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 赤遊²】一個突發腦洞,偽推理向的

記一個腦洞,靈感來源「染血之室」(安吉拉·卡特)。



CP tag確定沒有打錯,不要問,just往下看。[doge]






★☆★☆★☆★☆★☆★☆★☆★☆★☆★☆★☆★☆★☆★☆★☆★☆★☆★☆★☆★☆★☆★☆★☆★☆★☆★☆★☆★☆★☆★☆★☆★☆★☆★☆★☆★☆★☆★☆★☆★☆★☆★☆★☆★☆★☆★☆★☆★☆★☆★☆★☆★☆★☆★☆★☆★☆★☆★☆★☆★☆★☆★☆★☆★☆★☆★☆★☆★☆★☆★☆★☆★☆★☆★☆★☆★☆★☆★☆★☆★☆★☆★☆★☆★☆★☆★☆★☆★☆★☆★☆★☆★☆★☆★☆★☆★☆★☆★☆★☆★☆★☆★☆★☆★☆

 






總裁x四番茄(甘藍→[香蕉→芋頭→]番茄),背景大概是被開膛手傑克的魔影所籠罩那樣的暗黑時代吧(類似的社會氛圍),有一點點的非本格推理。番茄還是外圍設定【我的執著///_///

故事裡面還會涉及到其他CP,這裡姑且讓我賣個瓜子(說了是推理故事撒~[doge]

 

 


在夜裡,番茄是彩燈照耀的明星(百老匯那樣的大舞臺,决鬥舞台劇什麽的【並不可能有),而在不為人知的背後,番茄會接受上流社會資產家的私下邀約,在深夜裡降臨于他們深居的大宅窗前,如同魔女,蠱惑他們的肉體、精神,以及靈魂。

 

某一天,番茄在劇場演出之後收到了總裁的邀請,諾,如約而至。

一夜雨露(中間跳過大約10k↑字數描述)過後,總裁向小番茄提出包養要求,而私生活並不檢點(我囍///_///)的番茄以再考慮考慮為由姑且搪塞過去。

作為舞臺明星,番茄的收入非常可觀,雖然番茄也特能揮霍(畢竟高罕是身價象徵[doge]),但財主們私約的報酬也是一筆極其豐厚的支援收入,加上肉慾歡愉的滿足,可謂一舉兩得。

與不同的人做愛是完全不同的體驗和感受(雖然并不一定都是滿意的體驗,有的時候甚至可能很鬱悶或者很噁心),但相比單純的肉體滿足,新鮮感和刺激感才是讓番茄周遊在各個金主之間、無意棲身於特定的某個人的主要原因。

就事論事,總裁各方面條件都讓番茄很滿意,尤其是財力和體力///_///,能在這兩大項上讓番茄滿意的男人寥寥可數(番茄要求真高o( ̄ヘ ̄o#)

總之,經過約10k↑字左右的思想掙扎和總裁各方面的用心,比如送禮(原梗那個項鏈簡直美妙,艸),還有包場(「今晚,我要你只爲我一個人演出」什麽的【雙重含義】,番茄演獨角戲,同時演繹男女主角,演到女主角穿著華麗禮服苦苦等待男主角【因為一個人演啊所以並不可能等到另一個豬腳出現所以是個悲劇】的一幕的時候,總裁一秒入戲【好評!】直接上臺抱起番茄【當然是公主抱】,於是順勢發展了一段約10k字左右的纏綿動作片[doge]

 

我就不說這是我坑了的某個腦洞的一個情節了……省得你們非讓我填_(:з)∠)_

 


腦洞往回倒一點點,說一下那個項鏈的設定。

當前社會上正鬧著專挑年輕貌美的少年少女下手的連環殺人案件,手法利落殘忍,死者身上(主要是脖子和手腕,直接隔斷血管)會留下看起來如同紅寶石首飾般的傷口,另外,還會用大片大片的紅玫瑰裝飾凶案現場。

