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雨月物語-*中(狐仙paro,深渊脑洞,各种慎入)

標題的「中」,作事中」解



噓——



大人們的深夜童話,乖的小孩紙不可以偷聽哦。



順祝美咲生【成】日【年】快樂~\(≧▽≦)/~



上回補完請點【雨月物語-*上









本殿裡屋被黑狐踩出一行濕漉迂迴的腳印。

放下叼在嘴裡的蜜桔色小獸,黑狐猛力抖了抖身體,盡力甩落身上的雨水。

因為一路奔跑引起的流風的關係,儘管雨勢不小,黑狐并未全身沾濕,只是濕黏黏的觸感實在讓他不快。

 

黑狐伏見似乎一時半會沒有變回去的意思,慢慢踱進去裡屋深處,叼著拖出來一張絨毛毯。毛毯一般大小,卻足以襯得眼前這小小隻的金狐越發的嬌小。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沾濕舌頭的水汽裏有熟悉的甜味。

黑狐在小金狐身邊屈腿伏下身來,繞到另一邊的巨大尾巴將睡熟的幼獸圈進懷裡。

 

小小的身軀,毛髮被雨水打濕大半,身體微微滲著涼意,樣子楚楚可憐。

黑狐伏見用尾巴將懷裡的小金狐圈得更緊了些。

 

兩隻狐獸彼此緊貼的姿勢有些微妙。似乎相擁,又仿佛抱合。黑狐伏見一再以深呼吸壓抑體內自然加速的血流,忍受著懷籠中的幼獸那些不適時的夢囈吟哦以及酣睡中無意的蹭抖。

 

自第一次、或說上一次、雙方赤裸坦誠地彼此接納過對方以來,傳遞靈力便容易了許多。排斥或不適應的情況再沒發生過,靈力流速的控制也變得十分輕鬆。簡單如一下輕輕彈額,或者日常如牽手、拉鉤,都可以將靈力傳遞過去。

 

伏見能明顯感覺到最近控制靈力比以往更加得心應手。不論是高流量釋放或者微量細控,都如翻掌般容易。托此之福,維持稻荷山的結界也更穩定了。

 

水汽的自然蒸發因為身體的貼合而變得有些困難。小小隻的金狐依舊透出讓人心頭一緊的涼薄。

 

昏黃的燭火下,誰也看不清楚黑狐憂心的蹙眉。

 

伏見深呼吸一息後聚集精神,讓體溫一點一點地隨著靈力傳遞給緊緊貼著自己的身體的、懷裡的小獸。

 

沒有靈脈的小隻金狐,身體儲存不了靈力,更控制不了靈力的流速。如同自然界其他生物,狐仙的身體有著天然傾向利於自身存續的一切外界元素的原性。尤其身體亟需靈力時,這隻金狐狐仙的身體便會自主地吸取身邊的靈力源——失控般地用力吸取,仿佛落水者死死抓住救命稻草,於慌亂之中求取一息生存的希望。

 

而這一切的第一當事者,金狐狐仙ミサキ,對此並無自覺。

 

儘管是自發地將靈力傳遞予對方,這種近似失血的感覺仍讓伏見感覺極不舒服。偶爾不自覺的身體扭動,於有心或無意間蹭到懷裡酣睡的小獸。蜻蜓點水般的接觸,捉襟見肘地撫慰著伏見身體裏不斷壓抑下去又跳躥上來的野獸原欲。

 

 

有些事情,一旦開了頭便不能回頭。

 

比如某種本意有利於物種繁衍存續的交合行為。

 

 

『嘖。』

 

 

在河邊嬉水玩得太投入,隨時落水了都不自知。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然濕了一身。

 

 

伏見並不喜歡毛髮濕水的觸感,然而輕輕地蹭著這個小小身軀的感覺卻莫名地喜歡——身體不可名狀地因著這樣若即若離的接觸而感到滿足的喜悅,輕鬆如同完全卸下平日裡故作堅強的全副武裝以及坐懷不亂的偽裝。

 

 

(因為性情反復又頑劣而被同類厭棄的黑狐,應該沒有虛偽地裝作剛正、正義的必要吧?)

