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R18】雨月物語-*中-續(狐仙paro,深渊脑洞,各种慎入)

深夜工口物語。


說好了的,毛茸茸的H~\(≧▽≦)/~







伏見俯身,如虔誠朝拜者跪伏,小心翼翼控制著身體重心,以免壓到身下嬌弱的金狐狐仙。

 

身體與身體之間是恰到好處的若即若離。進則親狎恣褻,退亦不出親昵範圍。氤氳在兩具不自然升溫的肉體之間的熱,滲潤著肉的慾以及油然而生的慾的情。

 

嗅著那熟悉的甜美氣味,伏見淺淺地咬著對方已然微微敞開的浴衣領子,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拉開。染暈著升溫的微紅的胴體慢慢露出,如破苞而生的花,在伏見的深藍眼眸裡緩緩盛開。

 

 

不願等待漫長齋戒的信徒,懷著他不潔的心願向神明訴說願望。

 

 

上一刻溫吞慢熱的耐心,在目睹盛放於眼前的情色之花的瞬間、被內心的焦灼和迫不及待所湮沒。伏見不等褪去另一邊礙事的衣物,便伸出他濡濕卻焦灼的舌頭,急於品嘗這具肉體的味道。

 

先是舌尖輕輕觸碰。沒有招來對方呻吟或扭動反抗,仿佛獲得了進一步接觸的許可。再舔一口,更著力地再舔一口,引得對方一陣不滿卻滿足的吟鳴。

 

於伏見聽來,這一聲獎勵般的回應有如天籟。

 

 

『還想要更多嗎?我的神明。』

 

 

舌頭上每個味蕾被躥遍身體的愉悅電流喚醒,肉體的鮮美味道在口腔中蔓延開來,微微發酵,化成甘露般的微甜。

 

 

恨不得能縱身跳入這甘甜的深海。

 

 

與其說這甜味滿足了自己的慾求,不若說、這味道讓幸運地嘗得這甘霖的信者更加無法自控。

 

灼熱的舌頭落於溫熱身體的一瞬,註定失控、不可挽回。不等味蕾搜集對方的甜美味道,舌頭便沿著身體起伏的曲綫一路蜿蜒往下,遊向那微微隆起的,性感可愛的小腹。

 

那是與將近成年的人類模樣不符的、有著幼兒特徵的的小腹,可愛而且稚氣滿滿,惹人憐愛。

 

 

仿佛著了魔,無法自已。

 

 

不願離去的舌頭再三流連、打轉。小腹合著呼吸節律起伏,繾綣的舔遊亦隨之蜿蜒起宕。伏見汲取著對方味道的同時,也讓對方沾染上自己的味道。

 

 

人類將兩者之間的所有權及從屬關係稱作「契約」。

 

而動物對從屬聯繫的理解則簡單許多——

 

你有著我的味道,你就是屬於我的。

 

我染暈著你的氣味,我便是你的所有物。

 

不需誓言或者憑據,因為我們的天性讓自己絕對服從於己身。

 

 

身下的金狐狐仙,因為伏見忘情的舔舐而不住扭動身體。乍看以為抗拒,其實是於沉醉的迷離中、對尚未完全適應的快感的迎合。

 

意味不明的吟哦一聲接一聲,小腹起伏的曲綫如山脈般迂迴綿延,高峰處是失控的尖鳴,低窪處則是不熟練的換氣。

 

 

真想責備你竟美麗得如此可愛又可愛得如此美麗。

 

 

伏見一時興起,讓靈舌鑽入微凹的肚臍,引得那馴服乖順的幼獸猛地一下抖搐并受驚般地尖厲鳴叫一聲。

 

金狐狐仙的身體變得更加敏感,對伏見每一下舔舐都回應以無可抗拒的扭動。尖鳴過後平復下來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可愛以及嬌致。

 

 

「……猿……」

 

 

吟鳴斷續,潰不成語。

 

伏見讓舌頭沿著側身上溯,一路舔過那些被包覆在纖薄皮膚之下、因為身體敏感而微微現出的一圈圈胸廓骨,直到胸前那點漲成猩紅、亟待疼愛呵護的小豆蔻。

 

再一次的尖厲鳴叫是在舌尖與小豆蔻輕輕相觸的瞬間破音而出的。

 

輕癢感隨著一下一下的舔舐一波一波地來襲,金狐狐仙顯然極不習慣這樣的感受,明明叫人不適,卻又讓人著迷,明明想要抗拒,身體卻違心地想要更多,甚至連明明想要掙扎的動作,也反變成了主動迎合的微微挺身。

