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to 軒轅子】Kiss of Death:赴死之吻

絕對的歡脫向,用盡了繩命在賣蠢。

title只是個矯情的幌子別信。

甜成這樣誰還捨得去死啊。哼=。=



to @軒轅柒汐_猿美不足 :

說好的小黃文還在擼啊擼TAT

最近事情神多只能先給你這個了@_@

今年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認識你這個沒節操的傢伙啦>_<

祝農曆生快~\(≧▽≦)/~






明知道是有毒的蘋果,卻還是忍不住要咬一口。

因為那是你銜在嘴裡的、勾引著我的舌頭我的唇的,名為「情慾」的劇毒。

 

 



 


「中學生還演什麽格林童話而且居然還是老到掉牙的『白雪公主』真是快夠了!」——

本來是想這麼吐槽的。

抽到那條歪歪扭扭地寫著「王子殿下」字樣的小紙條的那一刻,在黑板上大字書寫的「王子殿下」和「役」字眼之間,兼任文化祭臨時擔當的委員長信手寫下了不幸中獎者的名字——

伏見猿比古。

 

一瞬間差點沒壞掉的感覺。

 

正想著要怎麼推卻的時候,前座傳來了顯然不明就裡的歡呼聲——

「哇塞!我抽中了『公主殿下』的簽耶!」

名為八田美咲的男生因為幸運中獎而笑得開懷,一頭蜜桔色的碎髮被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染成了溫暖的金色——

 

而現場氣氛卻是相當的冷。

 

毫無ky自覺的八田,看大家不作反應便問道:

「話說抽中了這個可以免掉今天的值日嗎?」

 

那一瞬間,大家都以為鎮目町掛起了十級颱風。

 

雖然說不上特別要好但似乎是唯一與他有些交集的伏見猿比古,扶著額頭沉下臉去,表情相當痛苦。

 


 

『真的要…要親下去嗎……』

 

『你都問第幾遍了,煩不煩。』

 

『可是……』

 

『今天問了,昨天問了,前天問了,還有大前天排練的時候都問了。』

 

『因為…這個……那個……』

 

『我說你啊……』

 

 

『這個,該不是你的first kiss吧。童貞。』

 

 

『Fir…firs……first……』

 

『是「firstkiss」啦,就是「初吻」的意思。』

 

『我…我……我當然知道那是初吻的意思……』

『所以說你不要那麼隨隨便便就說出來啊笨蛋!』

 

『究竟笨蛋是誰啊?從剛才開始一直就在NG的傢伙。』

 

『對…對不起……』

 

『而且排練以來我都沒有真的吻下去過一次吧。』

 

『那也是……也是哦。呵呵,呵呵……』

 

 


 

後來呢?

 

 


 

「後來是怎樣了?」

 

「對啊小八田,後來是怎樣了?」

 

「八田君是怎麼了?臉色好難看。」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真的親下去了。在正式演出的時候。」

 

 

「啊?」

 

「哦……」

 

「是這樣啊……」

 

 

「所以我就說啊,混蛋猴子你幹嘛說出來!」

 

「我只是說明真相而已,你看大家都在期待著。」

 

 

「然後呢?」

 

「對啊後來情況是怎樣了?」

 

 

「別說了,簡直是災難。」

 

 

「啊?」

 

「哦……」

 

「想想也是哦……」

 

 

「美咲整個人跳了起來,『哇靠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生猛的公主的』——臺下的觀眾都這麼叫嚷著。」

 

「幹!還不是因為猴子突然親過來的錯!」

 

「然後劇本就完全亂套了,後半場完全是在收拾殘局。最後完全變成了公主因為毒蘋果而性情大變於是王子聯合小矮人想盡辦法鎮壓公主的劇情。」

 

 

「這劇情是不是哪裡不太對……」

 

「也不會啊,我倒是覺得很有趣呢。」

 

 


 

『美咲,你的初吻,我要了。』

 

『等下、猿比古…別……』

 

『先禮後兵,沒有「等下」了。』

 

 


誰也不會知道,當年我就是這樣把美咲的初吻騙到手的。

於眾目睽睽之下,大庭廣眾面前。

 

 


『親愛的王子殿下,你願意親吻這位美麗可愛的公主嗎?』

 

我願意。

 

『即使明知道他嘴裡的蘋果有毒,你也願意親吻他嗎?』

 

我願意,即使明知道蘋果有毒。

 

『即使即使明知道公主受了毒蘋果的影響性情大變,你也願意親吻他愛他守護他嗎?』

 

我願意,甚至願意為他縱身跳海,何妨區區一隻毒蘋果。

 

 

對白還是原定的對白,只是現場一片混亂,除了負責念這段對白的小矮人之外,其他六個小矮人不得不一人分扯一隻手腳或者肩膀,總之竭盡全力壓制幾近暴走的美咲。

 

 

「公主殿下,小矮人們商量好了,今晚就打包把你送去我家。」

 

 

美咲手舞足蹈得比剛才更加興奮了。他嘴裡罵罵咧咧的什麽完全被台下的爆笑聲掩蓋。

不出我所料,我們這場鬧劇得票率奇高。於是我不由得相信臨陣改劇本再加打眼色示意其他演員(美咲除外)配合的我一定是個天才。

 

 




笨拙的舌頭被靈巧的舌頭領著圈卷,在潮濕溫熱的口腔裡纏綿。我輕易奪過來他嘴裡未嚼開的一小口蘋果,酸甜的味道在植物細胞破碎的瞬間迸發出來,鋪滿我的舌苔。

 

美咲的吻,總是很美味的。這是我流連至今的理由。

 

即使蘋果有毒,美咲的吻,我也要定了。

 

 

至死不渝。

 

至死不悔。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