完全不會有任何遮掩的內部格局——沒錯,廚房當然也是開放式的設計。

至於這個廚房暗含著伏見什麽深層用意,這個話題暫且留待日後再說。今天的故事重點不是廚房,當然,也不是西蘭花、烤香腸或者菠蘿炒飯。他們只是因為某些微妙的原因被湊到一起再被擱上檯面的路人甲乙丙。

 

寬闊的大理石板料理台正面朝向大廳,八田偶爾會讓視線離開廚案、轉移到伏見身上——對方此刻正安坐在朝向這邊的沙發上。

 

撇開膩歪的時候不說,伏見安靜地看書的樣子顯得相當專業,不時伸手輕輕扶穩眼鏡的動作,總會讓八田有種莫名的心動。

八田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這種感覺。非要說的話,似乎有點像學弟對品學兼優的學長的仰慕之情。事實上,在中學時代,伏見的成績確實一直名列前茅,也沒少給學業成績總是紅燈高亮的八田補習,只可惜八田確實不是成為所謂的社會精英的那塊料。

 

伏見現在正一頁一頁地認真翻看的,並不是什麽學術論著,當然也不是許多人所以為的小黃書——這是一本A4開本的相冊,收藏的正是他和八田在工作上拍的照片。從模特到平面廣告還有雜誌封面等等應有盡有,從他們第一次接到通告到現在,每次工作的照片不論採用的還是否決的,都收藏在其中。理所當然地,伏見手裡的這本相冊不過是其中一本。

 

粗枝大葉的八田很少問經紀人草薙要照片,至於伏見是如何把這些照片一張不落地搞到手——特別是在離開了HOMRA轉投Secpter4以後,伏見究竟是通過什麽神秘渠道拿到競爭對手事務所麻豆的工作照,八田一直不知道,但也從來不過問。相比這些,八田更加在意的是伏見的心意。慢慢地翻著相冊看,總會有一種甜得整個人都要壞掉的柔軟感從內心深處慢慢湧起,幸福得讓人錯覺脫離真實。

 

看著伏見那張不多見的認真臉,八田禁不住好奇,放下手裡的活兒,從廚房走了出來、繞到伏見身後。

大概是出於對對方整理照片的用心的回應,八田很自覺地讓腦袋靠在伏見肩上——要知道,八田像這樣大清早就走起了黏膩節奏的時候可不多見。

 

「這些就是上次拍的……」

「嗯,上次拍的女僕照。」

「笨…笨蛋!不要說出來啊!」

「美咲在家也要害羞嗎?」

伏見側過頭去,吻上八田微微漲紅的臉頰。

「猿、猿比古別……」

沒來得及吐出來的話,都被伏見封在隨性即興的輕吻裏。

 

自從上次的女僕調教遊戲——這是伏見更推薦的說法,八田當然是不承認的——以來,伏見就非常喜歡挾著八田的下巴來索吻。

 

 

——『這樣的吻更有安全感,因為美咲想逃也逃不掉。』這是伏見的理由,而八田只覺哭笑不得。

 

 

——根本就逃不掉的,不是嗎?

 

——即使你不束縛我、我也逃不掉的,難道不是嗎?

 

 

不論是深情溫柔的吻,還是強勢霸道的吻,吻到深處,便再也不願分離。

 

八田被吻得有些失魂,下意識地伸出手去想摟住伏見——出乎意料的是,對方少有地結束了這個漸入佳境的吻。

 

「美咲……」

「嗯?」

「下次從廚房出來之前麻煩先放好刀子哦。」

「誒?」

 

八田這才反應過來手裡還拿著剛才切菠蘿的刀子。雪白刀刃的鋒口在燈光的照射下閃出冷森森的光,八田差點沒把自己嚇一大跳。

 

「對不起!一不小心就……」

「美咲該不會是想謀殺親夫吧?」

「怎麼可能!又不是演懸疑劇!而且『親夫』是什麽啦?才不是那麼回事好嗎!」

「美咲不想承認跟我的關係嗎?」

「…不……不是……」

「既然不是的話……」

 