 

舌頭覆沒那完整的一圈猩紅嫩肉時,挺立的小豆蔻不服氣般與舌苔抵觸。跟完全軟服綿馴的身體主人相反,這顆鮮豔欲滴的可愛小豆蔻,在舔舐的呵護中越益挺立,宣示著這具身體的主人本能地渴求著更深更用力的疼愛的慾求。

 

伏見讓舌頭再度向上遊移,淌過那精緻好看的鎖骨,落在隱約可見的火焰印記上。

 

那是陽火系靈力的印記,火焰亂舞的圖騰。

 

驀地升起來的一股慟哭的衝動,讓伏見體內的慾獸收斂許多。巨大的心疼沒頂而來。

 

伏見說不出來這種感覺,只知道內心洶湧的慾浪平靜了,平靜得甚至不起漪瀾。舔舐的動作因此而放輕、變慢。每一下舔弄都想要把這個因為靈力消卻而褪色的印記重新染上鮮活的紅。

 

這裡不僅是金狐狐仙身體上最重要的靈力注入點之一,更是與自己的靈力連系所在。伏見很清楚,比誰都更清楚。

 

 

數百年前,某位金狐狐仙刺破自己的鎖骨,抽出自己的靈脈,并將之埋入自己所守護的人類少年身上——同樣地,穿過他身體上相同的位置。

 

於是這個位置,原本別無他意的位置,成了狐仙靈力破洩的缺口,也成為了狐仙與少年相互之間聯繫的兩端終點。

 

而兩端的中間是無形的、以陽火系靈力為系的,

 

命之紅線。

 

 

每一下溫柔深情的舔舐貫注著黑狐反哺的靈力。濡濕的舌頭舔得金狐狐仙徒生出舒服卻磨人的癢。尖細的吟鳴自喉頭間細細碎碎地嗚咽而出,潰不成聲的聲音裡似乎夾雜著對方名字的音節,卻始終拼湊不到一起。

 

 

不能拼湊到一起的音節沒有意義。

 

要是被命運聯繫的兩人不能走到一起,所謂的命運也不值一提。

 

 

不習慣的觸感隔著半濕的衣物傳來。出乎伏見意料之外,身下的金狐狐仙竟主動樓上自己的腰。

 

 

「美咲?」

 

 

舔舐隨著舌頭越過纖細精緻的頸脖再往後延伸直至耳下。禁不住那柔軟耳垂的誘惑,舌頭貼上的瞬間,微熱的柔軟感觸著舌頭上每個神經,讓人心慟悱惻。舔舐耳廓的間兒,低聲耳語與淺息一併送入——

 

 

『美咲?』

 

『怎麼了?』

 

『今天、很主動呢……』

 

 

『沒有啦,』

 

『就是,突然就想……』

 

『想抱著猿比古。』

 

 

『抱?』

 

『像人類那樣?』

 

 

『嗯。』

 

 

說來也可笑。黑狐狐仙伏見身上流淌著一半人類的血,卻因為內心對人類的抗拒而一直刻意疏離於人類世界,久而久之便再不對人類的事情感覺興趣,更不會按照人類的方式來行事——儘管外表與剛成年的人類(心理未必同步成熟)並無多大區別。

 

相反,ミサキ是確切無誤的狐仙,卻跟其他狐仙不同,對人類以及人類世界的事情非常感興趣,也很樂意親近人類。不僅會偶爾捉弄人類小孩,更喜歡模仿他們的行為以及言辭。

 

伏見平時沒少對ミサキ三申五令「絕不可以接近人類」,但通通都被當作耳邊風。面對這隻從外表到內心都無異於人類小孩的金狐狐仙,伏見除了無可奈何別無他法。

 

理所當然地,金狐狐仙這個「抱」的要求也讓伏見感到為難。

 

伏見讓雙手分別深入狐仙腰下,環手圈住。貼近了些的身體之間尚有余裕,伏見試著再圈緊了一點。

 

懷抱裡的身體很柔軟,柔軟得讓人憐愛。伏見不自覺地抱得更緊更緊,下身微微貼合的感覺非常微妙,有一種蜻蜓點水般的癢,又有另一種仿佛窩身於暖巢般的恬然。

 

相擁相抱的人類下一步會做什麽,伏見大概能想像出來。雖然向來不喜歡按照人類的方式去做去思考,但現在——至少這一刻——似乎并不討厭。

 

