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 ユゴユト】Lost in Love

一直欠著濕漉漉小盆友的一個#香芋# QwQ

沒什麼料的#校園paro# 


設定依然是香蕉穿越到芋頭的次元

芋頭pov有



最後補充的一小節緣起於#藍宇#說的一句話TT_TT






★☆★☆★☆★☆★☆★☆★☆★☆★☆★☆★☆★☆★☆★☆★☆★☆★☆★☆★☆★☆★☆★☆★☆★☆★☆★☆★☆★☆★☆★☆★☆★☆★☆★☆★☆★☆★☆★☆★☆★☆★☆★☆★☆★☆★☆★☆★☆★☆★☆★☆★☆★☆★☆★☆★☆★☆★☆★☆★☆★☆★☆★☆★☆★☆★☆★☆★☆★☆★☆★☆★☆★☆★☆★☆★☆★☆★☆★☆






這是最惡俗不過的展開。


遊鬥看到抽籤紙上的「公主」字樣便倒抽了一口氣,回頭看了看講臺下面那個抽中了「王子」籤紙、一臉期待的白癡。

於一瞬間,遊鬥腦裡飛閃過無數種試圖拒絕或誓死不從的展開可能性,然而這些做法都只可能得到一個鐵面無私、公正不阿的拒絕。畢竟主持大局的文化祭委員長是那個黑咲,一個剛正刻板、毫無新意並且亟待提高審美情趣的傢伙。遊鬥與他相識多少年,內心的腹誹便積壓了有多少年。

之所以這麼一個人會被推選為文化祭委員長,無非是因為大家都不願意負責這種爛攤子罷了。

無奈地將自己的籤紙交給了黑咲,看著他毫無感情色彩地宣讀的時候,遊鬥內心升騰起一種被判刑的感覺——不,一槍擊斃還比較乾脆利落點,然而現實——

這才只是開頭呢。

遊鬥突然感覺渾身脫力。台下那個明黃色劉海特別搶眼的傢伙正揚著他手裡的籤紙沖他傻笑,而遊鬥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嘴角微微抽搐,仿佛臉部肌肉也跟身體一樣癱瘓。

 


儘管學習成績優異,决鬥思維也非常靈活,但遊鬥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有不少。比如說,為何王子和公主之間必定要發展出一段可歌可泣死生契闊的愛情故事,為何愛情故事總要在兩位主角的接吻中落幕,為何大家都喜歡看兩個男生來演繹男女之愛,以及——


為何某個笨蛋總是毫無自覺。

 


遊鬥已經不是第一次拒絕當著諸位共演者的面和遊吾排練最後一幕的接吻戲了。

爲了模擬場景,負責道具的同學還不辭勞苦地把桌子都拼到一起,好讓「公主」大人更加有臨場感,然而在死活不從的公主眼裡,這更像是一個砧板,而自己則是待宰的肉。

「王子」很清楚,「『刁蠻』公主」說一不二,於是索性拉起他的手便奪門而去。

一切仿佛發生於電光火石之間,眾人毫無思想準備,包括「公主」本人。

 

「遊、遊吾…笨蛋,快放開我……」

 

遊鬥如是抗議,而被叫喚者充耳不聞。

對方握著自己的手的力道并沒有多大,就跟平時一樣。只是掙不開,過於習慣而沒有想過要掙開而已。遊鬥清楚得很。

毫無意外地,兩人來到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地方,教學樓天臺。

像平時一樣。

 

遊鬥並不想去陳述,就在這個地方,他們之間發生過些什麽事。無關別的什麼,只是單純地不想提起而已。

 

「好了快別鬧了,我們還是回去吧,讓那麼多人等著……」

 

不等遊鬥把話說完,嘴唇便被突然而至的吻所封緘。驚愕者睜大了眼睛,而肇事者卻享受著這個帶有惡作劇味道的吻,趁對方仍未反應過來又加深了些。

一直握著的手,因主動者的靈指繞轉而變成十指交握。如同暗示,或者邀請,讓被動者主動回應自己,給予雙方的吻進一步深入的機會,然而——

 