 

 

原本單純只爲傳遞靈力的身體接觸,越漸深濃地染上原欲的迷亂色彩。如同管窺萬華鏡[L1] ,偷偷瞧見了另一個小世界裡那一轉一變換的花樣,心兒撲騰撲騰地跳,莫名地緊張又無可名狀地興奮。

 

 

『美咲…』

 

『美咲……』

 

『美咲…………』

 

……

 

 

壓抑的低聲沉吟裏,讀音相同但意義不同的名字是唯一且反復的字詞句章,無法對之傾訴的感情全都滲發在抑揚頓挫的字裡行間。

 

黑狐伏見抑制不住粗暴地用力蹭了下懷裡那隻天然無害卻叫他萬劫不復的、可愛的小惡魔,過分親狎的動作讓那蜜桔色的幼獸徒生不適,痛苦地扭了下身體,依舊沒有醒來。

 

 

(靈力還不夠嗎……)

 

(嘖。)

 

 

(欲求不滿的美咲。)

 

 

伏見慷慨地讓身體裡的靈力聚集起來、更快地傳遞予那亟需供養的幼獸,全然置靈力快速流失對自己造成的短暫性傷害於不顧。

 

 

所謂的生物呢,因有著對「生」的追求而一併有了懼死的天性。

 

 

冷漠、堅強而且特立獨行如黑狐伏見,其實也是有弱點的。

 

 

割脈失血般的靈力流失,讓伏見徒然生出被落水者拉下深淵的感覺。

 

恐懼在生命流失的失重感之中以沒頂之勢鋪天蓋地而來。七分不醒三分迷糊的狀況下,身體巨大如黑狐也無法掩飾直面死亡的慌惶以及無措。身體本能地需索著在無邊黑暗裏唯一可以安撫身心的肉慾,於無意識間將自己的身體蜷得更緊更用力,甚至讓懷裡的小獸驚惶地尖鳴了一聲。

 

 

『美咲!』

 

 

尖銳刺耳的慟啼仿佛直戳心窩的利刃。

 

驚醒過來的瞬間,黑狐痛苦地深吸了兩口大氣,身體一時止不住地起伏。好一會兒才定下神來,卻已然不知剛才幾近窒息的真正成因——

 

 

(究竟是因為自己對死的恐懼,)

 

(亦或是因為自己無意中對美咲造成的傷害?)

 

 

伏見有些懊惱自己的急罔。一邊用前爪支起了身體,一邊調節了下靈力的流速。再顧那仍然不願醒來的小金狐,表情緩和許多,因呼吸而起伏的前胸,律動漸趨節律有致。

 

看來即便身體急需靈力供注,如此的一個小小身體,想要一下子承受那流量巨大的靈力也是欲速不達。

 

 

過分的愛意會溺斃被愛者。

 

過度的保護會扼殺被保護者應有的無憂和快樂。

 

 

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平時太保護ミサキ,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如同強迫癥一般地對他保護過度。伏見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不知道該怎麼恰當地保護他並且不至傷害到他。

 

 

沒有靈脈的ミサキ,無法用身體存儲靈力的ミサキ,無法控制靈力的ミサキ,恰好擁有著能直接干涉人類世界的陽火系靈力的ミサキ,生性喜歡親近人類的ミサキ,不自知會無意傷害到人類的ミサキ,玻璃心般極易受傷的ミサキ,小小隻的脆弱的ミサキ,

 

只帶任意一個屬性特徵的ミサキ都讓會讓伏見心疼。

而所有這些屬性特徵的完整綜合體的ミサキ,眼前這隻ミサキ,懷裡這隻ミサキ,伏見無法不心疼不在乎。

 