 

(大概是因為這個人類形態的肉體的關係吧。)

 

 

懷裡的不安分的人兒似乎被這未熟甚至略顯拙劣的擁抱弄得不舒服,微微扭了扭腰肢表示不滿。伏見想抱怨,下身的微妙觸感卻讓他只能吐出一個習慣性掩飾自我的咋舌。

 

起初以為是無意,慢慢卻覺得是有意為之。金狐狐仙的身體偏輕,稍不注意甚至會有無重的錯覺。然而稍微定神一下,伏見便感覺到了對方攀向自己的動作所施加的重量,以及「無意」接觸的微妙節律感。

 

 

『吶、美咲,人類就是這樣做的嗎……』

 

『…交配……』

 

 

『天知道呢……』

 

『我啊,只是覺得好玩而已……』

 

 

『那就…再做點更好玩的事情?』

 

 

伏見輕輕放下懷裡主動又不安分的人兒,再度跪伏於他身上。雖然剛才無意中兩人身體之間距離的微妙觸感讓他留戀,然而此刻,伏見更想要、更迫不及待地想要的,是兩人達成默契的下體廝磨。

 

既不溫柔,也不浪漫,只有粗暴,以及肉慾的廝磨。

 

 

漲硬的雄物,充注的高溫血液裡咆哮著對同樣散髮出高熱體溫的血肉之軀的強烈需索。

 

纖薄柔軟的衣物阻隔之下,不同程度的兩股堅硬與灼熱相互觸抵、相互磨礪。

 

 

不是說「堅硬」就應該與「柔軟」相配嗎?

 

那麼,身體最堅硬的部份就該跟和另一具血肉之軀的最柔軟處結合才對吧?

 

 

像上次那樣。

 

 

(可是,)

 

(現在這種觸感也不壞。)

 

 

灼熱的觸抵,以及用力的廝磨,粗暴地撫慰著身體裡那咆哮的慾獸的同時,火上澆油地加速著血液的奔流,身體的所有反應都在催促著他,催促著他去要,狠狠地索要身下這個柔軟的身體,組成這個身體的每一寸血和肉。

 

 

伏見沿著熟悉的體香從鎖骨舔向頸線再往後遊至耳根,焦灼的舌頭急迫想要觸及對方的味道。

 

 

「美咲…」

 

「我想要你……」

 

 

獨佔欲的宣示裡間,溫暖曖昧的鼻息輕輕拂動耳腔裡每根敏感的軟毛。同樣敏感的人兒微微扭了下身體,發出音節不清意義不明的、欲拒還迎的答應聲。

 

 

「……嗯…嗚…嗚嗚……」

 

 

伏見用耳朵蹭了蹭金狐狐仙因敏感而高高豎起的耳朵,又再留戀地舔了一下。

 

身下人兒的柔軟身體散發著誘人的血肉溫熱感。伏見忍不住伸出舌頭,細細地、碎碎地,自側胸一路舔舐至腰間。

 

本就沒有系得牢靠的帶結,此刻微微鬆開,無異於催人行事的誘惑。

 

濡濕的衣帶上同樣沾有對方身體的甜美味道。伏見再度咬著衣帶,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地拉開。

 

唇齒間濡濕的衣帶上有對方的味道,讓人留戀的味道。

 

另一半礙事的衣物被褪去,精緻漂亮的胴體微微帶著水氣,仿佛新鮮剝開的蓮子。瀰漫於空氣中的濡濕與灼熱情潮一同發酵,視線裡的一切仿佛都染上一層撩人心動的可愛緋紅。

 

血液裡的焦燥一再升騰,無法忍受不斷接近滾沸體溫的折磨的伏見,利落地褪下衣物的同時,一邊舔上金狐狐仙的小腹,急於尋求滿足。

 

 

爲什麽人類平時要穿衣服,但是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會把衣服脫掉啊?