伏見伸手、輕輕打掉八田手裡的刀子。

 

 

抓上。

 

十指交握的同時吻上。

 

 

想要吻得更深於是不自覺地伸長了脖子。

 

爲了回應對方而下意識地將身體湊過去。

 

 

即使不是在床上,一旦動情便會像這樣吻得淋漓盡致。

 

帶著餘韵的銀絲拉得極長。瑩光閃爍的銀絲因為重力作用而向下沉澱的弧度,仿佛承載著兩人之間日漸成熟進而豐滿的感情。

 

佔有欲的使然,慾獸的舌頭伸出。情欲的蛛絲被完整納入口中的時候,舌尖剛好觸及對方的唇瓣。

 

 

一箭雙雕。

 

 

看著八田那張漲紅成蜜桃粉的臉蛋,滿心滿足的伏見壞壞地笑了出來。

 

「……混蛋猿比古……」

八田下意識地提手擋住了自己的臉,不讓對方看到自己害羞的窘態。

 

「既然美咲不否認我們的關係,那我確認一下這種關係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伏見伸手,拿開八田擋臉的手,輕輕地撫上他微溫的臉。

 

 

指尖、指腹、關節、掌心,全是對方臉頰的柔軟。

 

 

「美咲現在的表情跟那天一樣呢。」

語畢,伏見又笑了,笑得比剛才還壞。

「要不要照鏡子確認一下?」

「不要!」

「可是上次的照片還是很想看的吧?」

「呃……嗯。」

 

八田就著伏見挪開位置后空出來的大片沙發坐下,接過對方遞過來的一邊相冊,讓相冊以書脊為界、均分攤開於兩人相并的大腿上。

 

「我要看猿比古拍的。」

「嗯。」

 

照片一頁一頁慢慢地翻過去,八田仿佛等待迎接莊嚴而且盛大的儀式般緊張,差點沒屏息起來。

 

宮殿般瑰麗堂皇的裝潢,設計極盡奢靡的吊頂水晶燈,復古華麗的羅馬式裝飾柱,精美絕倫工雕細琢的傢具擺設,放眼看去皆是金碧輝煌璀璨奪目。然而,比這雍容華貴的佈景更吸引眼球的,是一群穿著同系列執事服的英俊美少年。

 

以事論事,走貴族風高端路線的Secpter4事務所的麻豆確實尤其適合高級咖啡店執事這個主題。儘管八田極度不樂意正面承認這一點,但看著這一輯照片,八田還是不得不在心裡默默打起了小鼓。

八位風格略有出入的高挑美少年麻豆,無論坐、立、走,一舉手、一投足都是各種不言而喻的美和帥,著實讓人嚮往那個只存在於幻想鄉的伊甸園。

 

「說起來,猿比古的呢?」

「在後面。」

 

伏見的應答很隨意,仿佛說的是無關要緊的事情。相比之下,八田小心翼翼地翻頁的樣子,似乎即將拆開一件期待已久的禮物——

 

 

突如其來卻又不覺意外地出現在視線裏。

 

深暗髪色的少年。

 

神色寂寞甚至冷漠的少年。

 

 

少年跟剛才看到的麻豆們不同,尤其表情、神態,完全不同,甚至不妨說,節奏和感覺都跟其他已然融入所處環境的麻豆都不同——可是反過來說,正是因為步調不同,所以才顯得突出——

 

 

仿佛所有人所有物都是佈景,而他才是主角。

 

即使站在後場角落。

 

 

八田一頁一頁地慢慢翻看,少年的站位越來越靠前。從最初的後場角落到最後一張的最前面位置,從面無表情的冷漠到似有期待的淡然淺笑,過渡之自然,讓人無來由地慢慢確信少年才是這一輯照片的主角。

 