特別是今晚祭典上,那隻因為不小心傷害到人類而被厭棄的、無辜的ミサキ。

 

(無法不在乎。)

 

 

 

——『ミサキ是壞孩子嗎?』

 

『不是,當然不是。ミサキ絕對不是壞孩子。』

 

 

——『他們不跟ミサキ玩是ミサキ的錯嗎?』

 

『不是,錯的不是ミサキ。錯的是命運的安排。』

 

 

 

那麼多自帶複雜錯綜的因果關係的屬性特徵裡,隨便去掉一個都應當不至於發展成這樣的情況。

 

所以,錯的一定是命運——

 

生就了你的,「命運」。

 

 

無法揣知對方是否有著讀取他者記憶或意念的能力。於是理由說明至此,不可再往下深究。

黑狐自閉目中睜開眼來,微微吐納出壓抑心頭的潮濕空氣。

 

 

同樣無法訴說的,還有自己的、齷齪不堪的需索,以及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感情。

 

 

頸下大約左鎖骨處傳來熟悉的、讓人厭棄的痛。灼燒一樣的疼痛。黑狐伏見習慣性地提起爪子想去抓。

 

懷裡的小獸猛地動了一下身體,仿佛從夢中驚醒過來。

 

 

『ミサキ?』

 

 

黑狐伏見支起身體,稍微舒展開來的兩足跨到小金狐的另一邊。形體大小的差異讓身下的小金狐在黑狐伏見深邃的眼裡越發的顯小。

 

禁不住伸出爪子想要觸摸這隻楚楚可憐的小獸,然而,尚不等黑狐伏見觸及,小金狐的身體便泛出形體不穩的浮波。小小隻的身體外廓漸漸虛化,尾巴最先隱沒,蜷縮的下肢伸長出虛影,慢慢地具象化成一雙不太修長的、幼細的腿。兩條前足化成細長的手臂,原本應當透露出生命活力的小麥色肌膚,此刻卻因為身體濡濕發冷而微微泛著冷質感的白。

 

猛地一下如遭刀割,一絲不忍掠過伏見心頭。

 

於無意識下變成人類形態的金狐狐仙,從原本的側臥姿勢微微轉過身來,勉強對視上方的巨大黑狐。

 

潮紅的臉滲著蜜糖掛壁般的薄汗,濕潤的嘴唇微微噏動,欲語卻無言。

 

似乎是著凉了。

 

縱便是狐仙,亦有凡物的生老或病死。靈力不足的ミサキ,身體虛弱得不堪一擊,一場不合時宜的雨[L2] 足以讓他脆弱的身體防線崩潰。

 

 

「嘶嘶……」

 

 

低沉壓抑的呼氣聲裡,全是對自己粗心大意的責備。黑狐伏見恨恨地咬了咬牙。

 

 

「……猴…猴子……」

 

 

纖細的手臂伸在半空,金狐狐仙無力求援的樣子叫人垂憐。

 

急著現出人形姿態的伏見,顧不上調節靈力流速,蘊藏著靈力的深藍色光粉在人形軀體具象化的同時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

 

不純的陰火系靈力結晶物的深藍光粉,落在地面的瞬間碎出陽火系靈力的緋紅粼光。

 

伏見輕輕抓住身下的狐仙無力將落的手,撫上自己的臉,而對方出乎意料地伸長了手,盡力夠到他耳後的髪端。

 

 

「真漂亮吶…猴子的長髮……」

 

 

一縷烏黑卻透著深藍光澤的髮絲輕輕垂落,恰好搭落在金狐狐仙的臉緣。

 

伏見這才注意到自己剛才沒有控制好靈力,居然把不必要的長髮也具象化了出來。

 

 

「可是啊,」

 

 