 

那是因為啊,人類脫了衣服以後呢,會變得很不一樣哦。

 

會變得跟平時很不一樣。

 

但是會變成跟我們一樣。

 

 

不同於動物覆滿獸毛的表皮,人類經過漫長歲月進化而成的身體上只有極細極柔軟的乳毛。自舌頭傳來的觸感,與舔舐切開的鮮肉並無二致。微熱的肉體,除了有著狐仙天然的體香,更隱隱透出皮膚表層下誘人的、甜美的血肉氣味。每一下輕重不勻的舔舐,伏見都在努力壓抑著自己想要一口咬下去的衝動。

 

灼熱的舌頭淌遍狐仙嬰兒般微微隆起的圓潤小腹,舔去雨霧的水汽卻留下自己的涎液,輕許的濕潤似乎有著助燃的神力,舔舐過的地方一路升溫不止,狐仙本人似乎也因此而感覺不適,微微扭動身體,徒勞地驅趕著不得滿足絕不罷休的情慾。

 

細細碎碎的呻吟傳入耳裡,意義不甚明確。伏見沒有太在意,只當作是聽賞天籟。

 

 

人類之所以在進化過程中會褪掉原本覆及全身的毛髮,是因為他們找到了可以替代毛髮用於保護身體以及保持體溫的東西,那就是衣服。

 

可是啊,進化後的人類,身上還是有著一些部位依舊保留著原來的毛髮呢。

 

很奇怪不是嗎?

 

是因為那些部位沒有進化、依舊保留著動物通過生衍維持種族存在的本性呢?

 

還是因為那些部位特別脆弱,即使有其它可供蔽體的東西也不足以安心、非要保留自己最後的天然防障?

 

又或是因為那些部位羞於示人,毛髮最初的保護作用在歷經進化後僅餘單純的遮掩作用?

 

或者,三者兼有?

 

 

舌頭沿著身體輪廓一路向下舔落,越過不太茂密的柔軟恥毛,停於散發出雄性氣息的腿間。

 

因身體亢奮而挺立的雄物似乎尚未習慣天性中的衝動本能,加上羞恥心發作,狐仙的身體輕微抗拒著血液的充注,雄物因而沒有呈現出在情慾生發狀態下應有的完整形態。

 

 

(美咲,不用擔心,我會讓你進入狀態的。)

 

 

伏見再度伸出他溽熱的舌頭,輕觸然後圈捲,在未熟人事的莖體根部細細舔弄,悉心引導著體內血液的流向。舌尖觸抵到的感覺似乎漲硬了些,舌頭便沿著莖體形狀向頂端淌去。未完全伸展開來的表皮皺褶如同溝壑,讓舌頭無法盡興一舔到底。伏見讓舌頭洄遊,舌尖深入每道皺褶仔細舔觸再推開,強迫對方展露出完整的形態。

 

 

「…猿……猿比古……別、別……」

 

 

呻吟讓抵抗變得支離破碎,羞澀讓狐仙未出口的話語變得意義不明。

 

 

「放鬆點、美咲,」

 

 

伏見沒打算停下來,反而更賣力地舔弄對方逐漸張挺的莖物。

 

 

「我想讓美咲舒服……」

 

 

身下的羞澀人兒似乎扭了下身體想要掙扎,卻最終折服於那撫慰著身體的溫柔舔舐。一度因緊張而繃起的全身神經放鬆禁錮,體內的血液有如衝開所有阻隔般,快速湧向肉體原慾的終點。

 

 

「沒錯,就是這樣,」

 

 

舔舐漸見成果,伏見放慢了速度,更溫柔更細心地呵護、疼愛那羞於展露自己原本姿態的雄物。

 

 

「再放鬆點、美咲。」

 

 

每一下舔弄的力度控制得剛好。因逐漸熟習而趨於技巧性的舔舐,讓童貞的狐仙沉醉,斷續的呻吟聽起來更柔和了些,尖細卻不尖厲,如同被輕輕戳著最柔軟最不經折磨的嫩肉,想要閃縮,卻因對方掌控而無處躲逃。

 

 

「美咲的叫聲…真好聽……」

 

 

迷醉於溫柔舔舐中的狐仙,絲毫沒有預料到那突襲般的一下舔觸——舌尖觸及莖端冠溝的瞬間,刺激的電流以血液流速的千倍甚至萬倍的高速一瞬竄遍全身。狐仙下意識地揪緊了身下的衣物和毛毯,依然不止身體的一下猛烈扭動。

 

 

『真敏感呢,美咲。』

 

 

伏見哂笑,惡劣地向著對方的敏感位置集中攻勢。舌尖探入冠溝深處掃掠,沿著輪廓遊走一圈再一圈。聽著對方越發失控、崩潰、破碎的尖細吟鳴,舌頭轉戰至莖底的兩顆小果實,在灼熱和血脈充盈的核果上舔出肉慾的濡濕與溫熱。

 

 

「…別……唔…唔……那裡……」

 

 

反抗無效。

 

或者說,伏見不會給對方反抗的機會。

 