少年的髪色很深,一身筆挺的執事服因為身體輪廓的纖細精緻而突顯出淩厲的線條感——一想到這裡,八田的臉便頓時升溫。畢竟,看著照片就瞬間聯想到衣服之下對方白皙頎長的身體,這樣的事情,要是被對方知道了,還真不敢想像要被嘲笑——不、該說是「調戲」才對——總之,不知道自己會被調戲成怎樣。

 

雖然想要極力掩飾自己的感覺,但八田不得不承認,作為麻豆,伏見的風格和氣質自成一系,就像一陣逆流的風,自身無意於影響他人,但風流所及之處,每個人都會為之觸動。

 

八田神經大條的腦部構造并不適合思考這類纖細的事情,然而,因職業之故而培養起來的美感觸覺卻相當敏銳。即使無法以專業措辭來組織表達語言,但至少能說出個大體的感受來。

 

再細觀照片。美輪美奐的環境下,各位美少年執事眼裡無不閃爍著一種默契般的期許眼神,然而,深髪色的少年不同——明明也是同樣有著期盼感情的眼神,少年藍灰色眼眸裏透露出來的感情卻不一樣。

 

如果說其他麻豆期待著每一位公主或者小天使的光臨,那麼這個特立獨行的少年所期待的,應該就是與特定的某個人的邂逅。

 

 

 

光是看著就會心動。

 

 

光是看著就會有心動的感覺。

 

 

 

八田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突然快了兩拍。

 

 

「吶、美咲,」

「…呃……嗯?」

「臉紅了哦。」

「誒?」

「我是說,你的臉,變紅了哦~」

「誒?!!!」

「該不會,美咲光是看著我的照片也會有感覺吧?」

 

伏見壞壞地調笑著,一手摟過八田的肩、擁入自己懷裡方便調戲。

 

「比如說,突然覺得全身瘙癢難耐,特別是某個位置,非常、非常地想要被對方愛撫……」

 

狼爪進一步侵犯,環過頸脖、撫上鎖骨,一下一下似有若無地輕彈而後細細撫摸,仿佛賞玩一件精緻的收藏品。

 

對方的身體已然再熟悉不過,每次撫摸都如同複習,尋找一種熟悉、安心的感覺,仿佛歸宿。加上對方的體溫、心跳和微微急促的呼吸,以及禁不住的聲聲輕哼,一點一滴、一絲一縷,全是最貼身最貼心的溫柔感覺。

 

 

「美咲你知道嗎,」

 

「我啊,」

 

「只是看著美咲的照片,」

 

「也會有反應的哦……」

 

 

伏見故意放慢斷句的節奏。抑揚頓挫間,盡是不言而喻的曖昧暗示:

 

 

「特別是那裡哦,」

 

「用來疼愛美咲的那個地方……」

 

「會變得非常、非常有感覺,就好像在冬眠的沉睡中蘇醒過來一樣……」

 

「而且會非常、非常的飢餓,非常、非常地想要美咲來填飽那個像黑洞一樣的肚子哦……」

 

 

言語調戲間,伏見貼上八田的臉,一下一下地蹭著。而後遊移到頸脖,吻上喉結,再下游至頸窩。八田沒有反抗,卻因為被逗弄得發癢而不住地扭動身體,欲拒還迎。

 

訕笑。

 

伏見故意輕輕舔了一下微凹的頸窩,感受著對方情難自已的一下顫抖,滿足地蹭上對方的齶下。

 

無意間看到如同烙印般刻畫在左鎖骨下的火焰印記,伏見稍覺不悅,想要咋舌、卻因為不願破壞氣氛而沒有發作,只是草草地結束了這場色欲的前戲。

 

「好啦,不欺負你了,先讓你看完照片再說。」

「嗯……」

 

伏見讓八田坐正身體,然後給他翻好相冊。然而八田顯然還一時沒恢復過來,微紅的臉看起來似乎意猶未盡。

 

 

沉醉。

 

而且迷醉。

 