仿佛含水的蜜桔色眼眸對上如同深海般深邃不見底的藍灰色眼眸。

視線的這一邊是映在金狐狐仙眼裡的、憂心得蹙眉的伏見的模樣,而另一端則是讓伏見心神蕩漾的、靈動著蜜桔色粼光的溫熱情潮。

 

 

「我還是,更加喜歡猿比古平時的樣子呢……」

 

 

「只要美咲喜歡就行。」

 

 

伏見的嘴角揚起淺笑的細微弧度。藍黑色的垂墜長髮自平日裡的慣常長度處斷落,碎出比剛才更多更漂亮的、純色的緋紅粼粉。

 

虛弱的狐仙那無力的手因為失去長髮的依附而垂落下來。

 

與剛才不同,紛紛揚揚地飄降的緋紅粼粉溫柔地落在金狐狐仙的身體上,仿佛雨水重回大地的懷抱般自皮膚肌理滲透進去。

 

 

「…猿…猿比古的靈力……好溫暖哦……」

 

 

「笨蛋,那原本就是你的靈力,陽火系的靈力。」

 

 

狐仙顯然沒有聽懂,蜜桔色的眼眸平添幾分迷離意氣,眼眸裡的情潮似乎湧動得更翻覆了些。

 

纖長的手指輕輕撥開沾在狐仙臉緣的碎髮,無意中觸及那不自然的高熱,伏見隨即心頭驀地一緊。

 

並不是這才注意到的事情,而是自剛才便一直故意忽略——

 

身下這隻無法自控靈力的狐仙,因汲取了過多的靈力而具象化成與人類十九歲相仿的模樣。這是他最不擅維持的外表。總是曇花一現般不等伏見觸及就消隱離去的外表。

 

似乎是具象化時沒有留神,金狐狐仙身上未幹的雨水沾濕了薄薄的浴衣。沾黏緊貼於身上的纖薄料子透出濕潤肌膚的透明色。淩亂無章的褶皺下,隱藏在美好身體中的肉慾蠢蠢欲動。

 

經不住誘惑的眼神透露著對交合的慾望。視線越過身下人兒透著濕潤光澤的胸膛,沿著身體曲綫一路下游。隨意打成的、并不十分牢靠的帶結,似有微微鬆開的跡象。再往下,衣服下擺因為兩腿胡蹭亂動而高高撩起——恰到好處地撩動著若隱若現的色、以及若即若離的情——撩得人心頭發癢。

 

伏見倒抽一口氣,收回戲狎的目光,想極力穩住自己。然而適時傳來的、夾雜著迷情的慾的呼喚,讓他瀕近失控。

 

 

「…猿…猿比古……」

 

 

在那將熟未熟甚至略顯嬰兒肥的臉上,不適的高熱恣意揮灑了幾筆濃重的情慾紅。潤澤透亮的唇,因著慾潮翻湧的浪而漲起豐滿的弧度。

 

懵懂人事的金狐狐仙,全然不知自己媚態畢露,更不知媚態畢露的自己對於俯身於自己上方的黑狐狐仙而言,足以構成摧毀全部理智和自控的致命誘惑。

 

任憑伏見咋舌咬牙,慾念的魔再三挑撥他僅餘的一點理智,死心不息地在他微微敞露的胸口上瘙出催促節奏的癢,非他推下墮落的深淵不可。

 

如果只是這些靠著堅定心智尚可勉強抵抗過去的意念折磨的話,伏見大概還有一絲一毫穩住心性的可能,然而——

 

 

「…想要……猿比古…我想要……」

 

 

金狐狐仙的索求是無法反抗的。

 

最後一息理性在徹底湮滅前告誡著伏見、別忘了金狐狐仙是為何向他需索。此外,再無力阻止更多。

 

「嘖」的一聲咋舌過後,伏見再也不想被自己那點自作聰明又不解風情的理智所束縛,乾脆親手掐滅那早該見鬼去的、涉及道德關乎倫理的偽善。

 

 

只是因為變成了人類的形態就得一併接受人類那些無聊可笑的倫理道德?