乾脆利落地壓制住狐仙伸過來想要抵抗的手,伏見再加緊舌頭的攻勢,舌尖舔觸已然挺立的莖物底端,向著莖冠一路舔去,滑過怒漲的青筋和血管,直達頂端,如是反復,再用舌頭覆舔那光滑的莖頂,一遍又一遍,讓呻吟支離破碎的狐仙再也無法抵抗,幾乎要張嘴索求空氣才不至窒息。

 

 

可是啊,這一刻的你所能呼吸到的空氣裡,只有滿滿的肉慾以及情慾的味道。

 

 

仿佛能聽到自己身體的聲音,能感覺到體內血液的流動。那個血液充注的位置,一邊是被舔舐的舒服快感,另一邊卻是血液挑戰極限般的逐點逐點灌注所帶來的痛感——

 

一邊是熔岩煉獄,而另一邊是冰天雪地。

 

未熟人事的狐仙幾近崩潰。

 

 

「…猿……要…要出……了……」

 

 

『那就出來吧,美咲。』

 

 

伏見舔去莖頂鈴口滲出的蜜露,再讓舌尖一下又一下輕而快地觸抵鈴口,誘導著狐仙釋放。

 

 

「……不……」

 

 

越是反抗越能激起將之制服的慾望。動物的狩獵本性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美咲,釋放出來吧。』

 

 

灼熱的濁液在猛地一下抽搐後傾身射出,鹹澀的味道灌滿舔舐者的口腔。

 

羞恥心空前發作,金狐狐仙下意識地想蜷縮起他充斥著巨大不安的身體,然而慾望發洩後的疲憊卻讓他不願動彈。

 

釋放過後的莖物乖馴地軟服下來,伏見用舌頭輕輕蜷卷羞澀幼獸的分身,讓它在溫柔的安撫中慢慢泌出余液。

 

 

「那個…那個啊……猿比古……」

 

 

「嗯?」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看向伏於身下溫柔侍弄自己的黑狐狐仙,卻在對上對方迷情深邃的藍灰色眼眸瞬間移開自己的視線。羞恥心未褪,做錯事般的虛然和忐忑依舊如同將行雷暴的烏雲般蓋頂。

 

 

「對不起哦……那個…很糟糕吧……」

 

 

「不會,因為是美咲的味道,而且,」

 

 

伏見頓了頓,溫柔地責備著道:

 

 

「別說那種只有人類才會說的傻話啊,美咲。」

 

 

人類整天說這個骯髒那個齷齪的,結果到頭來最骯髒最齷齪的還不是他們自己?

 

 

不等金狐狐仙表態,伏見便讓靈舌沿著光裸腿根的更深處探去,滑過柔軟嬌嫩的蜜肉,直抵肉慾的入口。

 

嬌嫩的一圈恥肉因為身體主人緊張而收縮,褶皺上每一分每一厘的嫩肉都緊緊地向內收縮,努力地抵抗著異物入侵。

 

 

『美咲,放鬆點。』

 

 

伏見讓舌頭泌出更多津液、反復舔舐,讓穴口沾滿滋潤的涎液後,舌尖抵觸微微舒放的穴口再慢慢推進,耐心地引導著對方接受自己的深入。

 

身下的人兒不住地扭著腰肢,發出嬌喘般細碎的尖鳴。伏見越聽越滿足,忘情地讓自己的靈舌在蜜穴淺處磨舐,讓對方逐漸適應情事行進的節奏。

 

津液自舌頭導入羞澀的蜜穴,靈巧的舌尖在深入的同時繞狹逼的蜜穴穴壁舔遊,引得那缺乏經驗的身體秘處一陣一陣收縮,身體的主人更是一顫一顫地抖搐、一聲一聲地尖鳴。

 

長時間的侍弄讓舌頭自舌根處生出微微的麻痹感。伏見喘了喘氣,停息的舌頭明顯感覺到蜜穴入口的一圈嬌肉正一下一下地按著情慾的節奏收縮然後舒張、再舒張然後收縮。

 

伏見哂笑。感覺蜜穴滋潤得足夠濕潤爾後戀戀不捨地抽離舌頭,轉而讓自己沸騰獸血滿盈充注的雄物頂端輕輕觸抵慾拒還迎的穴口。

 

 

「…唔!」

 

 

身下的小獸顯然感覺到了近在咫尺的巨大危險,一邊發出夾雜著嗚咽的啼聲,一邊努力地擺動著他的腦袋表示拒絕。然而映在伏見藍灰色的深邃眼眸裡的,是毫無還擊之力的蜜桔色小獸在自己無可抗拒的巨大佔有、折磨、蹂躪甚至摧殘下展露出來的靡麗嬌態,在巔峰的肉慾快感沒頂襲來之下瀕死般窒息的美態。

 

 

「美咲乖,放鬆點,我會很溫柔的。」

 

 

變成人類的真正特徵是什麽?