 

伏見以為八田還沉溺在剛才戛然而止的調戲裏,然而事實上,讓八田依舊沉迷其中的是剛才看到的伏見的照片。

 

 

忘記不了。

 

 

看到照片的一瞬間就迅速烙印於腦海裡的、對方的眼神,忘記不了。

 

 

只是怎麼也說不出出口。

 

 

無關童貞、無關害羞或否,只是八田真的說不出口,看著自己的變裝處女作更加無法集中精神。

 

 

「相比全員照,我還是覺得美咲的solo更有意思。」

「我說啊,這可不是我的個人秀,是HOMRA全體的心血結晶!」

 

八田有點小不高興,鼓起腮幫子來極力糾正,而伏見卻因為這句話而略覺不悅。

 

「可是我的眼裡就只有美咲,只有美咲的事情值得我在乎。」

「任性的傢伙……」

 

 

——日常生活裏大小事情都很任性。

 

——工作的時候很任性。

 

——不吃青菜這一點也很任性。

 

——連做那種色色的事情的時候也是超任性。

 

——總之就是個超級任性的傢伙!

 

以上是八田此刻撅著小嘴所作的總結。

 

 

「這幾張都是單人的呢,」伏見故意頓了頓,「美咲的女·僕·照~」

「不許說!」

「好好,不說不說,」伏見有意把八田的話當作耳邊風,裝傻般地重複了一邊,「即使我不說,這也還是美咲的女僕照。」

 

八田撇了撇嘴,懶得去爭辯——這些日子以來,八田稍微學乖了的,就是一定一定不能跟伏見較真,特別是不能耍嘴皮。通常情況下,自己不但沒有勝算,反而只會落得個慘敗收場的結局,總之就是被欺負得好慘。

 

八田象徵性地翻了一下自己的獨照便一頁一頁地往回翻去。事實上,八田原本就覺得全員照比個人獨照要有意思得多。

 

一邊翻一邊看,八田便覺得心有不甘卻又不得不服。

 

撇開佈景不談,麻豆們身穿執事服的形象,HOMRA一方的整體效果似乎略輸Secpter4。風格定位不同、氣質大相徑庭是一方面原因,但自己不適合走正裝路線也是事實(『領扣還有領帶什麽的絕對一生黑!』八田本人語)。再然後,一想到自己當天連穿正裝的機會都沒有,八田更是一肚子的鬱悶氣無處申訴。

 

「其實我啊,還是覺得你們拍的要好一點。」稍微停頓,八田迅速補充了一句:「雖然很不想承認就是了。」

 

「我姑且就當作是美咲對我的讚賞滿足地收下吧。」不等八田撇嘴鄙視或者強烈抗議,伏見又說道:「不過呢,我還是覺得美咲拍出來的效果最好。」

 

「這種話就留到晚上再說吧,」八田不悅地掀了掀嘴,因為嗔怒而腮幫微漲臉頰緋紅,盯著伏見,認真地說道:「我可是很認真地在討論工作上的事情哦!」

 

 

——這傢伙,完全沒有一點自覺嗎?

 

 

伏見略覺無奈,不知道該好笑還是生氣。

 

 

——我說美咲,你究竟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只會讓我想欺負你啊!

 

 

「我也是跟你說認真的,美咲,」

伏見一邊說著,把相冊稍稍拉向自己、慢慢翻向八田的獨照部份。

「雖然不想這麼說,不過,美咲就算覺得我的話不可信,也該相信委託方那邊的眼光吧,他們可是專業的時尚雜誌主編哦。」

 

「呃……雖然是那麼說不錯啦……」

八田一時語塞。儘管自己的努力被認同是好事,卻因為想不明白原因而高兴不起来。

 

「可是啊,單就執事的氣質來說,Secpter4的麻豆更加合適不是嗎?」

 

「美咲,這次拍攝的主題是『高級咖啡店的心動邂逅』,重點不是執事本身哦。」

 

