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雙王|尊生賀】相忘

沒頭沒腦的小段子。隨便湊成的十三小節。

很不厚道的商戰paro,完全沒有劇情。Just隨手馬一下這樣感覺的場面而已。

←一看就知道我寫不來這麼高深題材的故事orz【關於雙王我能寫出來點什麽就很不錯了所以請別期待

 

最後的附圖是這個商戰paro腦洞的契機。出自「屹見——潘石屹 聊聊我們這個時代」。

用看小黃書的節奏來看這麼正兒八經的書的我一定是哪裡不對。【並沒有】總之好孩紙請勿模仿_(:з)∠)_


最後說,一點點的致鬱向,沒有什麽劇情,想好了再進。



最後的最後,尊哥HB >_<






【K1】

 

世上總有人以你匪夷所想的方式過活。

比如周防尊。

許多年以後,宗像禮司即使與之交心甚至認同他的許多想法,卻依然不能理解他的存在本身。

仿佛那是一個世紀難題。

 

「人的智商啊,是很有限的。」

用夾煙的兩隻輕輕戳指自己腦門的周防,向宗像投來慣常的挑釁的微笑。

 

「說的也是,野蠻人的想法,我想我是輕易搞不懂的。」

禮節性的笑容,一直是宗像在商場上橫行無忌的有力武器。

 

 

 

【K2】

 

周防尊的指甲邊緣浸染著經年積澱的菸草的褐色。

宗像身上自然散發出清茶的恬淡的味道。

 

他道他抽的定然是糟糕的劣質煙。

他說他喝茶太濃一定常常失眠。

 

草薙笑說,那正是他們各自的象徵。

一個是菸草業巨頭,一個是茶業驕子。兩人在不同的世界裡不同的舞臺上活躍,各自稱王。

深紅以及紺藍,是他們最合適不過的象徵色。

 

 

 

【K3】

 

「王」是人們對立足于商界金字塔最上層的寥寥數者的稱呼。他們心懷敬意,踮足仰望。

 

上界和下界之間有不可逾越的隔阻。各種各樣的特權、專營許可又及寡頭政治從四方八面維持著這股阻隔力量。他們稱之為「遊戲規則」,而人們說那是「倫理道德」。

 

 

「宗像你知道嗎,在『被選中』以前我常常想,要怎樣做才能衝破這股阻礙商界發展的力量。」

 

「現在呢?」

 

「現在也還是。」

 

 

 

【K4】

 

以自己的力量打破既定規則——

這是周防尊獨有的、帶著暴力美感的經營方式。

 

「只有敢於打破遊戲規則的人,才有可能翻身成為設計規則的人,才有成為王的可能。」

 

「不愧是野蠻人的想法做法,我表示佩服但不敢苟同。」

 

「每個人的成功都是不可複製的。像你這樣遵循規矩一步一步登頂的人,也就只有你一個而已,宗像。」

 

 

 

【K5】

 

倫理道德不過是舊社會的掌權者們欺世盜名的藉口、糊弄民眾的堂皇理由。

 

「他們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卻蠶食著金字塔的地基。」

 

「可是、周防,難道我們不是被拉攏來的幫兇嗎?」

 

「所以我要革命。在我的地盤上,掀起一場暴風雨般的革命。」

 

「我想這毫無疑問就是閣下被稱為『市場的搞局者』的理由。作為我個人來說,周防,我不建議你這麼做,把自己置身於險境。」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生意場就是這樣,不冒險放手一搏就沒有成功的可能。」

 

 

「但願別被『黃金』盯上。還有他的老相好『白銀』。」

草薙慢悠悠地呼出好看的煙圈。

 

「『黃金』只會搞礦產,可是這個國家從宇宙初開至今最缺的就是礦產。位處這個國家政治最頂端的他最清楚。這個國家表面是靠金礦發展起來,實際上只是在金礦市場上投機取巧罷了。」

周防趁著話語停頓的幾秒迅速吸了一口煙然後呼出,無比留戀口腔內未盡的菸草香氣。

「至於『白銀』,那個德國佬沒什麼好擔心的。」

 