 

不是無異於人類的外貌,也不是模仿人類衣冠楚楚的一言一行——

 

而是像人類那樣、一邊捫著真心一邊說著謊話。

 

 

巨大的分身慢慢地推開穴口的嫩肉、逐點逐點壓入內壁,受驚的小獸不住地扭動身體徒勞地反抗,壓抑不住幾乎破啼的鳴聲中夾雜著明顯的哭腔。

 

 

「美咲、放鬆點……」

 

 

「放鬆點就不會疼了……」

 

 

「接受我、美咲,用你的身體……」

 

 

伏見從未有過這樣的焦躁不安,也從不知道挑戰自己的耐性極限是怎樣的感覺。伏見也顧不上思考這些無關問題,只能努力地舔弄身下受驚的小獸那抖得高高的耳朵,讓自己的津液再度沾濕那半幹未幹的蜜桔色絨毛。

 

 

「接受我、美咲,接受我的靈力……」

 

 

『再一次、接受我的靈力。』

 

 

(我想讓你永遠保持這個外表,跟我年齡相仿的外表。)

 

 

 

——『想好了嗎?一旦你用自己的靈力同步供養這個沒有靈脈的「我」,你就再也不能成長了。』

 

 

——『換言之,是「停止」。你的身體你的時間甚至你的一切,都會停止。跟「我」一樣。』

 

 

——『回不到過去,也沒有成長以後的未來。一直這樣,一直,直到靈力殆盡、肉身腐朽。』

 

 

 

(沒關係了。)

 

 

(所有的這些,都沒關係了。)

 

 

(只要美咲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身下的人兒因適時的安撫而放鬆了些,伏見用耳朵蹭了蹭對方軟服的耳朵,將自己碩大的雄物再度壓進對方身體深處。

 

 

 

——『吶、猿比古,告訴我,你現在的感覺?』

 

 

 

『感覺?美咲身體裡的感覺?』

 

 

『很溫暖、很溫柔,還有就是,很安心的感覺。』

 

 

『跟美咲原本的陽火系靈力一樣的感覺。』

 

 

 

嬌喘般的可愛尖鳴聲就在耳畔。

 

細細碎碎的舔舐一下一下地落在輪廓線條精緻絕美的頸脖上。

 

 

「…猿…猿比古……」

 

 

對上那雙含水慾哭的蜜桔色眼眸,伏見惻隱,稍微制住了下身想要加速的衝動。

 

 

『想要嗎?』

 

『還想繼續要嗎?』

 

『我的靈力,』

 

『以及我的愛液。』

 

 

猩紅如漲湧情潮的豐滿的唇,微微張合卻始終沒有發聲,喉間逸出的,只有抑制不住的破碎呻吟。

 

 

 

『吶、美咲,今晚我們來講一個有關狐仙和人類的故事?』

 

 

『他們之間被看不到的命運的紅線牽引。』

 

 

『即便經歷了轉生,紅線依舊維繫著他們之間的聯繫。』

 

 

『於是呢,他們相遇了。』

 

 

『他們啊,最後、在一起了哦。』

 

 

『像這樣,「在一起」了。』

 

 

『還有啊,據說在下雨的夜晚,純潔的小孩子還會聽到他們之間的悄悄話呢。』

 

 

 

「那…猿比古,他們的悄悄話、都說些什麽啊?」

 

 

「那就是啊……我現在想要告訴你的話。」

 

 

 

嘴角揚起愉悅滿足的弧度,黑狐狐仙將他最秘密的情話連同他情熱的呼息一併送入懷裡的金狐狐仙耳裡。聽者淺笑,以伴隨著劇烈的一下腰肢扭擺的尖細鳴叫作為回覆。






——TBC——





 

之前說過了,雨月物語是狐仙paro的結局,分上、中、下三部份。事前事中都發了,事後嘛,因為會涉及N多劇情設定方面的neta所以等正劇寫完了改好再發。【←我跟河馬一樣喜歡一邊寫一邊改設定的~~~And,我要百合子我要百合子我要百合子~~~【快夠!【跑題還穿越劇組了好嗎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