番茄曾在總裁面前提起過很喜歡這樣的佈置,說這個兇手一定是個浪漫主義者。總裁饒有興趣地問番茄,除了浪漫之外呢?番茄答曰:還是個有錢任性得讓人髮指的混蛋。總裁便順著說,那就讓我做你口中的那個混蛋好了。

日後(之前是有過一次,注意時間點),總裁送那條紅寶石項鏈給番茄的時候,親手給他戴上,番茄就說,跟連環兇殺案的死者一樣,特別好看。然後番茄又問總裁,真的就那麼想俘虜我嗎之類的,總裁點頭,番茄就說,給你一個殺死我的機會都行,但是我要以最美麗的姿態死去,周圍有很多很多紅玫瑰……番茄還沒說完,總裁直接以吻封緘,說,像你的眼眸一樣鮮紅美麗的紅玫瑰,想要多少都行,全部給你。

 

麻麻啊這一段太蘇了我整個人都脆(zui)了![doge]

 


事後,總裁直接送了番茄一大片玫瑰園,但種的都是白玫瑰。

番茄有點搞不懂(說好的紅玫瑰呢),總裁說,他會變魔法,能讓這些白玫瑰一夜變紅。

不明覺厲的番茄再一次被這個男人的Rich and Bitch打敗了╮( ̄▽ ̄”)╭

 


其時,社會上還有另外一宗人口失蹤案,但熱度遠不如前面說過的那個連環兇殺案。失蹤者均為年齡相仿的少年,他們有著相同的面孔,但除此之外,失蹤者的三人並無其他聯繫。

番茄是知道這個事情的,托名偵探友人権現坂之福。

 

兄貴知道番茄外圍的事情,但對於這件事,兄貴并不打算說什麽,也沒有責怪小番茄的意思。因為早年喪父的關係,番茄從小就必須靠自己的雙手來養活自己,番茄比任何人都更加知道錢是多麼的來之不易。那個時候的小番茄也很有骨氣,只要不是特別困難都不會接受兄貴家裡的接濟。

說到兄貴,設定是這樣的:家裡開的是偵探社,父上以「不動之名偵探」的美名揚名整個邁阿密……不,舞網市,總之,是個(跪)坐在墊子上就能輕易破案的男人hhhhhh  然而,聽起來是這麼叼叼的,實際上偵探社并沒有多少生意,真是個悲哀的故事╮( ̄▽ ̄”)╭【這裡還有個小設定,権現坂偵探社被一個叫做暗國寺的傢伙大肆出言中傷過,導致名氣和風評突然變壞,於是上門前來委託者越來越少……然而這個設定并不重要,大家可以忽略┑( ̄Д  ̄)┍(喂!(#`O′)

 


我們回到正題上。

後來直到某一次,番茄在某個財主家裡做臨時鐘點工,財主是個性情怪癖的中年男人(教授以外【重要角色,後面講】,劇組裡好像找不到合適的,mob算了【你),然後,如我們所想像的那般(不要拉人下水謝謝),番茄被那個財主摸了還……好吧,結果是差一點(看我多善良【閃亮←然而是假的)。之後,財主給番茄塞了一大把票子,把他打發走了。(說是一大把,其實并沒有多少。咱們先不研究當時社會的通貨膨脹問題,沒怎麼見過票子的幼番茄對錢這玩意其實毫無概念的

 

彼時的小番茄大概素良這麼大吧[比劃],總之,在那之後,番茄就朝著顏藝的另一個方向上跑偏了……#論一隻番茄是怎麼從普通品種變化成優質大肉種的#[中指]

那麼兜裡突然多了幾張票子的小番茄接下來幹什麼呢?廢話,小孩子除了買糖吃還能有啥?【而且啊,從小進行物質引誘是一門涉及到教學藝術的問題,嘖嘖[鄧搖]

當一邊咬著糖果的番茄喜滋滋地總糖果屋裡走出來的時候,他看到年齡比自己還小,同樣穿著一身髒兮兮的衣服,但兜裡卻揣著一大抓糖果的水色髪色的小男孩從自己面前走過,去向之前自己打臨工的那家大宅的時候,番茄就明白了,骨氣這種東西呢,往肚子裡充入多少都是不會飽的,但糖果的甜,卻是實實在在的。