「但是從總體效果來看,還是你們那邊的會更好一點吧?」問話才剛出口,八田便迅速補充道:「雖然就一點點,就只有一點點哦。」

 

「如果是因為我的關係、讓美咲覺得我們這邊拍出來的照片更好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伏見輕輕閉目。淺笑。

從八田的側面視角看去,伏見嘴角揚起的,是一個滿足的弧度。

 

 

「因為美咲是唯一一個發自內心地覺得我這一輯拍得更好的人。」

 

 

「誒?」

 

八田一臉不可置信。

 

雖然剛才翻看照片時的觸動感覺強烈而且真實——甚至說是震撼也不為過,然而,自己的所謂「美感觸覺」不過是因為工作關係而摸索著積累起來的直覺感受,沒有半點理論根據——說白了就是半吊子、半桶水——一想到這裡,八田便覺得底氣不足。而自己居然還天真幼稚地以一己之見據理力爭,這樣的自己,太不成熟了。

 

 

不安。

 

 

「吶……」

 

 

明明已經打定主意要問個究竟,卻還是會糾結是否真的要問出口。

 

 

「爲什麽……」

 

 

不懂。

 

 

 

——真的想不懂。

 

 

——爲什麽?

 

 

——果然因為是我比較笨,無論如何也不適合麻豆的工作麼?

 

——工作的時候、拍照的時候也是那樣……

 

——雖然是做了那種色色的事情,可是,如果不是因為猿比古在的話,自己根本就拍不好。

 

——儘管十束哥和大家都笑著說『沒事沒事』、『大不了重新拍就是』,可自己總是在拖大家的後腿……

 

 

 

「我說美咲,你一個人在那裡煩惱個什麽勁啦……」

 

 

猝不及防。

 

 

八田因為思緒完全陷落在假想的煩惱中而沒有反應過來——等意識跟上節奏后,八田便驚愕地發現自己被對方擁了在懷裡。

 

「又被混蛋猴子偷襲了!」——雖然是想這麼說,然而嗅著對方熟悉的體氣、抬頭對上那溫柔寵溺的眼神,別說惱羞發作,八田連臉紅都來不及,於是緊張得迅速坐回去原位,腰板緊張得繃成筆直。

 

「我啊……我承認腦袋是沒有猿比古那麼好啦,可是……如果猿比古給我解釋的話,我應該能理解的……大概…能理解吧……」

 

 

依然是底氣不足。

 

 

——好不甘心。

 

 

「跟腦袋好不好完全沒有關係,」伏見頓了頓,補充道:「所謂的『感情』這回事。」

 

「誒?」

 

 

「當事人以外的第三者只能最多只能以假想的參與者身份去理解其中的感情。越容易代入角色就越容易理解這種感情,甚至會有親臨其境的感覺。」

 

「委託人想要的,就是這種能夠輕易代入感情的效果,因為這樣就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鳴。簡單點說,就是吸引更多的讀者。」

 

 

「所以呢?」

八田眨巴眨巴著眼睛問道,仿佛好奇心旺盛的小孩子向大人提問一樣。

 

 

「美咲的感情很單純很好懂,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就是這樣。」

語畢,伏見轉過臉來、看著似懂非懂的八田,淺笑的同時,儘量壓抑著內心深處某種揮之不去的不愉快感。

 

 

「再加上美咲是童貞,所以更加好懂。」

 

 

 

戲謔以及揶揄只是爲了隱藏那種無法忽略的消極情緒。

 

 

 

「不許說童貞!」

 

 

伏見輕輕歎了一口氣,抬頭看向粉白粉白的天花板。

 

 

 

「人類這種生物呢,天生就趨向於能簡單快速地代入自己感情的事物,因為那樣就能輕易地得到所謂的『安全感』,特別對於那種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而言,這樣的感情需求是絕對剛性的、不可讓步的。」

 

——就像我對你一樣。

 