「…公主可不會主動回應王子的吻……還昏迷著呢,笨蛋。」

 

决鬥以外的場合,遊鬥極少會積極回應對方甚至採取主動進攻策略,而遊吾對此亦抱怨不多,畢竟,他很清楚,保持這樣有進有退、一攻一守之間的微妙平衡最好不過。更重要的是,像自己這種只知道筆直向前進發的人,最需要的是便是遊鬥這樣的冷靜和謹慎,在臨界點的時候可以將被失控侵蝕半身的自己拉回來,避免事態一發不可收拾。決鬥如是,感情如是。

 

遊吾苦笑,被迫結束這個意猶未盡的吻。

 

「但是我的『公主』清醒得很呢。」

 

語者聳肩表示無奈,而交握的十指并沒有分開。

這是一種暗示,尤其不善言辭如遊鬥,等同於一種需求信息。

 

直性子的人與沉默寡言的人之間該如何相處,這是遊吾在遇到遊鬥之前從未設想過的命題。但意外地撞入這個本不屬於自己的次元,接著又與遊鬥相遇,一切都因决鬥,因為各自代表著自己靈魂的龍的交鋒而變得合乎情理甚至理所當然——

 

有著截然不同的外表和鱗色的兩頭龍,以各自力量正面對抗時所產生的撼動,如同漩渦,精神以及身體都被捲進其中。胸口無可抑止的、加速到極限的搏動,伴有痛感的興奮,這樣的感受,這樣的熱度,一次比一次深刻和真實,早就填滿了穿越次元所帶來的不實和虛惑。

 

「我說遊鬥,你這樣子回去了也沒法排練的吧。」

停頓間,遊吾詭惑地笑了一下。

「要練接吻戲的話,乾脆我們悄悄躲起來練就好。」

 

「笨蛋,氣氛完全不一樣好吧。」

 

「那種細節就別在意啦。」

 

「這不是細節的問題而是……」

 

話到這裡,遊鬥頓覺臉頰可怕地升溫,趕緊別過臉去。

 

不善於表達的人,從未告訴過那個一直抓著他的手,會抓著他的手扶上自己被機車服緊緊包裹的腰肢的戀人,他內心的惶恐——

 

無法克制自己的、帶著興奮的惶恐。

 

 

 

吶、笨蛋遊吾,我要是因為你的主動和熱情而在台上入戲了怎麼辦?


以及,

 

萬一我因為你而失去最為驕傲最為自豪的冷靜又該怎麼辦?

 





★☆★☆★☆★☆★☆★☆★☆★☆★☆★☆★☆★☆★☆★☆★☆★☆★☆★☆★☆★☆★☆★☆★☆★☆★☆★☆★☆★☆★☆★☆★☆★☆★☆★☆★☆★☆★☆★☆★☆★☆★☆★☆★☆★☆★☆★☆★☆★☆★☆★☆★☆★☆★☆★☆★☆★☆★☆★☆★☆★☆★☆★☆★☆★☆★☆★☆★☆★☆★☆★☆★☆★☆★☆★☆★☆★☆★☆★☆






然而就算在每個清晨都努力地提醒自己少愛你一點也沒什麼用。

每次近距離看著你那張蠢得可愛的睡顏的時候,我總會想,來之不易的幸福之所以會被人們揮霍至盡,不是因為不懂珍惜,而是因為我們早就知道,感情終究敵不過陰晴不定的命運。所以,在命運狠心收回我們之間平凡微小的幸福之前,我只能傾我所有去喜歡你,把我全部的感情全部揮霍在你身上——

 

縱便我是如此地懦弱,害怕沉溺在這種無度任性的揮霍之中,失去從前那個冷靜沉著卻冷酷不為感觸的自己。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