這個時候的小番茄,內心(的果肉)滋生了變化(變異)的苗頭。

 

【素良(歎氣):真不該接這個角色的,就打一下醬油,連一句對白都沒有。】

 


話題回到上一級大綱。

番茄爹的失蹤,對番茄造成的另一方面影響是缺乏父愛,缺乏來自男性前輩、男性長者的關懷和愛護,這讓幼小的番茄落下了[加粗]極度[/加粗]缺乏安全感的潛在性人格缺陷,所以小番茄從小就對兄貴有很強的依賴心理,兄貴也會在小番茄被欺負的時候挺身而出,嗯嗯。

知道番茄做援交的事情以後,兄貴也曾經勸過番茄,又是苦口又是婆心的。然而!我們的小番茄,已經學會了用示(mai)弱(meng)的眼神來進行精·神·暴·擊!

彼時,兄貴給小番茄說教,做了整整半天(半天不叫整啊艸)的德育思想以及衛生健康專題講座……不不,一對一特別輔導♂,期間小番茄一直低著頭聽。直到兄貴說累了,喝口水喘口氣期間,小番茄就弱弱地抬眼看著兄貴,問他,権現坂你喜歡我嗎?——

 

兄貴當時就受到了7900點直接攻擊傷害倒地不支_(:з)∠)_【讓你不蓋陷阱卡╮( ̄▽ ̄”)╭Wait!這不是心動了嗎?說好的「不動」呢?

 

想了很久,我們大公無私默默奉獻捨己為人專業送分送卡送人頭(濕狼說兄貴這個角色的本質是「犧牲」,想來頗有道理)的兄貴最後是這樣回答的:喜歡,但不是那種……喜歡(兄貴詞窮,但小番茄當然是明白的啦【其實是我詞窮,我去跪决鬥盤orz),就是哥哥對弟弟的關愛這種喜歡。小番茄給了兄貴一個擁抱,說,這段感情就是兄貴給他最大的財富,自己已經很滿足了。(雖然真的是真心話但……【好吧是有哪裡不太對[思考],因為我們的小番茄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小番茄了,番茄芯已經變質了[比劃]

 


然後我發現我又跑偏了……說好的回到正題上又拿去喂狗了_(:з)∠)_

【香蕉:汪!汪!汪汪 汪汪汪 汪汪 汪!(還沒 輪到我 出場 嗎)然後被芋頭拉走(芋頭:劇本我看了,咱倆都是打醬油的,上面都說我們已經挂了)甘藍(茶):這有什麽,我後面還要背黑鍋呢o( ̄ヘ ̄o#)

——不許劇透啊你們這群人!不,你們這群番茄!(摔劇本

 

所以說,我為啥要講兄貴講這麼大段呢_(:з)∠)_

 


回來正題上。

剛才講到番茄知道失蹤人口案件的地方上。

然後,時間點直接推進到小番茄被總裁(私下裡)包養以後。

 

番茄曾經被總裁「無意中」問起過對這個失蹤案件的看法,番茄說,如果兇手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ta一定是對這張臉有著相當的執著吧,什麽的。

然後總裁就問番茄,對自己這張臉有什麽想法沒有。番茄說沒什麽特別的想法。這張臉給他帶來唯一的好處就是,只要示(mai)弱(meng)就能簡單地俘虜一群怪蜀黍的喜愛(當然還有怪嬸嬸,然而番茄渴望的是男性長輩的愛♂,前面已經交代過了),能讓他們心動的同時還身♂動。

總裁又問番茄,如果因為這張臉而被殺的話,心裡會怎麼想?小番茄答曰,不會怎麼想,也沒有什麽好去想的。人都死了,還想什麽想呢。

總裁繼續追問,如果兇手讓你發表感想呢(總裁好煩哦好想打他[笑cry]),番茄說,那也沒什麽好說的。畢竟自己現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是靠這張臉。如果不是因為這張臉,也許自己早就餓死了。而現在,或者說直到現在,這張臉至少給他帶來了豐富的物質,讓他過上了小時候不敢去奢想的生活。