「可是,有些感情是當事人以外的第三者絕對無法明白的,甚至可能連相關當事人自己都未必能完全理解。」

 

——就像我對你的感情一樣,別人無從明白,也許連你都無法完全理解。

 

「人類對於自己無法把握、無法理解的事情會自然地感到恐懼,會討厭,會抗拒,會極力否定。」

 

——這就是我情願你一直保持現在這個樣子、想不懂也不明白的原因。把我那些齷齪卑微的感情都隱藏起來、不告訴你的原因。

 

 

 

「猿比古?」

 

「呃……」

 

 

一度淪陷於雜亂如麻的消極思緒中的伏見這才回過神來。面對著自己的,是八田那張堆滿不明覺厲的臉。

 

 

「猿比古說的都好深奧哦,我好像明白又好像不太明白……」

 

八田皺了皺眉卻在一秒間迅速展顏,仿佛剛才一瞬間的蓋頂烏雲只是錯覺。

 

「不過猿比古願意給我說這麼多,我還是很高興的啦。怎麼說呢……總覺得,好像離猿比古的內心又更接近了一些。」

 

 

「美咲你在說什麽傻話啊……」

 

伏見故意裝出訕笑的表情。

 

「我可是無時無刻都在向美咲傾訴著我的感情的哦。」

 

 

 

——不要、美咲,不要這樣。

 

 

——不要嘗試去接近我的內心。

 

 

——我不想讓你知道我是那樣卑微鄙劣的人。

 

 

——我不想令你因為恐懼我那齷齪不堪的感情需索而離開我。

 

 

 

「我這個身體對美咲可是很坦白的哦。」

 

 

「才不是說那種色色的事情啦!混蛋色情猴子!」

 

滿臉嗔怒的八田哼了一氣。

 

「猿比古你啊,從以前剛認識的時候開始就是那樣,總是什麽也不說,總是什麽也不肯告訴我。」

 

八田鼓起了腮幫子,卻感覺不出來一丁點兒的怒意。

 

「可是猿比古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吧,因為猿比古的腦袋很好,又有主見,雖然是很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啦!可是,我真的是這麼想的,等猿比古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說。所以,可以的話,我想儘量不去問……」

 

話到這裡,八田卻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雖然是這麼打算來著,可是我啊,還是忍不住會問。因為,」

 

「真的會覺得不安,非常非常不安。」

 

「也不是嚴重到吃不下飯的那種程度啦,只是……總之就是很在意啦!猿比古心裡是怎麼想的,好想知道……」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伏見聳了聳肩,「美咲不知道也沒關係。」

 

 

「又來了!」

八田嚷了起來,臉頰比剛才漲得更紅更圓。

 

這次,八田是真的生氣了。

 

「最討厭猿比古這樣了!總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說什麼『美咲不可能懂的啦』、『美咲不知道也沒問題啦』、『因為美咲是童貞所以肯定不會明白的啦』,整天都說我是童貞童貞,才不是童貞好不好!」

 

八田激動得差點要站起來然後一腳踩到沙發上,搞不好還要一手指著對方來清算往日的罪狀。

 

伏見被吵得不行,輕輕一掌拍在腦門上再附加一聲歎息以示無奈——可是,托八田這一發嘴炮的福,伏見剛才一直揮之不去的陰暗心情一掃而光。

 

 

「我說美咲,從剛才開始,一直在那裡嚷著童貞童貞的就只有美咲好嗎?」

 

「明明是猿比古先說的!」

 

「好好,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一點道歉的誠意都沒有!」

 

「我的身體更加樂意代為補償。」

 

「免談!」

 

 

「可是、美咲,話又說回來啊,」

 

伏見帶著慣常的壞笑,把攤開在腿上的相冊往八田那邊推過去。

相冊打開的那一頁,正是潮流雜誌「SPOON」本期最終選用的、被放大成跨頁的專輯首頁照。

 

「主題封面的這張,很不錯不是嗎?特別是美咲的紅暈……」

 