「再沒有比德國人更會經營生意的了。」

草薙順勢搭腔。

「我認為我們能開出比『無色』更加誘人的條件。『白銀』能接受『無色』開的價位,自然無法拒絕我們的邀請。」

 

「可是『白銀』和『無色』聯手這件事本身就有蹊蹺。周防,你認為呢?」

 

「宗像,不然你以為我是爲什麽找你商量?」

 

「原本我還打算說『周防、我想幫你』然後賣你一個人情,不過看來這計劃是行不通了。」

 

「你主動賣我人情的時候我反而不喜歡買帳呢,宗像。」

 

 

 

【K6】

 

相遇是因為一場雨。

「不合時宜的一場雨。」

宗像禮司如此補充,周防尊笑而不語,

 

彼時他們還不是王。也沒有想過會成為王。

 

於同一屋簷下避雨的兩人,距離微妙,氣氛沉默。雨聲聽得清清楚楚。

良久,紅髮的男子啟齒:

 

「真糟糕,聽說今天談生意的對象是個一板一眼的眼鏡呆子。」

 

「確實很糟糕。事實上,我今天也要去見一個據聞是不修邊幅的生意對象呢。」

 

暗青髪色的男子如是自語。

然後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各自苦笑。

 

 

「當時我就看出來了,『就是他、宗像禮司』。」

 

「所謂的『王』,大約是能相互吸引的吧。周防,我認為這是一段孽緣。」

 

「可是啊,孽緣也是緣分,不是嗎?」

吧臺後充當臨時調酒師的草薙,為坐於他的吧台前的兩位客人遞上他即興創作的雞尾酒,一杯深紅,一杯紺藍。

 

「酒吧可不是個適合談生意的地方。」

宗像纖長白皙的手指指骨微動,淺口酒杯中的藍色透明液體漾蕩出幾欲溢出的微波。

「酒讓人亂性。」

淺抿的一口涼薄在舌苔上化成微微刺激的口感再發酵成飽滿豐潤的味道。儘管心知肚明自己或對方都輕易不會醉,宗像仍不忘強調原則。

 

「可是你已經喝過了。」

嘴角勾起壞笑弧度的周防,向宗像舉杯便仰頭飲盡。

 

拜閣下所賜。

宗像苦笑,內心補充道:

 

『受閣下教唆。』

 

 

 

【K7】

 

敢於頂著酒精作用談生意的人,要麼是傻瓜,要麼是真心相信對方,相信對方不會使詐。

在危機四伏險象叢生的商界,毫無保留地「相信」他人是極天真極危險的做法。

而周防和宗像,大約是一直在鋼索上相互扶持的協力者。

 

「所以他們是最好的對手,同時也是最好的朋友。

 

草薙一邊擦著酒杯,一邊自言自語。

而坐在吧台前剛剛飲盡一杯紅豆馬天尼的淡金髪色女子似懂非懂。她心裡想,這位酒保可真有意思,講的故事也很有趣,可是他是為何要跟我說這些呢?

 

 

 

【K8】

 

宗像嗜茶,尤其抹茶,幾乎成了命。好客如他,常常邀請周防至自家茶室作客。而偏偏對茶感到苦手的周防大多以各種理由推搡過去。偶有躲避不及的發球,只能正面迎擊,做好捨命陪君子的準備。

 

周防問草薙,去茶室作客該帶什麽禮物,後者聞言,噗嗤一聲笑得失態。

 

「尊,你也有這樣心思細密的時候啊?莫不是叫宗像先生給濡染的吧?」

 

「好啦快說吧。」

 

草薙說合適的禮物是花,茶會的主人會在茶事的準備上花很多心思,為了讓客人感覺賓至如歸。若是對方能感受到這一點甚至樂於參與其中,自然最好。

 

然後周防就真的帶著一束花過去了。

 

又正正是這一束花,讓宗像堅定了想法,為周防冠上「野蠻人」的稱謂。

 

「周防,作為我個人,我是很感激你的這份心意的。可是藍色妖姬實在不是適合茶室的花。」

 