接著,番茄很作死地問總裁,說總裁這執著得,跟兇手有得一比啊,什麽的。總裁笑了,沒有接話。

 

此處省略總裁與番茄之間美好幸福的甜蜜日常若干k字。[微笑]

 

又然後,某一天,番茄在總裁的房間裡發現了一張照片。照片上面的少年跟自己長著一張相同的臉,紫紅如同某種魅惑的花的眼眸,特別好看。

番茄記得這張臉,他就是人口失蹤案第一個受害者。

理所當然地,番茄質問總裁這個人是誰,我是不是只是個替身blabla(番茄你賣身不賣情的矜持呢?╮(╯▽╰)╭

總裁半晌才說,那個人叫做甘藍……不對,叫做遊理,是他老爸的一個學生。

 

這裡補充說一下吳克(發現大家都好喜歡叫教授做吳克哦[笑]突然覺得教授更加可愛了[笑cry])。還是學院裡的教授,學院當然還是教打牌的學院,世界觀還是跟打牌世界接軌的,打牌成績決定著一個人在社會上的名氣和地位,尤其是pro。理所當然地,教授的社會知名度是很高的,召喚法全通的總裁也是。這是番茄當時答應跟總裁在一起的另一方面原因。

然而番茄并不明白,在打牌事業上有著大好前途並且備受外界關注的總裁,為何會在一年多以前突然放棄了事業,從媒體的閃光燈中銷聲匿跡。

 


不說打牌腦,番茄至少不傻吧,看到甘藍的照片怎麼可能沒想法。於是番茄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特別留意總裁的一舉一動,直到有一天,番茄在總裁的管制室裡發現了三具屍體,嗯,死者的臉是一模一樣的,跟番茄一樣。(補充說明,這個管制室是完全隱蔽的,在樓層指引以及建築設計圖上也被故意消去了標誌。對的就是密室√)

 

番茄當時的內心當然是崩潰的_(:з)∠)_

 

如同正常展開那般,總裁在番茄背後悄悄上線(麻麻這裡有鬼啊!Σ( ° △ °|||)︴)番茄質問總裁是不是他幹的,總裁說不是,不全是。番茄問他什麼意思,總裁說,至少甘藍不是他下的手。

番茄再一次質問總裁跟甘藍的關係,總裁終於坦白了(甘藍都躺在這裡了,總裁表示編不下去了╮(╯▽╰)╭

 


原來,甘藍是教授最得意的門生,從前就經常到總裁家做客,久而久之,年齡差不多的兩人便熟絡了。因為兩人都很有打牌天賦,一般人根本不是敵手,於是這兩個人就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不不,相遇相識相見恨晚[doge]

據說,打牌是最浪漫的談情方式(特別是對於只有打牌腦的基佬),於是兩人就這麼微妙地……產生了情愫。(總裁pov)

然而,因為甘藍在學院裡頗招妒忌(畢竟得寵於教授,打牌成績又好,受到廣泛關注和無限期待什麼的),加上時常出入總裁家的關係,漸漸地,傳出了甘藍跟教授有一腿的流言蜚語。

 

起初,讓總裁去接受這樣的謠言,總裁是拒絕的。第一,不能你讓我信,我就去信,我首先要查個清楚明白。然而,還沒等總裁去想要怎麼調查這個事情(甘藍也不笨啊,跟甘藍打過牌的總裁當然知道這棵紫包菜的菜葉裹得有多緊【城府有多深】╮(╯▽╰)╭ 所以我才說這倆活寶真是一道兒上的[doge] 於是要調查研究這個紫包菜裡面究竟是黑是白,得做好充分準備可是……)——

 

某天,總裁回家推開房門,臥槽!這場景為何如此眼熟!?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捉姦in bed嗎!!!