「才不是紅暈!」

 

「那美咲你倒是說說啊,那是什麽?」

 

「那…那是……總之不是紅暈!絕對不是紅暈!絕對、絕對不是被猿比古弄出來的紅暈!」

 

「好好,美咲說不是就不是……」

 

「什麼嘛,真是讓人火大……」

 

「不過啊,那天下午,十束哥最滿意的、不就是美咲的神態和表情嘛~」

 

「這個……這個倒是……」

 

「所以說,美咲是不是應該好好地感謝一下讓自己進入狀態的『主人』呢?」

 

「你…你…你想幹什麼……」

 

八田縮了縮身體,始終沒能避開伏見不安分地摟上自己腰肢的狼爪。

 

「不是『你』,」伏見讓深入後方陣地的手滑入衣服、撫上腰曲,「是『主人』才對哦,美~咲~」

 

「…別……」八田禁不住癢,下意識地扭了下腰,「還穿著圍裙……」

 

「美咲的意思是,想換上女僕裝再做?」

訕笑。

 

「怎麼可能!」

嗔怒。

 

「可是美咲明明就很喜歡被主人調教不是嗎?美咲那個時候可是超~聽話、超~服從還超~主動的哦~」

惡意滿滿。

 

「才…才不是那樣!只是因為那樣的情景的關係……」

支吾。

 

「所以美咲的意思就是『變裝就能更好地融入氛圍』嗎?」

壞笑。

 

「……這個……」

語塞。

 

 

明明可以一口反駁回去的,可是八田卻被某種微妙的感覺牽制著說不出來。

其實那個時候明明覺得很討厭的——至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討厭。跪在對方身下,還要用嘴給對方……那樣的事情,一開始真的很抗拒很抵觸。

 

可是,

 

看著對方那個滿足的表情——雖然因為當時燈光不給力的關係而看不真切——總之,伏見覺得很滿足,這一點,八田是很清楚的。

因為對方滿足所以自己也覺得滿足——非要這麼說的話,好像又不完全是這樣。但要承認「其實自己好像也有點享受那樣的遊戲」這件事,對於童貞的八田來說,門檻還真不是一般的高。

 

總之,八田的腦袋不是用來思考這種纖細如絲的事情的。

 

 

「吶、美咲,」

 

「嗯?」

 

「想再來一次麼?調教遊戲什麽的……」

 

「…不…不要……」

 

「嘴上說『不要』可是臉上卻是很想很想『要』的表情哦~」

 

「…才…才沒有……」

 

「看,連說話的語氣都是想要的語調了~」

 

「……」

 

八田真的被欺負得快要哭了。

 

自從女僕裝事件以來,八田變得越來越不會拒絕和反駁伏見,搞不好是真的被「調教」了——而當八田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鑒於這次女僕調教初見成績,美咲,下次休假的時候再來一次調教吧~」

 

「…呃……誒???」

 

「比女僕調教更加好玩的……」

 

伏見湊到八田耳邊,一字一頓柔聲地吐息——噴薄在耳後,讓對方受不住這樣的挑逗而微微顫抖。

 

軍·裝·調·教~

 

語畢,伏見訕笑著咬上八田的耳垂,細細地吮吸著暖貼心窩的緋紅色的甜味。

 

 

 

 

其實,我有告訴過美咲的哦。

 

我對美咲的感情。

 

就在美咲睡著的時候。

 

因為我不敢真的告訴美咲於是只能這樣欺騙自己。

 

欺騙自己已經得到美咲的理解和原諒而美咲也願意接受這個鄙劣可恥的我。

 

 

我沒有美咲想的那麼好那麼優越。

 

我只是想緊緊地把美咲束縛在自己身邊、滿足自己的私欲,在美咲身上求取一點可憐的安全感而已。

 

這樣的我,懷著這樣齷齪想法的我,

 

還有資格奢求美咲的諒解麼?

 

吶、美咲?
评论(2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