 

這事情本身就無聊而且可笑。

 

 

所謂的黑狐呢,本來就是一種很模糊的存在。

 

他們是善狐中最不安分的一支。

 

只是爲了一時高興或者心血來潮,他們指不准會為善或者作惡哦。

 

 

(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啊,)

 

(我也是個很任性的傢伙呢。)

 

 

「美咲,」

 

 

(即使美咲只是因為靈力所需而被潛意識誘導著向我提出索求,)

 

(我也會傾我所有滿足美咲。)

 

 

「美咲想要的,不管是靈力還是別的什麽,只要是我身上有的,狠狠地汲取就行了。狠狠地、狠狠地吸取就對了……」

 

 

我身上的陽火系靈脈原本就是屬於你的

 

爲了與你相遇而轉生的我,我的存在我的血肉我的命,全部都是屬於你的。)

 

 

「美咲,要是我控制不了自己、不小心弄痛了你的話,你就盡情地報復我、榨乾我、啃嚙盡我的血和肉吧……」

 

 

伏見並未想過自己與金狐狐仙之間還會有第二次做這種不可訴諸他者的事情的機會——無論是因為對方對靈力的需索,抑或是別的原因——也許不是沒有「想過」,而是不敢奢望。

 

對自己的技術毫無把握的伏見,興奮和不安焦灼著他已然升溫的身體。





上回發上篇的時候發現LOFTER的文本編輯框居然能保留Word的批註標誌,瞬間有了一種被開了新大門的感覺(程序猿的關注點略奇怪請別在意^_^),於是這次就順手用用。



 [L1]很努力地想要寫出那種光影倒錯輪舞的迷亂感but……吾輩的文字在意境方面實在弱爆了%>_<%

有關這個既視感,可以參考日劇「JIN-仁-」。值得滿分推薦的劇集。印象中,劇中的萬華鏡輪轉貌似都是用在切換鏡頭上的,好像都與花魁野風有關(劇中唯一擁有萬華鏡的角色),那種迷離撲朔的虛幻和不實感,真心的贊。



 [L2]也許其實未必真的是不合時宜。






廣告時間說點廢話吧。



糟糕物拖了這麼久真的很對不起!【土下座


因為寫完以後發現完全是按照人類的思維來腦補的糟糕場景所以決定要推翻重頭再寫。

雖然設定方面,伏見有一半人類的血脈、美咲也很喜歡親近人類(←當初給自己留的後路),但是寫完以後還是覺得各種不對。雖然表面跟人類不差很多(除了獸耳←變成人類形態後唯一保留的動物特徵),但畢竟本身是動物,所以私心並且執著地認為按照人類的方式來做一定是哪裡不對……

動物的話,大概用得最多的動作是舌頭舔吧……【望天(←動物飼養經驗值為0的人)

爪子大概也會用(個人想法是僅限於攻方用於壓制受方的場合),不是愛撫(或者說,沒有愛撫動作吧),但是會很喜歡在對方身上蹭來蹭去。

另外,事中沒有接吻。雖然用接吻的方式來「補魔」很有愛,但是動物本身一般沒有接吻行為,即使有,也不是出於表達愛的感情,所以也不被列入腦補範圍。(另外,「補魔」是夫人的叫法,我偏向於叫「注靈」,好吧其實我是看中了那個「注」字而已=。=打個「♂」我想你們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_^)

綜上所述,重寫後的事中就只有舔。真的就只有舔而已!【只有這一個動作讓我特麼糾結好嗎!(幹!)【可是合理性高於一切TAT(←理工科生的思維)【寫不過癮(並不)的各種Play留著寫麻豆paro和那誰誰點單要做全套還要附加小道具的生賀=。=(等!狐仙paro的正劇呢?)




廣告之後更加精【黃】彩【暴】~\(≧▽≦)/~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