 

那一瞬間,多少匹草泥馬從總裁心田裡的大草原上呼嘯奔騰而過……

 

這個時候,我們城府很深的總裁其實還是很冷靜的【此處應有掌聲】。身為一個多金有米有學識還會打牌的男人當然要聽解釋啊是不是?如果甘藍認錯……哦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監督說不給OOC,但是甘藍矢口否認隨便編個理由的話……應該還能拯救一下下?(總裁:ntr我的智商就不是OOC嗎監督很叼嘛

可是!

面對總裁的質問,已經做好了就(zuo die)義準備的甘藍,以營業性笑容回答總裁:我喜歡的,從來就只有零王教授。

 

這一次,草泥馬大隊又從山崗的那一邊經過大草原奔騰呼嘯著回去了原來的地方。

 

總裁心碎了一地。

 


聽到這裡,番茄問總裁因為感情被背叛所以就殺了甘藍還跟老爹脫離父子關係是不是(後者是一年多以前邁阿密打牌時報產業版和娛樂版頭條刊登出來的,番茄也是看新聞的啦,雖然關注重點是新卡和新卡包的發售資訊┑( ̄Д  ̄)┍

總裁否認,番茄死活不信。總裁只好招供,這是一場早於他行動的,無謀的復仇計劃的第一步。

番茄問,復仇對象是誰。

總裁答,學院。

 


故事發展到這裡,番茄已經完全狀況外了,只好無奈地揮了揮手裡的小白旗。[拜拜]

 


總裁說,為了實現教授的不知道shenmegui的計劃,甘藍殺了一個女孩,那是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受害者。根據甘藍的說法,他敬重那位以打牌與他抗爭并自衛到底的少女,所以行兇後用好多好多玫瑰給她將現場佈置得漂亮。(反正教授會報銷的,發票抬頭寫學院就行了√

然後,少女們接二連三地被害,都是甘藍下的手。

妹妹們接連被殺(放心吧並沒有2w個妹妹),某妹控暴走了,將這棵可恨的紫包菜給切了[比劃](至於某妹控是怎麼得知兇手就是甘藍的,這並不重要【喂!

 

然而,這還不能消除某位妹控的心頭之恨。通過一連串的調查,哦不,據總裁本人說,這裡面很大一部分是他從中安排的[doge](借刀殺人殺老爹什麼的,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doge]),某妹控終於知道了幕後大BOSS是教授,於是展開了對學院的復仇,不斷獵殺學院的人。

總裁心想這有點不太妙啊臥槽,事情鬧大了很容易會查到自己頭上來啊淦!於是總裁靈光一閃,乾脆把兇案現場都跟甘藍之前一樣佈置,混淆調查組(大概是治安警察)的視聽。(其實我覺得這群治安狗并沒有什麼luan用咯,總裁只是想小心駛得萬年船而已

 

又,就在這個關節點上,總裁分別遇到了來找幼馴染的香蕉和芋頭。

毫無疑問,總裁強行拿香蕉芋頭來跟甘藍疊臉,非要把他們想象成一個人並且移情(你的好友智商和情商雙雙下線[拜拜])。因為甘藍的死,總裁靈光一閃腦洞大開,突然就相信了只有人死了才能將之留在身邊,於是下手剝了香蕉削了芋頭Σ( ° △ °|||)︴

如大家所想的那般,總裁這次又找學院做替死鬼了,暗中將某妹控的調查線索導向學院那邊。被芋頭的死再次刺激到的某妹控,又開始了新一輪對學院的瘋狂報復,然後總裁又默默地給他善後……

總而言之,這兩個案件被他們搞得越來越謎,直到現在還沒能查出個所以然來。(說了那群治安狗沒什麼luan用啦

 


番茄聽到冷汗涔涔,真tmd後悔沒帶個錄音機把總裁交代的事實給記錄下來,不然回去在兄貴那個賺點情報費或者辨成小(瞎)說也能掙個稿費啊我擦!——

不對!這個時候難道不是應該擔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嗎!這顆大蒜已經把芋頭和香蕉都炒了吃了!!!

 

到這裡,總裁微笑著問番茄,還記不記得送他的那片玫瑰園。番茄已經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總裁說,很遺憾,白玫瑰一夜染紅的日子,已經到了。

 

 



【全劇完】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