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美♀猿♀美♀】安息天國的孩子·序之章(R15,自新世界觀,傷痛系,致鬱向,慎入)

************************************************************************************************************************************************************************************************************************************************************************************************************************************************************************************************************************************************************************************************************************************



救贖的人,

被救贖的人,

等待救贖的人,

以及不被救贖的人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

沒有真相的世界裡,

我們連逃亡的能力都被扼殺

 

 

——安息天國的孩子









「我想去找她,」

 

橘色頭髮的少女話至此處,櫻唇張大卻發不出來將慾說出的名字的音節。

 

她忘記了她的名字。

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離家出走的少女八田美咲回到一切如初的家裡,她的房間。萬物靜默安好,而她卻直覺這裡曾遭洗劫,虛假的安逸之下真相一片狼藉。

 

如同她的記憶。

 

 

 

八田美咲經常想起來一個人。一個她不記得名字的人。

長髮,髪色深藍。

身材修長挺拔,長相嫵媚甜美。

成績優異,頭腦極好。

從各方面來說,是那一類會讓人一見鍾情的女生。

 

八田覺得自己應該是與她有過極深情誼的。然而名字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八田想,自己一定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被刪改了部份記憶。而這個女生就存在於這些記憶之中。

 

 

 

 

 

 

「八田同學,請認真完成課題!」

隨堂檢查的草薙先生敲了敲被點名者的桌子,思緒遊離的八田被嚇了一跳才回過神來。

「你的『修復』課題還沒完成吧?唔……」

草薙看著漂浮於八田微弱的咒力作用範圍內的玻璃瓶,臉色有些難看。

「我說小八田,這完全就是毫無進展不是嗎?」

玻璃瓶上有複數清晰可見的大道裂痕,八田的課題內容則是用咒力將之『修復』。

以需耗咒力的量度來說,這不算是很難的課題,然而八田反反復複練習卻不見起色,裂痕像頑固的經年的血跡般斑斑駁駁,刺眼而且傷痛。

草薙歎氣,搖了搖頭便走開了。

八田解開咒力,伸手觸及那真實的裂痕,一不小心,指腹被裂縫參差的細口割傷,新鮮腥甜的血瞬間聚成一顆圓潤的紅珍珠。

 

八田就這樣看得出了神。

 

 

 

 

 

 

少女的指腹覆上了她的唇。

 

『說好了哦,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絕對不能告訴大人哦。』

 

『因為,他們會抓走我,分開我們的。』

 

 

 

 

八田剛想說什麽,猛一睜眼,什麽也沒有。除了黑暗,什麽也沒有。

自己是第幾次做這個夢呢?八田說不清楚。仿佛自從記憶裡多了那樣一個漂亮的神秘少女之後——確切地說,八田心裡懷疑這並非「多出來的」記憶,畢竟否則會有些空穴來風的不合理感,更可能的應是被刪改後的記憶——總之,自那以來,這個夢便一直在,一直在,如影隨形。

再說那夢境,八田反反復複夢見,卻總在將慾念出對方名字的時候醒來。有時候是掙扎著醒來,有時候自然醒來,有時候是被驚醒過來。

所有的,一切的,相關的,不相關的,仿佛都在不遺餘力地阻止她想起有關少女的事情。

 

 

 

 

『名字啊……』

『所謂的名字呢……』

『名字只是用來代表一個人的符號而已,就跟化鼠額頭上的刺青一樣——原本、我是這麼想的,不過——』

 

少女涼薄的唇輕輕觸點身下緊張得雙目緊閉的橘色髪色的女孩的唇瓣。

良久,在她的深情凝視裡,緊張卻又心生悸動的女孩兒才慢慢睜開眼來。

她的眼睛可真漂亮,幽藍像深邃的大海。女孩心想,直直地與她對視,竟不記得剛才自己怕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不過啊,要是美咲的話,我希望能聽到美咲念我的名字呢。』

 

 

 

 

 

 

八田又莫名其妙地醒過來了。

可是這一次有些不一樣。她看到了自己念出對方名字時候的嘴型。

一共有四次變化。八田記得很清楚。

第一次,張開嘴。

第二次,圓嘴。

第三次,扁平嘴。

第四次,圓嘴,不過跟第二次稍微有些不同。

 

あ、う、い、お。

八田好不容易才靠著記憶裡殘留的夢境的畫面拼湊出來這四個韻部,卻始終不知道是何聲部。

一定是很好聽的名字,跟少女一樣漂亮的名字。八田想。

 

 

 

 

 

 

「吶……要是大人知道了…知道我們悄悄在幹這種事情的話……會怎樣處分我們啊……」

 

『大概……他們大概會殺了我吧。』

 

「誒?」

 

『他們一直就想殺我。你知道嗎,我遇到了貓騙哦。一定是他們派來的。』

 

「那…那要怎麼辦?」

 

『就這樣,我只要和美咲在一起就無所謂了。』

 

 

 

 

 

 

八田今天又被草薙先生拎去訓話了一輪,原因是沒有上交課題階段報告。剛好和貴園的保育管理員十束先生也在。他是八田和貴園時代的先生,是個溫柔和藹的人。草薙訓話訓了多久,十束便勸了多久。托他的福,八田這個下午并沒有特別難熬。

草薙結束訓話點頭同意放人的時候,八田恨不得已經掌握了飛的咒力,好讓她迅速逃離現場,免得草薙先生突然反悔,再留她個一時半刻——

這麼想著,八田眼前便浮現出一個朦朦朧朧的背影。漂浮於半空的背影,咒力平穩,其人看來似乎控制得不錯。八田覺得這個背影好熟悉,卻直到背影幻滅成讓眼睛不適的殘像才聯想到那應該是夢中的少女的背影。

 

 

 

 

 

 

『我想和美咲在一起。』

 

『我想和猿比古在一起。』

 

 

 

 

名字還是想不起來。然而醒來的八田卻羞紅了臉,不可置信地捂住了自己幾乎驚叫出來的嘴。

八田無法想像,自己竟與少女做了那樣的事情。

 

越軌的事情。

 

 

 

 

 

 

 

完人學園的所有人都很奇怪。八田心想。

行走在神色仿似無所適從的八田周圍的同學們,紛紛兩兩組合,男生與男生,女生與女生,親密程度顯然非同一般並且旁若無人。

在樓梯底暗處,八田看到藤島和艾利克抱在一起,唇瓣相交。

八田知道,那是接吻。她不確知自己是怎麼學會這個概念的,仿佛是有誰教過她。

於是食指便不聽使喚地輕輕觸了在唇上,無意識地嘗試回憶。

 

 

 

 

 

 

『美咲的吻,是甜的哦。』

『像金色的蜂蜜。』

『甜甜的,粘粘的。』

 

 

 

 

 

 

「我說鐮本,我們班上不是應該還有一個女生嘛?唔,高高的,瘦瘦的,長得很漂亮,還有一頭很好看的深藍色長髮的。」

 

「八田同學你記錯了吧,我們紅組就只有八個人,坂東、赤城、千歲、出羽、藤島、艾利克還有你和我啦,哪裡還有別人?」

 

「呃……好像是哦……」

 

「不過你說到藍色的話,會不會是隔壁藍組的同學啊?」

 

「誒?」





——TBC——

评论(7)
热度(9)