「我是覺得藍色的花比較適合你,宗像。

 

「閣下不分場合的處事方式總是讓我又驚喜又驚慌。」

 

話雖如此,宗像還是高興地將這束漂亮卻突兀的玫瑰認真地插放於神龕的白瓷花瓶上。

 

「周防你知道嗎,有些時候,我并不介意稍微打破規矩,比如這樣。」

 

語畢宗像回頭,看到周防向他伸出邀請的手。

 

「合作愉快,宗像禮司。」

 

「容我補充一點我的個人原則:絕不在茶室裡談生意。俗氣。」

宗像伸手回應。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而這場通力合作的生意,他們持續了一生。

 

 

 

【K9】

 

周防對Marlboro情有獨鍾。

 

在宗像看來,Marlboro從未脫離過它最初取悅女性的品牌印象,而周防散發的氣息卻與Marlboro最終在菸草業界裡突圍而出的粗獷豪放的不羈形象不謀而合。

 

Men Always Remember LoveBecause Of Romance Only,這樣的宣傳形象不會太矯情嗎?」

 

「有情的男人才比較可愛不是嗎?」

 

真正讓男孩成長為男人的,不是兒女情長,而是責任。

 

「所以說啊、宗像,你太嚴肅了,一點也不可愛。」

 

 

 

【K10】

 

位處金字塔頂的精英,他們只能低頭俯視下界的臣民甚至匍匐地底的螻蟻。

這是他們的位置所決定的結果,不可逆改。

 

「周防,你覺得塔底的人看到的塔頂的我們是怎樣的?」

 

「不知道,反正不會是我們原本的樣子。」

 

被提問者無所謂地聳肩,繼續極目遠眺夜色中鬼魅般幻幻滅滅的群山,始終不解身後燈光流轉歌舞昇平的花花世界風情。而他拿在手裡的馬天尼,倒映著旁邊的宗像的無奈苦笑。

 

 

周防曾經提及一個極喜歡的說法——

 

「我們不是常說嘛,你只看見賊吃肉,沒看見賊挨揍。我們只看到了演員在公眾面前的風光,卻鮮有人理解風光背後的辛苦。」

 

宗像苦笑:「閣下的比喻多少讓我不敢苟同。」

 

周防哂笑:「可是在『黃金』看來,商人不就是投機取巧的合法小偷麼?」

 

「容我更正一點。合法的小偷並不存在。」

 

「宗像,就沒有人說過你很難溝通麼?」

 

「閣下是明確提出這點評論的第一人。」

 

 

 

【K11】

 

「遊戲的敗方會被驅逐,這是商界的行規。周防,你真的想好了嗎?」

 

「要是你問的是後路的話,我想好了。在我的小弟們重新振作起來之前,麻煩你替我照顧一段時間了,宗像。」

 

「要是閣下能稍微改改這種不負責任的毛病的話,我想我會很高興的。」

 

 

 

【K12】

 

「我想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沒來得及問你,周防。」

 

 

假如有來生,你希望是怎樣的人生呢?

 

 

「尊的話,一定不會自己選擇成為王。他啊,最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了。」

 

「說的也是,畢竟是周防那傢伙。」

 

宗像苦笑,舉杯喝下一口。杯中物的辛辣讓思緒遊離的他猝不及防,幾乎被嗆倒。

 

「讓我說的話,尊就像一隻野生的獅子,在草原上自由奔放才是最適合他的生活。」

 

草薙對著手裡的淺金色的杯中物凝視一陣,悠悠地呢喃了一句「For our best king.」然後仰頭飲盡。

 

 

 

【K13】

 

『實在難以置信,你這個野蠻人居然和我站在相同的高度、欣賞相同的風景。』

 

『所以這樣才不會寂寞,不是嗎?』

 

 

「要是沒有你這句話,現在一個人看風景的我會否不感到寂寞呢?」

 

 

周防,今年的雪,跟去年一樣漂亮。


↑最後一段是重點。

↑重點依舊是最後一段。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